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砰——」

柳妃眼看著就要撲到容紫衣的身上,抓花這女人的這張清純無辜又令人討厭的臉。

可還沒有來得及動作,她的身子卻先摔了出去。

容紫衣得意的勾了勾唇。

抬眸,一雙水汪汪的杏眸撞進男人冰冷的藍眸中,惶恐不安道:「皇上,救救臣妾,柳妃要殺人啦!」

說罷,起身撲到男人的跟前,兩隻小手抓住他寬大的袖袍來回搖擺。

姬流翎看著眼前可憐巴巴的女人,心底驀地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下,鬼使神差的沒有甩開她那又不規矩的爪子。

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剛才若不是他,柳妃肯定撞死她這個該死的嬌弱小女人。

很快便皺起眉頭,冰藍色的眸子流露出一絲厭惡,他剛才是在做什麼?關心這個該死的女人?怎麼可能。

冷冷的拂開女人的爪子,並且嫌棄的彈了彈袖袍,好像在趕走一隻骯髒的蒼蠅。

…… 第154章

門口站的人的確是亮亮沒錯。

但此時亮亮穿的是印有修車廠logo的工裝,黑色貼身衣,軍綠色背帶褲上面沾了不少車油,臉上還有車油。

這顯然是從修車廠匆忙趕過來,連衣服和臉都來不及洗。

「你怎麼不去換身衣服?」慕安安詢問。

亮亮表情超級嚴肅,「來不及,我擔心你走了,就趕過來。」

慕安安讓開路,讓亮亮走了進來。

亮亮本來準備跟慕安安說下游輪的最近消息,結果看到一屋子氣勢十足的保鏢,愣了下。

下意識朝慕安安看去。

慕安安聳肩,玩世不恭的抓了抓銀色頭髮,「我跟你說過了,我這邊有人。」

「那江楓想搞我,也不看看老子什麼身份,簡直在自找羞辱。」

慕安安非常不屑之。

這一次,她沒什麼打算。

搞一波江楓,順帶撩一波江琴。

而且,慕安安很肯定江楓這次要是被慕安安搞半殘了,江琴就越是會對宗七上心。

這其中就牽扯到,慕安安之前調查江琴時發現的一個秘密。

江琴有兩段地下情感。

一段是跟江楓的死對頭搞到一起。

一段是跟江家死對頭的兒子搞一起。

雖然都是秘密的戀情,但慕安安真有心去調查,還是能調查出來。

所以才論證,江琴這人喜歡刺激,越是跟家裏有矛盾,越被反對的人,就越是吸引她。

「亮亮,你說江楓聯繫了媒體?」慕安安突然發問。

亮亮把目光從房間內幾人身上收回來,回答:「嗯,都聯繫好了。那家媒體跟江家關係很好,游輪內安排了人,據說,還要直播怎麼搞廢你。」

亮亮說完,又補充,「不僅如此,我在電話里也說過,有媒體也準備好了,游輪一靠岸,就要拍下你被玩廢的畫面,到時候拿來當頭條,表明富二代生活混亂,玩火自焚。」

慕安安聽完『嘖』了一聲。

朝着顧醫生揚了揚下顎,「看到沒,這就是江人渣教出來的貨,有時候我都想吐。」

慕安安說的玩世不恭,嘴角還帶着玩味。

可知道內情的顧醫生,卻聽的明白。

江人渣說的是慕安安那個渣爹。

想吐是因為,身上有一半跟江楓一樣的血。

顧醫生在慕安安十多歲的時候,見過她一個很瘋狂的行為。

大晚上坐在御園塆別墅台階前,割了手腕動脈。

當時宗政御出差,連夜開直升飛機趕回來。

慕安安只是說了一句,「我想把那人渣的血放掉,我噁心。」

「七爺,把你血給我好不好?」

後來顧醫生才知道,慕安安偷偷調查出,江鎮與現任妻子早就認識,當初跟慕安安母親在一起也是別有用心。

所以她才會那麼噁心,那麼激烈。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顧醫生才真正認識到這小女孩。

剛烈、直接,眼裏揉不進沙子。

「安排好了嗎?」慕安安沖着顧醫生詢問。

顧醫生回神,將剛才開會的部署簡單說下,「青鳥隊的人,我會分成三隊。一隊,想辦法混到游輪里,第二隊假扮成出海的漁民,第三隊潛水潛伏。至於阿一……就跟這位兄弟一起跟,七哥一起。」

顧醫生在稱呼慕安安的時候卡了下。 完美的計劃在收尾時終究是出了岔子~

對於劫匪營地外有兇猛野獸正在接近的事劉逸飛自然曉得。

事實上,那也是他計劃中的目標之一——他不僅要在開局時利用那些猛獸威嚇匪徒使其露出破綻,更是打算在最後連那些野獸也收拾了。

只要不出現四階以上的魔獸,尋常凶獸的實力根本不被劉逸飛放在眼裏,哪怕他自身的狀態不是太好也一樣~

因為劉逸飛確信自己一定能幹掉大部分劫匪,區別只是徹底全殲還是被逃掉一些而已。

如此一來營地里必然出現大量屍體,只要稍作處理,野獸就會將此處當作天然的食堂大快朵頤。

對付野獸,有兩種是一定要注意的:傷而不死、尤有行動之力的,以及飢腸轆轆、外出捕獵的。

對方大吃一頓,攻擊性、敏捷性都會極大降低,正是偷襲獵殺的大好時機!

萬一要是遇上兩強相爭,那更是能讓劉逸飛笑掉大牙的美事~

經驗、材料一把收,額外還能賺錢,何樂不為?

