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舒既同情又憤恨地道「你把慕若惜當姐妹,人家可不把你當姐妹,你知道我以前為什麼那樣討厭你,不給你好臉色還老想讓你出醜嗎?就是慕若惜老在我面前說你的壞話。」

「我是她的朋友,她的閨蜜,自然站在她那邊,就開始針對你了,但當我針對你的時候,她又要當好人,總替你解圍,替你說話,讓我成了個壞人。」

若晴一副錯愕的樣子,半晌,她說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我在鄉下長大,遭到趙小姐嫌棄才會被你整治的呢。」

「所以呀,你不用同情慕若惜,也不要幫她,她現在肯定想著平息這件事的,但事情鬧得人盡皆知了,她想平息不可能,除非有人用高壓的手段壓制,不讓人再議論,能有這個能力的人非你家戰爺莫屬。」

「慕若晴,你可不能當聖母呀,她那樣對你,你就讓她社會死吧,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若晴看著趙雅舒,沒想到趙雅舒一旦醒悟,會毫不猶豫地甩開慕若惜,居然還勸她不要聖母。

當然,她不會聖母的。

這件事,父母,包括古媽媽他們,都沒有勸過她幫助慕若惜。

「這樣看著我幹嘛?」

「我覺得趙小姐穿著紅衣,真的很美,很驚艷,紅如火!」

趙雅舒「……少貧嘴了!」

「我倆沒有熟到可以貧嘴的地步,我是實話實說。」

「我是很喜歡紅衣的,以前少穿那是因為戰爺不喜歡,他喜歡深沉的色調……若晴,我雖然羨慕你能打動戰爺的心,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欺負你了。你當初罵我也罵得對,是我自己放棄戰爺的,怨不得任何人。」

若晴點點頭,「趙小姐理性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你當我是傻子呀。」

若晴嘿嘿地笑,笑得趙雅舒很想把自己的帽扔過去。

「我今天來就是說這些,說完了,我走了。」

趙雅舒打算離開。

她是暫時不針對若晴,兩個人也難以成為朋友,至少現在不會,以後嘛,天知道。

若晴起身相送,還故意逗她「不留下來洗個熱水澡?」

趙雅舒一臉黑。

若晴嘻嘻地笑,送著她出去,在屋門口停下來,對趙雅舒說道「趙小姐最近都沒有去找明總嗎?戰爺給你整理出來的資料有用吧?」

趙雅舒腳步一頓,扭頭瞪著若晴。

「趙小姐,如果我說,你別去追求明楓,他不適合你,你會不會認為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趙雅舒沉默,她試著去追求明楓,但明楓很少會見她。

她看中的也只是明楓的身份地位……

感情,還真沒有。

也沒有機會培養感情。

這幾天,她幾乎都是和許俊庭在一起,許俊庭曾經是她的鄰居大哥哥,對她很好,她心情不好,許俊庭都會陪她說話,陪她散心,想方設法哄她開心。

趙雅舒忽然間覺得自己追求明楓,甚至過去追求戰博,都是錯誤的。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光陰,理應活得開開心心的,她在戰爺和明楓那裡,都得不到開心。

她真的要繼續下去嗎?

「我會認真考慮一下,謝謝你的提醒。」

趙雅舒留下一句話,便轉身離去。

若晴站在屋門口,目送著她遠去。

趙雅舒竟然沒有問為什麼。

她內心深處其實也不想和明楓在一起吧?只是她的自尊心作怪,覺得她是趙家的千金小姐,能配得上的男人只有戰爺和明楓。

從戰家出來后,趙雅舒一直在想若晴的那句話。

明楓不適合她?

明楓和戰爺是一類人,真正來說,是不適合她的。

她的性格屬於開朗型,那兩大總裁都屬於悶悶的類型,在一起的話,很難找到共同的話題。

趙雅舒又回想起自己花在戰爺身上的那幾年光陰,千方百計,絞盡腦汁,想討好戰爺,想得到戰爺的愛,迷失了自己,到最後被戰爺的遭遇打醒,遺撼離場。

而那幾年,她過得並不開心。

畢竟全部心思都花在討好戰爺的事情上,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她能開心才怪。

趙雅舒決定去一次明家。

要是明楓還是拒絕見她的話,她就聽若晴的勸,也跟著自己內心深處的真正想法走,為自己而活,活得開開心心的。

其實,俊庭哥哥就不錯……

趙雅舒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在她的眼裡,她一直把許俊庭當成鄰居哥哥的,只有兄妹之情,沒有兒女情的。

「鈴鈴鈴……」

手機響了。

是許俊庭打來的。

趙雅舒……白天不說人,晚上不說神。

還真有點道理呀。

這不,才想到許俊庭,他就來電了。

趙雅舒放慢車速,才接聽許俊庭的來電。

「雅舒。」

那帶著笑意的溫厚聲音傳來,趙雅舒聽著就覺得安心。

「俊庭哥,怎麼了?」

「我買了兩張電影票,想請你去看電影,這兩天,我看你心情很不好,去看看電影吧,做點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心情就會慢慢好起來的。」

趙雅舒心頭暖暖的。

被人牽挂,被人關心的滋味真的很好!

