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銅人,只不過是呂良身邊表面上的一個高手。現在,秦天不確定,呂良身邊,還隱藏着多少高手。

所以,殘劍和無常,必須坐鎮龍江。

相比他自身的安危來說,龍江太重要了。

甚至可以的話,他都想把馬洪濤他們,也全都派回去防守。他明天可以孤身赴難。

不過馬洪濤等人,如今都是公開的。冒然派回去,反倒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所以,他才強忍着沒有這樣做。

夜光流逝。

整座城市都像是鬧夠了的孩子,在夜幕中沉沉睡去。

天地一片寂靜。

秦天不但沒有絲毫疲態,眼神反而異常明亮。坐在黑暗中,像是在靜靜等待獵物出現的獵手。

終於,在最黑暗的黎明時刻,他的手機響了一下。

是一條短訊。

內容很簡單:已經全部鎖定,是否收網?

秦天嘴角上揚,黑夜之中,有了一抹笑意。

「收網。」

回復之後,他放下手機,終於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馬上就是天亮,距離軒轅台大戰,進入倒計時了。

他要趁著最後的一點時間,儘可能的積蓄力量。 西牛賀洲,方寸山,三星洞。

菩提祖師高坐瑤台,一身道風仙骨。三四十個弟子正襟危坐,聽師父傳道。

「師父,有隻毛臉猴子跪在山門前,說是來求道的。」

「把他帶過來吧。」

「是的,師父。」

仙童清脆的聲音驚醒了台下正在打瞌睡的李凌。

他咂了咂嘴,暗忖道:「孫猴子終於上山拜師了啊,看來西遊劇情要展開了。可惜,小爺我可沒有半點興趣…」

八年前,李凌重生在菩提祖師座下的一名弟子身上。

作為菩提的俗門弟子,李凌並不在「十二字輩」徒弟之列。他資質平平,是班級里的吊車尾,老師眼中可有可無的差等生。

幸虧重生時,老天送給他一個【方寸山簽到系統】,每天在方寸山簽簽到,就可以自動修鍊,隔三差五的還可以獲取些獎勵。

簽到八年,李凌一直躺平,老實本分地扮演着小蝦米的角色。

洪荒太危險,那些大佬們各個都是狠人。沒有點兒道行的話,指不定吃着飯睡着覺就被人給秒了。

菩提是可以比肩三清的修真界牛逼人物,這三星洞有他罩着,李凌可謂是高枕無憂,雖然作為俗門弟子,隨時可以下山,可他卻沒有半點離開師父的心思。

與其在山下白手起家,不如苟在山上靠爸爸。

「待小爺我苟到無敵,什麼大羅金仙、羅漢菩薩,給我提鞋都不配,還有那逼格極高的天尊古佛也只能在一邊端茶倒水。到了那時…嘿嘿…」

就在他浮想聯翩的時候,一記拂塵冷不丁地敲在了腦瓜上。

「哎呦,哪個不開眼的打我?」

李凌抬頭一瞧,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菩提祖師正面帶怒色地盯着他,腦門上青筋畢露。

「是…是師父呀,徒兒罪該萬死,不該在您講道的時候走神…」

李凌慌忙謝罪,菩提祖師冷哼一聲: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壞學生不管在哪裏都惹老師生氣,李凌在這些師兄弟裏面算是最讓菩提祖師頭疼的一個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仙童領着一隻猴子入了佈道廳。

「師父,求道人領到了。」仙童說完,畢恭畢敬地站在了一側。

這是只長相醜陋的金毛猴子,身長不足一米五,圓眼睛,查耳朵,滿面毛,雷公嘴,活脫脫的就是只妖猴。

菩提祖師瞪了李凌一眼,轉身走向妖猴。

好不容易躲過一劫,李凌不禁暗暗擦了一把冷汗。

那妖猴不待師父走近,忽地向前踏出一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竟磕起了響頭。

「師父,弟子一心向道,還望師父成全!」

「你是何方人氏?先說清楚了再拜不遲。」老仙人穩如泰山。

妖猴想了想,回答:

