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蟬子點了點頭:「嗯。」

羽塵很是疑惑:「這種品質的。七萬兩就夠了嗎?你是不是搞錯了。」

金蟬子卻信心滿滿得說:「張媽媽說了,只要我拿出七萬兩,就能給她贖身。」

羽塵吩咐門口小婢女:「去叫那位張媽媽過來一趟,有話問她。」

「是,公子。」小婢女蹦蹦跳跳得去叫張媽媽了。

不一會,那位風韻猶存的張媽媽一路小跑過來,一臉堆笑着問:「敢問羽公子,找我有什麼事嗎?」

現在羽塵是店裏的貴客,張媽媽自然要巴結他。

羽塵問:「張媽媽?樓下枱子上的這位柔情姑娘,是個什麼價啊?」

張媽媽先一愣,然後眯眼微笑說:「公子說笑了。柔情姑娘是我們店內的首席花魁,無數王公貴戚欲要一親芳澤,而不可得,怎麼可能賣呢?這是無價的?」

羽塵看了金蟬子一眼,又問:「那張媽媽你為何要告訴這位大師,七萬兩就能替你們店的花魁贖身?」

張媽媽見到金蟬子不禁一愣:「你?」

金蟬子此刻也是惱羞成怒:「對啊,你不是說七萬兩就能替柔情姑娘贖身的嗎?」

張媽媽不禁有些尷尬,回答羽塵說:「公子,是這樣的。也是我的錯。主要是我們幾個姐妹看這小和尚呆呆傻傻的,挺好玩。所以耍着他玩的。他拿三萬兩過來,我們就騙他說要六萬兩。他拿六萬兩過來,我們就繼續漲價,以此類推。」

羽塵笑了笑:「這就是你們不對了,怎麼可以耍人家呢?這和尚對柔情姑娘可真是一片痴情。」

張媽媽道歉說:「對不起,小和尚。是我們錯了。不該耍你的。我們這麼說,也是想讓你積極進取,不忍讓你因為絕望而頹廢而已。」

這話說得挺好聽的。

金蟬子卻是徹底傻了眼。

你娘啊。

我被你們耍得剛剛差點賣了身。

正當金蟬子被氣得魂飛天外時。

下面枱子上出事了。

柔情姑娘剛剛跳完舞,正準備離去。

突然一個華服公子,跳上枱子,一把拽住柔情姑娘的衣服。

「小娘子,你別走啊。陪本少喝幾杯,錢什麼的你不用擔心。本少能用金屋銀屋來裝你。」

柔情姑娘被這紈絝死死拽著,無法脫身。

而且還被他用污言穢語的調戲。

不少客人義憤填膺,打算上前英雄救美。

然而,當他們看到這紈絝少爺的模樣時,瞬間又沉默了。

店裏的護衛和鎮店高手,竟然也沒有上去管。

羽塵看不下去,給了金蟬子一個眼神:「愣著幹什麼。老婆被人調戲,還站在這裏發獃?」

一言驚醒夢中人。

金蟬子眼中滿是血絲,化作一道黑影,『呼』得一下飛了下去。

這時候,那紈絝公子正在正趾高氣揚得對柔情姑娘,說着污言穢語,還準備伸手摸姑娘的雪白大腿。

他也很清楚,沒人敢管他。

然而就在這時候,這公子哥突然被人從後面一把掐住脖子。

緊接着『轟』一聲巨響,一股巨力就把他的臉死死按在了枱子上。

因為力道實在太大,紈絝公子的頭被活生生砸碎了台上的木板,砸出了一個大窟窿,而他整顆頭被人塞進了窟窿中。

然後他聽到金蟬子的咆哮聲:「馬勒戈壁,你這個混蛋小子侮辱柔情姑娘!想死了嗎?」

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眼睜睜看着金蟬子把這位身份高貴的公子,像塊破布一樣摁在地上。

金蟬子還不解氣,伸手使勁掐他。

那紈絝公子這輩子哪受過這種最,被金蟬子掐得嗷嗷直叫。

太疼了。

這公子哥帶來的護衛如夢初醒,紛紛上前攻擊金蟬子。

然而金蟬子不管不顧,任由這些護衛打自己。

護衛們打他,他就把地上這紈絝公子揍得更狠。

一旁被金蟬子解救脫身的柔情姑娘看着不禁有些感動。

她以前也聽姐妹們說起過這個和尚。

獃獃萌萌的,有點傻,被人騙了還不知道。

聽說還想存錢替自己贖身,很是有趣。

她卻沒想到這呆萌和尚卻有如此的俠義精神。

此時,越來越多的高手圍了過來,都是這紈絝帶來的。

他們見打不動金蟬子,便準備拔刀了。

一個護衛惡狠狠得拔刀,一刀劈在金蟬子的後背,砍出了深深一條刀痕。 打開房門,萊特瞬間瞪着眼睛。

「聽說…你對這次的行動不滿意?」

走進來的正是這片地區的領主『震惡狂魔』,也是萊特的父親。

「所以?」

萊特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對所謂的領土根本沒有興…」

砰!

他話還沒有說完,只見一個殘影瞬間砸在他的臉上,整個人橫飛撞在牆壁。

「哼。」

震惡狂魔用那冷漠的目光望着已經七竅流血的萊特,沉聲道:「三天之後,沒有看見你的身影,就殺了你!」

而後,震惡狂魔一甩袖子離開書房。

嘖嘖。

一直躲在暗處,秦昊整個人都快要看傻眼了,這個家庭看起來還挺暴躁的啊,有暴力傾向。

「剛剛還被人威脅簽上契約,現在又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威脅,呵呵。」

就連一直緊張無比的輕妙兒,都搖頭悲嘆。

這時。

秦昊已經走了出來,丟了一瓶藥劑給萊特。

「咳…不需要.咳…」

萊特並沒接過那瓶藥劑,而是拿出一根法杖,隨後默念乾澀難懂的咒語,那些傷口就瞬間癒合。

「這貨居然是個牧師,難怪。」

秦昊笑了笑,問道:「該輪到我們來談一談了吧。」

他想要萊特做的事情很簡單。

那就是…百忍的信息,加上剛剛他們準備出擊的事情。

「這還需要我來說嘛。」

萊特板著一個臉,沉聲道:「你們人族這次必定遭受大難,我勸你現在還是趕緊回去找個深山老林躲起來吧,不然….」

「少廢話。」

秦昊打斷了他的話,少整這些沒用的話。

事已至此。

必須得儘快找到百忍,不然聽之前話的意思,魔族會有更大的陰謀。

如果實在是沒有辦法。

秦昊也不打算繼續去追蹤百忍,畢竟一個玩家在遊戲里又不是真的有生命危險,倒是要儘快回到伊鎮。

做好魔族來犯的準備工作。

呆在書房有些不穩妥,所以秦昊帶着萊特和輕妙兒,開始原路返回。

幾分鐘后。

「他是…」

林瘋看着大神居然又帶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回來,整個人都要傻眼了。

而且關鍵的是,萊特是個純正的魔族。

剛開始見面的時候他差點就拿出法杖啟動技能了,如果不是看見大神的身影。

「新的工具人。」

秦昊聳了聳肩笑道。

「工具人…大神你還真是會整活啊。」

聞言,林瘋苦笑道:「那這個傢伙怎麼辦?」

他指著之前的克里。

這傢伙在這段期間被林瘋折磨的都快要瘋了,即便是如此,也依舊沒有改變他的話。

所以到了最後,林瘋都懶得去理他。

「放他走吧。」

秦昊說道。

本身人多了也容易暴漏行蹤,畢竟目標太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