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讓我怎麼樣?你知道的,這個女人別的不需要,就是對我比較感興趣,你要救你的爸爸,我想不出除了用這個法子,我還能怎樣讓她同意?」

這個男人,居然坐在那裏完全是以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來。

溫栩栩聽呆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苦苦等來的答覆,最後竟然會是這個。

無計可施。

然後,只能獻身了是嗎?

而且,還是為了她,這個理由,多好啊,錯不在他,而是她溫栩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安排好工作,林昊楓親自開車,回白家接尤葉,然後去公寓接石玉清。

石玉清正在家裡澆花,一株株粉白的百合,被她養得清高矜貴,和她的人一樣清冷疏離。

尤葉誇她花養得好,她淡淡一笑:「你知道為什麼人上了年紀,願意養貓貓狗狗,弄草種花嗎?因為不著人待見了,只能與這些不嫌棄她的物件作伴。」

「媽,你還在因為夏幽詩生我的氣?」尤葉也不耐煩。

夏幽詩是恨不能扒了她的皮要她命的人,她的親媽,怎麼就這麼不捨得?

「我沒生氣,我只是感嘆命運,一輩子沒遇到好男人,浮萍一樣漂泊。」石玉清落寞憂戚,說得也不像是氣話。

聯想到石玉清的遭遇,要不是被水哥侮辱,又懷了孩子,憑她的姿色容貌,找個比夏志遠強的,綽綽有餘。

尤葉心軟,口氣緩和:「媽,什麼年代了,不一定非要找男人才有歸宿,這一次買別墅,名字寫你的。」

「真的?」石玉清喜怒不言於色,但能看出淺淺的,高興的意味。

「我已經想過了,既然是給你買房子,就寫你的名字,上一次買公寓我沒有錢,要貸款,所以寫的我的名字,但有一點,我不想在那套別墅里看到夏幽詩。」尤葉挑明。

石玉清嘆了口氣:「你當我願意跟她住嗎,她喊我一聲『大媽』,我也不能把她趕走,我答應你,你來的時候,一定不讓她在。」

她心情好,流露出真性情,林昊楓想到昨天夏幽詩離開時,石玉清暗暗鬆了一口氣,她不願意跟夏幽詩一起住,不是假話。

既然她不願意,夏幽怎麼能理直氣壯的在這裡當半個主人?林昊楓的心裡畫滿問號。

心結解開,去往別墅區的路上,石玉清欣賞窗外的風景,她就喜歡遠離鬧市,清清靜靜的。

霍然想起,這條路二十多年前她走過一次,那時候近效還是野效,沒有人在那裡蓋房子,野花野草,山泉流水,運氣好的時候,能遇到下山覓食的梅花鹿。

「我喜歡這裡!」他帶她來,車停,她像小鹿一樣奔下車,跑了幾步又折回來,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輕輕一吻。

一下子被他捉住,不放過,林靜鳥鳴,潺潺流水,他親夠了鬆開她:「你啊,在安靜的地方反而活潑,不然,以後住山裡。」

「跟你,住哪裡都好。」她是真心的,後半生,她把自己的命運系在他的身上。

「如果,我一無所有,你還願意?」他抱起她轉圈。

「不願意——你一無所有,我們吃什麼?」再浪漫,她也是現實的,小時候受盡父母寵愛,可是家境有限,寵又能寵到哪裡去。

如果不是為了生活得好一點,她怎麼會到夜店上班,回到一無所有的農家生活,那不是她想要的。

她說完,他放下她,臉上仍在笑,卻沒剛才那麼清透。

他不高興了,她主動貼過去,圈住他的腰,不說話,像饞貓一樣窩在他的頸窩裡蹭。

他受不住,笑著投降:「好了好了,小妖精,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現在想想,他是富家少爺,卻是單純的,她用在夜店學來的那一套哄男人的本事,經驗比他豐富。

而那個時候,他可能已經預感,白長庚不會同意他們的事。

「媽,在想什麼,到了。」尤葉喊她,石玉清才注意到,車子已經停在小區門前。

走下車,環顧四周,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野草瘋長的野地,一排排整齊的獨棟別墅,豪華氣派。