他唯二擔心的只是萬一野獸比較警惕,執意要將食物帶回巢穴再吃怎麼辦……另外這場E級任務打到現在,隨時都有可能被彈出任務空間,萬一最後功虧一簣……

而事情也正如劉逸飛預料的那般~

在為戰而生剛剛收拾掉兩個練手目標,冷風過境就已經帶人收拾完了營地,劉逸飛讓他們可以先回之前待過的野營地整頓,然後再回返斯莫畢克村重新準備出發行商,為的也正是給自己狩獵凶獸留下時間。

哪曉得,冷風他們帶人剛走沒多久,劉逸飛連凶獸的影子都沒瞧見呢,就被強制踢出了任務……

「哎!可惜~」

再一次出現在斯坦德威克首都大圖書館內,劉逸飛下意識嘆息道,聲音不大,卻依舊是惹來了管理員的警告。

一旁的冷風過境卻看得暗暗想笑~

如今她也算是看明白這個超級大高手的性格了,用雁過拔毛、吃干抹凈之類的詞形容他那都太便宜了~

只要是對方認定的好處,那真是挖地三尺他都要給掘出來!

想想這趟E級任務的收穫:拯救回商人的酬謝、搶回財貨的分紅、與劫匪大戰一場的經驗值收入、割走盜匪耳朵和匪首頭顱還能去鎮上換取賞錢……

進遊戲也有快兩個月了,冷風過境這是第一次見到以「金幣」為單位給獎勵的……不是她沒見識,而是整個論壇上都從沒出現過能在戰役里一場掙出一個金幣的例子!

普通模式下玩家手頭是闊綽一點了,可在戰役中,絕大部分玩家還處在銅幣購物、沒見識過銀幣的時代。

而今,倒是被自己懵懵懂懂的撞上筆天降橫財,簡直暈死……

就這樣了,這個傑拉特居然還在打那些野獸的主意……那些野獸可是他引來攻擊劫匪營地的啊!說起來,難道雙方不該是合作關係么?

當任務結尾處,傑拉特告訴她,他要獨自留下狩獵野獸時,她是真的差點為對方的腦迴路和野心而絕倒……

可就是這麼一個強大、兇狠、冷血的人,眼下居然被一個管圖書館的老頭NPC給罵的點頭哈腰、陪笑連連……不知怎麼的,任務里冷風過境因對方的一些決定而產生的輕微排斥心理突然就淡了~

今天這趟E級劇情耽誤的時間實在有點久,三人剩下的遊戲時間都不多了,只能是分頭趕緊處理些瑣碎事,事後總結一會開線下會議說,這也是三人組隊攻略劇情后的常態了。

這回這個任務雖然每個人都是大賺而特賺,但名為「邊境疑雲」的任務鏈也基本算是黃了~

劇情任務和戰役就是這樣,如果順着系統設置的路線走,可能會遇上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有可能被超級變態BOSS給隨手秒殺了……但至少不用操心路線問題。

而一旦做出類似三人這次這樣的選擇,放棄明顯的任務路線轉而自由探索,雖然的確有可能發橫財,可也容易走進死胡同……至少從系統不再給出後續劇情看,這條任務線十有八九是真斷了~

好在事主冷風過境一開始就有了心理準備,而這也是她自己的選擇。又想快速提高實力又想兼顧四處搜尋線索,對於單人玩家而言實在是太過不切實際了~

更何況劉逸飛最後「留」給她的財富也絕對夠她短時間花銷了,而劉逸飛也坦言,很快他在戰役里也會遇到一系列事情,後面恐怕也沒更多功夫來兼顧冷風這邊,後面的路如何走,只能靠她自己隨機應變了。

這話不但是對冷風說的,事實上也是在告誡為戰而生。

冷風過境已經打定主意要去白石城參軍了,劉逸飛也要在明月城參軍。

一旦正式入伍,那至少G級的訓練劇情是不愁做的,但可惜由於軍營的封閉性,除非是同一軍隊的玩家,否則相關的劇情並不允許外人介入。

為戰而生後續想提高自身實力就得另外尋找合適途徑了。

而作為一個「文化人」,想做法師的為戰肯定也不太適合參軍,劉逸飛是告誡他還是要加強各方面知識的積累以及術法的練習,這才是重中之重……同時別忘了之前他二人的約定,有啥法術書都盡量幫他拷貝一份,價錢好商量~

戰後會議結束,臨時組成的三人小隊也到了暫時分別的時候,對這大家倒都不是很在意。

此次合作相當愉快,二人狠狠體驗了一把被超級高手帶飛的快感,同時也從劉逸飛的行動中多少學習了些東西,對提高自身也有幫助~

未來只要有機會的話,相信繼續合作也不是什麼難事……

結束了這段時間愉快的小隊關係,劉逸飛將行動重心放回到自身:文化入門算是搞定了,接下來為了製備特殊毒藥,自己要考慮相關知識基礎的構建了,還有上周末自己獎勵到的一個G既劇情,居然一路壓倒現在……

劇情任務太多,沒時間做怎麼辦?在線等,但也不着急~

嘿~這都是幸福的煩惱啊…… 「我的朋友,這回下來,咱們肯定能賺不少吧?」

彼得羅夫滿臉欣喜的問道。

現在,申科家族和維奇家族已經覆滅,他們也知道了江山的計劃。

讚歎江山計劃高明之時,彼得羅夫更關心的,是他們能從中分到多少利益。

「我和柴可夫茨基說好的,是刨除成本后,五五開。」

整個計劃下來,江山整整花費了近三十億美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