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斜的高聳尖塔隨着塔身的裂縫蔓延開來,就像一株迎著狂風的腐朽古樹被攔腰截斷,在巨響的伴奏中,跌入裂縫那令人心悸的混沌黑暗。

索恩緊了緊獵獵作響的斗篷,一邊躲避著狂風捲起的沙石,一邊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浮空城的廢墟走去。

「這到底該怎麼進去。」接近到浮空城廢墟附近的索恩仰望着因虛空風暴而坍塌的無數建築,微微皺起了眉頭。

此時的他已經沿着浮空城遺跡轉了一圈,無奈的是這座城市全部都被可怕的虛空風暴包裹着,根本沒有一條可供出入的通道。

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他沉思了很長時間,最終嘗試着從口袋中取出那枚古樸的錢幣。

很快,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這枚古樸的錢幣出現在他掌心的一小會兒功夫,突然閃爍出了淡淡的法術靈光,然後不受控制的自動懸浮在半空中。

「難道是在向浮空城傳遞什麼訊息?」看到古樸的錢幣閃爍的魔法靈光,索恩大致判斷出了一點點信息。

就這樣持續大概半個小時,古樸的錢幣被索恩收起的瞬間,虛空風暴的中心燃起一點螢火似的星光,在黑暗中忽隱忽現的閃爍。

不一會兒功夫,這螢火般的星光隨着距離索恩越來越近,光芒也變成拳頭大小。

「嗡!」

當明亮的光芒接近索恩的瞬間,一種類似螺旋槳快速旋轉的聲音在呼嘯的狂風中傳入他的耳中。

緊接着,一架被能量防護罩保護起來、外表類似十字型的銀白色無人機模樣的構裝生物懸浮在索恩的身前。

「嗡嗡嗡……」

伴隨着螺旋槳的瘋狂旋轉,銀白色構裝生物的正中央向索恩投射出一道淡藍色的光芒,隨即傳出一道道冰冷的金屬音:

「……發現可疑目標!……正在確認目標信息!……擁有洞察者位面許可權!……許可權等級:D級!……呼叫總部!…….是否接引目標!」

「……位面偵察者9號收到!……同意接引目標!……」伴隨着機械性的冰冷金屬音響起,懸浮在半空的小型構裝生物在眨眼間出現在了索恩的頭頂。

「……開啟洞察者半位面領域!……虛空風暴侵蝕壓製成功!……開啟半位面傳送許可權!……正在建立傳送通道!……傳送通道建立成功!……目的地:浮空城會客大廳!」

「……歡迎神秘的外來者光臨洞察者位面!……凜冬之怒浮空城!」

冰冷的機械音剛落,一股未知的空間領域突然張開,索恩的身前出現一道2米高的深藍色傳送門。

「……警告!……警告!……虛空風暴正在侵蝕位面傳送通道!……位面傳送通道預計十秒之後將會崩潰!……半位面能量急劇消耗!…..距離崩潰時間還剩:九、八、七……」

在索恩猶豫的一剎那,銀白色構裝生物盤旋在他頭頂,發出冰冷急促的聲響。

注意到頭頂彷彿無頭蒼蠅般亂竄的小型構裝生物,索恩不再猶豫,直接踏入傳送門通道,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他進入的剎那,盤旋在頭頂的構裝生物也順勢鑽了進去。

