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楓看的心裏一樂,忍不住調侃道:「怎麼樣,你未來相公長得還挺帥的吧?」

周詩怡聞言一聲低呼,羞的連忙低下頭,雙眼緊緊閉上不敢看他,心跳一陣加快。

李子楓低頭看着她笑了笑,也沒有再繼續逗她,伸手在她脖子上輕輕點了一下,低聲說道:「睡吧,睡一覺起來就什麼都好了。」

話音落下,周詩怡就覺得一陣困意湧上腦海,接着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李子楓在她睡着后,伸手將她抱起,送進了衙門后宅偏房中。安排好了周詩怡后,李子楓邁步出了院子,外面毛叔正坐在台階上等著。

「安排妥當了?」毛叔隨意問道。

「我點了她穴道,明天中午才能醒來。」李子楓低聲說道。

「你小子對那丫頭倒是挺護著的。」毛叔說。

李子楓笑了笑:「她太善良了,有些事還是不要讓她知道了。」

「是啊,畢竟都是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的鄉親,對她打擊太大了。」毛叔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不過她應該也猜到了,不然也不會一整夜都在等你。」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將他們告上衙門。」李子楓笑了笑說道,「至於衙門怎麼處理,就不關我的事了。」

毛叔翻了翻白眼,道:「所以你就讓我給你背這口黑鍋了?」

「毛叔做族長最合適,換了其他人我不放心。」李子楓說道。

毛叔眼睛微微眯起,道:「你小子就這麼認定了我是好人?」

李子楓微微一笑:「人一輩子總要有一個願意相信的人,不論好壞,至少他可以證明你曾經來過。」

毛叔愣了一下,過了半晌后,搖了搖頭道:「有時候真不知道你小子心裏再想什麼,做的事情總是出乎人的意料,都不知道你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

「呵呵,毛叔,說句實話。要是能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我才懶得管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可是總有人變着花樣要來惹我,威脅我的家人,我要是還是之前那個李子楓,只怕早都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毛叔聞言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也別用這話來試探我,該你知道的自然會知道。」

「自從我在山林里打死了老虎之後,好像麻煩就一件接着一件找上門了。影子衛千方百計的給我官職,現在天神教也步步緊逼,卻又不見雷霆之擊。現在連族長都被拉下馬了!」李子楓呵呵一笑,眼神深邃的看着毛叔,淡淡的說道:「毛叔,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毛叔聳聳肩道:「這件事我確實是知道一些,但是我卻不敢告訴你。你小子要是真有那本事,就自己去查個清楚,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去,不然你只會越陷越深。」

李子楓一臉不屑道:「嚇唬誰呢,大家都是人,我就不信他能有多厲害。」

「哈哈……」毛叔忍不住一陣大笑,道:「論起武功他不如你,但論起才智這天下他認第一,無人敢認第二。我南慶能有今日這個局面,那人早在數百年前就算到了。」

「什麼?!」李子楓眼睛猛的一突,一臉震驚道:「你是說引我入局的人,是數百年前的人?」

「說對了一半!」毛叔笑了笑道:「我華夏的局勢是他預測到的,並且也留下了解法。但引你入局的人,並不是他。」

李子楓腦袋有些發暈,皺眉道:「毛叔,你到底想說什麼,一個數百年前的人,怎麼跟我扯上了關係?」

「以後你自然會明白。」毛叔笑着拍了拍李子楓的肩膀。

李子楓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你這等於沒說!」

「呵呵,至少你確認了有人刻意佈局引到你。」毛叔笑着說道。

「算了,那你告訴我那個百年前佈局的人叫什麼?」李子楓問道。

「不能!」毛叔很是乾脆的說道。

李子楓嘴角抽了抽,氣的恨不得將毛叔爆錘一頓,你丫的說話就不能好好的說完嗎?一說到關鍵的時候,就沒了下文,太氣人了。

「嘿嘿……你要是想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告訴你答案。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本事,讓他開口了!」毛叔眯起眼睛說道。

