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醉酒道慕笙歌碰到再洗澡的澹臺靜宸會怎麼樣呢?O(∩_∩)O 王文洪聽的真心激動。

王文井點頭道:「洪哥,看來,你和霞霞的關係緩和,有希望啊!而且梅老闆那裏,想必宋先生也有辦法擺平的。」

王文洪讚許的點點頭,「三喜,感謝你了。有你出馬,真是無往不利。哦,對了對了文井,快把三喜要的東西拿出來。」

王文井起身,取了三樣東西出來。

都包裝的很好,分別用高檔透明玻璃瓶子裝着的。

宋三喜拿過來,仔細的看了看,點了點頭,「嗯,320年左右的老丹歸,409年左右的地參,538年左右的蘭根,老王,這次破費了啊,肉疼么,呵呵」

一邊說,一邊笑。

王家兄弟聽的,真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王文洪都抿了抿嘴,佩服的不行,「三喜,你個好小子,可真厲害啊!文井,你說是不是?」

王文井深深的點頭,笑笑,從包里取出三張紙簽來,道:

「這上面的藥材鑒定,寫的很明白,這丹歸是320年左右,地參409年左右,蘭根也是538年左右。宋先生這識葯的眼力,簡直絕了!你怎麼能識別出來啊?」

宋三喜笑笑,「這說起來,就有講究了。看這個吧,409年的地參,這參頭,有四道凹痕,參頭的造型是不是像四個人頭?」

王家兄弟笑了,點頭,承認。

宋三喜接着道:「這麼完美的參人頭,一頭一百年。而剩下的九年,是這裏,看到沒」

說着,宋三喜指了指那地參,講解了起來。

同時,把老丹歸和蘭根,也都講了下。

反正離午餐,還有些時間,也就科普一下,給他們漲漲見識也是可以的。

講完之後,王家兄弟真是大為感嘆。

宋三喜,牛逼!

大自然,神奇!

而這藥效,絕對了不得!

王文洪下意識的試探了一下,「三喜,這麼貴的藥材,你打算用給誰啊?」

宋三喜一臉正經,「老王,這可不能說。病人,在我這裏,都是有隱·私的。讓你破費了啊,花了多少錢?」

王文洪只好放棄,笑道:「也不太多,就383萬而已。」

「嗯,這也真心不少了。不過,你這麼認真相待,我肯定在你的事情上,進一步努力的。接下來,我們要這樣子做。」

王文洪乖的很,連連點頭,「嗯,三喜,你說,你安排了就是。」

「第一,霞姐那邊,關係的緩和,有了前·奏基礎,不能急。這麼些年都過來了,不急一時。」

王文洪點頭,「嗯,我懂。」

「其實,老王你覺得給女兒拿錢,在她生意上開綠燈,就是補償就是關心和父愛,對吧?」

王文洪一臉懵了下,「那可不,還要咋的嘛?」

宋三喜搖頭,「不是這樣的。其實,霞姐是女人,敏·感,感·性,她要的不是這種關心,因為已經夠了,用不完的錢,在中海,社會地位也很高。」

「她缺乏的是生活中的關心、陪伴,缺乏的是父愛的細節,是細節,明白嗎?」

王文洪一頭霧水,「啥關心陪伴啊,我沒時間啊!細節又是啥?」

「你這樣,回中海后,好好研究一下廚藝,親手做幾道可口的飯菜,叫女兒過來一起吃個飯,這就是細節。」

王文洪一臉無奈,「三喜你這不為難我嗎?我這手哪裏是拿菜刀的啊?」

宋三喜一揚自己的手,「老王,我這手,比你手漂亮吧,好看吧,我不一樣也拿菜刀?」

王文洪一看自己的胖手,不禁笑了,「呵呵,好像也是啊!可我的意思是,真不會做飯啊!」

「那就學啊!向會做飯的學,向自己女兒學啊,這也是化解矛盾的細節。你能辦到嗎?」

「這個,這個」

王文井在旁邊點點頭,「洪哥,我覺得宋先生說的有道理。咱放下一些不必要的應酬,放下父親的架子,回歸一下家庭生活,也不無不可。反正,中海大局已定,回頭你的重心不在那裏了。」 「哎。」

