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這黑蓮在自家師傅手裏,那就說明師傅絕對還有另一層隱藏身份,這鎮元子下跪就可以看出來了。

「入魔?你也配?」唐僧蹲在鎮元子身邊,輕聲在他耳邊說了一句。

「你!」鎮元子指著唐僧半天說不出話來!

「魔教不接納你,你不配入魔,你也入不了魔!」唐僧說完了這句就站起了身。

當唐僧轉身的時候,鎮元子的身上又開始往外冒着黑氣,並且身上的氣勢也開始急轉直下。

這這一幕讓玄都和洪都傻眼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但是唐僧卻沒有告訴他們,因為這是唐僧最大的秘密,而從鎮元子身上溢散出來的黑氣說着一個眾人都看不見的軌跡匯入了唐僧的手中,這一幕除了他和鎮元子,其他人都沒有看到。

「你……你是……」鎮元子艱難的指著唐僧,但是後面的話卻說不出來了,因為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上的黑氣突然加速流動,沒一會兒,鎮元子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一個非常蒼老的普通人。

「這鎮元子貧道就帶走了。」看到這個樣子的鎮元子,玄都嘆了一口氣,然後大手一揮,鎮元子便消失在了原地,之後玄都對唐僧拱了拱手,回天庭了。

「小子,回去告訴你們的首領,人族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人王了,如果你們能重現上古人族的榮光,我會奏請火雲洞三皇讓他們來冊封人王。」洪對那個大唐來的天仙說道,隨後一步踏出,向著火雲洞的方向消失了。

「好了,那我們也回去復命了!」白澤和陸壓對唐僧點了點頭,也走了。

那個大唐的天仙也對唐僧客氣了兩句,然後就回去復命去了。

「走吧!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處理好這裏的事之後,咱們就上路吧!」唐僧說完之後就向五庄觀內部走去。

晃悠一圈之後,也就得到了一些丹藥和一些天材地寶,也就沒啥東西了,之後,唐僧他們又來到了後院,唐僧看了看生機盡失的人蔘果樹,一揮手,把它收進了掌中魔國裏面。

之後把黑蓮吞噬的本源又還給了它,讓它在魔國中紮下了根,好歹也是十大先天靈根,唐僧咋樣都不可能真的徹底毀了它。

不過在自己的掌中魔國能長成什麼樣子,那就不知道了。

「悟空,替為師護法,為師準備度化了這怨氣,然後你去一趟地府,把那些靈魂帶上來,為師一併度化了!」唐僧說完之後,坐在了人蔘果樹的那個坑旁邊,周圍的氣勢一變,一股祥和安寧的佛光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師傅的修為更強了!」孫悟空可是非常直觀的見識過唐僧的實力,但是豬八戒他們卻不知道,因為今天他們才真正的見識到唐僧的實力,對他們來說真是強無敵啊!

沒一會兒,孫悟空便帶着一個瓶子來到了唐僧面前:「師傅,這是攝魂瓶,那些靈魂都在這裏面!」

「好!」唐僧點了點頭,接過攝魂瓶就準備打開。

「師傅,閻王特意交代俺老孫,這瓶子輕易開不得啊!」孫悟空趕緊抓住了唐僧的手。

「無妨!」唐僧搖了搖頭。

之後,唐僧把自身的佛光籠罩了整個五庄觀,然後便準備打開攝魂瓶。

孫悟空給豬八戒他們說了一聲之後,便警惕了起來,一但發現有靈魂逃竄,他們也可以在第一時間攔截追捕。

但是當唐僧打開攝魂瓶之後,裏面的那些靈魂在感受到他散發的佛光時,全都安安靜靜的圍在了他的周圍,很乖巧。

他們本身就只是不足月的孩子,如今唐僧身上的氣息另他們很舒服,他們當然不願意離去啊!

畢竟之前他們僅存不多的記憶中,全是痛苦,或許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是痛苦,只有不舒服,如今唐僧身上的氣息讓他們很舒服,所以他們並沒有逃離這裏。

「嘿!真神奇,俺老孫去地府的時候,閻王老兒曾說,這些娃娃就連地藏王菩薩都沒辦法度化,沒想到師傅竟然有辦法!」孫悟空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

「猴哥,師傅永遠是最強的,所以我覺得這都沒必要大驚小怪!」豬八戒擺了擺手。

這些靈魂很快就把整個五庄觀圍滿了,這些靈魂或趴或躺或坐,如果不提身上的黑氣,還是很可愛的。

看到這裏之後,唐僧開始念經了,念的正是能超度他們的經。

隨着唐僧的經文,這些靈魂身上的怨氣正在慢慢的消散,一縷兩縷,很快,第一個被超度的孩子出現了。

緊接着第二個,第三個,越來越多的孩子被超度,最後,所有的孩子都被唐僧超度了,一時之間整個五庄觀充滿了咯咯咯的笑聲。

然後他們便化作了一道光去地府投胎去了。

做完這一切,唐僧起身拍了拍屁股:「走吧!繼續上路!」

「是,師傅!」眾人應道。

來到五庄觀門口的時候,唐僧想了想,然後一揮手,佈置了一個結界把五庄觀籠罩在了裏面。

「師傅?這是何意啊!」孫悟空有些不解。

「這鎮元子畢竟也曾經是人族供奉的地仙之祖,他的道觀那些山精野怪沒資格居住,所以為師用結界給他保護了起來,也算是給人族面子,給鎮元子一個面子。」唐僧說完之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剛走沒幾步,天空中飛過來一道金光,沒入了唐僧體內,正是那功德。

