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激動,叫了聲老公,直接衝出來。

那步子,邁的挺快。

粉色系的家居袍,都要飛起來了。

兩條雪·白的長·腿,修長有力,隱隱若現,迷倒了不不人。

宋三喜站在原地,愣了下,但又笑了。

蘇有容的表情,急切里,有深深的愧意。

小臉,白里羞紅。

像,嫩·白·白的水晶果凍上,抹了層淡淡的胭脂蜜。

模樣兒,璀璨的燈光中,那麼年輕、動人,絕美。

彷彿,看到一個十8·9歲的大姑娘,正含著春·嬌·而來。

她沖了過來。

在顧東眼裡,是她攔住了宋三喜。

宋三喜,高大的背影留給了顧東,擋住了蘇有容。

蘇有容微微仰頭,看著他。

那腫的驚人的臉,她的玉·手印。

他的笑,比哭還難看。

她,想笑,但又內疚,低頭。

捏著睡袍的下領口,低聲道:「老公,對不起」

宋三喜一愣,「啥?你叫我啥?」

蘇有容一抬頭,看著那醜醜的笑臉。

忍不住,給他肩膀兩拳,嘴裡嚶嚀一聲,跺腳,「你沒聽見嗎?」

「好像,沒有」

「你」蘇有容揚手在他肩膀上一巴掌,羞急。

然後,轉身。

顧東暗爽:打得好,打死這個人渣!不理他,就不要理他!

宋三喜搖搖頭,繞過蘇有容,往裡走。

顧東驚震:「這人渣,還回去?」

蘇有容大叫了聲:「老公!!!」

頓時,宋三喜停下腳步。

來不及回頭。

蘇有容撲過去,一把摟住他的腰。

小臉,貼在他背上,滿懷愧疚。

「對不起,對不起!」

「是我不大氣,是我不好」

「你能原諒我嗎?我真的知道錯了」

愧疚里,嬌急著,忍不住,跺著腳。

宋三喜淡笑,點點頭,面朝著大堂那邊。

那邊,所有人,都已經傻掉了。

知道宋三喜帶醉女人來開房的,完全震撼了。

這是什麼樣的老公?

這是什麼樣的老婆?

老公挨打了,衣服都沒得穿了。

卻自信的笑,笑的難看,卻很有氣質。

老婆捉姦成功,出手了,反而,跑來道歉。

不鬧離婚不說,還主動摟抱著。

這老婆,那麼那麼那麼漂亮,那麼那麼那麼性·感啊!

宋三喜道:「行了,這裡人多,摟摟抱抱的,成何體統嘛?放過我吧,回家再折騰!」

「我不!你不說原諒我,我就不!」蘇有容緊抱著他,還晃了晃腰肢。

「我都沒怪過你,又談何原諒?」宋三喜的聲音,磁性,淡然。

蘇有容芳心極為觸動,無言,羞愧難擋。

我男人,好大氣!真好!

緊抱了他一下,輕輕的點點頭。 那血池回到雲濤體內,有關這顆珠子的能力和信息都出現在他腦海里。

距此無比遙遠的那個時代,曾經存在五種宇宙尺度的力量。這種隱秘只有宇宙兩大種族中的極少數人才有所了解。

五種宇宙尺度的力量分別是:虛空,創界,生命,光明,熱量!

虛空力量人們一直堅信它的存在,即便史上從未真正有人擁有過它。

創界和光明屬於太初族所有,是太初王朝自古傳承至今的偉大力量。創界靈珠是如今太初的王所擁有,憑着靈珠的無上偉力,太初之王的強大實力在整個已知的生命宇宙中排在最前列。光明靈珠保存在太初兩大聖城之一的聖光城,已有幾千年是無主狀態。

生命靈珠為太始族所有,它對於太始族的意義非同一般,生命靈珠為太始之王所有,由於這顆靈珠的特殊性,造就了太始種族的強大生命力和體魄,這樣一個長盛不衰的種族才足以和擁有兩顆靈珠太初相抗衡。而擁有生命靈珠的太始之王是和太初之王幾乎平等的存在。

太始曾有兩大秘寶,一是生命靈珠,二是可孕養任何一枚靈珠的原初之海。生命靈珠一直傳至今世,但原初之海卻隨着太初曾經的一位至尊遺失在在虛空深處。那位至尊孤身探索虛空,深入虛無宇宙后被一柄飛來黑劍所斬,身體雖死,但靈魂不滅,受原初之海護佑,在其中度過了漫長歲月後終於重生。那位太始的至尊便是如今的玉姬,所謂原初之海,正是現在雲濤的血池,雲濤一直使用的黑劍便是在虛無宇宙中斬了玉姬前世的大殺器!