「林總,小林太太,這位是石女士吧?來來,快裡面請。」經紀是典型的不笑不說話,知道今天來的是財神爺。

林昊楓為石玉清選的別墅,位於小區中心位置,周圍綠樹成蔭,花草環繞,環境最好。

「我們這小區建成三年了,剩的別墅不多,其他幾棟位置都靠山腳,位置最好的只有兩棟,比其他別墅貴兩百多萬。」

「貴這麼多,只因為有花園?」林昊楓問。

「當然是另有原因。」經紀神秘的笑。

買房子講究風水,雖然是同一小區,房向不同,風水也不同,中心位置這兩棟別墅風水最好,貴有貴的道理。

「那棟三年前一開盤就賣出去了,據說那家會看,一眼相中,這棟因為貴,一直沒遇到有緣人,今天我才明白,原來是給您三位準備的。」經紀巧舌如簧。

說得雖然誇張,別墅確實不錯,三人都滿意,林昊楓當場簽合同,付全款,買別墅像買白菜似的隨便,經紀樂開了花。

「我跟你們說啊,將來住在這,清凈,旁邊那棟賣了三年,一直沒人住,石女士不喜歡吵,這裡最合適。」

一切搞定,經紀殷勤地帶他們看周圍環境。

走到那棟相鄰的別墅,安安靜靜的灰色二層樓,看著冷清,沒有煙火氣。

倒是門口的柵欄里,種著一排鳳仙花,即使過了花期,看著也熱烈。

「咦,這麼有緣,這家的主人也喜歡鳳仙花?」尤葉駐足。

經紀笑:「白家的白長庚白老爺子你們聽說過嗎?是他買來給二兒子留著的,我來白城時間不長,同事告訴我的。」

石玉清的臉色,陡然變白!

。 鮮血,一滴滴的從坎雅身後的劍口留下,凝結成片片紅雪,如花瓣在空中飄蕩。

「雅兒!」下方的巽笑天面色大變,大吼一聲,化為一道青芒,直奔坎雅。

見此,兌越陰笑一聲,身形一動,迎上了那道青芒。

「滾!」巽笑天抬手一揮掀起四道狂風,四道狂風成漩,呼嘯間從四方向著兌越臨近。

兌越面色不變,一翻手,便有一金色小桿出現在手中.那小桿微微一抖,從中竄出四隻數十丈的巨蜥。

那四隻巨蜥張開大口碰出金色的毒液,與那四道狂風轟在了一起。碰撞的剎那,四隻巨蜥皆是身形一頓,後退數尺,但那四道狂風也因此一緩。

「陣起。」巽笑天雙手掐訣,一聲怒吼,那四道狂風突然狂躁了以來,左右搖動,將那兌越與巨蜥牢牢圍在其中。

巽笑天雙手一分體內靈力傾瀉而出,向著那狂風一指。

「南氣,暄風,歸。」剎那間,那南側原先狂躁不堪的風轉化為青色,那青風看似柔和,卻有一道道濃郁的生機從其中傳出。將其上的毒液轉化為了白氣,吸入其中。

「東氣,熏風,歸。」那東側的狂風逐漸變藍,變得愈發的暴躁,漸漸地其中出現了滾滾黑雲,那黑雲中道道雷鳴震耳欲聾,陣陣暴雨在其中從那黑雲中傾瀉而下。那雨與一般的雨不同,滴滴火紅,散發出一股極為霸道的氣息。

使得與之觸碰的毒液直接化為了灰燼,數息后,那噴出毒液的巨蜥身體竟也開始逐漸冒出白煙,燃燒了起來。

「北氣,凄風,歸。」話應剛落,北側的狂風剎那間變得金黃,那風聲好似蕭瑟的笛聲,吹奏的哀曲,如眾生嗚咽,如萬靈哀嚎,讓人聽了不禁產生種種傷感。那笛聲愈演愈烈,匯聚起龐大的死氣。那北側巨蜥身軀竟快速衰竭了起來,幾息后就化為了一具白骨。

「西氣,厲風,歸。」那西側的狂風逐漸變白,與周圍那漫天白雪融為一體,道道寒風呼嘯而過,不斷地融入片白色。那西側的巨蜥被這白風生生捲入,瞬間變成了一座冰雕,接着在風中碎成了數塊。

「四氣歸位,誅壓眾魔。」巽笑天將雙手一合,那青、藍、黃、白四道風,呼嘯著向其中的兌越猛地靠近。

巽笑天救人心切,一上來便是殺招。

兌越心中一驚,抬手將僅剩的一隻巨蜥收入回,一拍眉心,一紫金色的葫蘆便出現在手中,向著那葫蘆口一點,那葫蘆噴出帶着陣陣腐臭的黑色液體,抵擋着那四色狂風,將那兌越牢牢護在其中。