「別廢話,天都要亮了,一會知府還要升堂問案。」李子楓有些不耐煩道。

「我們李家村這些年除了我,還有一個人走出去過。」

李子楓眼睛閃過一道精光,沉聲道:「周爺爺!」

「好了,日行一善,功德無量。該睡覺了……」毛叔伸了個懶腰道。

李子楓聽他說的話,額頭上冒出一道黑線,罵道:「你行個屁善,別以為我不知道,周爺爺可是醫人無數的神醫,跟他打聽這消息,那豈不是暴露身份,我自己找抽啊!」

「那就看你自己本事了,不過倒是還有個更好的法子,你要不要聽?」毛叔擠眉弄眼的說道,「你可以去求你老婆,只要她開口,周老頭一定會說。」

話剛說完,李子楓就黑著臉罵道:「滾!」

李子楓算是看出來了,這貨就是故意來氣自己的,讓周詩怡幫自己去說話,周爺爺自然是會給孫女面子把事情說出來。可這麼一來自己的處境不都讓她給知道了,先不說周爺爺會不會一巴掌抽死自己,就是李子楓自己本身也不會答應。讓媳婦為自己擔驚受怕,這他媽是人乾的事?

毛叔嘿嘿一笑,攤了攤手道:「不願意就算了,那就被人這樣耍著玩唄。」

李子楓翻了翻白眼,哼道:「要來儘管來,老子還怕他們不來,我這會還真的想知道知道,到底是百年前的那個老怪物厲害,還是我李子楓厲害!」

「哈哈……」毛叔哈哈一笑,伸手豎起了個大拇指,道:「有志氣!不過想想就行了,那位可是唯一一個不用任何信物,就能夠調動全天下守護者的人。你還差的遠……」

「切,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他那麼牛逼,李唐江山最後還不是給滅亡了。」

毛叔聞言一樂,說道:「也就你小子敢這麼說他,不過老子喜歡。對了,你小子真不考慮一下,讓你媳婦說個情?」

「滾!」

李子楓一臉憤憤地瞪了他一眼,扭頭直接離開去了衙門大堂。他現在已經確認了,毛叔就是那個從頭到尾引自己入局的人。他也許不是影子衛,但也一定與影子衛的身份相當,同樣屬於密探之類的,自己走出去的每一步,看似形勢所迫,實則都是被故意引導。其中似乎也許周爺爺有着莫大的關係……

這小小的李家村裏,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為何自己打死了一隻老虎,竟然會牽連出這麼多的人物。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幾乎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在了這裏。

李子楓突然覺得心裏被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很多時候明知道自己在走別人設計的路,但卻不得不走下去,不論是保護家人,還是為了自己活命,都別無選擇。這種情形,身為王牌特戰隊員的他太熟悉了,是身陷重圍的感覺。

因此,李子楓心裏有些非常迫切的渴望,他渴望得到一支屬於自己的力量,可以幫助自己掀開罩在頭頂上的面紗,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以,今天公堂上他要發動第一次反擊,將族長的位置拿下,掌握住這個主動權,守護好親人,然後才能在對方每次出招時,安心地一拳拳打回去。

毛叔雖然身份神秘,但對自己卻是發自內心的關心,這一點李子楓能感受的到,也因此李子楓也選擇信任毛叔,他賭毛叔絕不會對自己不利。

天亮了,李子楓孤身坐在衙門大堂的門檻上,知府神升堂的消息也早已被放了出去,此刻已經有圍觀的群眾前來,對着門檻上坐着的李子楓指指點點。 冥斬天見狀嘆息,如果他真的能夠,把羅刀邀請進入冥家,這絕對是一個很好的人才,但是對方既然不同意,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畢竟他是冥家的家主,他也不能因為小輩的事情,而大動干戈,這樣對於他們的名聲,也沒有絲毫的好處,既然對方不願意成為客卿,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現在他能夠盡量的就是和羅刀拉好關係,因為這羅刀將來必成大器,如果能夠和羅刀拉好關係,這也算是最好的結果了,對於他們冥家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冥斬天嘆息道:「可惜啊,怎麼一個天才,卻不願意加入冥家,既然你不願意加入冥家,我們也不會逼你的,但是如果以後,你有什麼修鍊之上的資源,你到是可以問我,我如果能給的,我會盡量給的。」