魁山宗的營地里,不斷傳來低沉的嘆氣。

石開坐在一塊石頭上,望着眼前的篝火,將杯中的瓊漿一飲而盡。

「長老,您都在這兒喝了一天了,快進去休息一下吧。」有弟子走來,擔心地問道。

石開擺了擺手:「臭小子,你懂什麼!還不快給我倒酒!」

年輕弟子一臉無奈,只能低身給石開滿上。

不多時,突然有人跑來,半跪在石開身前拜道:「報!長老,有外人來訪,指名點姓說要見您。」

「外人?誰啊。」石開有些心不在焉。

「是一個胖子,手裏拿着奇怪的飲品,還嘟囔着什麼肥宅快樂水之類的。」弟子面色古怪道。

「什麼鬼東西,讓他滾!」石開不耐煩地吼道。

弟子領命,一溜煙兒跑了出來。

當他再次回來時,頭上已經鼓起幾個大包,鼻青臉腫的,甚是凄慘。

「長老,我被打了。」弟子哭道。

這已經是他不知多少次被打了,前幾天牧天教的伍義前來探訪時,石開用鞭子打的就是他。

今天被打的,還是他。

見此模樣,石開勃然大怒,一腳踢滅了篝火,又將手中的石杯一擲,凶神惡煞地向外走去。

他正愁沒人發泄呢,沙包就送上門來了。

一路來到營門口,遠遠的,石開就看到一個胖子在那裏左顧右盼,甚是猥瑣。

「那邊那個胖子!為何欺打我宗修士!」石開走過去,差點兒沒直接動手。

徐越一愣,將手中的可樂罐扔在地上,笑道:「嗝~石長老不是不願想見嘛,嗝,所以本胖才出此下策,還請見諒,嗝~」

石開面露嫌棄,捏著鼻子揮了揮手,皺眉道:「你找我幹嘛?」

「我在找我的馬兒,還請問石長老有沒有看到?」徐越笑道。

石開一時沒反應過來,疑惑道:「你馬沒了?」

「你再罵?」徐越眉頭一挑,在想要不要給這老頭兒一個教訓。

但石開畢竟不笨,立刻反應了過來,盯着徐越輕笑道:「哦哦,原來是胖道友啊,跟我來吧。」

「等等長老,你們認識?」被打那弟子看着石開,一臉委屈。

石開也有些不好意思,拍著弟子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小子,老夫這是在鍛煉你的防禦力,前段日子用鞭子打你是,今日,也是。」

隨後,他就帶着胖乎乎的徐越走向營地深處,留下眾臉懵逼的魁山宗弟子。

黑夜中,聲聲獸吼逐漸清晰,讓徐越不由加快了腳步。

前方,一個巨大的獸圈若隱若現,那些獸吼便是從裏面傳來的。

石開在這時候停下了腳步,轉身離去道:「胖道友有事趕緊做,做完趕緊滾,別連累了我們。」

「自然。」

徐越輕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不得不說,石開還是挺謹慎的,在收到保護玄火馬的消息后,便第一時間將周圍桃空山等宗門的靈獸全部借了過來,共同圈養在一個地方,掩人耳目。

也算是為玄火馬打掩護吧。

徐越徑直來到獸圈前,為雙眼灌注靈力,隨意一瞄,就看到了一抹極其鮮紅的靈光。

正是多日不見的玄火馬。

徐越一笑,翻身進了獸圈,剛沒走兩步,一旁就有腥風襲來。

「吼!」

一隻金劍獅跳到了徐越面前,巨大的獸瞳在黑夜中熠熠生輝,兇悍無比。

它這一叫也驚醒了其他野獸,一雙雙大眼亮起,全部都盯向肥肥胖胖的徐越。

「不想死的話就滾。」

徐越伸手一點,離淵指的威能顯現,金劍獅那如同劍刃般的毛髮迅速脫落,最後變成了一隻光溜溜的小貓咪。

「嗷嗚~」

金劍獅喉嚨里發出一聲嗚咽,灰溜溜跑到獸圈角落躲了起來,再也不敢擋在徐越身前了。

一擊震懾了這些靈獸,徐越才慢悠悠的來到獸圈深處,看着那匹低頭不語的駿馬。

「怎麼,不認識我了?」徐越笑道。

玄火馬抬頭,看了眼面前這個肥宅,打了鼻響,繼續低頭吃草。

它自然早就發現了徐越,但這胖子它根本不認識,所以沒有理會。

現在玄火馬心中想的,是怎麼把徐越等人救出來。

「再不理我,我送你到王霸那兒去當坐騎。」

玄火馬一個機靈,渾身毛髮都豎了起來,驚恐地看向徐越。

這胖子怎麼回事?還認識那可惡的老烏龜?

但轉念一想,玄火馬立刻興奮了起來,湊上去對着徐越一陣猛舔,口水蹭了一身。

「好了好了,到後面來。」

徐越嫌棄地推開玄火馬,帶着它跳出獸圈,一人一獸來到了後方的空地。

「【萬能膠囊】正在觸發,宿主可收納物品或活物。」

又是砰的一聲響,嚇了玄火馬一跳。

秦蘊等人憑空出現,一見到玄火馬,也高興地喊了起來。

「馬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