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都是在辦公室里度過的。

夜色降臨。

一輛車,停在了公司樓下。

秦蒼穹,趕了過來。

而,此刻。

「唔,還得等等…」

宋憐星有些鬱悶,「還有點文件,算了……回家處理吧。」

她深吸口氣,將青絲挽了起來。

看起來,整個人都有些疲憊不堪。

秦蒼穹凝眸,「要是太累的話,請個職業經理人…?」

職業經理人裏面,不少都是不甘於打工的。

將來,或許會鬧出不少事情。

但,在秦蒼穹手下。

誰,敢鬧事?

宋憐星輕輕搖頭,「不用啊。」

「雖然有點累,但畢竟是我喜歡的東西,辛苦點也沒什麼…」

她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要想將這項技術,傳遞下去。

那麼。

宋憐星,必須親力親為。

否則,不熟悉技術的人掌控,又怎麼可能…帶領蒼星集團,走向輝煌?

她現在,不怎麼缺錢。

但,缺的是成就感。

帶領公司,走向世界級別的大集團。

這,是宋憐星,想要做到的。

轟…!!

汽車,呼嘯而出。

沿途的景色,漸漸清冷。

而,就在這時。

轟!

引擎轟鳴聲,瘋狂響起!

街上。

赫然,有車隊匯聚而來!

呼啦啦…

不斷有殺手衝下車來,神色陰冷凶戾!

「這是…」

宋憐星被驚動,疑惑看向窗外。

而,此刻。

秦蒼穹皺眉,推門下車。

「我來處理,你……坐在車上。」

轟!

車門,再度關閉!

但,那些殺手……卻並未沖着他殺來。

反而,殺向了停在旁邊的瑪莎拉蒂…!!

這…?

秦蒼穹眸光微凝,泛起一絲疑惑。

而,此刻。

砰!

瑪莎拉蒂的窗戶,轟然爆開!

赫然,正是竹君瑤…!!

她俏臉冰冷,微咬銀牙,手中匕首刺出!

噗嗤!

那名殺手,直接被刺穿了手臂!

「草…!!」

他神色暴怒,手如閃電般收回!

而,此刻。

四面八方。

數十名殺手,殺氣驚人而來!

「糟了…」

竹君瑤的一顆心,在不斷的往下沉!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林香隨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吃飽了又躺到了床上。這冷宮裡的日子其實也挺舒坦的,白天吃了睡,睡了吃,好生自在。

煩就煩在有一個不懂事的小宮女,總是在她睡得正香的時候讓她起來進食,或者把她叫醒說一些亂七八糟的根本就不是事的事。

這不,林香睡得正香,又被夕顏給搖醒了。

林香眯眼看了她一眼,翻個身繼續睡。

夕顏繼續搖她,搖得比方才還要猛烈。

看來是睡不成了,林香只好坐了起來,問道:「何事?」

夕顏:「娘娘,您攤上事了。」

林香揉揉眼睛說道:「從我來到宮裡沒幾天,攤上的事兒還少嗎?」

夕顏:「確實是不少,娘娘您可是天天都在作死。今兒一早,皇上衣衫不整的從冷宮出去已經傳遍了,而皇上昨夜可以一夜都未回自己的寢宮,現在誰都知道皇上昨夜裡可是在冷宮過的夜,皇後娘娘昨夜又派人來看望娘娘您了。皇後派來的人現在都沒回去,皇上今早又衣衫不整的從這裡出去了,娘娘,您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聽夕顏說了兩遍皇上衣衫不整,林香忍不住糾正道:「皇上穿的是我的衣服,不是衣衫不整,只是不合身。」

夕顏一臉嫌棄,道:「娘娘,現在可不是衣服的事了。皇上昨晚確實是在您這裡,皇後派來的人是不可能回去復命了,人可是進了冷宮就沒出去,您殺的還是皇上殺的?」

林香實話實說:「當然是皇上殺的。」

夕顏:「這還用說?娘娘您在旁人眼裡是個山野悍婦,野蠻是不假,可也殺不了皇後身邊的高手。皇上這是明擺著要護著您了,娘娘您還是少作妖,少讓皇上擔憂,總不能讓皇上現在就和皇后撕破臉吧?」

