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這被表演的人是真實的受傷了躺在那裏的。

結束了。

喻色長舒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也才發現自己的腿都抖了。

這是她第一次施銀針,所以,整個過程雖然看起來如行雲流水般的順暢,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緊張了。

很緊張。

「我在。」一隻大掌輕輕握住了她的手,熟悉的氣息也到了身邊。

墨靖堯象是會讀心術一般,居然知道她此刻是后怕了,然後神奇的出現安撫了她。

喻色倏的轉身。

還以為墨靖堯不想理會這人死活的帶着祝許去超市了呢。

其實他不過來她也不會怪他的。

每個人的人生軌跡不同,也註定了性格的不同,和處事方式的不同。

但是,沒想到墨靖堯還是來了。

「姑娘,他還能醒嗎?」看到地上男子安靜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還有他滿頭的銀針的針尾,和地上的一灘血,眾人還是擔心。

喻色豎起耳朵聽了聽,「等120到了,他差不多就醒了,不過他的傷口必須去醫院處理一下,不然會感染的。」

「120到了他就能醒?」喻色這一提起120,眾人也聽到了120救護車的聲音了。

感覺離的不遠了。

不遠的距離開車很快就到了。

最多五分鐘吧。

「嗯。」喻色再度感受了一下男子的情況,很肯定的說到。

「這……這不可能吧,姑娘,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他腦子受傷了也能醒?」

「會不會把人治死了?」喻色的針都施完了,看熱鬧的人才反應過來的跟着起鬨。

他這一開口,就有好多人都跟着質疑了起來。

喻色早就習慣了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

沒辦法,她的年輕看起來太沒有說服力。

好在,她並不受這些人的閑言閑語的影響,依然專註著男子的情況,隨時準備進行補救。

好在,男子的情況一直都很平穩,並沒有加重的跡象,也讓她放鬆了些微。

「能醒的,大家別吵了。」忽而,一旁一個年長的男子大聲叫停了眾人,「姑娘說能醒就能醒,你沒看到她讓人眼花繚亂的針法嗎,那麼專業,一定能醒。」

喻色看向了這個男人,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他身着白色的大褂,「你是醫生?」

「嗯,是的。」

他這一句說完,有人就發現了他白大褂上掛着的牌子,「你是中醫聖手莫明真莫醫生?」

喻色對於這一行里的名人,所知甚少。

因為,她入行真的沒多久。

「中醫聖手莫神醫?」有人一聽到這人的名字,就擠了上來,一臉崇拜的看着他,「我聽說過你,我叔叔說我嬸嬸的腰椎病就是你給治好的,你針灸特別的厲害。」

「我也聽說過,我奶奶的朋友的病就是莫醫生治好的。」

一時間,現場的人全都激動萬分的看向這悄然間出現的莫醫生。

然後,全都爭先恐後的擠向他。

與此同時,把喻色給擠到了人群外圍。

喻色看着擠來擠去的人群,皺起了眉頭,「空氣太不好了,這樣對病人不利。」

然,已經沒有人再理會喻色了。

全都是興奮的如同追星般的圍着莫明真莫醫生諮詢這諮詢那。

就是片刻間,愣是把一個車禍現場變成了一個追星現場。

而且,相當的火爆。

喻色有些擔心裏面倒地的男子了。 第二天五點過,楊舟就被疼醒,病痛已經開始隨時折磨他的身體了。

咬咬牙,楊舟還是快速起床,先吃了一片止痛藥,才出門跑步,開始運動健身。

沒跑幾步,楊舟就變成了慢慢行走,實在是身體虛弱,不適合跑步。

他現在表面上看起來還是身體健康的,不像是一些人得病後整個人都面黃肌瘦病懨懨的樣子。

楊舟知道這只是表面而已,實際上他的身體依舊很糟糕。

今天要去實驗室,看看導師有沒有來,如果導師來了,就可以和他彙報一下他要調整研究課題的事。

回去的時候,楊舟在食堂吃了稀飯小籠包,回去洗漱收拾好便去實驗室等導師。

實驗室的位置在清北大學的金光生命科學大樓,這是生命科學院的實驗大樓,楊舟的導師是博導,有自己的專門實驗室。

在實驗室里,楊舟算是老大哥級別的人了,因為前些年學校改制,側重於培養實用型學生,已經不單獨招收碩士生,而是直接招收4+2年或者1+5年碩博連讀的學生。

最短6年博士畢業,最長八年時間,如果沒有成績,就只能獲得碩士學位或者博士肄業離校。

對楊舟來說其實有些虧,因為他已經待了四年,現在如果發表的論文研究成果不錯的話,是可以跟導師申請碩博連讀,再在學校待2年,獲得博士學位。

之前楊舟總想著快點出去找工作賺錢,就沒有申請直博。

博士學位不是那麼好拿的,必須拿出重量級研究成果,否則只會待滿8年,最後還可能無法畢業。

楊舟以前沒有這個自信,現在有自信了,又因為身體原因,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他的導師是植物學方面的專家,白書龍教授。

