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侍女從外面走了進來,恭恭敬敬地說道:「大人,主角送您進宮了。」

米蘭聞言只是淡淡點頭。

「嗯,國王知道了。」

當主角點名原主人為戰王時,他說原主人不用去早朝。

也就是說,如果她想上法庭,她就會上法庭;如果她想不出來,就不用上法庭了。

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架空原主人和他對國家大事的理解。

十有八九,主角是為了劉婷才把她傳進宮的。

米蘭並沒有立即進入皇宮,而是在午飯後才進入。

說到這裏,自從上次主角拒絕·經營慈善會館后,她就再也不想進宮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覺得宮裏那麼無聊壓抑,她怎麼能舒舒服服地跟宮裏斗?

沒多久就到了皇宮。

米蘭的馬車可以直接坐在宮殿裏。

下了馬車后,在侍女的帶領下,他向主角的皇家書房走去。

一路走來,我又一次看到了宮殿裏一個極度奢華繁華的角落。

一樓五步,一樓十步,玄關腰背,屋檐牙高啄。

藍天下,故宮金色琉璃瓦雙檐頂,在陽光的照耀下,給整座宮殿披上了一層華彩,格外燦爛。

假山四面環水,浮萍遍地,碧綠清澈。路邊裝飾著各種各樣的鮮花,隨着微風帶來陣陣清香,讓人心曠神怡。

我想這就是這座宮殿的魅力。宮裏的人,看着宮外的人,嚮往著外面世界的自由。

宮外的人,看着宮中的人,嚮往宮中的奢華,朝服和佳肴。

他們都互相羨慕,覺得自己得到了想要的東西。

其實,當我們羨慕別人的時候,也許別人也在羨慕我們。

當我們擁有它時,我們忘記了它對別人有多珍貴。

所以我們應該珍惜現在擁有的。

而自由自古以來就處於兩難的境地,所以我們應該明白我們是什麼,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米蘭知道,她現在想要的是修復自己的靈魂,獲得功德,回到過去,復仇。

和朋友一起爬上去,找到已經爬上去的主人。

我還是很想念那個笑起來有點的小老頭。

沒多久,米蘭就到了御書房。

米蘭不怒而威地盯着在場的主角,閉目養神,帶着淡淡的敬禮。

「我看到陛下了。」

主角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美女,穿着奢華。

主角看到米蘭進來,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以免米蘭談著跑慈善館,然後直接進入主題。

「戰爭之王來了。我聽說你最近贖回了一家妓院。是真的嗎?」

米蘭淡淡地說:「是真的。他鋼琴彈得很好,所以部長留下了他。」

劉璋沒想到劉婷是個青樓少年。雖然他深陷沼澤,但他沒有攜手同行。相反,他就像一朵蓮花。

而且,進入那裏的大多數人都是被迫的窮人。

我們可以不接受,也可以不支持,但真的沒有必要惡意中傷,惡意傷害。

主角試探性地問:「你也是戰王的大哥,你要嫁老公嗎?」

「謝謝你的關心。我獻身於戰場,但我無意愛我的孩子。」

一些主角遺憾地看着米蘭。如果戰王直接嫁給青樓小子就好了。

這樣一來,她的名聲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雖然現在有影響,但遠沒有那麼大。

「在這種情況下,戰王會善待他的。」

米蘭微微彎下腰,淡淡地回答:「是的。」

怕米蘭再多說慈善館的事,主角說:「退下。」

米蘭淡淡地說:「是的,我可以走了。」

說完轉身就走。

走出宮門,不禁感嘆宮外的空氣如此清新,連化了妝的男人都覺得可愛。

兩朵花盛開,每張桌子一朵。

出去買一些秘方,回去看的劉婷看了看面前警衛帶來的紙條。

在音符上,一邊跳舞。

「不要被戰王忽悠了,把事情做好,你只會得到更多的承諾,而不是更少。」

劉婷的薄唇輕勾,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真有趣。我現在自由了。我還能為你做什麼?

保鏢前面的劉婷把紙條扔進垃圾堆,轉身走了。

侍女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眼神殘忍。

婊子!

她受夠了這個婊子。她想回去告訴她的主人。

師傅向來勇敢果斷,手段水平不差。她很想知道他會被怎樣處置。

當劉璋下了馬車,他正好看見劉婷迎面走來。

劉婷上前行禮。

「我見過王子。」

米蘭點點頭,淡淡地說:「沒有禮物。」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皇宮。

兩朵花盛開,每張桌子一朵。

首相府

劉梅看着冷漠的底部,他的眼睛微微睜大,看着左上角,他的手微微擺動,這顯然是一個說謊的保鏢。

冷漠的聽着她說的詆毀劉婷的話。

「我明白了,請退下。」

不想念就想算了,準備放過那個小賤人嗎?

保鏢不甘心,說:「小姐……」

劉梅冷漠的掃了一眼警衛員,警衛員趕緊沉默,心不甘情不願的退下。

劉梅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手托著下巴,看着窗外。

當然,她看到了守衛的想法,知道他最後的想法。

也就是說,就這麼算了?!

算了吧。不可能!

算了吧。能不能再找一個劉婷?

其實她決定用劉婷的時候,做了兩個準備,從來沒有做過什麼不確定的事情。

為了防止劉婷反水,她給了劉婷一種奇怪的毒藥,全世界只有她有解藥。

是啊~經常太自信的人會被打臉。當然,這是另一個故事。

離家近的地方,這種毒藥一個月發作一次。上次給解藥,去迎豐樓等劉婷,在他不在的時候放在茶里。

說那種廢話只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並觀察他的側面如何。

這種毒藥今天或明天就會發作。

劉梅勾起一抹無所謂的笑容:劉婷,我等你來求我。

……

夕陽西下,夕陽的餘暉照在瑣碎的烏雲上。當灰姑娘穿上漂亮的水晶鞋時,整個天空突然明亮起來,讓人心曠神怡。

在亭子裏

劉璋兩人並排而坐,劉婷小心翼翼地挑着魚骨。

米蘭注意到他拿筷子的玉手上有紅點。

玉皮上的紅點特別猙獰耀眼。

米蘭深知燙傷的痛苦,剛開始做飯時經常會燙傷手。那種感覺真的很痛苦…

米蘭用魚刺看着這個嚴肅的人,一時說不出話來…

男性…

妓院裏一定很苦…

所以,當你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時候,你並不想放棄,而是想盡辦法去展現自己的價值,只為了有一個和平的棲息地…

劉婷沒有抬頭,但也感覺到米蘭在看他,他的動作變得有些不自然。

為什麼君主一直看着我?

儘管心中有疑慮,我還是繼續吹毛求疵。

米蘭回首往事。空間里有絲綢手套。以後沒別人的時候,給他。

不然每次炒菜都會傷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