以上乃隱秘之事,玉姬也只是知道有關自己前世那個時代的情況,現如今兩大種族的情況她也不清楚,雲濤能了解到的也只有熱量靈珠中的歷史烙印。

熱量這顆靈珠只在歷史上存在過很短的一個時期。是巨龍族的一個異類所擁有。

他的雙親是火屬性和冰屬性的巨龍,它出生后不存在任何屬性,身體也羸弱不堪,父母連同它都被種族遺棄了,艱辛的成長曆程中的種種機遇激發了他真正的力量,熱量轉移!他的力量是可以隨意操縱區域內的熱量,聚集熱量,就能得到火屬性,驅散熱量就能得到冰屬性。

但未能成長至巔峰的他懷着父母的遺願找上了巨龍族棲息的世界。為了給父母還有自己討回公道,他單槍匹馬向巨龍族宣戰。他的力量和巨龍族的最強者不相上下,戰爭也在經常性的平局下持續了數年之久。他始終沒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最終卻被巨龍聯合太初的幫手打敗。

最終的一戰,巨龍棲息的世界被打破,陸塊的十分之一被剝離出來。他瀕臨死地,被兩大強者放流虛空,隨着破碎的陸塊開始了漫長的虛空漂流。期間,驅散熱量的能力被虛空奪走,聚集熱量的能力被他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埋在龍族破碎的陸塊深處,一部分留在了身體中。

破碎的巨龍族陸塊是巨龍所在世界的蠻荒地帶,那片區域很少有巨龍存在,但只要有必定是古血的異種,生來就異常強大。那位熱量靈珠能力者流落虛空時發現了兩顆遠古異種的卵。這兩枚卵在未脫離世界的時候就很難自然孵化,如今隨他流落虛空,他們也算是共患難者,能力者不忍牽連他們,於是拿出那一部分力量聚集陸塊地下的熱量,供兩枚龍卵孵化來用,但其中一顆夭折,只有一枚卵倖存了下來,便是後來的銀甲巨龍,雲白甲!巨龍孵化之地,能力者聚集的熱量在早夭的龍卵中形成一朵蒼白火焰,在後來被玉姬發現並取走,這便是玉姬蒼火之來歷。

破碎陸塊在虛空中漂蕩,終於有一天陸塊與一個生命世界碰撞,結束了漫長的漂流。

那位被重創的熱量靈珠能力者在死前進入到了新世界,那時這個世界被黑暗籠罩,生物大滅絕幾乎使世界回到原始狀態。那位熱量靈珠能力者不願看到如地獄般的生命世界,於是以最後的力量打散籠罩整個世界陰霾,陽光得以照亮這個世界,他也徹底死去。

自虛空漂泊至此的巨龍族陸塊與新世界碰撞之後,兩部分互相擠壓使地殼抬升,形成了縱貫世界東西的巨大山脈,山脈以北是虛空漂流而至的陸塊,以南是這個世界,巨龍族的陸塊成了犧牲品,至今也無法生存,但因陸塊碰撞形成的山脈阻擋了來自虛空的寒冷,使氣候逐漸好轉,推動了這個世界開始了一次新的進化歷程!

這個世界正是如今雲濤他們這個世界。

那位巨龍族出身的熱量元素能力者死在了新世界,留存在他身體中的那部分熱量能力進入不朽的龍骨中,隨時間的遷移埋藏在了地下,這副具有聚集熱量能力的龍骨在地下聚集了成千上萬年的熱量,形成了一座熱屬性能源礦藏。

雲濤知道了這顆靈珠的來歷,同時也知道了這顆靈珠的上一代主人,那位巨龍族的強者與這個世界的淵源。雲濤打心底的敬佩他,性情剛正,面對不公敢於向整個族群宣戰。即使擁有足以傲視天下的實力也有慈悲之心,與族群對立多年,甚至最後被巨龍族強者置於死地,也沒有對破碎陸塊中的龍卵置之不理。在那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刻也願意發揮最後一份餘熱,幫助這個處在黑暗中的世界尋找光明,如果沒有他,也不知道籠罩世界的黑暗將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他就一定不會存在今天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

