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乘風的電子眼做出360度的扭轉運動,最終定格在一處。

「他在那裏。」電子眼彈窗中的數字建模完成了七七八八,而綠色的1/0線條最密集的地方就是數據集中流向的地方。

那裏坐着一位1/0數字也無法建模的光團,這代表他身上聚集的數據之風的密度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饒是他變異的大腦也耗不起神經資源去為他進行數字建模,所以就用一團光來敷衍表示。

看來自己的變異大腦也是很智能嘛,超出能力範圍之外的事情還知道取易棄難,優化解決。

好腦,真是好腦啊。

柳乘風抬頭看向購物街的深處。

算了,自己逛自己的。

「我們繼續逛我們的,這個人形柱子是什麼?」柳乘風伸手摸了一下眼前的人形柱子,一條電弧憑空出現,他急忙縮手。

「先人,這是仿生人的充電樁,往上一靠,仿生人就完成驅動速充。」

柳乘風瞄了一眼,發覺它竟然是電磁脈衝流動的中樞核心。

「仿生人需要充電?」

「對啊,不過說起這事,就很奇怪了,過去生產出來的仿生人的驅動能源可以使用幾十年也不用充電,現在生產的仿生人雖然更接近於真人,可驅動能源卻只能使用幾周,甚至更短時間。」

「也許是為了更好的控制仿生人吧,畢竟能源就相當於仿生人的靈魂。」柳乘風一眼就看破了其中的玄機。

「啊,為什麼?」

「這種操作很『人』性化,不管怎麼說,對人類來說,這不是一件壞事。」

如果是他,他也會義無反顧地這樣做。

這就叫科技的枷鎖。

人類不能長生,人類的製造品也休想長生。

得從源頭去控制好以後有可能脫控的事物,難道真要傻乎乎地等著仿生人長生不死,然後再背叛人類。

「先人,這是霞飛道侶,全身都是最頂級的人造纖維,頭部植入了網狀的人工神經,3級邏輯鎖,柔若無骨,摸起來比真人還真,特別安裝了柔性生殖感受器,而且有不弱於練氣境阿爾法段位的實力。」

「3級邏輯鎖,那不還是未成年嘛。」

「……」

「這個是什麼?」他指著一個店鋪展櫃里展示的一件華美到極致的東西,既像道袍又像鎧甲。

「你真是好眼神,這是最新款的賽博斗甲,上面的符籙電路是可裂變增生的,是永生集團的最新產品,聽說用了非常詭異的活體金屬,光是這具斗甲,在不開啟主動系統的情況下,就擁有不輸於築基境歐米伽段位的實力。」

「得值很多錢吧。」

「呃,嘻嘻,多看兩眼,不要錢的。」

「你倒是挺會安慰自己,不買點東西?」

柳秧的雙眼在放光,可仍舊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搖了搖頭。

一個女人,如果逛街不買東西,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了。

柳乘風暗暗搖頭。

但他卻有些不解,這時代好像沒有提前消費的理念,至少信用卡、VL貸、信用貸那些東西就沒有了。

不然眼前這丫頭早就刷破產了。

一路下來,她為他介紹了不少稀奇玩意兒,而這些玩意兒的背後都有一個統一的名詞—-永生集團賽博科技。

凡是沾上這個名詞的東西,都是錢的味道。

在這賽博未來,底層的數據流民是一輩子也很難嗅到這種味道的。

「賽博科技?」

柳乘風很好奇,他記得自己涼的時候,還是第四次科技革命時代,以石墨烯、基因、虛擬現實、量子信息技術、可控核聚變、生物技術為代表的舊時代。

「這個…幾百年前好像是量子科技時代,現在嘛,我們習慣稱之為賽博科技時代。」

「哦。」

他敲了敲自己的身體,得承認自己身上的機械義體做工粗糙,材料劣質,估計連量子科技的程度都達不到。

換句話說,就是廉價消耗品。

想必這也是永生集團的『人性化』操作。

只是他有一事不明,既然有神仙罩着,永生集團為什麼還這麼膽小,膽小到要用能源控制着仿生人,用機體材料控制機械妖僧。 廝殺與大戰!

這是震驚亘古,足於記載在史冊中的一戰,無論林凡輸贏,當都可流芳百世而盛名不衰。

但不得不說,皇族始祖真的太難纏了,哪怕林凡有諸多重寶傍身,但依舊不能取得明面上的什麼優勢,嚴格來說,若非是有煉天獄的存在,林凡會被殺爆很多次。

「呵……不過如此。」皇族始祖一掌拍飛林凡,冷笑着:「再給你個機會,跪下臣服做我義子或是道童,可饒你一命。」

「老東西,我也說過了,此時你我力量同級,你沒資格在我面前發號司令。」

林凡冷笑,他擦拭凈嘴角的血漬。

「好吧,那就殺到你道心與戰軀崩滅,擒下你的一縷魂,拷問所有。」皇族始祖獰然開口。

說到底,他並非真的就是惜才林凡,只因這股偉力對他太有用,能觸類旁通,能悟神祗境的種種而已。

「殺!」

林凡長嘯,一吼寰宇崩,整條成神路都在搖晃,像是要坍塌了。

轟的一聲,下一刻,誰都沒想到,同樣是持誅天立劈,但這一次造成的後果卻是如此驚世駭俗,是在太恐怖!

