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觸手,終結一切! 在騎了兩個小時的自行車后,楊磐順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專屬房間當中。

楊磐出去轉了一圈了解了不少信息,也算是有所收穫,不過現在他也沒什麼必須完成的事,就將武器『大骨』取了出來,走進了房間內的地下室準備熟悉下強化后的身體,順便練習一下自己的刀法。

來到地下室后,楊磐將大骨拿在手上。

現在這把武器的重量對他來說基本已經忽略不計了,要是正常的揮動以他的體力估計幾個小時都不會累,這根跟剛拿到它時的感覺完全不同。

楊磐雙手握刀,試著揮舞了幾下,感覺並不費力后,就加大了力量和速度,按照中級武器使用-太刀帶給他的感覺和獵人筆記中的指導開始了練習。

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楊磐看了一下時間,見時間已經是晚上,自己也有些累了就先停止了練習,去浴室清洗了一下。

楊磐坐在房間的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之前從空間買的肉,他此時正在吃飯。

自從中午的時候在波浪酒吧喝了並獸血酒後,楊磐的身體就一直處在微微興奮的狀態。

即使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幾個小時,酒的效果也早已經消失,但楊磐的狀態仍然如此,就好像身體在發生什麼變化。

沒一會楊磐已經結束了晚餐,這次他的飯量雖然不如剛融合恐暴龍心臟后吃50斤生肉那麼誇張,但也吃下了足有6斤的熟肉,這飯量已經不太像正常人了。

吃飽喝足后,楊磐靠在椅子上,感受著自己仍處在興奮狀態的身體,他開始思考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態。

楊磐覺的這應該是血統帶給自己的變化,而自己現在還缺少一個機會,或者是需要具備一些條件,而當自己滿足這些后應該就會發生一些新變化。

至於說自己缺少的是什麼,會出現什麼樣的新變化,楊磐就不得而知了,這畢竟也只是他的猜測。

搖了搖頭,結束了自己的胡思亂想,楊磐準備出去走兩圈了解下周圍環境,順便消消食,等晚上就回來就繼續鍛煉。

行走在空間初級區的12號區域,楊磐此時在月光之下一邊散步,一邊欣賞著周圍的風景。

在無限空間其實並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這基本都是空間自行控制的,甚至有些區域可以24小時都是白天或黑夜。

楊磐所在的區域的時間更貼近現實,這比較符合他的心意,讓他也沒有了更換區域的想法,不過房間的位置最好還是離空間廣場近一些。

「97762號執行者(初級),因為你剛通過了試練世界,獲得一次回到現實的機會。」

「本次回到現實時限3天,可在下次任務開始前的任意時間返回現實。」

「若下次空間任務開始仍處於現實,將強制遣返並受到一定懲罰,剩餘時間也將清零。」

楊磐正在外面轉悠著,眼前再次出現了空間的提示,他看完后發現這次提示的內容很有意思。

「執行者可以返回現實嗎?」楊磐向著胸口的空間印記問道。

「執行者在非任務期間可以選擇返回現實,但需要繳納一定的交易點數,且在現實的時間有所限制,自身在空間獲得的能力不能讓非執行者知曉且不能私自透露空間的存在於相關信息。」空間印記回應道。

看到這些楊磐有些驚訝,他本來認為來到無限空間后是一鎚子買賣,有進無退。

可現在看來情況好像並不是這樣,空間也並不是那麼的不近人情。

空間印記給楊磐的答覆,他也大體明白,畢竟楊磐長這麼大還沒聽說過有人真的具有什麼超自然的能力,要是沒有空間的限制估計現實世界早就亂套了。

再就是那句「不能私自透露空間的存在」,這是不是意味著有空間允許透露存在的時候,略微思考楊磐就不再多想了,這些事與他這個新人無關。

「現在使用機會回到現實。」楊磐開口說道。

楊磐不來是不想回到現實的,畢竟他的家裡也沒有什麼親人了,跟同學的關係也算不上多好,就算回到現實也沒什麼特別關心的人或者事。

但是,留在空間就要面對一件很現實的事情,吃飯問題。

無限空間可是只認交易點數,沒有點數的話寸步難行,連飯都沒得吃。

要是他選擇留在無限空間,以他現在胃口估計他那幾點可憐的交易點數還不一定夠他吃的,這就很尷尬了。

而在現實世界,楊磐還算稍微攢了點錢,雖然不多但是吃飯還是夠的,估計以後很難用到,先在不用白不用不是嗎。

「請返回專屬房間,在專屬房間內,可選擇返回現實。」提示信息再次出現。

楊磐見此也沒心思在外面轉悠了,直接腳步一轉,就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當楊磐回到自己的房間后,提示再次出現。

「97762號執行者(初級)已返回專屬房間,是否選擇返回現實世界。」

「確定。」楊磐話音剛落,他的眼前就出現了扭曲的光門,楊磐也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一陣輕微的暈眩過後,當楊磐再次睜開眼睛時,他已經回到了他那間廉價的出租屋當中。

