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對於大臣們的提問,屠睢並未回答。

而是將目光轉向蒙羽,出言問道:

「蒙羽,這個韓信到底是何方神聖?」

面對屠睢的疑問,蒙羽淡然的回答道:

「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了。」

「韓信是我的徒弟。」

「裡面的新軍,也是他在我的指點下訓練而成的。」

聽了蒙羽的回答,屠睢不信的吼道: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老夫雖未和他正面交手。」

「但是僅從他派精銳將士,夜襲軍營,斬殺統帥的舉動來看。」

「此人定是非凡之輩。」

「如此人物,怎可能是你的徒弟!!!」

「而且,他手下的那些精銳士兵,也是非同凡響。」

「老夫至今都沒有想通,他們是如何避開我軍守備。」

「深入到我的軍帳之中的!!!」

「你若是能培養出如此軍隊,那蒙家的鐵騎早就將匈奴踏平了!!!」

聽了屠睢的解釋,蒙羽心中冷笑。

【原來是被執行了斬首行動。怪不得這麼快就被淘汰了!!!】

【至於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只要我不告訴你。讓你想破頭,你也想不明白!!!】

【野戰特種兵的神奇,豈是你能揣度的!!!】

【至於踏平匈奴,那是我大伯的事情,和我可沒關係。】

【我現在就想多多賺錢,然後加速我的跑路計劃。】

踏平匈奴?

這小子訓練出來的新軍,難道真的這麼厲害!!!

在之前的比試中,嬴政也曾見識過他們的厲害。

但畢竟是叢林戰。

黑龍衛並不擅長。

所以,嬴政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但是,今天屠睢卻說蒙羽的軍隊能夠踏平匈奴。

這一下子就讓始皇嬴政來了興緻。

百越和匈奴,始終是大秦帝國的心腹大患。

只要將他們徹底解決,始皇嬴政才能徹底安下心來,進一步推進大秦帝國的發展。

在嬴政思考的時候。

下方的大臣們,也紛紛低聲討論。

「這個小鬼,太陰險了。」

「居然找了這麼厲害的人來幫他。」

「你們說,王賁將軍和他的虎賁軍,還能不能獲勝???」

「能獲勝,那是最好不過的!」

「就算最後不行落敗,對於這樣的結果,我絕對是不會認可的!!!」

「沒錯!!!」

「不認可!!!」

聽著大臣們的討論,蒙羽鄙夷的笑了笑,心中想到:

【一幫玩不起的傢伙。】

【你們不認可,好使嗎!!!】

【你們若是敢耍賴的話,本少爺絕對噴的你們懷疑人生,後悔在這個世上存活!!!】

……

驪山,野戰部隊,軍營大帳之中。

韓信靜靜的跪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突然,一聲尖銳的哨聲響徹林間。

聽到哨音后,韓信猛地睜開雙眼。

大帳的門帘被掀開,一名傳令兵快步走了進來。

「啟稟大統領,零號大隊已經得手,順利斬殺將軍屠睢!!!」

「現在,血屠軍大營一片混亂。」

「前往血屠軍的五支大隊,此時也退守到安全之處,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好!」

聽到屠睢被斬首后,韓信大聲喝道。

「告訴他們,即刻前往虎賁軍大營。」

「如果我預料的沒錯的話。」

「今天晚上,王賁必然會率領虎賁軍來夜襲我軍大營。」

「等他們大部隊出來之後。」

「讓零號他們就在虎賁軍軍營附近布陣設伏。」

「所過之人,全部截殺!!!。」

「喏!」

韓信的命令剛剛下達。

大帳的門帘便再次被掀開。

「大統領,虎賁軍已經出營,向我們這邊襲來!!!」

「預計兩個時辰之後,便會抵達這裡。」

聽到傳令兵的稟報,一絲寒光在韓信眼中閃過。

「果然來了!!!」

「既然來了,那就別想著回去了!!!」

「傳令,所有人立即退出軍營。」

「按照指定地點,進行埋伏。」

「沒有命令,任何大隊不得暴露自己的位置。」

「撤出的時候,將軍營中的所有燭火,全部熄滅。」

「喏!」

伴隨著韓信的指揮,軍營內的所有人迅速行動起來。

很快,整個軍營便黑漆漆一片,空無一人。

兩個時辰后,王賁率領一萬虎賁軍奔襲而至。

為了能夠打韓信一個措手不及,王賁所帶的這一萬虎賁軍,並沒有穿著沉重的盔甲。

身著一襲黑衣,腰佩短劍的他們,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軍營門口。

望著一片漆黑的軍營。

王賁眉頭緊鎖。

「看來我們的行蹤早就暴露了!」

「看來這個名叫韓信的人,還是有點實力的!!!」

「大將軍,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軍營內部如此漆黑,很明顯,這是一個圈套。」

「咱們現在還要不要進去??」

站在王賁身旁的副將,出言問道。

「當然要進!!!」

「圈套又如何!」

「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翻不起大的水花來!!!」

「通知所有人,進去以後做好戰鬥準備,小心提防。」

「敵人肯定就隱藏在我們四周。」

「喏!」

隨著王賁的命令傳達下去。

一萬虎賁軍,開始慢慢向軍營中摸了過去。 第二日,傍晚,

戴華斌如約來到了杜維倫的辦公室。

杜維倫看著戴華斌平靜的神色,眼角抽了抽。

「跟我來吧。」杜維倫無奈道,然後他就帶著戴華斌出了武魂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