浮空城所謂的會客大廳很寬敞,四周的牆壁上刻印着深藍色的神秘紋路,紋路像人體的脈絡一樣非常有規律的鋪展,最終全部匯聚到一起,消失在地底深處。

這種符文索恩印象很深,因為翡翠之塔的牆壁上就是刻印的這種紋路,它們的作用就像現實世界裏牆壁內隱藏的電纜一樣。

這些符文紋路最終會全部匯聚到元素池內,因為它們生物作用是啟動整個高塔禁制的能量傳輸通道。

雖然這座客廳看似浩大堂皇的樣子,但令人尷尬的是,整個空間都是傾斜的,讓他不得不啟動影手派的架勢技「蛾之舞步」將身體漂浮在半空中。

正當索恩好奇觀望周圍的環境時,一道半透明的人影突然與他一樣懸浮在半空中,並向他打招呼道:「你好,神秘的外來者,我是洞察者半位面的管理者。」

這是一道半透明的女性虛影,她的聲音聽起來婉轉悠揚,幾乎與常人一模一樣,並不像構裝生物那般帶着冰冷的機械性金屬音。

「你好,半位面的管理者。」望着這道人性化的半透明虛影,索恩神色平靜的說道。

這座浮空城遺跡中的管理者屬於一種比塔靈還要高級的智能構裝生物。

最關鍵的是,對方竟然在慘烈的大戰中沒有消亡,也沒有沉睡,而是繼續維持運轉,這不得不讓人深思其中的緣由。

雖然這道虛影的出現讓他非常意外,但同時內心也開始有點擔憂起來。

從動蕩之年到現在,幾百年時間過去。

他擔心這位半位面的管理者會因原主人的死亡而變得越來越自主、獨立,或者說不滿足於只做一個聽命行事的工具人,而是想當一個獨立的個體存在。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麻煩了。

「神秘的外來者,為什麼你會有半位面的許可權,你來這裏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位面管理者飄到索恩的身前,聲音依然是那麼的婉轉動聽,沒有摻雜一絲情感。

「受人所託,來此取一樣東西。」索恩掏出那枚古樸的錢幣,直接遞了過去。

位面管理者伸手一指,古樸的錢幣直接飛到她的近前,隨即便閉眼陷入沉思,彷彿在讀取什麼信息。

時間大概過了半個小時。

漂浮在近前的半透明虛影睜開雙眼,靜靜的注視着索恩,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說道:「我已經全部知道了。」

「那麼……」索恩迎上虛影的目光,提醒道。

「你需要的東西,我這裏的確有,而且我還可以給你一道浮空城中最強的塔靈。」

半透明虛影雙手環胸,饒有興趣地打量著索恩微微一笑,接着說道:「但是,我為什麼要給你?」

「那你的意思呢?」索恩心中咯噔一下,試探性的詢問道。

「曾經有一位非常不要臉的傢伙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半透明虛影手托香腮,沉思片刻,發出婉轉悠揚的嗓音:

「所有被命運饋贈的禮物,在暗地裏都被標好了價碼。那麼,你打算付出什麼代價呢。半精靈?」 「你怎的來了?」

炎曦月放下雙腿

微微斜靠在床邊

她在這西寧鎮開丹堂的事

上次給他傳信討要陣法結界時便告訴了他

就算不告訴他

這裏還有一個影在

所以他知道也並不奇怪

只是……

炎曦月目光落在眼前男人身上

難不成是又閑了?

軒轅阡陌感受着自床前傳過來的打量目光

尋了個簡陋椅子坐了上去

矜貴淡然的姿態卻是絲毫不被影響

目光在坐下之後再次回到了炎曦月身上

嘴唇微啟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想曦兒了,第二個原因是因為我想我夫人了……所以我便來了。」

炎曦月一愣

看着眼前面色不改

滿眼皆是笑意的人

竟也是無奈的笑了

本是無甚波動的眸子一瞬間彷彿瞬間盛開的曇花般

醞釀着淺淡笑意

嘴角跟着上揚成美好的弧度

眼下的卧蠶因此變得更為明顯

軒轅阡陌見此臉上笑意也盛了許多

同樣微彎的眼眸中倒映着嬌笑的人兒

……

一時間氣氛很是融洽

只可惜除了籠罩在周圍的火苗

再無人看到這一幕

……

「曦兒陣法勾勒的不錯……」

軒轅阡陌開口讚揚著炎曦月

聽到此的炎曦月抬眸看了他一眼

「若是真的夠好……你應該進不來…」

軒轅阡陌聽此不由得失笑

他確是無法反駁這話

炎曦月卻是聳聳肩

不過以她現在的能力

能設出比軒轅阡陌更厲害的結界是不可能的事

軒轅阡陌似是看出了她的意思

「曦兒總有一天會超過我的……」

炎曦月面上無甚變化

眼中卻是閃過勢在必得的光芒

「那當然……」

這是她堅信不疑的一件事呢……

她才不想一直被軒轅阡陌壓的死死的

她要超過他

然後保護這弱不禁風的男人

看着炎曦月眼中閃過的自信光芒

軒轅阡陌目光一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