原初之海回到身體中后,雲濤矗立原地,看着逐漸礦層中埋藏着的,只露出一顆頭骨的巨龍枯骨,他久久不能平靜。直到樊煋持續的話語驚醒了他。

玉姬問:「你在發什麼呆?」

「我在新的珠子裏看到了很多從前的事。那好像是屬於它的歷史。實在令我震撼。」雲濤深吸口氣平復心情之後說:「天色不早,早些回去歇息,明日我會細細說給你們聽。」

珠子不在了,只留一具慘存着傳承符籙的龍骨,現在人人都可以接近這裏。大患已除,薛曉也算安心了,但是心裏面又對雲濤他們這支特殊的隊伍充滿了濃厚的興趣,尤其是他們帶走了珠子的三個年輕人。

出了礦坑,雲濤四處打聽母親父親的蹤跡,再看了一眼雲凌后才稍稍感覺好一點。他過去的時候,樊柔就在,而且看樣子是一直守在此處的。旁邊矮桌上還放着水和簡單的食物,為的是在雲凌醒來后就能讓他在第一時間喝到水吃到東西。

雲濤對母親說:「您近段時間太過操勞了,這裏我來守着,您該去休息一下。」

「濤兒,他這一次真的是拼上了性命。也許不該對他那麼刻薄了!」

雲濤並沒表現出什麼特殊的情緒,平靜道:「我從他的行動里看到了,您放心吧。即使我不想承認,心裏的感覺還是不能改變的。」

樊柔還是沒有離開,但身心的疲憊讓她聽從了雲濤的建議,直接在這裏上閉目養神起來。雲濤今晚也沒離開,在這裏守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薛曉前往礦藏區域三十裏外的草原部族尋求幫助,那裏也正是耶律松杉故鄉。礦區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都寫進了心裏,在他的拜託之下,狄部族派出了十幾匹快馬護送這封重要的信件前往天門關。狄部族的首領知道的情況還是很片面的,薛曉只告訴他,是礦區守軍遭到了小規模敵人偷襲,現已將敵人悉數剿滅。

也正在這天早晨,雲凌從重傷的昏迷狀態中醒過來。雲濤和樊柔都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樊柔輕輕將他扶起,雲濤則去幫他拿來那些食物和水。

雲凌此刻的確是口中乾澀,腹中空蕩,但傷勢依然很嚴重,沒辦法自己動手攝取食物和水。雲濤把水囊遞過去,發現雲凌還是在眼巴巴的看着,根本沒有接過的意思,他因此還有些情緒波動,心說:還不接着,難道要我親手餵給你不成?別以為對你好點了就是原諒你了!

不過樊柔說了句話之後雲濤頓感慚愧,只嘆自己,在他面前還是有些心亂。

「把東西先給我吧,他現在應該還沒有動手的力氣!」

之後雲濤看到了從前想都不敢想的溫馨一幕:母親在親手給他喂下食物,每一個動作都那麼溫柔,小心翼翼。雲濤看的心緒波瀾起伏,實在忍不了,別過頭去,什麼也不看。

此刻最幸福的那個人,應該是雲凌。在十幾年前和妻子熱戀的那段時日也沒有被這麼溫柔的善待過。他甚至以為自己已經死了,而這個代表了夢想的夢境在天堂實現了!

不過片刻后雲凌就知道不是夢,而且幸福的時刻也隨之結束了。

氈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後有扣門聲響起,緊接着一個接一個的孩子們進入到房間里,都是雲濤他們小隊的成員,也都是樊柔的學生們。

大家都聽聞雲凌受了重傷,卧床不起,於是自發過來探望。

人一下子多起來,樊柔也沒辦法再以那種柔情姿態侍候雲凌。機造營長的幸福時刻也就到此結束了。他頓時明白,如果是天堂夢境的話,根本不可能出現這麼多不相干的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到了山洞旁,瓊熒率先駕駛懸浮車落地。

山洞不大,還保持著之前他們離開時的模樣。

這周圍沒什麼蟲族的氣息,眾人沉默著盯著這邊,自覺主動地按照編號排好了隊。

艾九櫟和海沫等人穿著機甲,站在隊伍兩端和末尾負責警戒。

雲葵看著站在洞口,不斷調試光屏的瓊熒,心裡某個地方隱隱地有些不安。

她斟酌再三才上前問:「精神力必須要用你的嗎?我的精神力並不比你低多少……」

瓊熒頭也不抬地嗯了一聲,手上速度不慢,語氣輕鬆:「因為是根據我的求救通道改寫的么,自然要用我的精神力。」

她解釋道,在公共頻道里發出確認消息。

「有話的話,等出去再說?」瓊熒笑笑,眉眼間都帶著歡喜。

雲葵穿著機甲,在這裡確實有些礙事。

見瓊熒這幅輕鬆地模樣不像是作假,她勉強將自己內心的不安按耐下去,重新回到隊伍的末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