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闐劍尊聽到莫見山的話也不由的沉默了一瞬,心中也隱隱冒出一個念頭——

難道自己真的不適合教導弟子?

一個不靠譜的逆子,一個不靠譜的大弟子,一個動不動就砍人的二弟子……

得。

不想不知道,這麼仔細的一想自己好像就沒一個正常的弟子???

火闐劍尊在心裡懷疑人生。

而另一邊的寧郃察覺到他的劍勢弱了下來,杏眼滴溜溜的轉了一圈。

頓時覺得機會來了。

他揚了揚右手,手中的劍訣一變。

下一瞬,數十道的劍虹凝聚成一把璀璨的巨大劍虹,劍虹挾裹著雷霆之勢朝著火闐劍尊奔襲而去。

火闐劍尊猝不及防的受到這一擊,眉毛不由地一揚,這逆子進步了不少嘛。

心中雖然如此想著,表面卻並沒有泄出半分想法,看起來依舊是板著一張臉。

若是陸盡歡在這裡,怕是會忍不住的讚歎一句,果然——

好冰雕,就得極意門造。

而現在,極意門的中年冰雕與少年冰雕正打得難分伯仲。

準確的來說,少年冰雕·寧郃正與只用了三成實力的中年冰雕·火闐劍尊打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你來我往。

寧郃手腕翻轉,再度揮出一道劍虹,瞬息,劍虹攜帶著鋪天蓋地的火勢不可擋地吞噬向火闐劍尊。

火闐劍尊敏銳地避開了,而後蹙起眉,怒氣盡散,冷淡重旋迴眸中。

同時火闐劍尊背後一片紅光暴漲,劍影交錯,如焚骨滅湯。

在一剎間。

銳不可擋的一劍刺向寧郃。

寧郃:「……!!!」

寧郃嘴裡一邊的說著[我閃我閃我閃閃閃],一邊又敏銳的躲過了攻擊。

漸漸的,寧郃束髮凌亂,氣息也有些不穩了,他眼珠子咕嚕嚕轉個不停,神色認真嚴肅,彷彿在思索著什麼人生大事。

他在想著——

如果體面而又不失自尊的輸掉這打鬥?

——

迷霧山谷。

紅衣少女抬起頭。

少女面若凝脂,眉目卻如烈火和刀鋒。

山谷里樹影搖曳,煙灰色的沉重的迷霧重重疊嶂,讓這裡的深綠樹海都彷彿蒙上了一層陰翳,夜風穿過枝丫時發出稀疏簌然的聲響,初時微弱,隨即變得漸漸清晰,聽上去像是有人說話的疊音。

弼星站在不遠處,神情在陰影中不太分明,他歪了歪頭,有些疑惑地望向陸盡歡。

兩人都未語的緊盯著對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昌市第三人民醫院。

楊間站在一樓大廳中央,一臉警惕的看着站在二樓的郭凡,原本倒映在他身後的無頭鬼影已經擋在了他的前方,防備着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楊間,你該不會認為我是鬼,這才防備着我的吧?」看着楊間一系列的行動,二樓的郭凡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還不等楊間回應,郭凡繼續道:

「我真沒騙你,醫院裏的厲鬼就在一樓,也正是因為這隻厲鬼的存在,我才會被困在這裏這麼多天。」

「話說你們也太不仗義了,我失蹤這麼久居然沒有一個人來探尋,難道我郭凡在總部就這麼沒有排面?」

郭凡的話中透露出來一些信息,他的消失並非是自願的,他也沒有死,只是被厲鬼堵在了醫院當中。

不過這話,楊間是絕對不會信的,他開口道:「那既然這樣,不如你下來一樓,只要你下來,我就相信你!」

在楊間看來,要麼是郭凡已經死了,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隻厲鬼,要麼就是郭凡沒死,但卻隱瞞了很多東西。

首先,郭凡說厲鬼就在一樓。

但楊間一開始進入醫院的時候就曾仔細檢查過,一樓根本沒有絲毫厲鬼的痕迹,並且還是用鬼眼檢查的。

楊間非常警惕,檢查的十分仔細,但凡有一絲厲鬼的痕迹,他都不可能發現不了。

所以郭凡是在說謊,厲鬼根本就不在一樓!

