「假的。」瓊熒言簡意賅。

「異能失控。」艾九燁紅着眼睛,啞聲下令:「都散開!」

「進階?」灼華看了他一眼,敏銳地發現周圍的人臉色皆有些難看。

「咕……咕……」

洗菜池裏,原本已經死透的鴿子發出詭異的叫聲,鴿子半邊身子的毛已經被拔光,眼中閃現出詭異的琉璃色。

灼華乾脆利落的換了沙漠之/鷹,砰的一聲將鴿子打了個稀巴爛。

「老大!外面忽然有喪屍聚過來!數量過半百!」警戒地人衝上來急報。

【宿主!附近的喪屍他娘的暴動了!數量超過兩百!撤!快點撤!】

「艹!」灼華反應過來,心裏有口老血不吐不快。

她經歷的末世也有十七八個,還是頭一次見到異能者進階會引發喪屍暴動的!

這怎麼玩!

「關門!」瓊熒抬手,沒有半點猶疑地將鑰匙丟給朱偉:「所有人上二樓!」

艾九燁愣了一下,瓊熒扶著顧思思從艾九燁身邊走過:「你跟我來!」

她的態度轉變地太快,西南基地的這些人在緊急情況下甚至有些反應不過來。

朱偉拿着鑰匙衝下樓,幾乎沒用艾九燁吩咐,立時安排那些扛槍的人建立防禦點。

徑直將人帶到住處,瓊熒平靜地說:「你去左邊那間。」

「多謝。」艾九燁聲音沙啞,像是忍到了極致。

緊隨其後的小辮子抿著唇,雙眼通紅。

「控制情緒。」瓊熒提醒了一句,抬手將玻璃茶几上的東西掃落,將顧思思放在了平整的桌面上。

失血過多的顧思思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體溫更是冰的嚇人。

灼華吧嗒一聲關上門,冷眼瞧著給顧思思處理傷口的瓊熒。

「傷口過大,這裏沒有消毒設備,救不回來的。」

灼華盯着拿縫衣針和魚線給顧思思處理傷口的瓊熒,心中滿是不解。

這位到底想不想救人?要是當真想救人,那多少兌換點東西出來啊!

她不會真以為靠這種普通的針線就能將人救回來吧?

瓊熒抿著唇,乾脆利落地說:「先止血,附近有醫院,我暫時走不開。」

「我當然知道你走不開!」灼華頭疼,外面都喪屍圍城了,這誰能走的開?

「女、女神!」小辮子搓着手湊了上來,舔著臉問:「咱還有火箭筒嗎?」

「外面實在是頂不住了!」小辮子小聲嘀咕。

「滾!」灼華翻了個白眼走到瓊熒身邊,徹底無視了小辮子。

【宿主,咱們再不走就真沒辦法了!】一一壓低了聲音在灼華耳邊嘀咕。

零零也急的要命【大人,外面喪屍怎麼會聚過來這麼多!您倒是想想辦法啊!】

「進階需要多久?」瓊熒抬頭問小辮子。

小辮子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咬牙道:「不好說,大概能控制在一個小時以內。」

他又有點不放心,補了一句:「老闆娘,老大可是因為您才失控進階的!」 張昊拿嘴一吹,一小層薄薄的石粉飄落,這是表面被這一掌徹底擊碎的石層。

萬昕:(⊙_⊙!)這一點都不科學!

張昊笑道:「有這本事,你遇見拿槍的人算什麼?」

萬昕先點頭,突然又搖頭:「不可能,有這本事也擋不住子彈啊。」

張昊嗤笑:「你一天到晚看的都是什麼電影電視劇?連練拳之人最有名的一句話都不知道。」

萬昕撇嘴,女孩子天天看偶像劇愛情片有什麼不對?愛看打打殺殺的片子的女孩紙才是少數吧?

張昊繼續道:「記住這句話——我不需要比子彈快,我只需要比你的速度快就可以了。」說着,他在隨身背包的掩飾下,拿出了兩把小蝸用過的那種連發鋼弩。

隨手扣動弩機,射了一發弩箭插在不遠處的樹上,他舉起鋼弩示意:「這種弩,在近距離的速度幾乎不比小型槍械差,你拿它來射我試試。」

萬昕接過去,卻猶豫了下問道:「還是不要了,我信就是了。」她的眼神去看着不遠處那被射進大樹超過五厘米的弩箭上。

張昊啞然失笑,隨手一弄:「現在換上了木製弩箭,這下你放心了吧?」

萬昕看了看,果然弩箭都是木製的了,她才點頭同意。

可惜她不知道,以這種鋼弩弩臂的力量,就算是木製弩箭,近距離一樣能把人體射穿。

張昊道:「大部分手槍對着人的時候,都是在十米範圍內,你沒有用過這種弩,我就站在五米外,而且你那個是連發的,可以連續射擊。來,射我試試。」

萬昕打量把玩了那小巧鋼弩片刻,很難相信就是這如同玩具般的東西近距離威力和手槍都差不多。

她兩手才勉強把這把鋼弩抬起來,對準了張昊,口中道:「我***哦,老舅。」

張昊無語:「實戰懂么?不用提醒……我去!你玩兒真的?」

就在他剛說完不用提醒,萬昕手中的鋼弩就激發了,而且她不知道怎麼把鋼弩調成了一次性激發的狀態,一片足足九支弩箭形成一個面射過來。

張昊只想說你賴皮!