其實冥斬天這樣,也算是示好羅刀,熟話說既然得不到別人,但是也要盡顯他們的大度,用資源收買人,雖然不能讓對方成為他們家的一員,但是卻可以收買對方,這樣如果有什麼事,對方也不可能不管的,拿人手軟,吃人嘴短,就是怎麼一回事,羅刀當然知道冥斬天的想法,但是羅刀也沒有說什麼。

冥斬天繼續開口道:「其實,我除了這件事情以外,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幫我辦。」

「終於談到正題了。」

羅刀眼睛一亮,他其實早就知道冥斬天想要說什麼了,羅刀之所以把他的想法,告訴冥芯,就是想讓他給冥斬天傳話,然而這狂野深林的暴亂,讓羅刀感覺到了,這狂野深林的內部,定然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羅刀才說出這話,為了就是勾起對方的好奇,只是這冥斬天自從過來,就沒有主動提起這件事情,羅刀也不可能主動說,現在聽到這話,顯然這冥斬天也開始談到正題了。

羅刀開口道:「冥家主,你有什麼想要說,你就說吧!」

「事情是這樣的,你讓冥芯給我說的,我都聽到了。」冥斬天思考道:「我也深思熟慮仔細想過,現在的獸潮爆發如此奇怪,你可能說的沒有錯,在狂野深林內部,有著我們想不到的事情,我感覺這狂野深林內,說不定出現了什麼厲害的勢力,所以我打算阻止一個,進入狂野深林內部探查的小分隊。」

羅刀的眼睛一亮,他為什麼讓冥芯告訴冥斬天這些,他不就是想要進去嗎?然而此時四周的戰況激烈,冥家能夠抽取出來的武聖級別的武者,非常少,冥斬天肯定會讓羅刀進去,這樣冥家也不用,派遣太多了武聖境界的武者,而羅刀正好可以藉助,這一次進入狂野深林,來一次探索,他倒要看看這魔靈到底想幹什麼,如果他的運氣好,應該可以消滅魔靈才對,所以羅刀才告訴冥芯這些,為的就是進入狂野深林內部,自從他從不死之地出來,就沒有看過這狂野深林,對於狂野深林內部發生的事情,他非常不清楚。

……

而且羅刀現在擁有神通百變,完全可以藉助神通百變,打入敵人內部,俗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想要搞清楚,這獸潮的爆發源頭,就必須的偽裝進去,羅刀倒是很想能明白,這狂野深林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突然出現了,如此多的野獸出沒,而且實力居然都還不弱。

冥斬天看向羅刀繼續道:「我想過了,要進入這狂野深林的人選,一是實力,二是有著過人的應變能力,我認為,夕月你正是合適的人選,所以我想,如果你能夠替我們進去,在裡面打聽到情報,我們也就有了應變能力,你覺得,你覺得如何。」

羅刀思考了片刻笑道:「這個我倒是沒有意見,在這種時刻,多一個人多一個力量,只是我一個人,恐怕也不好弄吧。」

「這個我其實也考慮過了。」冥斬天開口道:「你不要擔心,我們到時候會派遣五個身經百戰的高手加入,他們對於我冥家忠心耿耿,你就放心了,我不會讓你獨自面對,只要你能夠完成這個任務,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呵呵,這些都是次要的。」羅刀笑道:「只要能夠為冥武神州出分力,我也算是有了價值,所以即便沒有好處,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的,這個冥家主可以放心。」

的確羅刀此次進去,就是想要能清楚,這魔靈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狂野深林當中,畢竟這魔靈它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這魔靈的目的,一定是她的月華天星境,對於這種暗中的對手,羅刀必須深入其內部,才能夠挖掘出來對方到底是幹什麼的,只是羅刀現在擁有變身能力,他完全可以變身成野獸,進入對方的深處才可以。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需要藉助冥家的勢力,要不這狂野深林內部,究竟有什麼,她也不是非常清楚,羅刀現在必須藉助冥家的勢力,才能打入敵人的內部,所以也就是因為如此,羅刀才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冥芯為的,就是讓冥芯把這話告訴冥斬天,真沒想到這冥斬天聽了以後,真的過來找他了,這倒是真的正中下懷。

