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旁邊的一軍隊員都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這不是平等院的光擊球嗎?千夜雲川居然都會?而且這個威力,和平等院的比起來絲毫不弱啊!」

此時的陸奧悠馬吞了吞口水,千夜雲川的這一個光擊球帶給了他巨大的震撼!

「是啊,沒想到居然看到鬼的球拍的擊穿,真是不可思議!」

陸奧悠步和陸奧悠馬一樣,都被千夜雲川的這一球給震驚住了!

「這個傢伙,我很想知道他真的是初中生?連平等院那個變態的光擊球都會?我沒有看錯吧?

到底有沒有搞錯?這是什麼怪物?」

此時的遠野篤京都已經在懷疑了,千夜雲川到底是不是初中生。

他的目光還是震驚!

「毛利,這個初中生叫做千夜雲川,我好像在哪聽過,你有沒有印象?」

不知道什麼時候,毛利壽三郎已經走到了越智月光的旁邊,和他一起看着場中的比賽!

聽到越智月光的話,毛線壽三郎沉思了一下,然後回到

「月光,我不是很清楚,似乎也在哪裏聽說過,不過這個初中生的實力真的很強!

他的這一球,實力至少能排進前三了!」

此時的毛利臉上沉重,慢慢說道

「是啊,真是個厲害的傢伙,U-17又要變了!」

說到這裏越智月光也不再去想千夜雲川的這個問題了,而是認真看着場中的比賽了。

「這個光擊球的實力已經可以和平等院鳳凰相提並論了,看來這個千夜雲川還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最主要的這可能不是他的最強實力!」

獨自一人站在遠處的大麴龍次默默想到

此時球場上的鬼把自己手中的球拍拿起來了看了一眼,眼神微凝,然後沉聲說道

「除了那個傢伙,你還是第一個把我的球拍打穿的人!

很不錯!」

鬼十次郎這句話裏面隱藏了巨大的情緒,他的話音就像是惡鬼一般幽深!

說完以後鬼就走下了球場,換了一個球拍以後就繼續比賽!。

而此時的千夜雲川還是有衣服平淡的模樣,聽到鬼的話以後更是一笑置之!

「平等院鳳凰?他的光擊球很厲害嗎?改天我可是要領教一下!

不過我感覺他可能可不是我的對手,我對於自己的實力可是很自信的!」

千夜雲川的語氣就像是訴說一個事實一般,平靜,但是鏗鏘有力,好像事實就是如此!

聽到對面千夜雲川的話,鬼十次郎沉聲地開口說道

「看來不使出真正的實力是沒有辦法完成三船總教練的囑託了!

既然這樣,那麼就讓你感受一下我的實力吧!

我可是好好久沒有這麼盡興了呢!」

在鬼十次郎說完這句話以後,只見他的身體周圍開始變得不一樣!

此時的鬼全身開始慢慢被黑霧籠罩,他的身體周圍開始有黑色火焰在升騰。

彷彿這個火焰能夠吞噬一切一般!看起來讓人心底發寒!

再加上鬼十次郎猙獰的面容,渾身恐怖的氣勢。

現在的鬼十次郎和他的名字非常匹配,它就如同地獄來的惡鬼一般,讓人感覺到可怕和幽深!

這就是鬼十次郎的阿修羅神道!鬼神!

此時的鬼十次郎的全身都有黑炎在升騰,可怕的氣息不斷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詭秘肅殺之氣從他的身體裏面奔涌而出,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

就在下一刻,一尊渾身散發着黑霧,身披黑色戰甲的身影在鬼十次郎的身後慢慢出現!

給人的視覺衝擊非常大!

這道黑影的面色模糊,但是他的眼睛卻是散發着紅色的光芒,讓人不敢與之對視!宛如一個鬼王一般!

他的雙肩上散發的黑炎和黑霧,讓他巨大的身軀顯得更加神秘與可怕,讓人看去就有畏懼之感!

這就是鬼十次郎的阿修羅神道!

鬼神!

此時的鬼十次郎在身後鬼神虛影的襯托下,顯得很是詭異和可怕!

鬼十次郎的全身已經開始散發狂暴和殺伐的氣息!

而且他的表情上已經儘是沉重與清冷!完全不帶一絲感情,他現在就是深淵而來的鬼王!

彷彿他就是鬼神,鬼神就是他一般,恐怖的氣息四散開來。

「希望沒有嚇到你,千夜雲川,讓我看看你真實的實力吧!」

此時的鬼十次郎和他身後的鬼神虛影雙雙凝視千夜雲川,無比強悍的氣勢瞬間向著千夜雲川衝擊而來!