特么的,誰家的手槍能打出彈幕攻擊效果的?

這鋼弩就能!因為這就是雅典娜專門改動后對付大慶武者的東西,不射一大片很難威脅到速度驚人的大慶武者。

還好張昊現在體質超過十點,反應速度和移動速度比大慶武士級高手還誇張,擦著那片弩箭雨躲開,腳尖一點就到了萬昕面前,一把奪下了鋼弩。

萬昕張大嘴:「老,老舅,我不是故意的。」

張昊伸手,最後卻只是揉了揉她的腦袋:「實戰嘛,我不怪你,本來也是我讓你射的。」

說到這裏他停頓了下,才繼續道:「現在知道練拳對上手槍有沒有用了吧?練拳確實很難讓你硬擋子彈,但能讓你面對持槍的人也有反擊或逃離的機會。」

萬昕乖乖點頭,她看到剛才那一片弩箭過去的場景都快嚇傻了,結果張昊卻身影一花,就平安無事地靠近了她,拿走了弩弓。

換成她拿的是手槍,同樣逃不過被奪走的下場。

張昊道:「而且一般持槍都是為了挾持,所以持槍者大多數都出現在比較狹小的空間里。這還有一把鋼弩,你再來射我試試,我不靠近你,你可以追擊,就象壞人追你一樣,懂么?」

萬昕點頭。

張昊把另外一把鋼弩放到了萬昕手上,走到五米外示意她開始。

萬昕才想扣動弩機,卻發現張昊突然就消失在一顆樹后,她不由大叫:「老舅你賴皮!」

張昊呵呵笑的聲音從樹後傳來:「我是在演示你遇見持槍歹徒的情形,當然是要躲啊,不然我一步過來就把你鋼弩搶了,還用躲么!」

萬昕這才明白過來,連忙端著鋼弩跑過去。

然後……她沒看到人。

才在發愣,頭頂就被輕拍一下:「你已經死了!」她抬頭一看,發現張昊整個人倒垂在樹榦上,手剛剛收回去。

萬昕有不服地大叫:「老舅你賴皮,我怎麼可能象你這樣倒吊在樹上?」

張昊攤手:「你現在是不會,可我演示的是你練拳有成后的情形啊?你現在啥都不會,我演示啥?乖乖舉手投降當俘虜么?」

萬昕:……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

她一咬牙:「再來一次。」

張昊聳聳肩:「隨便,就當給你上的第一課吧。」

十分鐘后,萬昕臉上帶着無法形容的表情和張昊從樹林中出來,鬼知道她剛才經歷了什麼。

剛才的實戰演練過程中,隨便她怎麼跑怎麼追,反正只要有點遮蔽物的地方,她才一靠近,張昊就會神出鬼沒地從各個角度冒出來,拿個小樹枝在她身上點一下。

剛開始她還問這是啥意思,張昊說這小樹枝就代表任何稍微尖利一點的物品,從小刀匕首,到鐵片鋼筆,甚至一小塊尖銳的玻璃石塊都可以。

練拳之後,這些小東西在技巧和力量下一樣能輕易殺死或制服對手。

萬昕自然沒話說,張昊可是空手都能把石頭打出掌印來的人,拿個碎玻璃切點手腕脖子啥的肯定沒問題。

這個過程中,萬昕連一箭都沒發出去,就在那裏跑來跑去,然後她就不停地聽見「你死了」「你又死了」「你又雙死了」「你已經超神了!」

等等,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萬昕終於明白,要是挾持她的那幾個匪徒遇見自己這舅舅,怕是活不過十秒鐘。

因為剛才十分鐘,她起碼「死」了幾十次,全是秒殺。

之所以「死」的次數那麼少,還是因為時間都花在她跑來跑去身上,否則她「死」個上百次都不稀奇。

被張昊這樣教育了一番,小錢櫃也老實了。

雖然女孩子還是對打打殺殺沒興趣,但是能逃跑的玩意兒練練還是不錯的,別說張昊還很神秘地告訴她,練了這個能長生不老。

萬昕當時就是「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的表情,可張昊笑問道:「你沒注意外公外婆和你爸你媽最近的樣子么?」

這神經反應遲鈍的小錢櫃才發現家裏人好像真都年輕了不少的樣子。

也就是她還小,對人的年齡不敏感,特別是六十多歲變成不到六十歲的樣子,對於熟悉的家人來說真心不明顯。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僕害怕的蹲在地上收拾著,她是被人絆倒的,可是心裡有苦說不出。

面對這些資本主義,她什麼也不敢說。

「啊!」

蘇錦藝氣憤的踢了那個女僕一腳,「你怎麼做事的?」

「對不起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姐姐,人家女僕也不是故意的,我們就不要和她計較了。」

蘇錦藝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著周圍這麼多人盯著自己,怪尷尬的。

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雅大方可不能沒!

「算了算了,還不快收拾這裡。」

在另外一位女僕的帶領下,蘇錦藝急匆匆回到了房間換衣服。

站在二樓的顧玄燁饒有興緻的看著慕安,你果然和前世不一樣了。

這時,巨大的鞭炮聲響起,樂師們也開始伴奏,宴會開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