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足足飛了七天,這才終於趕到了丹陽所說的那處隱藏之地,可見距離之遠,這也讓姜陽第一次感受到了祖源秘境的廣闊!如果把祖源秘境比作一處莊園,『地球』最多就是其中的一處庭院而已,只不過這座庭院之外的一切都給陣法隱藏了起來,不為世俗凡人所知!

「道友,這就是你說的那處湯池?」看着眼前那處方圓只有數丈的泉池,姜陽不禁疑惑道。丹陽的帶領下,幾人順利進入隱藏之地,見到了這座丹陽所說的湯池,只是這大小確實出乎姜陽的意料!「這也太小了吧,道友,金烏所化湯池就這麼小一點兒?」

「呵呵,小友別看它小,你往裏面進入試試!」丹陽笑呵呵的說道。

「哦?」姜陽疑惑的向著湯池邁步而去,哪知剛剛接觸到湯池的邊緣,一道籠罩整個湯池的金色光罩浮現,將姜陽擋在了外面。「咦,還真有點門道!」姜陽揮動拳頭一拳砸在光罩上面,卻是漣漪都未泛起一絲!姜陽不由得凝重起來,要知道,自己這一拳雖然只是純粹的肉身之力,並未動用法力,但也至少動用了五成的力量,這光罩卻是紋絲不動,可見其牢固程度,也難怪丹陽進不去!

「怎麼樣,小友現在可還嫌它小?哈哈哈哈!」丹陽幸災樂禍的哈哈大笑道!

「多多,你來試試,讓二叔看看你這兩年來可有進步!」沒理丹陽的嘲笑,姜陽對着多多開口叫道!

「二叔,你都打不破這光罩,小侄哪行啊?」多多一臉哭喪的說道!

「讓你試你就試,用出你最大的力量!」姜陽對着多多說道。

看着化為九頭模樣的多多,姜陽有點無語了!讓你使出最大的力量,你還真是實誠,連陸吾開明的形態都化了出來!只見化為神獸形態的多多猛地從鼻孔噴出兩道白氣,四爪用力往地上一蹬,就猶如一頭髮怒的公牛般向著湯池上籠罩的光罩就撞了過去!

「呯!!」

隨着一聲清脆的巨響,向著光罩猛衝過去的多多以更快的速度被反彈了回來,『轟』的一聲砸在了池邊的一株古樹之上,巨大的力道將那株合抱粗的古樹砸得攔腰而斷!好在多多皮糙肉厚,爬起來搖搖晃晃的就走了回來!

「二叔,小侄沒用,撞不破這光罩!」化做人形的多多晃着腦袋羞愧的說道。

「已經不錯了,看來這兩年沒有偷懶!」姜陽點頭誇讚道。

之所以讓多多去試,除了順帶檢驗一下多多的力量外,姜陽更多的是為了趁機觀察這光罩有沒有什麼薄弱之處。丹陽在力道方面並不擅長,自己又不想讓自己的小蛟妻去做這事,因此只能讓多多上了。只是可惜的是,經過觀察,這光罩根本就沒有死角和薄弱之處!看來自己只有以蠻力將之打破了!

打定主意,姜陽便讓幾人退到一邊,自己抽出蟠龍棒,大喝一聲,調動起全身力量,並將蟠龍棒催動至最強狀態,以一式仙人劈山向著光罩就劈了下去!

「轟隆隆!!!」

隨着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傳來,在一陣明滅不定的搖晃中,那金色的光罩最後依然完好如初!見光罩雖然未曾破碎,但也已經快要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姜陽相信,只要再來幾棒,自己一定能夠打碎這烏龜殼!

「大膽,何人擾吾安眠!!!」

就在姜陽準備再接再厲,一鼓作氣的將這光罩擊破時,一聲巨大的怒吼就在幾人耳邊炸響,是真的炸響!以姜陽修鍊八九玄功的肉身都被震得耳朵嗡嗡作響!更不用說其它幾人了,除了敖靈兒稍好外,丹陽與多多更是被這聲怒吼震得耳鼻鮮血直流!