一團暗金的光橫掃了世外,貫穿了無數大宇宙,順着時光逆流而上,像是截斷了時光長河!

這是誅天,是重戟,究極器粗坯,但此時在很多人看來,這分明被林凡當作了開天的大棒,就這般橫砸而去,截擊時空攪亂星河,太無敵。

皇族始祖很強,超越了臨神境,可以說已然是半個神祗,所以,當看見林凡這一戟橫砸而來時,他很淡定,也很譏誚,眼波流轉之間,就像是看着一個小狗崽子在自己面前長牙咧嘴,完全沒有威脅性與緊迫感。

當那誅天逆沖而來時,他也只是呵呵輕笑,單掌立起而後其餘四指握緊,只有中指向前緩緩點出,太輕慢了,但他就是要如此,這只是本心流露而已。

他是誰?

紀元前就無敵,如今借菩提樹盤坐紀元上,跨越了小半步,他能以一根手指迎擊林凡,已經算是重視林凡,否則當只用目光橫掃。

但現在,當那誅天砸來時,他咆哮,怒吼,本點出的手指剎那勾起,而後一拳轟出!

可晚了一步,來不及了,砰的一聲,他被砸得一個趔趄,站立不穩,而後更是橫飛了出去,滿嘴都是血沫子,竟然被林凡一戟而傷!

當見到這一幕後,所有人都心驚肉跳,全都發憷!

太恐怖了,這一戟到底殺傷力多大?

完全不可想像,但諸人知曉,若這一戟作用於當世大界,就算是布有上古陣紋都不行,會徹底爆開成灰,大界都要死滅。

其實上,就算是林凡自己都吃驚,這一戟竟然這般恐怖?

為何?

理論上,他不能發揮出如此恐怖一戟才對。

「你真的該死。」

皇族始祖眼神太冷了:「我小覷你了,吃了個小虧。」

「呵呵。」

林凡冷笑,單臂擎戟斜指向皇族始祖眉間。

「你很狂妄。」皇族始祖步步而來,腳下時光濤濤成浪:「自古而今,我見過了太多妖孽了,但沒成長起來前都該蟄伏,如你這般囂張與狂妄,註定活不了多長時間,今天你就該遭劫。」

轟!

就在此時,皇族始祖眼眸如及安,射出璀璨的光束,如兩柄天刀兜頭向林凡劈來,這只是一道眼神,但讓天地昏暗,大道將崩,很難想像,若非其真身依舊在混亂的時空中,而是出現在當世,這道眼神能夠磨滅多少眾生。

「老東西,不只是你會凝光為劍。」

林凡桀桀笑,符文之眼剎那啟動,符文凝劍,亦斬向高天,噗呲一聲,四道劍芒相殺於天穹,割裂了時空。

轟隆!

林凡如同瘋魔了,頭頂煉天獄,手中誅天倒拖,並不時的以混沌鎮神鍾襲殺前方皇族始祖的身影,很強勢,短暫世間內,竟然壓制住了皇族始祖,並沒有如皇族始祖所言在第一時間內滅殺林凡。

超越臨神層次的血液濺起,驚呆所有人,莫非今日他們真能看見這個層次的生靈隕落?

「老東西,你真的很抗揍啊,你是我此生連殺三戟而不死的修者。」

林凡氣沖沖。

但他說的是事實。

以往來說,無論是誰與他為敵,但凡被他一戟殺中,只有道崩魂滅的下場。

但這皇族始祖,額頭與胸膛及丹田處,被他殺出三個血淋淋的大洞,可依舊狂猛無匹,且已經祭出自己的戰器——量天尺!

量天尺發出朦朧青光,若仔細看去,這同樣是究極器粗坯,仔細說來,品階等當高於誅天等。

只因,他的主人,是超越了臨神的准神或者半神,但諸天等強在用料太考究了,舉世難尋,故而林凡可持自己的戰器與之硬碰。

砰!

皇族始祖被混沌鎮神鍾轟在額頭上,讓他的頭顱出現裂痕,殷紅的血珠流淌。

「老東西,你命真硬,你還是第一個被神鍾擊中額頭而不隕的修者。」

林凡怒不可遏。

覺得這皇族始祖,真跟萬年王八一樣,命太硬了,怎麼都打不死。

但皇族始祖此時更為憤怒,實在是無法忍受,他又不是與林凡同代角逐的修者,而是紀元前就可稱無敵的存在,本想一戰後,可快速與簡單的擒殺之,但現在,他在被壓着打,完全沒有還手之力一般,被林凡連綿如雨的攻殺殺得渾身是血。

「夠了!」

皇族始祖怒喝。

他是無敵者,只等一個機緣,就可超脫生靈局限,怎麼可能一直被人如此壓制,欺壓?

「你說夠了就夠了?」。

林凡怒嘯,他再一次衝上去了,本在頭頂懸浮的煉天獄陡然被他祭出,而後轟隆一聲,就將皇族始祖吞噬了進去,隨之林凡也殺進去了,諸人只能看與聽,那煉天獄不時的變換各種形狀,併發出各種恐怖的巨響,並有兩人的喊殺聲震天。

「咚!」

就如十萬天鼓陡然被敲動,煉天獄大開,林凡跌跌撞撞沖了出來,太凄慘,披頭散髮,戰衣殘破。 董雙看李清照一路小跑了過來,心中也是猛地一顫,從點將台上跳了下來,便想問她些詳細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