並且開始向著四周散發開去! 夜色籠罩着禪城。

金灘城長街,彩旗飛揚,煙花璀璨升空。

對於禪城商界而言,今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第一豪門黃家旗下的金灘城開業,黃老爺子的八十大壽,備受矚目。

廣場搭建起超過十米高的擂台,最高點的『青』已經高高懸掛。

黃玉海站在擂台前,抬頭眺望,神色流露出期待。

天豪酒吧的一跪之辱,他一直強忍着,為的就是明日。

黃秀秀走來,身材高出黃玉海一個腦袋,「哥,已經安排人去接道尊了。」

黃玉海的眼眸閃過了一抹亮光,目光一直注視着采青擂台,不規則擂台,錯綜複雜,擂台之上,一人舞獅,飛快直上。

「世雄伯伯真不愧是禪城的一代獅王。」黃秀秀也抬起頭,目光熾熱,「明天的采青盛典上,世雄伯伯一定可以力壓群獅。」

「明天雖有百獅爭鋒,可細數下來,能夠跟世雄伯伯比肩的,並無幾人。」黃玉海面容含笑,心情極好,明天不僅僅可以復仇楚塵,還能夠藉著醒獅大賽,賺一筆橫財,「秀秀,我跟你說一個笑話,夏北今天下注一百萬,押宋家奪青。」

「宋家奪青?」黃秀秀傻眼了,不禁問道,「宋家請了哪位師傅來助陣?」

「也就幾個年輕小輩罷了。」黃玉海哈哈大笑,「我跟夏北認識幾年,之前可從來沒有想過,夏北居然有着龍陽之好,如今迷上了楚塵,不惜一擲百萬來討楚塵的歡心。我已經讓人傳出消息了,今晚過後便會人盡皆知,夏家的臉已經被夏北丟光,夏家還想打入禪城製藥市場,難以登天。」

「又是這個楚塵。」黃秀秀抬起頭,望着擂台最高處的『青』,「被選中的『青』,也是楚塵寫的,我倒是好奇,他究竟是何方神聖。」

「宋家有人給我傳了消息。」黃玉海的神色流露出一抹玩味,「楚塵的字,根本不是他親筆寫的,只是有人贈送罷了,明天,他會因此,丟盡顏面。」

擂台之上,醒獅高高躍起,劃過了最高的弧度……

旭日東升。

宋家。

楚塵和宋顏並肩走進了大廳,其餘人都已經早早等候。

「出發吧。」宋長青看了一眼楚塵,隨即開口。

上車之前,宋斜陽喊住了楚塵,低聲說道,「你要記住,如果真的是你的字被選中當『青』,千萬不能高調,畢竟,那終究不是你寫的。」

楚塵點頭,「知道了,爸爸。」

宋斜陽本還想說什麼,硬生生地被楚塵的『爸爸』兩個字憋了回去。

他總覺得這兩個字在楚塵的口中說出,特別的刺耳。

無力地嗯了一聲,宋斜陽立即上車了。

另外的一輛車,宋牧陽一家也早就準備就緒。

「我讓人仔細排查,都查不到張道長還在禪城的痕迹。」宋慶鷹上車的第一時間,便是沉聲開口,目光陰鷙地盯着前面的車子,「今天就是宋秋的死期。」

「宋秋一死,宋斜陽一定會瘋狂的。」宋牧陽的目光流露出瘋狂,他和宋斜陽爭了一輩子,這一次,他一定要贏。」

金灘長街,一大早車子便排起了長龍。

能夠應邀前來參加金灘城開業盛典的,都是禪城的商界名流,除此之外,還有無數湊熱鬧的觀眾在盛典區域範圍外圍觀。

宋家一行人到了之後,找到了位置坐下。

宋家二小姐宋晴火急火燎地趕來,她和丈夫周劍,屬於周家代表,「爸,我今天一大早去找清風道長算了一卦,卦象上顯示,今天宋家,恐有變故。」宋晴壓低着聲音,不敢讓其餘人聽見。

宋斜陽的面容微微變色。

清風道長是張道長留在禪城的唯一弟子,宋斜陽對清風道長,自然也是深信不疑。

「小秋,你要小心點。」宋斜陽叮囑。

宋秋今天一身練功服,少年氣盛,器宇軒昂,自信地一笑,「放心吧,我先去準備了。」

宋斜陽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楚塵的身上。

宋家變故。

只有兩種可能性,除了宋秋的醒獅大賽外,就是楚塵的字。

這時,在場不少人的目光,都下意識地抬起頭,看着懸掛着最高點的『青』,紛紛猜測著。

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烈。

禪城商界的重量級家族人物,幾乎都來齊了。

宋家所安排的位置,相對而言,算是靠後,畢竟,宋家的輝煌,早已經成為了過去。

楚塵抬頭一掃。

葉家,葉少皇。

榮家,榮東。

錢家,錢步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