以前帶的研究生都畢業了,剛收的幾名碩博連讀學生又比楊舟小一兩屆,楊舟反而因為是唯一的碩士生,成了大家的師兄。

除了楊舟以外,還有3名碩博連讀學生,白教授基本每年招收1人。

當然除了3名碩博連讀生,還有一些本科生,會來實驗室幫忙做實驗。

這都是後備生源,導師比較看好他們,等他們本科畢業,就可以申請白教授的博士生名額,唐悅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一個大四的男同學,最近因為畢業,沒有時間來實驗室。

金光生命科學大樓只有四五層高,但設計比較獨特,裡面有很大的一個彙報大廳,外觀和四四方方的大樓也有些不同。

楊舟在三樓一間幾百平方的大實驗室內,他有鑰匙,不過昨天暈倒,鑰匙在小學妹身上,他要提前來門口等著。

白教授一般上午也不來實驗室,其他幾名學弟要修學分,平時不是在圖書館看書就是在上課,實驗室目前楊舟用得最多,小學妹經常過來幫忙。

讓楊舟十分意外的是小學妹已經開門了,楊舟進去后,就看到唐悅在打掃衛生。

見到楊舟的樣子頓時驚得將掃帚都嚇到地上。

「啊!」

唐悅一聲尖叫,楊舟趕緊取下口罩,招呼道:「小悅是我是我,別叫!」

「額,師兄你怎麼這個造型啊,嚇死我了。」唐悅拍打著自己豐滿的胸脯,翻了個白眼。

「涼快嘛。」楊舟撿起掃把隨口說道。

唐悅不停盯著楊舟的大光頭,很有摸一摸的衝動。

「對了師兄你吃早餐了嗎?我給你帶了哦。」唐悅問道。

「吃了啊,以後別帶了,我現在早上起得比較早,跑會兒步,去食堂也比較方便。」楊舟解釋道。

以前楊舟可是個實驗狂人,每天晚上很晚才回宿舍睡覺,起得也比較晚,來實驗室唐悅就為他準備好了早餐,當然楊舟也不佔別人便宜,每次都給錢的。

唐悅有些小失望,不過早餐在冰箱里,餓的時候隨時可以用微波爐加熱再吃。

實驗室的電器非常齊全,分了內外幾間房,平時吃東西在外間也不會影響實驗環境。

和學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會兒,唐悅開始彙報昨天她的實驗記錄。

這是白教授的一個課題,關於植物花蕊雄蕊形態建成的調控機制「雙向誘導」方面的研究。

白教授曾經長期做的一個課題便是雄蕊早期發育過程進行分子描述,算是雜交方面的研究,白教授還出了教材,本質上和袁老做的雜交水稻研究有不少關聯性。

「對了,學長你的種子我也幫你記錄下生長狀態了。」唐悅邀功道。

「辛苦啦,以後不用管我的那幾個實驗了,我準備換個課題,待會教授過來就和他說。」楊舟說道。

「什麼!學長你不是快畢業了嗎,這幾個實驗可都是你的畢業論文呀。」唐悅震驚地說道。

楊舟搖搖頭,以前做的輻射實驗,比起「基因剪輯」那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現在楊舟的神秘空間里,就有詳細的「基因剪輯」過程,他可以看到整個流程,只要在現實里條件成熟,是有可能複製整個過程的。

有這麼前景的項目擺在前面,之前誘導植物種子變異,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換好防護服,楊舟進入培養實驗室,這裡全是種植的各種植物,有水稻花草蔬菜,平時需要人照顧,植物實驗是個很耗費時間的工作,因為必須要等待植物的生長周期。

為了加快實驗進度,就要同時開展無數個項目,比如雜交時,選擇不同的品種,分出編號1-100個不同分類,每天記錄下這些分類品種的不同變化,實驗室能夠模擬自然環境,比大棚蔬菜還要先進得多。

上午白教授果然沒有來,唐悅像是好奇寶寶一樣,不停詢問楊舟為什麼改課題,為什麼剪光頭,連眉毛都剃了,搞得楊舟有點煩躁。

小姑娘就是太活躍了,雖然這樣顯得活潑可愛,但楊舟也沒心情欣賞,最後乾脆把實驗觀察記錄全扔給唐悅,讓她忙起來總算耳根子清凈了。

楊舟找了個借口離開實驗室,卻是跑去自己的神秘空間觀察胡蘿蔔的生長情況,現在還是2倍加速,胡蘿蔔生長速度很快,昨天種下的胡蘿蔔,全部發芽從土裡冒頭。

等系統升級到vip1級,蔬菜生長速度還能翻倍,只是楊舟有錢,卻沒有經驗值,沒辦法升級。 ,

第706章

該死的某人!

都是你乾的好事!

老子老子!

真尼瑪遇得到哦!

他只得馬上單手拷了影像,通過網絡,傳到自己郵箱裏。

最後,刪除一切資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