大驚之下,姜陽趕緊退至敖靈兒面前,手中蟠龍棒急速揮動,將這駭人的巨大聲浪擋住,以護住幾人!

好不容易驅散這駭人的巨大聲浪,就見湯池光罩之上緩緩升起一道高大魁梧的人影,低頭俯視着姜陽幾人!巨大的威勢壓迫得幾人額頭汗水直流!

『卧槽,無良個天尊的,這是誰,好強大的威勢!』姜陽不由得在心裏吐槽道。自從踏上修行之路以來,姜陽還從未有感覺到如現在這般弱小不堪!姜陽有種感覺,哪怕蓬萊仙山上鎮壓的那尊妖神,在這道人影之下,也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四腳蛇而已!

「爾等何人?為何來此擾吾安眠!」光罩上那道人影發出了如雷鳴般巨大的問話。還好,可能是這道人影收斂了力量,幾人這才沒如剛開始那般不堪!

「晚輩姜陽,無意中沾染上了赤血魔金之上的魔氣,特地來此尋找太陽真火以煉化魔氣!敢問前輩是何人?」丹陽跟多多剛剛受傷,敖靈兒也不好受,姜陽只好硬著頭皮上前一步拱手回話道!

「吾乃何人?吾乃何人?」似是沉眠太久,都忘記了自己是誰,那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不斷喃喃自問道! 寧傑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小傢伙,你可真能跑,走吧,跟我回去吧。」

寧傑神色淡然,並沒有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問題。

但是在場的眾人都是知道路聖實力的。

此時見到寧傑這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命令路聖都有些忍俊不禁。

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畢竟他們都不是正主。

索性就在一旁憋著看戲。

寧傑看着不為所動的路聖有些不爽:「怎麼?難道還要我動手不成?」

路聖有些被氣笑了:「你是那裏來的底氣覺得能抓走我?」

「不要以為上一次僥倖逃跑就覺得自己不可能會被抓住。」寧傑嗤笑的看着路聖:「上一次不過是我沒注意才讓你僥倖逃離。」

「你可能對於實力方面沒有一個認知,空間力量雖然是可以穿梭空間。」

「但當其他法則力量等級提升上來時,是可以封鎖空間的。」

「這麼說,你還覺得自己能從我手掌心中逃出去的嗎?」

路聖自然知道法則力量能封鎖空間的事情,比如說第一次和九階寒冰狼人戰鬥,他就感受過。

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冰牆,那是完全由法則之力凝結成的冰牆,可不是溫度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完全由法則之力凝聚,路聖就算想要利用空間法則直接穿越冰牆都做不到,只能先打破冰牆的防禦,再擊殺寒冰狼人。

路聖盯着面色平靜的寧傑:「你說的不錯,不過可惜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逃了?」

寧傑聞言掃視了路聖身邊的人:「你認為他們能攔住我嗎?」

路聖搖搖頭:「我想你會錯了意。」

寧傑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那裏不對勁,但他也不準備再和路聖多說,直接抓走就好。

不管路聖想搞什麼陰謀詭計,在絕對實力面前,這一切都是虛的。

同樣,路聖也打算直接動手,解決仇敵繼續開宴會。

路聖操控空間力量,朝着寧傑抓去。

在這一瞬間,寧傑就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

路聖的實力!

八階圓滿!

