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錯了,銀,」藍染惣右介向前走去,守衛似乎完全無視了兩人一般,放任其進入,「這是仁慈哦。」

……

跟在真的身後,檜佐木修兵一臉好奇和興奮地四處張望着。

【這就是靜靈庭……跟流魂街完全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畢竟這裏是死神居住和工作的地方。」真忽然出聲說道,嚇了他一跳。

「讀、讀心術?!」

「你那點心思,根本不需要刻意去猜。」真淡淡地說道。

一時間,檜佐木修兵看真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不愧是真先生!】

就在這時,真突然停下了腳步,伸手摟住檜佐木修兵的腰,腳下一掃,讓檜佐木修兵掛在了真的胳膊上。

「誒……誒?!」

就在檜佐木修兵一臉驚慌失措的時候,真卻沒有去解釋什麼,直接施展瞬步,朝着二番隊跑去,看着眼前的景色飛速倒退,檜佐木修兵也明白了真的意思。

嫌他慢唄。

很快,真就帶着他來到了二番隊,而此時,去給檜佐木修兵辦入庭許可的碎蜂也幾乎同時的趕了回來。

「還沒見過幾個敢叫自家隊長替自己跑腿的死神,」碎蜂一邊哼哼著,一邊將入庭許可放到桌子上,「所以,收徒弟了?」

「姑且是吧,」真平靜地點了點頭,「畢竟我也比較好奇……」

【……他接下來的手筆會是什麼。】

碎蜂嘆了口氣,擺了擺手,意思是隨他去了。

「正好你住處附近也有空餘的房間,就讓這小子住在那裏吧。」

真自然是無不可,便帶着檜佐木修兵去收拾他的住處了。

「明天早上六點,我要在訓練場看到你。」臨出門前,碎蜂出聲說道。

「會的,」真腳步一頓,「蜂蜜水?」

「……要一杯。」

「明白了。」

說完,真便走出門去。

看着已經關上的房門,碎蜂有些煩悶地撓了撓頭,但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煩悶之色稍稍緩解。

……

檜佐木修兵表現得相當老實,可以說是,真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拿着這把竹劍,我的院子裏有木樁,用來練習劍道,還有這個靈核,向裏面輸入靈壓,可以鍛煉你的控制力,我沒時間的時候你就自己練習。」

真將一把竹劍和一顆靈核交給檜佐木修兵,交代道。

「比如明天早上我就沒有時間,所以我會在下午或者晚上來教你,也就是說你需要隨時準備好。」

「是,老師!」檜佐木修兵接過來兩件物品,恭敬地說道。

真眯了眯眼睛,沒有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檜佐木修兵握緊了竹劍和靈核,心中再次堅定起來,回到屋中,打算先試用一下靈核。

「咕嚕——」

檜佐木修兵臉色瞬間憔悴下來。

【啊……今天還沒吃飯……】

「篤篤篤。」就在這時,一道敲門聲響起,吸引了檜佐木修兵的注意力。

「啊,請進!」

門被推開,真端著一盤飯菜走了進來,將飯菜放在了桌子上,便馬上離開了,全程沒有多看檜佐木修兵一眼。

但是,這並不妨礙檜佐木修兵為此而感動。

【啊……老師親自給我送飯,這……這怎麼好意思!】

這樣想着,檜佐木修兵鼻頭微微一酸,不知不覺地握緊了拳頭。

「嗯,我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

隨後,檜佐木修兵就將一盤的飯菜吃了個乾淨,然後拿起靈核開始了嘗試。

嘗試的結果沒人知道,不過後來,據一部分隊員反映,這一片地帶時常會有無序的爆炸聲響起,十分詭異。

……

第二天,真一大早就醒了過來,一番洗漱后,先是去廚房一陣搗鼓,然後便帶着早餐來到了訓練場。

而碎蜂早已在訓練場等候了。

「不錯,沒有遲到。」

「畢竟是約好的事情,」真走了過去,將早餐放在一旁,給碎蜂端了杯蜂蜜水,「喏。」

「其實不用做的,廚房有人專門負責。」

「沒事,我喜歡自己做一些。」真搖了搖頭,隨手拿起飯糰吃了起來。

一般真早上就是吃飯糰,喝味噌湯,因為製作簡單,隨便應付一下就好,至於碎蜂的話,因為考慮到畢竟是早上,所以真一般就做些清淡的食物,同時備上一杯蜂蜜水。

兩人安靜地吃完了早餐,然後坐下來靜靜地等待着消化,過了十幾分鐘后,碎蜂便站了起來。

「好了,我們開始吧。」

真點了點頭,同樣站了起來。

兩人簡單熱了熱身,然後又拳腳戰鬥了幾回合,算是徹底活動開了。

「好了,接下來就開始嘗試一下吧,我所研究的那個術。」碎蜂和真面對面站着,兩人都身穿着露肩的黑色緊身衣,為的就是方便活動。

「那個術的設想就是,將鬼道和白打結合起來,使每一擊都擁有着爆炸般的威力……」碎蜂認真地講解著自己的想法,「但是難點有很多,比如怎樣才能不傷到自己、怎樣去控制鬼道的力量,還有如何去選擇鬼道的力量等等。」

