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到那名戰士面前,直接從對方手中,接過了那箱沉甸甸的黑色金屬手提箱。

而後,秦蒼穹端著箱子,走到了王德發麵前。

院長王德發整個人面色驚疑不定,警惕的看著他、

「你,你要做什麼?」王德發聲音複雜警惕,驚疑問道。

秦蒼穹並未回答,而是直接,打開了手中那箱黑色金屬箱子。

隨著箱子被打開的瞬間……滿滿一箱子的粉紅紙幣顏色,瞬間映入眼帘!

整個黑色手提箱,都被裝滿了一疊疊的現鈔人民幣!

唰~!

當見到這滿滿一箱子的鈔票時……椅子上的院長王德發,整個人……有些懵了???

「王院長,我說過,付你兩個億手續費,我秦某人說到做到。」

「現在,你可要收好了!」

秦蒼穹說著,直接揚起手提箱,狠狠一箱子的現金鈔票,瞬間傾灑在了王德發的身上&!

滿滿一箱的鈔票,漫天飛舞,散落了王德發一身!

「王院長,這是一百萬整,夠不夠?」秦蒼穹語氣平靜冷漠,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威壓。

他說著,再次沖身後一揚手。

伸手,那群迷彩戰士們,頓時會意,主動上前,將一箱箱的金屬手提箱,呈遞上來!

秦蒼穹直接打開金屬箱子。

第二箱鈔票,浮現在空氣中。

他直接狠狠一甩。

滿滿一箱子的現鈔,再次狠狠傾倒在王德發的身上!

「這是兩百萬!收好了……!」

然後,接著……第三項鈔票,再次狠狠傾倒了過去……!

第四箱……!

第五箱……!!

「這是六百萬……!」

「這是七百萬……!」

「這是八百萬……!」

「這是一千萬……!!」

秦蒼穹一箱接著一箱,將那滿滿的一箱箱現金鈔票,狠狠的,鋪天蓋地的,朝著王德發身上,傾灑下去……!

整個辦公室內,漫天粉紅色的『毛爺爺紙幣』飄散滿地。

瘋了,整個辦公室現場,幾乎徹底瘋了。

空氣中,飄灑著一股濃郁的紙墨印的氣息!

那是濃濃的……人民幣紙鈔的味道!

王德發坐在椅子上,渾身上下……都被一疊又一疊的人民幣堆積壓著……

此時的他,有點懵。

他被眼前這無數的人民幣現鈔,給砸懵逼了!

所以……自己這是……被眼前這個年輕人,給羞辱了??

被對方,用人民幣砸臉的方式,給狠狠羞辱了一番??

可,不知為何。

此時的王德發,望著這滿地的現鈔。

他的心臟,在激動狂跳著。

如果,這是羞辱。

那就請讓這份羞辱,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這個羞辱,他很激動!!

拿錢砸人!

這是何等魄力?!何等瘋狂的手段啊!

任何人,見到眼前這一片無窮無極的人民幣現金,都會瘋掉,都會迷失的。

此時的王德發,整個人,便有些迷失心智了。

見錢眼開的開,徹底挪不開視線了。

他甚至都忘了去理智的分析思考一下,眼前這個年輕人,為何會擁有……如此恐怖巨量的財富?

並且,出手如此瘋狂,一擲千金?

此時的王德發,徹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此時,只剩下唯一一個本能的反應!

心臟狂跳! 【暗黑界】降臨近三個月了,木葉摸清了大部分怪物的攻略方法,其中就包括宇智波鏡現在見到的這個【迅雷魔王】。

木葉已知的BOSS級怪獸大多是惡魔族,【迅雷魔王】屬於最容易發現的類型。

因為這個怪物有個顯著的特徵——他總是在雨天出現。

一開始木葉一方並不清楚伴隨【迅雷魔王】一同出現的雨水到底有什麼效果,直到某個岩隱村中忍在後方爆出了兩張名字相同效果卻不一樣的卡片他們才明白雨水的效果。

魔法卡【魔霧雨】。

看了卡片上的內容后,木葉才開始制定針對【迅雷魔王】的作戰方案。

【晝夜的大火事】、【火炎地獄】、同時發動數張【火星】,當然,別的什麼能夠一次性製造出大量火焰的卡片或忍術也可以,只要能夠盡量減少空氣中的雨水,那麼【迅雷魔王】的作戰能力都會下降一定的層次。

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他召喚的雷霆不僅威力會下降一個級別,攻擊範圍也會變小。

甚至有人針對這個BOSS提出過這麼一個攻略方法:使用能夠將雨雲吹散的忍術或者卡片,直接把【迅雷魔王】變成一個普通的【惡魔】!