寧傑有些震驚,隨後細想之下爆發出更大的貪婪情緒。

趕緊施展力量抵禦路聖的攻擊,寧傑沒有留手,是全力抵擋。

襲來的力量多強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然不會輕敵。

只不過寧傑施展出來的法則之力十分混亂。

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則交纏,卻沒有融合在一起,有點像是強行拼湊的一般。

也正是藉助五種法則的力量,寧傑成功抵擋住了路聖的空間壓縮。

寧傑看着路聖眼中是抑制不住的貪婪:「小傢伙,看來你是有什麼奇遇,這就是你對付我的底氣嗎?」

路聖此時也稍微有些吃驚,他沒想到寧傑居然能抵擋他的攻擊。

要知道今天那些九階怪物可都沒有辦法抵擋。

看來這寧傑的實力不是太弱,路聖也打算認真一點。

路聖沒有回答寧傑的話,直接在此操控空間法則朝着寧傑殺去。

一柄柄空間力量凝結成的利劍朝着寧傑殺去。

面對這樣的場景寧傑絲毫不慌,施展出五行法則弄出一個護罩輕鬆抵禦住襲來的攻擊。

看到自己的攻擊失效,路聖也明白,寧傑本命卡的品質不會太低。

法則不會太弱,不然根本就無法抵擋住他的法則,只會跟之前被他解決的那些怪物一樣,被他輕易捏死。

而且路聖總感覺寧傑渾身散發着詭異的氣息。

彷彿完全就不像是一個正常人。

寧傑擋住路聖的攻擊之後,露出一個興奮的表情:「打完了,該我了!」

路聖此時也知道,想要輕鬆解決寧傑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這裏可不太方便戰鬥。」路聖丟下一句話,整個人快速朝着外面衝去。

在這裏發生激烈戰鬥的話,在場的眾人都會被波及到。

路聖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讓眾人受傷。

反正寧傑的目標是他,只要他離開這裏,寧傑自然就會跟着出來。

果不其然,在看到路聖衝出去之後,寧傑也立馬跟了出來。

二人一前一後離開了宴會廳。

宴會廳內眾人面面相覷,大部分人都是不知所措。

不知道為什麼路聖和空島的首領會有瓜葛,而且看上去還是有不小的淵源。

一見面就開打,必然是有深仇大恨。

雖然二人衝出去了,但是現在眾人哪裏還有心思在這裏吃東西。

所以眾人在第一時間就跟着出去,準備看看接下來的情況。

這麼精彩的事情,可沒有人想要錯過。

唯有衛良比較擔心路聖的實力,對着武鳴說道:「師父,能不能幫幫我朋友?」

在衛良看來,只有武鳴才能插手其中的戰鬥,其餘人不過都是八階,上去也只是送死。

武鳴笑道:「放心吧,你這位朋友厲害的很,不需要我的幫助。」

衛良欲言又止,看着武鳴的表情也不似作假,再加上路聖的戰績,衛良也只能安靜下來。

路聖和寧傑二人很快就衝出了知天下的地盤,來到了一片荒野上。

寧傑不緊不慢的跟在身後,不知道是速度就是如此,還是說也想要到這再繼續戰鬥。

前方路聖停下腳步,沒有再移動,寧傑也停了下來,惡狼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路聖。

雙方同時停下腳步,誰都沒有說話,就緊盯着對方。

最終還是寧傑率先出手,一道五行囚牢籠罩雙方。

巨大的囚牢封鎖住路聖的退路。

此時就算路聖想要跑也難了。

在五行法則下,整個空間都被封鎖,路聖想要利用空間能力逃跑的話,那就只能看誰的法則之力更加高級,誰掌握的更深。

寧傑釋放出囚牢之後也放鬆下來。

他好奇的說道:「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這樣的境界的嗎?」

路聖平靜的說道:「努力修鍊就好了,只要每天堅持修鍊,就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寧傑也不在意,只是淡定的看着路聖:「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別在這裏裝傻充愣。」

路聖笑着回應了一句:「事實就是如此,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寧傑見狀也不說話了,五行法則出現在他手中,五彩光芒閃爍,一把法則之刃慢慢凝結成型。

這還沒完,下一秒,越是一套法則鎧甲籠罩在寧傑身上。

路聖見狀也是明白了寧傑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