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朗逸不可抑制的精神一振

頗為喜悅

這升階丹極為珍貴

也不知母后從哪裏得來的。

隨即將丹藥收起來

朝着荔兒淡然開口

「替我轉告母后,本太子定不負她的期望。」

荔兒自是令命告退。

待荔兒退出去后

軒轅朗逸卻是又恢復了煩躁的神色

得到這麼珍貴的丹藥他自然欣喜

但對於目前無法專註於修鍊的軒轅朗逸來說

這丹藥無疑讓他更加煩躁。

語氣沉沉的喃喃自語

「炎曦月…」

若是一開始沒有退婚的話

那現在炎曦月就是他軒轅朗逸的人

何苦現在如此困擾?

他實在是煩躁的不行

猛的起身

該死!

這可惡的炎曦月

竟勾的他寢食難安,夜不能寐

即是這樣

那造成他如此這般的炎曦月就該付全責。

「哼!欲擒故縱也該有個限度才是。」

他竟一直以為炎曦月先前在試圖引起他的注意。

包括在拍賣會與那司祁站在一起。

現在他就給她個機會

想到此

軒轅朗逸大步走出了東宮

榮青正欲跟上

軒轅朗逸的聲音傳來

「不必跟來…」

不等榮青說什麼

他便身法一動

掠向了炎府的方向。

正在屋中閉目修鍊的軒轅阡陌

卻是被突然出現的暗打斷

「主子,有消息傳來太子剛剛朝着炎家的方向去了。」

軒轅阡陌緩緩睜開眼睛

「傳消息給影,讓他仔細盯着點。若是軒轅朗逸不長眼的想去騷擾曦兒,動作迅速點將他趕走,別打擾到曦兒。」

暗點點頭

退了出去。

而此時的林府

林崗的書房還亮着燭光

窗上倒映着兩道身影

無疑

今夜林府有客來臨。

「林家主可對四大家族第一的位置感興趣?」

一道聲音不徐不疾的傳出

林崗看着對面的人沉默不語

顯然,這人他是認識的。

只是這人突然到訪的還說出這種話

他不得不斟酌一下這人背後的人究竟是何意。

見林崗久久不開口

那人再次淡定開口

「林家主知道我主子有這個能力做的到吧…」

林崗笑着開口

「這個我自是相信的…不過」

林崗還未說完

那人再次開了口

「這件事對你我都有利,林家主就不要再忌憚什麼了。」

說罷不等林崗再開口

自胸口衣襟內拿出一瓶丹藥

「這個想必林家主定然用的上。」

林崗微微猶豫片刻

抬手伸向那瓶丹藥

一打開

林崗看着裏面的丹藥呼吸一窒

那人看着林崗呆愣住的樣子

意味深長的勾了勾嘴角

他知道

林崗已經動搖了

接着那人雙手撐在書桌上

居高臨下道

「林家主,想不想快速提升力量…?」

林崗聽此一愣

抬頭看向那人

……

窗上人影綽綽

不停被風吹響的樹葉壓下了竊竊私語的人聲。

……

荔兒回到柔福宮

依舊在窗邊坐着的皇后姜柔

淡淡掃了她一眼

「已給太子殿下送到。」

姜柔沒有回答

荔兒便自行俯身行禮後站在了一旁。

姜柔打量著空中懸立着散發瑩瑩光亮的月亮

輕聲喃喃

「夜深了,該睡覺了…」

說完她卻依舊沒有動作

直到

一個人影再次進入到她的房間

姜柔勾起笑意

等待着那人走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圍的人群在聽到了這個動靜之後,一個個都在此時聚集了起來。

他們更是說起了這幾日,他們所聽到的傳聞。

「我天,看來傳言是真的了!」

「這葉傾寧還真的和太子殿下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