林香眉毛一挑,帶著幾分笑意看著夕顏,說道:「你倒是很替皇上分憂,懂得心疼皇上。」

夕顏:「奴婢跟娘娘一樣,都是差不多快死了被皇上給救回來的,自是要替皇上分憂,可不能像娘娘這樣沒心肝兒!還睡得著!」

林香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應該是下午時分了,便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柜子里拿了一身夜行衣換上。

夕顏有點懵,問道:「娘娘這大白天的穿這麼黑是要做甚?」

林香:「晚上要出去,先換上再說。我猜皇后現在一定迫不及待的想要我死了吧?」

夕顏點點頭,道:「皇後娘娘可是個醋罈子,現在定然已經給娘娘您想了一千種死法了。」

林香把頭髮束好,說道:「皇後娘娘既然都派人來看我了,禮尚往來,我呢,沒人可派,索性今晚就親自去看看她,現在就坐等天黑了。」

夕顏:「娘娘,您知道皇後娘娘的寢宮在哪嗎?」

林香:「呃……這個還真不知道。」

夕顏:「這個奴婢倒是很清楚,這是從冷宮去棲梧宮的圖紙,還有棲梧宮內部的圖紙。」說著還真的就掏出一張圖紙來遞給林香。

林香乾笑道:「呵呵……你這是早就有準備了……」

夕顏將圖紙攤開放在桌上,指著圖紙說道:「皇后的棲梧宮可比冷宮大的多了,寢宮裡的護衛是這裡的百倍,等到子時的時候剛好是他們交班,到時候娘娘可以從這裡進去,穿過院子,左轉,就到了皇后的寢殿了。」

林香:「夕顏,你一個皇上身邊的人,對皇后寢宮倒是瞭若指掌啊。」

夕顏:「皇上每次去棲梧宮都會帶著奴婢,就是要讓奴婢記清楚裡面布局,還有護衛交班的時間。另外,皇上特意交代了,兵符沒有到手,皇后還得活著。」

林香:「今晚本來也就只打算去看看她,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把兵符給搞來。」

嘴上說著,心裡在想:荀戎啊荀戎,真是越來越不懂你了,身邊那麼多高手,為何偏偏讓我去招惹潘玉絮。之前還一直維持著表面上的和諧,今兒怎麼來這一出?不但殺了潘玉絮派來的人,還生怕她不知道是你乾的一樣。你這是在逼她,也是在逼我啊,真是越來越不懂你的心思了。荀戎到底還是長大了……

夕顏:「娘娘別異想天開了,連皇上都不知道潘太守把兵符藏哪了,也許根本不在棲梧宮呢。還有,德妃娘娘不過是想去看看皇后,至於這麼惆悵嗎?」

林香:「你以為皇后是咱想看就能看的嗎?看一眼可不容易……」

夕顏:「奴婢還有一事要同娘娘說,攝政王殿下今日沒來早朝。」

又是荀淵……

林香:「這朝中政事,與我何干?」

林香轉頭過去繼續研究棲梧宮的圖紙,一副不想再聽下去的樣子。

夕顏可不管這個,繼續說道:「聽說王爺今兒在府里拆家,整個後院都給拆平了,最後在走廊下面發現了一個洞,當下臉就氣黑了,一腳就把那洞給踢塌了,很是暴躁。」

林香:「呃……」

荀淵果然是說到做到,還真把自己家給拆了,藏身之處都被毀了看來以後去王府得小心了。

夕顏繼續說道:「還有一事,聽說王爺昨夜裡被一姑娘給耍了!那姑娘是王爺從琉璃閣帶出來的,直接給抱上了馬車,很是招搖。本打算帶回王府快活一番的,可後半液姑娘跑了……」

這丫頭怎麼話這麼多,口才可一點也不輸司空長醉那個假說書先生。

夕顏一直在林香旁邊說個不停,不是荀戎就是荀淵,更多的是荀淵多年以來積攢的風流史,你別說,講得還挺刺激的,情節可謂是跌宕起伏,環環相扣,不去街邊擺張桌子說書真是浪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