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煙公司的人也在討論著萬盛公司和珠寶公司的拆遷,他們都在議論著:這一家公司的老闆要麼是走了好運居然被拆遷,要麼就是得罪了背後的地產老闆。

此時柳如煙剛剛來到公司準備上班,也聽到了同事們之間的議論,她的心裏更加堅定了這一次夏博輝回來是有預謀的。

柳如煙立刻就跟李泉打了電話,詢問到:「現在的情況,柳如煙在李泉接通電話之後,立刻就說怎麼樣了?還是不同意收回他的合同嗎?」

李泉說道:「現在還沒有同意,不過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了他就會同意我說的意見的,畢竟夏氏的股東已經給他施加了很大的壓力,他才剛剛從國外回來,現在董事長又已經去旅遊了。」

柳如煙聽到李泉這樣說話,就說道:「那就好,沒什麼事兒就行我在擔心你的公司會出現意外,所以就給你打電話過來一問一下。」

李泉則是說道:「沒事的,如果我有事需要你幫忙的話,我會和你說的,你現在正在熱戀期,一定要好好的和夏伊相處。」

柳如煙聽着說道:「我這是在問你的事情你怎麼還說上我了呢!我們兩個人的感情現在很好也不會受到什麼影響,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了,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李泉玩笑的說道:「我沒事的你放心,如果這一點壓力我都受不了的話那我還怎麼去保護我愛的人?」

柳如煙聽着對面的人沒什麼事情,就說道:「那我就不管你了,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話一定要找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說完之後柳如煙就掛了電話,抬頭一看就發現夏伊已經站在了辦公室門口靜靜的看着自己了。

「你怎麼過來了?這是擔心我很忙怕我忙不過來要幫我還是你想我了才過來看我的。」柳如煙說道。

「我是擔心李泉,我表哥這次回來應該是針對他的」夏伊故意想調皮一下。

沒想到柳如煙居然就接下去了,說道:「是啊,我也感覺到了他是在針對李泉,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也幫不了他什麼,只能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當初並不知道李泉和你表哥會是情敵,如果知道的話恐怕又是一個不一樣的結果。」柳如煙眼神惹人尋味。

夏邑說道:「沒辦法緣分就是這麼巧合,我們還是遇到了一塊,我們之間就偏偏成了情侶,而李泉還有我表哥之間他們三個人的事情,就是他們三個人自己去解決吧!」

因為這幾天股東一直都在給夏博輝施加壓力,所以他這些日子也是很苦惱。

他並不希望就此放過這樣一個機會,他這才剛剛回國正是需要一個展現自己實力的機會,同時借用這個機會也可以教訓一下自己的情敵。

但是夏氏股東給了他很大的壓力,股東大會的人並不知道他心裏的真實想法,他們只是知道這麼做完全不值得。沒有必要為了一個計劃就大動干戈,得罪了所有的商戶,這樣會得不償失的。

夏氏的所有人都是很看重利益的,他們並不同意一個剛剛從國外回來的還沒有什麼經驗的毛頭小子,就做這麼大的決定。

夏博輝之所以從國外回來就已經做上了代理總裁的位置,只不過是因為夏董事長需要一個人來繼承公司,而且如今也是只有夏博輝這一個兒子。

但是毫無疑問,這樣做會給公司帶來很大的虧損,也沒有任何利益得到。

終於在第三天的時候,李泉接到了來自夏氏主力的電話,說是:要商量合同的事情。

「你好,我是夏氏的董事長助理,今天給你打電話意思就是咱要和你談談我們之間合作的事情,希望雙方可以共贏」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動聽。

李泉聽到之後說道:「見面的時間和地點你發過來就好了我會按照約定的時間去的。」語氣不是很好。

到了約定的時間之後李泉和錢偉業一起來到了約定的見面的地點,這一次他們就可以任意的提出條件了,他們知道夏博輝忍不住了只要不過分的話什麼都會答應的。

看到他們兩個來了之後說道:「原來你們早就已經料到了會有今天的結果,所以才這樣不驚不忙。」

「你也不錯啊!一回來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但是你遠遠還不了解國內的行情你也不了解夏士股東的所作所為。」李泉淡定的說道。

「你給我等著,這一次我就算是暫時放過你了,以後的機會還有很多。」夏博輝憤恨的說着。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趙立冬對她們也不報什麼希望了,心裡反倒輕鬆起來。

「沒關係,總部不批准,我自己干。來,不說這事兒,別傷了咱們的感情,喝酒。」

「正則,你選擇了超出我們能力的行動,讓我們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破壞了我們的團結,已經傷了我們的感情。」