而且一樓沒有絲毫靈異的痕迹,這就證明醫院出現了某種未知的變化,厲鬼或許並不是不想遊盪至一樓,而是出於某種原因無法下至一樓。

這樣情況,就跟此時的郭凡非常相似了,他也是一直站在醫院的二樓,不曾下來,只是一心想要讓楊間上樓。

郭凡看着楊間,語氣平淡的說道:「我不是說了嗎,我怕下去就會直接遭受厲鬼的襲擊。」

「在我被困的這段時間裏面,我也曾摸索過,相對而言,醫院的二樓非常安全,最起碼我在二樓沒有遭遇過厲鬼的襲擊!」

楊間目光微動,看着郭凡的雙眼說道:「可我進來這麼久了,也沒有遭遇到厲鬼的襲擊,並且我並沒有在醫院的一樓發現厲鬼的痕迹。」

「而且………」

「我沒記錯的話,你所駕馭的厲鬼當中,有一隻厲鬼可以跟你進行意識互換吧,那塊詭異的牌匾!」

「與厲鬼交互換意識后,你就不會被其他厲鬼襲擊,又是怎麼被厲鬼堵在醫院不能出去的?」

「在我看來,只要你跟身體里的鬼互換意識,應該可以非常安全的走出醫院才對。」

楊間將自己心中的疑問通通問了出來,他並不指望郭凡會回答自己,但只要回復了,楊間就能從對方的話中找出破綻。

「不得不說,你很聰明,難怪當初能從高達a級靈異事件的敲門鬼手中存活下來,直到現在都活得好好的,這與你仔細警惕的性格有着很大的關係。」

郭凡的目光平靜了下來,面無表情的繼續說道:「不過這次你還真是多疑了,我並不是厲鬼。」

「但你有一點說對了,之前我確實是有機會離開的,可中途卻出現了一點意外,我在躲避餓死鬼鬼奴追殺的時候,不小心被一隻厲鬼盯上了,那隻鬼是鬼畫鬼域當中的厲鬼。」

「後來鬼畫的鬼域消失了,但那隻厲鬼並沒有隨着鬼畫的離開而消失,依舊在醫院當中遊盪。」

郭凡繼續說道:「我本來是可以離開醫院的,但在最後關頭我留了下來,因為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當時的我過度使用體內厲鬼的力量,導致身體當中的厲鬼失去了平衡,隨時都有可能厲鬼復甦,所以我想趁機駕馭第三隻鬼,來獲取一種新的平衡。」

「……………」

郭凡在不斷述說着,這些原本是他打算隱藏下來的秘密,但現在卻不得不說出來,因為他急需楊間的幫助。

根據郭凡的話來說,他駕馭第三隻鬼失敗了,但卻沒有死去,竟然還因禍得福使體內的厲鬼平靜了下來。

那種隨時都會厲鬼復甦的感覺也消失了,按照郭凡的猜測,以他那時的身體健康狀態,多活個一年半載不是問題。

可問題並沒有那麼簡單,駕馭失敗后,那隻厲鬼徹底盯上了郭凡,就算他與牌匾里的厲鬼互換了意識也不管用,厲鬼依舊會攻擊他的身體。

但醫院的二樓卻是個意外之地,處在醫院的二樓當中,竟然可以躲避那隻厲鬼的襲擊,這其中的原因就連郭凡本人也不清楚。

郭凡的回答解開了楊間心中的部分疑團,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疑惑。

思考了片刻之後,楊間開口道:「這麼說,附近居民在醫院當中看到的人影,就是你?」

「是的!」

郭凡大方承認,道:「那隻厲鬼堵住了我的退路,再這麼耗下去我必死無疑,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希望可以引起有關部門的注意,從而派出馭鬼者過來探查。」

「那周圍居民的失蹤又是什麼情況?你別告訴我這也是你「下策」計劃當中的一環。」楊間的語氣帶着質問,看着郭凡道。

「居民失蹤?」

郭凡的臉上有着疑惑,然後快速開口澄清道:「這件事跟我可沒關係,不止跟我沒關係,甚至跟醫院當中的厲鬼也沒關係。」

「雖然我駕馭第三隻厲鬼的方法失敗了,但我跟厲鬼之間卻建立了一種特殊的聯繫,我敢肯定厲鬼的靈異力量還沒有開始影響外界。」

「嗯?不是你的原因?」這次換成楊間疑惑了,郭凡的回答跟他所猜想的結果並不相同。

「難道是郭凡在撒謊?可是到了這一步,在這件事情上完全沒有撒謊的必要,除非………郭凡隱瞞了其他很重要的信息,而那個信息所記載的事情就與居民的失蹤有很大的關係。」

楊間的目光一凝,暗自猜想着。

具體的情況如何暫時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擺在楊間面前的就兩個選擇,要麼選擇相信郭凡,並與他一起處理醫院裏的厲鬼。

要麼就選擇不相信郭凡,直接離開,讓他自生自滅,甚至是果斷出手,將郭凡給解決了,這樣一了百了,什麼陰謀詭計全都煙消雲散。

楊間的心裏打着小九九,正當他準備繼續開口,從郭凡嘴裏套出一些有用信息的時候,卻突然發現站在二路走道口的郭凡臉色迅速起了變化。

「怎麼回事?」楊間的心裏一驚,立刻警惕了起來。

「楊間,快上來二樓,厲鬼出現了。」站在醫院二樓的郭凡一臉凝重的對着楊間低聲喊道。

他的聲音刻意壓制的很低,似乎很怕引起什麼東西的關注一般。

「嗯?」

楊間的臉色一沉,開始打量起了周圍的環境。

隨着郭凡的提醒聲落下,楊間明顯感覺到醫院一樓里的環境溫度驟然下降了許多,即便是他也感覺到了絲絲涼意。

「郭凡並沒有騙我,這家醫院的一樓真的有鬼?」楊間的額頭上,那顆猩紅色的眼睛開始不安分的轉動了起來。

不止如此,就連皮膚下的其他鬼眼

楊間非常清楚,鬼眼出現這種情況的話就只有那麼幾種可能。

要麼是鬼眼已經到達了極限,瀕臨復甦了,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厲鬼復甦的情況。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周圍出現了其他的厲鬼,鬼眼發出了預警。

相對於前者,楊間更加相信是第二種可能,也就是說,現在他的周圍出現了其他厲鬼,鬼眼已經有所感應。

不知道是不是楊間的錯覺,他總感覺周圍的環境變得愈加陰暗了起來,不止是溫度下降那般簡單。

「嗯?那是?」

仔細觀察周圍環境的楊間還真就在醫院一樓一處角落發現了異常,一道詭異的人影靜靜的站立在陰影中。

那是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影,這種黑讓它與周圍陰暗的環境幾乎融為了一體,還真就很難發現。

並且楊間發現,人影的身體散發着一股詭異的靈異力量,扭曲了現實,即便是楊間的鬼眼也看不真切。

「那道人影就是醫院當中的厲鬼?」

楊間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黑色人影,他並沒有聽從郭凡的話,跑去二樓躲避厲鬼的追殺,而是依舊站在一樓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