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己的生命所剩無幾,如果把革命比做最閃耀之物。

那麼就把所剩無幾的生命獻給閃耀開始之前吧。

於是阿瑤看向了旁邊的八歲:「ねえ,今から晴れるよ。(吶,現在開始放晴了哦。)」

雨變小了。

這個時候皇宮內衝進來了兩位人,一位是李二郎,一位是他的「家奴」。

「哎哎哎,別急嘛別急嘛……」李二郎的家奴在後面勸著李二郎不要跑那麼快,注意一下禮儀。

隨後他們跑到了宮殿內,宮殿很大,非常的大,可以說是整個城市最大的了,

來個比喻吧,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見過那種工地?就是那種在你家旁邊天天修,天天修,又吵又鬧,晚上不讓自己睡覺,然後修個一年半個月還修不好,好像有點跑題了……反正那種西式教堂見過嗎?比西式教堂大那麼1.5倍,而且它的配色還是純白配色,地毯雖然是紅地毯但是不頂用啊,看着還是白啊!就是那麼白的教堂,就是那麼紅的地毯,迎來了兩個,全身淋透的人

李二郎看到了,東皇太一坐在「龍椅」上,馬上就像那個,2021bw跑道到a手展台那邊划跪,給乃0大腿蓋衣服的人……

「withup,爹!」李二郎大喊一聲並框框磕了兩個響頭。

東皇太一用手勢示意,手下別攔,隨後問道:「怎麼了?」

大殿下大臣們議論紛紛,說什麼這個人腦子有病是吧,他打雞血了是吧?怎麼敢的啊,不過因為他是李二郎所以大臣們只是議論而已,什麼話都不敢說。

「安靜」東皇太一見殿上很吵,而李二郎現在成了跪下磕頭的姿勢,一言不發,他知道是那幫人太吵了。

大臣們不議論了,乖乖的站在那裏。

「說」

東皇太一一聲令下李二郎開始將事情尾尾道來:「我的替身被南城的王城長騙去了,我覺得他們要把我的替身殺了,然後在南城掀起一段革命,所以我希望您能大部分的兵力放在南城,不然的話,民眾一旦反起來我們都會不好受的。」李二郎說完這些話,眼睛根本就沒敢看着東皇太一。

「准了。」雖然說他准了,不過東皇太一看到了一個不和諧的東西:「李二郎你記得把你的家丁調教的好一點,現在它居然敢看着朕,而且不跪下,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它剛才已經死了。」

李二郎好像有點慌了他邊打手勢邊說:「喂,跪下跪下。」

那個「家奴」抓住着自己長袍的上半部分,隨後把它抬起來了一點,露出了一絲絲的白色西裝,

此刻bgm突然就響起來了

[Throwyourhandsintheairliftyourheaduphigh]

他開口說道:「不是說不跪着掙錢嗎?」

東皇太一怒喝道「你想幹什麼?」

此刻整個殿上的戰士,或者說是殺手們,他們已經把武器握緊了。

[Youknowyougottosingalong]

而外面,雨停了。

本章完

。近期我將恢復更新,不再偷懶了。給各位收藏我小說的書友們在這裏道個歉,以後再也不會拖更

《萬界最強財團》重要通知 江小川拉着一步三回頭的的江小河。

很快便來到了住的地方。

將東西放到床上,江小川看着情緒低落的江小河,

安慰道「小河,不用擔心,以後媽又不是離開我們了。都在一個村子。想媽了,就讓媽過來吃頓飯。到時候哥給媽做好吃的。你也不用在那邊受氣了」

江小河其實心裏也明白,只是心裏一時有點難以接受而已。

他情緒低沉的說道。「嗯嗯,知道了,哥」

江小川見江小河的表情,也沒有再勸,對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這不是一下就能適應的。