99。99 「痛都是自找的,誰叫你不相信我。」

林梓陌想到元浩軒不相信她的為人,不由嘟起嘴巴,一臉生氣的開口說道。

「還不是娘子從來沒有說過心裏有我的話,你讓我如何安心讓你自己一個人出去。」

元浩軒握著林梓陌的小手,一臉委屈的開口說道。

「你少說我,你難道說過心裏有我的話了嗎?你還納妾了呢。」

林梓陌心裏想到陳玉芙那個女人對元浩軒的感情,心裏就慪氣的很。

「娘子,我想努力做到你喜歡的樣子,你別在有想着離開我的想法,可以嗎?」

元浩軒眼睛直直的看着林梓陌,低沉着聲音說道。

「你能做到再說。」林梓陌不把話說死的開口說道。

元浩軒看到林梓陌一副小女子的嬌羞憨樣,心裏湧起一股柔情,手上輕輕用力一拉,把林梓陌整個人拉到他的胸膛上。

「壞蛋,你幹嘛。」

林梓陌沒有想到,元浩軒竟然突然把他拉過去,嚇得她整張臉抵上他光滑的胸膛,羞得林梓陌開口罵道。

「娘子等會就知道我這壞蛋想幹嘛了。」

元浩軒一臉滿足的抱住林梓陌,勾起唇角愉悅的開口說道。

「你就知道欺負我,討厭。」

林梓陌整張臉靠在元浩軒的胸膛上,一臉扭捏的開口說道。

元浩軒看到林梓陌嬌羞可愛的樣子,再也按捺不住胸膛上那顆驛動的心,一個翻身把林梓陌壓在身下面,低頭親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元浩軒整個人神清氣爽的到安平院去看老太君。而林梓陌還在床上暈睡着,直到巳時一刻才悠悠的清醒過來,身子一動,腰間酸軟得厲害,不由讓林梓陌想起元浩軒昨晚的瘋狂,臉上突然一紅,在心裏暗罵了元浩軒一頓,才慢慢的從床上起來。

「平兒。」

林梓陌從床上站起來,看到房間里空無一人,不由開口叫道。

「少奶奶睡醒啦,奴婢一直在門口守着呢。大少爺吩咐了任何人在院子裏不可大聲說話,不可吵到少奶奶睡覺。」

平兒一臉笑意的看着林梓陌,很是開心的開口說道。

「你這丫頭胡亂說什麼呢,快去端水進來給我洗漱,我餓了。」

林梓陌聽到平兒說元浩軒的話,心裏不由一暖,臉上卻佯裝着生氣的開口說道。

「奴婢這就出去端熱水進來給少奶奶洗漱,廚房裏還溫熱著燕窩粥呢,奴婢讓人趕緊端進來。」

平兒一臉高興的開口說完,連忙轉身往房間外面走去。

不大一會,平兒就端著熱水進來,跟着後面的還有端著燕窩粥的王媽。

林梓陌洗漱完,接過王媽端過來到燕窩粥,很是有胃口的吃了起來。王媽在旁邊一臉高興的微笑看着,讓林梓陌想忽略都很難。

「好啦,一大早的,你們兩個笑眯眯的站在我身邊幹嘛?有什麼事情讓你們這麼高興的?」

林梓陌把燕窩粥吃完后,抬眼看着平兒和王媽兩個人臉上收不住的笑容,很是無語的開口問道。 之後的日子裡,斷念和大佬,過沒羞沒臊的甜蜜二人世界,殊不知一顆小豆芽,悄然無聲的生長著!

接下來,斷念軟磨硬泡的,大佬才同意她回N市,因為她還惦記著自己未完成的科目考試…………她不能隨意丟掉自己的夢想,放棄自己,當一個衣食無憂的遊手好閒,混吃等死的闊太太,?????等著,哪天,被人逼著退位讓賢,掃地出門?……

也極力要求大佬,暫且不公開婚姻—-隱婚。,因為她真的沒有做好準備,迎接那些有羨慕,有嫉妒,也有惡意詆毀的流言蜚語,………,愛,一個人,真的需要勇氣,但,愛一個,背景強大的又無比優秀的男人,更加需要莫大的勇氣,足夠的優秀才行!能經過考驗的愛情,才是無敵的!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也會感覺好不真實,但看著身旁,睡熟的大佬,聽著均勻的呼吸聲,和觸手可及的真實感,讓她,瞬間又感覺真實無比!她曾經要的不就是磊少青奮不顧身的愛,堅定不移的選擇么?

原來結個婚,需要5分鐘不到,原來一個結婚證,也就9塊錢的本錢,原來如此簡單,………只不過,是他不夠愛罷了……只不過,自己當時看不透,想不明白罷了!

也許是當她的世界滿滿當當都是愛情,,,,,,,,,,,,,,

-她的世界,也只有一個磊少青罷了!、、、、、、、、、、、、、、、、、、

斷念,…原本想,餘生自己一個人,挺好,在努力追夢變強的路上,過完餘生,也挺好,活的安靜洒脫而又充實!

不料…唉,出乎意料稀里糊塗的就結束了單身——和一個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又帥的人神共憤的男人,捆綁在一起…不禁苦笑」老天爺,你這是彌補你曾給我過多苦難的補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