趁著那兌越被困,巽笑天無暇戀戰,身形一動,越過兌越,直奔坎雅。

「哈哈早就聽聞,靈族四宗掌門中巽宗主實力最強,今日本尊就來領教領教。」

那雲山尊者大笑一聲,原本那龐大的肉身逐漸縮小,伴隨着一陣梵音,其身後出現一座巨大的魔像。

那魔像全身黑氣籠罩,一身黑甲讓人不寒而慄,其睜開的雙目透露出一股殺戮與暴殄之氣。那魔像手持一巨斧,斧柄上密密麻麻的刻着數道紋路。

那魔像一聲咆哮,那巨斧上的道道紋路一個接着一個的亮起,盤隨着四溢的黑氣,如魔神下凡般向著巽笑天重重砍去。

巽笑天銀眉緊皺,右手虛空一抓,便有道道青風集來,在空中匯聚,遠遠看去好似一根晶濛濛的光柱,轉眼間幻化出了一口青色巨劍。

一聲劍鳴,那巨劍化作長虹,迎向著那巨斧。

隨着一聲驚天的巨響,那巨斧與巨劍碰撞在了一起。巨劍的微微顫抖,劍尖更是出現了些許碎裂。但也憑着這股氣勢,將那魔像生生震開了一條通道。

巽笑天身形一動便欲通過,忽見一黑手帶着鬼哭狼嚎之聲向他抓來。情急之下,他左手一拍眉心,一把青色長刀便出現在手中,轉身向著那鬼手狠狠一斬。

碰撞聲再次響起,那黑手與巽笑天皆是一頓,使得巽笑天退後幾步,面色鐵青。

「巽宗主莫急,棲寒宮宮內的私事,可不是你一個外人可以管的。」金玄老人從那黑爪身後浮現,緩緩與雲山尊者成夾擊之勢。

「諸位長老,速去營救坎宮主!」

巽笑天一聲怒吼,隨即一咬牙與那金玄雲山二人戰在了一起。

其身後的眾長老分分躍起,向著坎雅所在之處衝去。

「諸位還是莫要趟這渾水了。」突然,一百丈巨杖橫在了眾長老前,純陽真人緩步走出,和善的笑道。

………………..

「你,這是何意?」坎雅望着其身後的那位藍袍老嫗,一臉陰沉的問道。

「老身是為了棲寒宮着想,我棲寒宮本就在四宗內實力最弱,宮主若為這靈籟宗強行出手,那我棲寒宮也勢必會受到牽連,還望宮主三思。」那藍袍老嫗一拱手,緩緩說道。

「本宮相信區區唇齒寒亡的道理,坎大長老應該不會不知道吧,今日他純陽真人敢舉四宗之力滅靈籟,他日他就敢滅我棲寒。

就算我棲寒不滅也終究會成為他問天宗的附屬宗門。大長老,這種枱面的客套,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必再演給本宮看了。」坎雅怒極反笑,體內靈力一催,將後背上的那短劍震出,使得那傷口也是層層凍起。

「宮主,這劍上可是有萬毒窟合歡老鬼所研製的一種毒,此毒雖然奈何不了你,但讓你體內靈力混亂還是做得到的,就算你將那毒血冰封,也無法展現原來的實力了。」坎大長老一笑,一揮手,隨即那剩餘兩位長老也開始緩緩逼近坎雅。

「你們也要與此人一起?你們應該知道,就算本宮受傷,你們也是沒有勝算的。」望着那逼近的兩人坎雅平靜的說道。

聞言,那兩人身子一頓,略作猶豫,但還是繼續向著坎雅逼近。

對於這兩人,坎雅並沒有意外,在坎大長老動手時,這兩人沒有任何反應,也足以證明其和坎大長老是一夥的。

「他們給了大長老什麼好處。」

「什麼好處?當然是這棲寒宮宮主之位。」那老嫗突然面露猙獰,狂笑起來。

「大長老,你還叫我大長老。我叫坎泥燕,不叫什麼大長老。但現在怕是沒幾個人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坎泥燕,五歲修道,十六築基,三十結成靈丹,三百年凝結元嬰,一千年邁入通靈,我那一點不如你了。

我邁入通靈的時候你才剛剛結出靈丹,我本是宗門的下一代掌門候選人,可是你偏偏出現了,你突然修為大增,搶走了屬於我的一切,若不是你我怎麼肯能到現在還停留在通靈初期巔峰,遲遲無法突破,甚至容貌成了這幅樣子。

你成為靈籟宗宗主道侶不說,偏偏要為巽逸那個廢物算什麼天卦,白白耗費宮中資源,你身為宮主,這些修鍊資源當然不會少,但那些資源可是從我們這些長老身上扣除的。

你不過是當年神通壓我一籌,你更本就不配當着宮主,但老宮主卻偏心於你,處處照顧你。成為附屬宗門又如何,只要能成為宮主,我根本不在乎別的。否則我坎泥燕只能永遠更在你身後,做一個連姓名都沒有的大長老。」

坎泥燕揚天狂笑,右手一拍儲物袋甩出一樣東西。

「這是…..」坎雅面色大變,臉上首次出現了些許凝重。 陸凡很享受這個過程。

「能吸則吸,千萬別勉強,免得傷了自己。」陸凡提醒道。

他體內的能量逐步流逝,依舊沒能填滿這兩個女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