「嘖嘖嘖,師傅不愧是師傅啊!」豬八戒等人那叫一個羨慕啊! 陸靈和戚雲手拉手,跟在大咪身後。

園林的每一處都在吸引着陸靈,讓她流連忘返。

大叔也被深深的吸引,眼前的一幕幕彷彿讓他回到了多年前,跟自己的愛人來H市時的場景。

「吱。」

這邊,陸靈、大叔、戚雲三人還在四處閑逛,「走」在前面的小聰突然好像發現了什麼一般,吱吱叫着,往側面顛了過去。

「小聰,不要亂跑。」

陸靈看到,急忙阻止,但是小聰速度太快了,再加上小聰現在是最小形態,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小聰估計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住了,這裏面變異植物太多了,不要着急,我們一起,不要再散了。」

大叔看了眼小聰消失的方向,很明顯,那邊的綠色更多。

「嗯,大叔,我們不亂跑。」

陸靈雖然擔心小聰,但也知道大家不能分開。

這次由大叔走前面,陸靈跟戚雲手拉手走中間,大咪墊后,大家一起朝着小聰消失的地方走去。

那是一叢假山,各種疊石組成了裏面互相連通的山洞。

「大咪,你先回空間,等過去了,我再把你放出來哈。」

山洞通道太小,也就正好能夠容納一個成年人通過,大咪體型太大,無奈陸靈只能把它收進空間。

「喵~」

大咪哀怨的叫了一聲,似乎再說,那你可別忘了,一出山洞就要把我放出來啊。

把大咪收進空間,大叔就一馬當先踏進了山洞,戚雲走中間,陸靈體貼的走在了最後面。

中間戚雲好幾次張了張嘴,想要讓陸靈把她也收進空間,自己一點攻擊力沒有,遇到危險了,就只會添麻煩。

陸靈默默的把手伸過來,拉住戚雲的手。

戚雲一愣,隨即緊緊的回握住。

「吱吱。」

大叔在山洞裏穿梭,終於看到光亮,找到了出口,這時小聰的專屬吱吱聲傳了過來。

「是小聰。」

聽到聲音,陸靈一下就認出來了,還好,小聰沒有跑丟。

等三人從山洞出來,陸靈一邊抬頭搜索著小聰的草影,一邊揮手放大咪出來。

可是誰能給她解釋一下,面前這是發生了什麼。

三人看去,原本應該是個紫藤廊架,一側還攀附着一束凌霄。

只是,現在廊架的一側直接倒塌,紫藤的花散落一地,有些直接被碾成了渣,紫色的汁液浸染了土壤。

「吱吱吱。」

見陸靈三人出現,小聰從剩下的一半廊架上下來,叫着爬上了陸靈的肩膀。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小聰從廊架上下來的時候,那紫藤好像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吱。」

見陸靈一直盯着紫藤看,小聰不高興了,伸長了葉片朝着紫藤就是「一巴掌」。

「嚶嚶。」

這次陸靈沒有看錯,那紫藤渾身抖了一下,還發出了嚶嚶嚶的聲音。

「沒想到小聰還挺厲害的。」

現在的樣子,還有什麼看不明白的,兩個都是變異植物,只不過這株紫藤被小聰打敗了,貌似好像還被治的服服帖帖的。

沒想到當初自己貼上來的小草還是個王者。。 ,

第892章

此時,真有些不好意思。

宋三喜見狀,很誠懇道:「說實話,梅姨是個女強人,為人民作著貢獻,很操勞。」

「您曾經,也是天生麗質。但單身已久,勞心勞力,身體確實欠佳。」

「宋三喜觀氣色,也知道,您身上的病症,還不算少。」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迅速把一下脈,並且為您配製一些藥方。可能,我還得出去再買些藥草才行。」

一番話下來,梅玉貞也是有些心動,也有些考驗的意思。

她淡道:「哦?那就有勞了。」

宋三喜過來,把了一下梅玉貞的脈。

她的手腕,骨節比較粗大,但也肉乎乎的。

皮膚,沒年輕女人般的細膩,有些粗糙了。

這一把脈,宋三喜暗驚!。

乖乖,守·宮之氣!

沒想到,她還是個老!

在她的圈子裡混,能堅守到這個年紀,簡直是天下之大奇!

宋三喜不露聲色,閉眼,很專業的把著脈。

等把完脈之後,宋三喜臉色稍稍有些凝重,但還算輕鬆。

王霞沒看出來什麼,只道:「死傢伙,我乾媽沒什麼吧?你說錯了吧?」

梅玉貞眼光卻有些毒辣,搖搖頭,「不,霞霞,他把出什麼出來。說吧,宋三喜!」

語氣,有點命令式的。

她,習慣了這樣的威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