楊磐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確定自己已經回來以後,還是感覺有些不太真實,當看著鏡子中自己增高了不少的身高和體內暴增的力量,楊磐才確定自己的經歷並不是虛假的。

在床頭摸索了一會,將手機從枕頭下拿了出來,按了一下電源鍵發現還有電,楊磐有些驚訝,楊他到達無限空間后可是經過了一個為時7天的試練任務,他這塊上歲數的手機應該撐不了這麼多天才對。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xxxx年7月10日,18:23。

楊磐記得他在燒烤攤打架並碰到空間商店的那天晚上是7月8日,而無限空間過了這麼多天,而手機上的時間卻只過了兩天,時間差的是不是太大了。

「能問一下無限空間中的時間和現實的時間對比嗎。」楊磐向著無限印記問道。

「無限空間中的時間流速與現實世界相同,但任務世界內時間流速會因為特殊原因與現實有所差別。」印記回答了楊磐的問題。

楊磐知道了問題出在哪裡后就不再多問了,這些事就算他知道了也沒辦法避免,畢竟他現在所處的層次太低,既然沒法改變就要學會接受。

不過現在楊磐還有另一件事需要考慮,今天晚上是他大學班級的畢業晚會,要不要去看看,跟他們見個面。 方菲是真的狠擔心唐沐晴。

結果就看到唐沐晴什麼都不說,就那樣略帶苦澀的笑着,心裏更加的難受了,「要不這樣,我去和導演說一下你的身體也不好,晚上就不去了。」

唐沐晴摁住了準備離開的方菲。

笑着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晚上這場宴會,我一定要去。」

一邊看着自己手指的衛北柯,也略帶不屑的笑出聲來:「不過區區一個唐馨雨而已,還不值得我們沐晴退讓,不然的話,方小姐以為我為什麼會來。」

方菲:「……」

從第一眼看到衛北柯開始。

她就覺得這個女人很漂亮。

和娛樂圈很多的女明星並不一樣,而是那種身居高位的感覺。

她之前還覺得,唐沐晴一個圈外的閨蜜,也許並不會有什麼能力。

但是現在。

方菲聽着衛北柯狂妄的語氣,突然意識到了一些什麼。

唐沐晴從來就不是一個小可憐。

遇到一點點的事,盛唐娛樂就把唐沐晴解約了。

只是這麼看的話,唐沐晴的確有些可憐。

但是……

似乎大家都忘了後續。

經紀公司不地道是不地道,但唐沐晴的手段也沒有差到哪裏去。

前面盛唐娛樂剛剛和唐沐晴解約,就被唐沐晴給告了。

後來,盛唐娛樂還賠了唐沐晴三百萬。

從這點來看,唐沐晴倒是也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弱小可憐又無助。

至於唐沐晴的這位朋友。

怕不是早就知道了今天會有這場晚宴,壓根就是沖着唐馨雨和盛唐娛樂來的。

目的。

就是為了砸場子。

有些事一開始沒想清楚,或許還好些。

等到方菲想明白了這兩個女人的意圖,表情就怎麼都平靜不了了。

瘋子,都是瘋子。

衛北柯喝着春杏送上來的咖啡,笑吟吟的對方菲說着,「方小姐畢竟還在娛樂圈裏生存,晚上只需要看戲就好了,其他的事,倒是用不上方小姐。」

方菲:「……」

所以,唐沐晴的這位小姐妹。

就算是承認了惹是生非的意圖了?

方菲扶額,無奈的看着唐沐晴,很是認真的說着自己的想法,「郭導要是知道,你心裏的想法是這樣的,一定很後悔帶你去參加這場宴會……」

原本。

郭景川帶她們去的目的很簡單。

也是希望她們兩個過去以後,可以稍微社交一下。

讓其他人看看他帶的劇組,有多出息。

唐沐晴今天晚上,要是真的帶着不是善意的想法過去。

那麼。

唐沐晴的這份出息,也就出息的過分了。

唐沐晴還沒有開口,倒是一邊的衛北柯回答了方菲的話,「我倒是希望這次可以立個威,沐晴是我的閨蜜,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欺負的。」

方菲:「……」

她印象中,娛樂圈裏的大家族,似乎沒有姓北的。

這北柯的口氣好大啊。

怎麼說唐馨雨都是盛唐娛樂捧在掌心的千金小姐。

到了北柯的口中,這樣的人居然也是上不了枱面的阿貓阿狗。

這麼想着。

方菲忍不住悄悄的打量著唐沐晴的臉色。

她對唐沐晴是有一些了解的。

很在乎身邊的人,如果北柯的身份不如唐馨雨,唐沐晴應該會阻攔的。

但是,唐沐晴沒有……

這一刻。

方菲的心裏突然開始凌亂了。

不會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