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動作整齊劃一的抬手敬禮,呼啦一聲,給陳寧也敬了個軍禮。

陳寧先是怔住,旋即回過神來了。

魏延跟虎豹營113師的弟兄們,這是真正的對他心悅誠服了。

這敬禮,是表示敬意,也是為他們剛才的行為道歉。

陳寧抬手,還了一個軍禮,然後帶著典褚跟八虎衛,到別處巡邏去了。

陳寧一行剛剛離開。

北境七雄之首的秦風,就悄然的出現在魏延身邊。

秦風笑眯眯的對魏延道:「老魏呀,你膽子挺肥的,竟然敢挑戰大都督,這下子知道大都督厲害了吧?」

魏延尷尬的道:「咱們以前是跟著少帥的,現在少帥被上頭撤職了,派了個神秘的大都督來指揮咱們,咱不是有點不服氣嘛,所以想試試大都督的實力,沒想到踢到鐵板了……」

魏延說完,見到秦風臉上那抹壞笑,皺眉道:「我說秦風,你笑啥呢,我出糗你開心是不?」

秦風擺擺手:「老魏,我不是這意思。」

「我其實過來是想告訴你,大都督實力很強,想讓你不要招惹大都督自找苦吃的。」

「可沒想到,我剛過來,就見到你被大都督打飛……」

魏延睜大眼睛,驚疑不定的道:「秦風,你說啥呢,你第一次見到大都督的時候,不也是故意戲弄他,以表示不滿的嗎?」

「你現在怎麼突然跟我說大都督很厲害,你咋知道的?」

秦風苦笑道:「大都督昨天強行跟我握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其實他強行跟我握手,我反抗了的。」

「可沒想到他的力量大得不可想象,我就如同一個小孩子在一個成年人面前一樣,毫無抵抗之力。」

「自從昨天那一下,我就知道了,大都督的實力,遠在我們北境七雄之上,甚至在貪狼破軍七殺三位將軍之上。」

大都督,比貪狼破軍七殺三位將軍還要厲害?

那豈不是要跟少帥比肩了?

天啊!

看來咱們華夏真是卧虎藏龍,剛剛調走了少帥,又派來了一個實力不在少帥之下的大都督。

魏延等人此時都是心中天雷滾滾!

尤其是魏延,臉色怪異的對秦風道:「我說秦風,你小子昨天就知道大都督實力很強,為啥不早跟我打招呼呀,害我今天出糗。」

秦風哭笑不得:「我這不是剛想來跟你說么,誰知道你竟然親自跟大都督動手?」

魏延表情鬱悶!

此時,貪狼帶著一隊部下走了過來。

魏延跟秦風等人,慌忙齊齊的敬禮:「貪狼將軍好!」

貪狼沉著臉:「你們剛才在說什麼,誰跟大都督動手了?」

魏延滿臉尷尬,說不出來。

最後,還是秦風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貪狼聽完又好氣又好笑,沒好氣的道:「在京城內閣講武場是,多位高手都敗在大都督手下,其中包括我,也輸給了大都督。」

「你們竟然敢跟大都督過招,大都督沒有打斷你們的腿,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魏延跟秦風等人,面面相覷。 秦固脖子涼颼颼的,尷尬的笑了出來:「不敢了不敢了……」

明域觸及到一抹身影,蹙眉:「二哥,單衍也在這裡。」

傅南璟挑眉:「嗯,我知道了。」

他抬步,走入更衣室。

十分鐘之後,兩人一起走出了更衣室,一行人離開賽車館。

吃過晚飯,雲舒回家,傅南璟則是去了一趟傅氏。

剛走進會議室,秦固迎了過來:「二哥,查清楚了,單衍前幾天見過雲瑤,但兩人的聊天內容尚且不知。」

雲瑤?

傅南璟擰眉:「查!」

頓了頓:「陳家那邊情況如何?」

「陳天的卡已經解凍,付了定金,但因為超時,多付了百分之五的違約金。因為這件事,他們夫妻兩鬧得很不愉快。」

「吩咐下去,所有和陳家的合作,全部取消。」

「是。」

陳家一再挑釁,這是自己作死。

沒必要留情。

洗漱完畢,雲舒坐在房間里的吊椅上玩遊戲,一款時下火爆的推塔遊戲。

登陸之後,選擇了一個輔助英雄,她剛買了一個新皮膚,有必要出來秀秀。

還沒確定,便有隊友不滿了。

「艹,居然是個混子。」

「麻煩一樓換個英雄吧,這個英雄是個菜雞!」

雲舒點下了確定,淡淡的打出了一句話:「沒有垃圾英雄,只有垃圾召喚師!」

話落,更改了召喚師技能——懲戒。

三樓沉默了。

四樓直接拿出了一個新英雄:「演了。」

開場選英雄就很不順利,雲舒倒沒在意太多,進入頁面。

「卧槽!」

是三樓的聲音,難掩驚詫:「一樓居然是國服!」

「牛逼牛逼!」

「這是遇到老闆了吧!」

他們的態度變化得很快,雲舒扯唇,涼涼一笑。

一群雙標狗。

遊戲正式開始,雲舒按照慣例開始操作,為了配合,她直接打開了組隊麥,沉著指揮,愣是將混子玩出了打野的風範。

三四樓已經不敢發言,只敢瘋狂扣666。

不到十分鐘,直接推掉了敵方水晶,贏得勝利。

退出頁面,三樓發來了好友申請,雲舒直接拒絕,退出了遊戲。

此時,城南一棟高檔別墅內。

兩個少年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其中一個看到自己的好友申請被拒絕之後,臉色一下就垮了。

「卧槽,居然被拒絕了!」

「域哥,這口氣,你能忍?」

慕容域抬眸,黑色連帽衫遮蓋住了他的臉,唯獨露出了一雙眸子,狹長的鳳眸裡帶著一抹冷意,薄唇緊抿,長指輕輕地叩擊著屏幕。

「又不是沒被拒絕過,至於動氣?」

尚晉癟嘴:「域哥,剛才那人意識還可以,一個混子都玩的這麼好!」

「而且我還看了一下她的賬號,好幾個國服呢!」

上下路,中野,都能駕馭。

堪稱全能選手。

慕容域挑眉,他倒是沒發現這些小細節。

「域哥,我發現了她的定位,好像是也在晉城,而且是個女的。」

尚晉一臉八卦:「域哥,咱們明天就要到國際中學了,到時候再找找吧。」

這麼好的大佬,不能錯過了。

尚晉那點技術要不是四處混分,早就告別遊戲了。

慕容域頷首:「嗯,早點休息吧。」

翌日。

雲舒踏入教室,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

李佳楠湊了過來:「老大,咱們班來新人了。」

新人?

雲舒順著視線望去,英俊的少年坐在最後一排,長腿隨意交疊,看上去就不好惹。

「老大,我查了一下,那是慕容域,慕容家的小少爺,這些年一直在外地上學,今年不知為何轉回來了。」

李佳楠自詡為年級百事通,這些信息自然能查到。

「我知道了。」

兩人剛剛坐下,尚晉就按捺不住了:「卧槽,域哥,那姑娘長得真好看。」

他指的就是雲舒。

雲舒聽到這聲音,莫名覺得有些耳熟。

好像昨晚三樓就是這個聲音……

慕容域見慣了美女,連眼神都沒給一個:「尚晉,你給我安分點。」

瞧瞧他這沒出息的樣子。

尚晉癟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