不過可惜的是,宇智波鏡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宇智波族人,他只會火遁,不會風遁。

而且他自己的卡片早就用的差不多了,要不然他也不會開發出燃燒之炎這個忍術,他也想弄到更多的卡片,但沒辦法。

卡片用光了,下次副本刷新時間又在第二波怪物降臨后。

現實太殘酷了,幾乎所有的木葉忍者都被逼得去學習或者開發各種針對性忍術了。

「璃月小姐,休息一下吧,我的忍術比較克制這個玩意。」

這是比較委婉的說法,宇智波鏡說不出『你太菜了,有你我們會難打很多』這種話。

「那就麻煩兩位了。」

說完,水無月璃月直接向著後方退了回去,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確實被克制的厲害,繼續呆在這裡只會拖後腿。

「那麼鏡先生,我先準備封印術,正面對戰就拜託你了。」

旋渦璃璃子說了一句,然後躲了起來。

忍界對於這些BOSS的態度有些曖昧,一方面是這些BOSS也擁有死後復活的能力,並且復活后無論是形象還是戰力,變化都很大,幅度和小怪幾乎是一樣的,而這些復活了一次的BOSS,千手柱間只能勉強打個平手,不過幸好忍界還有宇智波斑。

就在那一天,忍界修羅成功代替了忍界之神,成為了新的忍界第一!

不過那天宇智波斑的霸氣有些側漏,他是通過封印術才擊敗的那隻復活了一次的BOSS,並不是碾壓式的直接擊殺。

所以忍界對這些BOSS的攻略乾脆就以封印術為主了,畢竟忍界第一都這麼做了,他們這些下面的小嘍嘍也只能跟著學,不敢修改。

另一方面,忍界眾人在看到了這些怪物復活后那強大而詭異的實力變化,竟然產生了將其作為尾獸一樣的存在,直接封印進人柱力的體內,當成戰場上的大殺器!

宇智波斑對此表示無言以對,直接將這個提議拿到了參謀部,和五影一同商討了一番,然後斃掉了。

什麼級別的腦殘才能提出這個提議?

就不怕人柱力反水,直接給忍者聯軍來上一發么?

總之這件事後面就不了了之了,忍界依然充滿希望,聯軍依然在為戰爭做著努力。

因為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火遁·龍火之術!」

「火遁·豪火球之術!」

「火遁·鳳仙火之術」

宇智波鏡的嘴巴沒停過,他的兩隻手不停地結印,一團團的火焰從的嘴裡噴向【迅雷魔王】,這個玩意有些不講武德,就跟楊教授一樣,全身都在放電,他不敢靠的太近,只能依靠忍術遏制它的前進腳步。

不過他也不敢釋放太強的忍術,他把不小心把它給打爆了,享受了復活套餐的BOSS可不是他能解決的,聽說老祖宗去別的世界見世面去了,可不能在這裡給他捅婁子了。

躲在宇智波鏡後面的旋渦璃璃子拿出了一個捲軸,捲軸上面有著大量的封印術咒文,她花了很久時間,才把封印在捲軸里的東西取出來。

這是一個被繩子捆住的帶蓋黑色陶罐,她先解開了陶罐上面的繩子,取下禮物一樣的蓋子,一隻手緊緊抱住,罐口對著【迅雷魔王】,單手結印。

「通靈術·金剛封鎖!」

壺口處突然射出大量的金屬鎖鏈,直接把【迅雷魔王】捆成了一個餃子,一步一步地將它拉進了壺內。

「過來幫忙!」

璃璃子單手抱著陶壺有些吃力,趕忙把鏡叫了過來。

宇智波鏡也很聽話,立馬趕了過來不說,還幫忙撿起了蓋子和繩子,在BOSS被封印進去的第一時間就給蓋上、捆好,一絲縫都沒留。

這是陷阱卡【心鎮壺的複製品】,漩渦一族的特產,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族的人進入副本后爆出的卡片大部分都帶著【壺】這個字,就和砂隱的機械族怪獸一樣。

不過這個明顯是個陶罐,為什麼會叫壺呢?

製造者腦子被門夾了?

璃璃子看著捆好的心鎮壺,直接坐在了地上,垂下頭,說了一句:「呼~終於結束了!謝了啊,哥們!」

宇智波鏡看著坐在地上的璃璃子,問了一句:「這麼累嗎?」

璃璃子抬起頭,看著一臉平靜的戰友,眼睛頓時紅了,吼了起來:「當然了!你們的腳步怎麼這麼慢!知道我們在這裡拖了多久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