柳德米拉說的一本正經,趙立冬想反

《永不暴露》第96章不歡而散 魏無忌和文侯同時被馮雨石的聲音吸引過去。

魏無忌不認識羽塵,一雙犀利的眼神掃了他一眼,疑惑得問:「這位是?」

馮雨石報告說:「這位是羽塵,羽公子。上次那批凍瘡葯就是他給籌備的。非常厲害的煉藥大師。」

魏無忌:「哦?你就是替我們籌備凍瘡葯的商會老闆?」

文侯也介紹:「他是李道子的徒弟。得了李真人的真傳,我特意請來替無歡治病的。」

魏無忌沒有因為自己身份崇高而耍大牌,反而彬彬有禮得微笑躬身行禮:「多謝羽公子前來相助。」

羽塵:「客氣了。」

魏無忌接著又將目光轉向了雲若彤。

「這位是?」

雲若彤做賊心虛,被魏無忌盯著,就像是被獅子盯著的小白兔一樣,後退了一步。

羽塵連忙伸手摁在雲若彤柔軟的美背上,不讓她失態。

然後,給了她一個眼神,讓自己體會。

眼神的意思很好體會:鎮定點,別給逍遙派丟人。

雲若彤立刻反應過來,這個時候,越心虛,越容易被人給當場逮著。

魏無忌是什麼人,可以一秒用眼神判案的可怕人物。

雲若彤深吸一口氣,立刻昂首挺胸立正:「大將軍好,我叫雲。。。。柳千葉。是逍遙派弟子。」

她嚇得一頭冷汗。

我的媽呀!剛才太緊張,差點說漏嘴了。

早知道羊入虎口,當初就不來湊熱鬧了。

魏無忌感受到了雲若彤的緊張,有些疑惑得上下打量雲若彤,點頭:「嗯。你好。不用緊張。我不是壞人。」

雲若彤心裡嘀咕:你對於魔道人士來說,就是大大的壞人。

羽塵也微笑著替雲若彤打圓場:「我這小師弟沒見過什麼世面。大將軍勿怪。」

魏無忌客氣說:「我不是什麼大將軍,叫我無忌就好。」

他也是實話實說。

大將軍另有其人,是軍隊中的一把手,而魏無忌是軍中的二號人物。

當然,論軍中聲望,魏無忌和大將軍差不多,只不過欠缺一些資歷而已。

魏無忌雖然此刻有些懷疑雲若彤,但他還是有分寸的。

羽塵是自己父親請來替他弟弟治病的,自己怎好對他的師弟不敬。

魏無盡非常有禮貌得做了個請的手勢:「我軍中的神醫――宮奇先生正在替我弟弟看病,公子你也請進。」

羽塵禮貌點頭,緩緩走進了屋內。

一旁的雲若彤不禁鬆了口氣,看樣子,這關算是過了。

自己不會被當場逮捕了。

羽塵進了屋子,這個屋子很是寬敞,當病房使用的。

裡面畫滿了各種奇怪的陣法,擺滿了各種治病用的法寶道具。

同時充斥著刺鼻而濃郁的草藥味道。

不少僕人丫鬟正在忙著,端著盆子毛巾進進出出,也不知道忙些什麼。

在病房盡頭,擺著一極其寬敞的軟塌。

面頰消瘦、毫無血色的魏無歡半躺在被褥里,全身冒汗

只見他眼窩深陷,臉上已經呈現出了死氣。

這是垂死的徵兆。

床邊坐著一位衣著華麗的婦人,秀麗婉約,很有素養,而且英氣逼人。

只是面容有些憔悴,正在哭泣。

「歡兒,你可不能丟下你母親,就這麼走了啊。」

一旁一位中年醫師勸說婦人道:「請您放寬心,小侯爺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那婦人是小侯爺的母親――雅國夫人,她苦苦哀求:「宮奇先生,請你一定要救活他啊。」

這替小侯爺治療的醫師正是軍中醫神――宮奇先生。

同時還兼著太醫、丹藥鑒定師等職位,在朝廷中也是一號人物。

羽塵也認識這宮奇先生,上次他和馮校尉一起來鳳鳴商會裡買凍瘡葯,他是負責鑒定的。

宮奇先生此刻正在為病重的小侯爺忙碌著,

他讓兩個助手扶起小侯爺,拚命往他嘴裡灌藥。

喝了幾口,昏迷中的小侯爺就一口噴了出來。

看得小侯爺的母親心頭直顫。

真是太心疼兒子了。

羽塵皺眉上前問那宮奇先生:「宮奇先生,你這是什麼葯啊。」

宮奇先生抬頭一看,愣了一下:「咦,你不是上次鳳鳴商會那個。。。。那個煉凍瘡葯的公子。放心好了,我這葯是秘方,絕對管用。」

宮奇先生很明顯不想將自己的私人藥方告訴同行。

羽塵不動聲色得拿起一碗葯,聞了聞。

「深海水蛭、血竭、地龍、花肢節蜈蚣、靈涎、清心三葉草、佛心果、吸靈葉配成的三品葯,俗稱清神散,是治療殭屍病的良藥。」

聽完羽塵這話,宮奇先生一臉震驚,驚訝得問:「你怎麼知道?」

這可是自己的秘方啊。

羽塵竟然一聞就知道了。

羽塵微笑著說:「我三歲開始就被我師父帶著用鼻子識別各種靈藥了,湯藥里什麼成分,我聞一聞就知道。你這葯確實是治療殭屍病的良方,但是不適合小侯爺目前的病情。我想他目前的狀況,已經不用再喝這個了。」

宮奇先生被羽塵這番話說得臉瞬間沉了下來:「這位公子,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不用再喝了啊?你的意思是想說小侯爺已經沒救了嗎?」

宮奇先生這話說的用心險惡,完全是在挑撥離間。

他剛才被羽塵道出了秘方,面子上掛不住,所以特地想給羽塵難堪。

果然,雅國夫人聽到這話,臉立刻板下來。

她是文侯的愛妻,而且還有朝廷的封號。

而小侯爺是她最寵愛的兒子,而現在病重垂危,她最不願意聽的就是「沒救」這兩個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