羅刀心裡暗道:「我現在擁有百變,倒是可以讓我變成任何人,而且我進入狂野深林的危險程度非常低,至於這冥家的其他人,想必對於應發突發危險,也是有著一套處理的手法,這倒是讓我可以放心很多,這狂野深林內部,應該不光有魔靈才對,畢竟魔靈隱藏了怎麼長時間,他都沒有露出頭,這魔靈想必還有什麼秘密,這一次我必須要摸清楚,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所以必須的小心才對,然而對方的實力一定不弱,我必須隱藏進入冥家當中,這樣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靠近對方,打聽到這狂野深林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羅刀此時準備主動出擊,一直以來她就非常被動,這樣只會牽著別人的鼻子走,然而此時羅刀,終於打算主動進攻了,然而羅刀想要進入狂野深林,就是為了想要摸出幕後的阻止,羅刀有種感覺,這魔靈之所以如此做,肯定還有別的目的,應為他不可能光為了,月華天星境,就出動怎麼大的一場暴動,而此時在這野獸的獸潮當中,已經陸續可以看出了武聖級別的野獸,這種徵兆一定非同一般,然而能夠超控武聖級別獸潮的,這裡面肯定有更高級別的野獸。

難道是武神級別野獸,可是這種野獸非常稀少,其實不光是人類武者提升到武神困難,就連是野獸提升武神,也非常困難,他們必須對萬物自然有著一些體會,有著一種感悟才可以,但是羅刀真的想不出來,狂野深林為什麼可能出現武神級別野獸,難道這也是魔靈的關係,但是也沒有可能,成為武神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幫他,這魔靈也不可能幫助野獸才對,但是現在武聖級別的獸潮爆發,這野獸的背後一定有著一隻,非常恐怖的武神級別的野獸超控,然而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得,就需要羅刀潛伏進去,去看一看了,然而羅刀此時為了,不引起注意,就必須暫時用一個隊伍隱藏自己,然而冥家在冥武神州的名望非常高,顯然冥家是最合適的人選。

因為冥家的高手非常多,即便是依附冥家的大家族,乃至於宗門的高手也不小,對於這冥家來說,他們要召集幾位至深的武者,還是很是輕鬆的,所以羅刀選上了冥家,讓冥家打他進入狂野深林,這樣不會引起別的野獸注意,畢竟羅刀現在是修真者,一個人的目標太明顯,很容易就讓那些武聖級別的野獸注意,所以羅刀必須藉助冥家的隊伍掩飾自己。

「好。」

冥斬天本來還以為,這羅刀肯定不會輕易答應,畢竟這狂野深林是野獸的大本營,那裡顯然是龍潭虎穴,他還真的擔心羅刀不答應,畢竟那裡所不定,還會有非常高級的野獸看守,如果死了以後,她就真的死了,所以他真的擔心羅刀不答應,但是沒想到羅刀怎麼痛快答應了,這倒是讓冥斬天大驚。

冥斬天繼續開口道:「這樣吧,我讓我的女兒和兒子也加入進去吧,正好讓他們在這裡磨練磨練。」

羅刀聽到這話,也暗自點頭沒有意見,羅刀開口道:「家主,那裡面如果真的有危險,那你這些子女……」

「哼,身為冥家的子女,早就應該做好死的覺悟。」

冥芯和冥鋒異口同聲的開口,他們雖然是冥家的人,但是早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羅刀看了一眼這兩人,點了點頭。

隨後開口道:「不過我現在還在修鍊,必須三十個月後再去,也就是一年零六個月後再去。」

冥斬天倒是沒有著急,隨後就和冥鋒等人離開了。。 夜。

青城。

明月高照,點點繁星。

「吼!」

一聲怒吼在郊區響起,似野獸的憤怒。

「跑什麼跑,你又跑不過我。」

叢林中,周序踩著牛一般大的狗,開口說道。

這狗有三頭,被交叉踩在腳下。

周序,今年二十二歲,大學剛剛畢業不久。

初二期間夜裡總感覺有一些怪異的動物在遊盪。

偶爾還會傷人。

或是小說動漫看多的緣故,覺得還是維護下城市和平較好。

中二的毛病。

一直影響到大學畢業。

如此才有了今晚的事,不過這三頭犬,他著實第一次見。

奇奇怪怪的。

未曾多想,先弄死。

「啦啦啦,你的電話又響啦」

是來電鈴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