估摸一下時間,差不多有三點多了吧。離天黑還有很早。一會找個理由出去一下。得把兔子拿出來。

去江支書家吃放,不能空着手去。不是因為他是村支書不能空手去,因為這個年代的糧食短缺的厲害。

每家每戶,家裏有多少人,吃多少,都是有定數的。你去吃的都是別人的份額,所以現在的人們一般都不願意去別人家吃飯,既害怕給別人帶來麻煩,又害怕惹人厭煩。

突然,江小川臉色一凝,心裏想着,完了。可以先不用出去了。

估計是今天中午吃的紅燒肉,拉肚子了。

畢竟兩人肚子了沒啥油水了,猛然吃多了油膩的東西,會拉肚子。

趕忙向著廁所跑去,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廁所在外面的牆邊上。

剛剛進廁所,很快就傾瀉而出。舒爽無比。

解決好問題,剛起身,褲子還沒系好。外面傳來了激烈的腳步聲,同時伴隨着呼喊聲「哥,哥,救命啊。快出來,我忍不住了。」

江小川趕忙穿好衣服出去,江小河直接將江小川推開,沖了進去。

「噗嗤……」

江小川捏著鼻子回到屋子裏。

還沒有過多久。江小川感覺自己隱隱的又有點疼了。

趕忙向著廁所跑去,

就這樣,一兩個小時,就在兩人連續跑測試的路上消耗掉了。

終於兩人的癥狀緩解了,兩人直接躺在床上。

江小川看着江小河逗着他說道,「小河,你看,拉的這麼厲害,你下次還吃不。」

江小河理所當然的說道。「吃啊。為啥不吃。?拉再厲害也要吃。」

「好吧。」心裏感慨著這是一個要吃不要命的年代啊。

沒有辦法,社會生產力不足,化肥很少。大部分供應給了沿海地區。其他的地方只能弄到極少數的份額,甚至弄不到份額。

歇了一會,兩人都不再拉了,恢復點力氣,趕忙起身,還要去江支書家呢。

讓江小河等一會兒,出去待了半個小時才回來,回來時手裏拎着一個籃子,裏面有一個兔子。

這是空間里最大的一直肥兔子了。大約有六斤多重。如果賣的話得三塊多錢呢。

看着哥哥出去一趟,居然帶着一隻兔子回來,江小河立馬興奮的說道,「哥,哥…好大的兔子,哪裏來的?」

江小川立馬制止他的話,「你以後能不能小聲點。下次你再這麼大聲的喊出來,讓別人看到了,以後都沒得吃了。」

這個年代不是說兔子是你抓的就是你的。

如果碰到心胸開闊的人,能不會在意,碰到那些小人,只能充公了。最多你這個抓的人稍微多分一點。

江小河聽到他的話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這個兔子和之前你吃的紅燒肉一樣,我都藏在一個別人找不到的地方,以後想吃了再去拿,誰都不能說,知道嗎?」

江小河繼續捂著嘴巴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行了,手放開吧。我們去江叔家去吃飯。」

隨後找了一點野草,放進籃子,將兔子蓋住,便一起向著村支書的家裏走去。

來到村支書家門口,他並沒有進去,而是站在門口喊了一句。「江叔,在家嗎?我是小川。」

「吱……」

院子門被打開,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開的門。

奇怪的問道。「你是誰?找我爹幹嘛?」

眼前的小丫頭,應該就是江叔家的大女兒,江蘭蘭。

扎著兩個羊角辮,瘦弱的身體,感覺一陣風就能吹倒。

江小川笑着說道「你爹和我說好了,今天來你們家吃飯」

對方一聽是來吃飯的,立馬撅著嘴巴,一臉的不開心。

但是她也沒有說什麼,說了一句「進來吧!」顯然江支書已經打過招呼了。

來到堂屋桌子上已經放着一個韭菜炒雞蛋了。

堂屋裏有個七八歲的小男孩,正看着桌上的菜留着口水。見有人進來。趕忙一臉警惕的問道,「你們來幹什麼」

幾人年齡差不多,都相互認識,這娃娃是江支書的小兒子,江春明,小名鐵蛋。

江定忠聽到動靜,從屋裏走了出來,一看是江小川便笑着說道,「你這小子,這麼晚才來,我以為你不來了呢…先坐一會吧,飯還要一會才能好,」

這時從廚房走出來一個中年婦女,穿着圍裙,這人應該是村支書的媳婦。

對方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笑着說道,「是你倆小子啊…我今天聽定忠說有人來吃飯,我還以為是誰呢。」

村長媳婦姓王,叫王翠花,一個很農村話的名字,但是口風不錯。

一個村的人,雖然不是特別熟悉,但是相互都認識。

江小川趕忙拉着弟弟喊道「江嬸,不好意思,今天打擾了。」

王翠花看着江小川,樂呵呵的說道,「哎呦,不錯啊,斯斯文文的。不用客氣。還要一會才能好。」

江定忠看着兩人,想了一下,對着自己媳婦吩咐道,「去把我昨天腌起來了半斤豬頭肉拿出來燒了。」

王翠花一聽,面露難色,但是沒有多說什麼,只能苦笑着搖搖頭。準備去拿肉。

而兩個小孩子也是面露氣憤的表情。

江小川見狀,哪裏還不知道,這半斤豬頭肉,估計是準備留着改善伙食的,他哪裏好意思吃。

他趕忙制止了王翠花,提着籃子,對着江定忠說道,「別拿,江嬸,我這帶了東西,吃我的…」

江定忠見狀笑了,沒好氣的說道,「你江叔我請你吃肉,你就請我吃豬草啊?別推辭了,不就半斤肉嗎?你江叔難道請不起?」

這時江小川才尷尬的發現,野草還被蓋在兔子上呢。

扯去上面的野草,露出裏面肥肥的那兔子。

這下輪到江定忠和王翠花驚訝了。「你小子行啊…這麼大的兔子都能抓到,不過你還是帶回去吧,你們自己吃,今天就吃豬肉。」

他雖然為人正直,但是也不是特別迂腐的人,沒有問兔子怎麼來的,也沒說交公的話題。

旁邊的江蘭蘭和江鐵蛋兩人,見江小川籃子裏的兔子一臉的激動。再聽自己爹讓江小川帶回去,立馬一臉的可惜。

但是兩人都沒說話,可見家風還是很不錯的。

江小川笑着說道,「江叔,我可不喜歡吃肥肉,你看那豬頭肉多肥,哪裏有這個好吃。」

江定忠聽到他的話,知道他什麼意思,就是怕自己不好意思。這孩子很會做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