鬼道的力量其實也分為很多種,大致是按照元素力量來劃分的,比如火屬性、風屬性、雷屬性等等,釋放不同屬性的鬼道,就需要調動不同屬性的鬼道力量,否則,如果用風屬性鬼道力量來釋放「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的話,恐怕會鬧出不小的笑話吧,比如把自己炸得灰頭土臉。

「看來這是需要很高深的鬼道控制力才能實現的術。」真認真的考慮道。

「是啊……」碎蜂撓了撓頭髮,臉上掛上了些許的苦惱之色。

其實這個術,她已經構想了很久了,但卻一直沒什麼進展,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參考的東西,尸魂界裏還沒有出現這種的戰鬥方式,甚至碎蜂還一度懷疑,這個術到底能不能真正的運用起來。

不過,一來,理論上這個術確實是可以實現的,二來,她深知憑自己的天賦和實力,想要超越那個人幾乎就是妄想,所以她有必要開發出這個術,憑藉那個人不理解的戰鬥方式來戰勝她。

所以,她決定喊上真一起來開發這個術,至於為什麼是他……

主要是因為真一直以來都給她一種很聰明的感覺,而且天賦極高,竟然在畢業后短短几年內就在速度這方面趕超了自己,雖然是憑藉斬魄刀的力量,但也足夠可怕了。

看到碎蜂苦惱的樣子,真眼睛眯了起來,腦海中不斷模擬著所有的可能性,結合自己前世所了解的信息,很快他就有了思路。

「我覺得,風屬性的鬼道力量會比較合適。」

「畢竟與其他屬性力量比起來,風屬性更為可控一些,同時也不乏威力,而且也更適合纏繞在身體表面進行攻擊的方式。」

碎蜂點了點頭,其實這一點她也有考慮到。

「另外,對於保護自身的方式……」

「那就只有『反鬼相殺』了。」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保羅的話音剛落,一陣巨大的嗡嗡嗡聲就從屋子的外面傳了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夜羅和愛羅臉色大變,直接衝出了保羅的家中,來到外面空曠的地方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這是什麼聲音啊?」傑西卡站在張寶寶的身邊問道。

張寶寶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也不清楚,這個聲音比較像蚊子的叫聲。

此時布羅部族內,聽見巨大的嗡嗡聲后,每一戶人家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個布羅人沖了出來看向天空!

「保羅族長!這聲音是嗜腦蚊!快招呼大家躲起來!」愛羅回頭對着屋子裏的眾人喊道。

「什麼?怎麼會突然傳來嗜腦蚊的聲音呢?」保羅發出了驚恐的聲音但是手裏的動作卻沒有慢下去,他直接走到了自己椅子後面,一腳將椅子後面的桌子踹走,露出下面的通道。

「阿羅,混羅,去部族裏把族人都帶過來吧,快!」保羅對着阿羅和混羅說道。

聞言阿羅和混羅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眾人開始忙活起來,葉天也走了出去站到了愛羅和夜羅的身邊。

「這個聲音是嗜腦蚊發出來的?」

夜羅緊緊盯着遠處的天空嚴肅道:「是的,而且聽起來不是之前聚集在那裏的嗜腦蚊,而是另一處的嗜腦蚊!」

「愛羅,你們偵查的附近真的沒有其他嗜腦蚊的聚集處了嗎?」后一句是夜羅對着愛羅說的。

「沒有啊,附近我們只發現了那一處聚集啊!」愛羅困惑道。

夜羅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之後便走向外面,邊走邊說道:「那就先不管了,聽聲音這些嗜腦蚊應該還有一會兒才能到呢,咱們趕緊疏散族人吧!一會兒部族的防禦措施可以擋住他們一會兒的!」

夜羅剛走到門外,天空中傳來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嗡嗡嗡的聲音直接變成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不好了!那些嗜腦蚊也出動了!愛羅!快去疏散族人!」夜羅的臉色再次一變。

這回的聲音就連葉天都感覺耳膜傳來一陣疼痛,「貝莎,傑西卡你們捂好耳朵!這個聲音穿透力太強了!」

「你們戴上這個吧!」愛羅的聲音從身邊傳了過來,她的手裏還拿着幾個布條。

「這是我們部族自己紡的布條,可以擋住嗜腦蚊發出的聲音,很有用的!」葉天聽了愛羅的話,伸手將布條拿了過來堵在了自己的耳朵里。

後面的貝莎和傑西卡聽到這個聲音,此時小臉撒白,而傑西卡看起來好像馬上就要暈倒了。

葉天拿起愛羅遞過來的布條,走到貝莎和傑西卡的身邊將布條塞到了二人的耳朵里,二人的情況立馬好轉了過來。

葉天正要將布條塞到張寶寶的耳朵里,張寶寶卻閃開了說道:「不用嘍,我聽不到的!」

說着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沒有關係。

葉天點了點頭,既然張寶寶表示沒有問題,那就是沒什麼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