「俺是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人氏…」

菩提老祖與那猴頭聊得正歡,不覺生出了收徒之意。

「…我給你起一個法名,叫做『孫悟空』如何?」

猴妖笑着鼓起掌來:「好啊!好啊!以後俺就叫孫悟空了!」

菩提老祖點點頭,喚來兩位負責打掃山門的小童將孫悟空引了下去,讓他先從掃地開始做起。

李凌雖然不愛讀書,可打小熟讀四大名著之一《西遊記》,他知道孫悟空接下來將要在方寸山白乾幾年苦力了。

待祖師走出佈道廳,眾弟子紛紛起身離去,李凌懶散地走出門外,正好看到了在「做值日」的孫悟空。

「哎呦,猴子穿上道袍,倒是有模有樣的咧!」

「可惜猴子就是猴子,恐怕要在三星洞干一輩子雜役了,哈哈…」

聽到師兄們的冷嘲熱諷,孫悟空雖心裏彆扭,卻只能辯道:「各位師兄,俺的名字是孫悟空,剛剛師父賜的大名…」

眾人鬨笑一通,也不理他,嬉鬧着離去了。

李凌暗暗咂了咂舌,心想這美猴王在沒成名之前也夠窩囊的,和他套套近乎總沒壞處吧?

這麼想着,他走到孫悟空的身前,笑着說:「悟空師弟,我叫李凌,咱們同是師尊的親傳弟子,以後可要好好照應呢!」

孫悟空抬頭一瞧,只見一個身材修長,眉清目秀的小仙和自己主動搭訕,立刻覺得受寵若驚,慌張地學着一拜:

「師兄,俺這廂有禮了。還望師兄你能多多教俺,不要在師父面前丟人現眼啊。」

「這…」

李凌苦笑一聲,他在師父那丟的臉面海了去了,無論怎樣都成為不了人家的榜樣。

「師兄也嫌棄俺是個猢猻么?」孫悟空耷拉着腦袋,有些失望。

「哪裏會呢,師父他老人家對你青睞有加,他們那是嫉妒你啊!」李凌安慰道。

孫悟空心裏寬慰許多,就在他想要道謝的時候,忽地聽到有人小聲說:

【沒錯啦,只因為你是只猴子,長得又那麼挫,所以才沒人喜歡你。】

孫悟空一怔,左右看看,四周除了李師兄沒有旁人,不由得暗暗心驚。

難道是幻聽?

「師兄,你說俺有沒有機會學到那長生不老之術呢?」

李凌回答:「當然有機會啊,只要你安心做好本職工作,一定會得到師父的賞識。」

孫悟空撓了撓後腦勺,天真地笑了起來。

【嘖嘖…掃地能掃出什麼名堂,師父那是在糊弄你這個從石頭裏蹦出來的野猴子呢…】

孫悟空大驚,他是石猴這件事從來沒跟別人提起過,為什麼李師兄會知道?

難道說,他是位深藏不露的大佬?

想到此處,孫悟空急忙問道:「俺大老遠從花果山前來求道,可不是學干雜活的,師父他老人家什麼時候才能教俺大神通啊?」

「呃…這個,也許明年,或者後年,也沒準師父明天心情好就肯教你了呢!」

李凌信口胡謅。

【猴子啊猴子,你老想着長生不老,做事不計後果,才會被如來壓在五行山下整整五百年啊!可長點心吧…】

孫悟空再一次聽到李凌的「心聲」,不由得頭皮發麻,口乾舌燥,一身長毛都豎了起來。

而李凌只覺得這孫猴子的眼神太過熱切,於是尷尬一笑:

「呵呵…師弟,我就不打擾你幹活了,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找我就是…」

說完,李凌大大方方地走開了。

「李師兄果然是世外高人,他肯向俺透露如此天機,俺以後定要好生追隨他!」

孫悟空感激地望着李凌的背影,暗暗下定了主意…

……

按照三星洞的課程安排,弟子們在聽完課後有兩個時辰自由活動的時間。李凌倦意襲來,隨便找了棵大樹,背靠着打盹。

「萬事不如睡大覺,泰山壓頂師父罩…」

李凌連連打了幾個哈欠,安心地睡了過去。 李小暖不耐煩了,「你是自己出去還是讓我把你扔出去!」

胡宇站起,無奈搖搖頭,「我自己出去,好了叫我。」說完拿着書出去了。他還就不信了,在府城和她磨上一個多月,還拿不下她。

胡宇搬出一個凳子坐在房間門口,繼續看書。

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胡宇?」

胡宇抬頭一看,這不是他的表哥吳天守嗎?

胡宇站起來,點頭問好,「表哥,你也到了。」

吳天守也來參加這次鄉試,所以胡宇知道他們早晚會遇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