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樓。」

「謝謝。」

林藝卯走到電梯旁,電梯已經在往上升了,他只能在下面等著。

另一邊。

sunny很納悶,以往她們的集體行程都是提前就製作好的,上午剛在錄音棚錄完歌之後,原本是有別的集體通告,可臨時又接到通知要繼續新專輯MV的拍攝。

剛吃完飯又要衝沖忙忙跑到練習室換上拍攝要穿的衣服,換完衣服還要在練習室待定,等待經紀人通知拍攝的場地!

然後她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找了一圈才在SM辦公樓的後面一棟樓的餐廳里找到。縮著脖子,sunny迫切的想要回到開著空調的練習室內!

她身上穿著的可是拍攝MV定製的衣服!短褲背心,在這平均溫度只有2℃的天氣下,sunny覺得自己再待下去就要感冒了。

在團隊回歸的關鍵時候可不能生病,她加快了步子。

剛走進辦公樓,就看到電梯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羽絨服男人也在等著電梯。

雖然穿著花里胡哨的衣服,但她還是大方的走過去,站在男人旁邊等待。

她們做藝人的基本素養就是不要去在意旁人的目光。

……

感覺身邊傳來一陣香風,林藝卯不由轉頭看去,sunny也下意識歪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是你?」

「是你?」

…………

林藝卯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小矮子,少女戴著藍色鴨舌帽,穿著12號的白色露腰的長袖背心,披著一件根本沒有任何保暖能力的粉色夾克,下面穿著白色的超短褲,腰間系著一條粉紅色的腰帶,腳上穿著紅色的長筒鞋……

花里胡哨的……

好吧,昨晚他眼瞎,現在看起來這個女孩好像還真的挺耐看的。

「你來這裡幹嘛?」

「你來這裡幹嘛?」

兩人異口同聲問道。

「你先說。」

「你先說。」

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Ladiesfirst~」林藝卯紳士的伸出手掌,英語說得相當標準。

sunny自然聽得懂這麼簡單的英語,小手插著裸露出來的纖腰,一臉得意道:「昨天都說過了,我是少女時代的成員。」

看著女孩子裸露出來的雪白肌膚,上面已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林藝卯忽然問道:「你不冷嗎?」

「呀!我跟你說我是少女時代誒!你居然問我冷不冷!」

「你穿這麼少,不會冷嗎?」

「冷是肯定……呀!」sunny跺了跺腳,氣鼓鼓的看著這個男人。

不能交流了!

小丫頭這麼冷的天還穿這麼少,真可憐。

林藝卯面含笑意,把羽絨服脫下來,裡面還穿著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

sunny這才發現他還背著一把吉他。

林藝卯把羽絨服直接塞進sunny懷裡:「不管你是少女時代還是阿姨時代,先把這個穿上,別感冒了。」

sunny抱著羽絨服服,看了看林藝卯又看了看這件棕色的羽絨服,下意識抬起衣服聞了聞,衣服沒有異味,反而有一股清香。sunny發現自己的舉動好像有點過分,慌忙擺手:「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這樣的動作換作一個矯情的人估計還真就傷到他了,可林藝卯很明顯不是這種人人,很大度的笑了笑,一邊把吉他背上:「理解理解,我這個人有一點小潔癖,衣服應該都不會有異味。」

「謝謝。」sunny紅著臉點了點頭,她也不矯情,把羽絨服披在了身上,寬大的羽絨服直接把她上半身蓋住,直至大腿。

衣服上還有男人的體溫,快速的為她驅逐著寒意。

嗅著這股溫暖,sunny臉更紅了。

這可是才見過一次面的男人身上拔下來的衣服啊……自己居然就這麼穿上了。

偷偷的看了男人一眼:「你是來公司幹嘛的?」

「我?我是S.M公司的練習生~厲害吧!」林藝卯笑了笑。

「那你還不認識少女時代?」sunny鼓著腮幫子道。

林藝卯覺得這個女孩越來越可愛了:「我昨天剛下飛機,以前根本沒有關注過這些,你說呢?」

「昨天才下飛機?你考核選拔都沒參加就成S.M的練習生了?」sunny覺得有些荒唐:「我當初都是經過了考核才進入S.M的!」

她可是公司創辦人之一,李秀滿的親侄女啊!

林藝卯有意要逗一逗這個越看越可愛的女孩,揚了揚下巴:「厲害吧!」

「只是覺得你好像沒有說真話。」sunny狐疑道,這個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外形倒是相當不錯,笑起來很陽光帥氣,就是黑了點,跟俞利一樣……

「叮~」

這時,電梯也下來了,兩人走了進去。

林藝卯按下四樓,然後問道:「幾樓?」

「六樓。」

「少女時代是S.M娛樂公司旗下的女團?」林藝卯不是傻子,聊了這麼多,而且自稱少女時代成員的女孩也出現在S.M公司辦公樓。

「嗯……」sunny已經沒有心思跟他糾結什麼了,這人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她反而有些好奇這個從來沒見過的男人是怎麼做到剛來就成為練習生的,特招?關係戶?回頭問一下叔叔……

「那你應該認識朴仁靜吧?」林藝卯問道。

「認識的,她偶爾會來我們宿舍玩。」sunny點了點頭。

「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嗎?」林藝卯語氣不由輕快了一些。

sunny很想吐槽,昨天他不是說朴仁靜是他的女朋友嗎?

但是想了想自己身上還披著他的衣服,還是算了:「仁靜歐尼早就離開SM公司了,她現在在MBK!t-ara,也不是S.M旗下的女團。」

「蛤?」林藝卯傻眼了。

「叮。」

電梯也到了四樓,門自動打開。

林藝卯自然不會跟她在電梯里磨嘰,大步走了出去。

「喂,你的衣服!」

「晚上還我吧。」林藝卯擺了擺手,頭也不回,腦子還有點亂。

他怎麼也沒想到,朴仁靜居然不在S.M公司了,還以為能夠聚一聚什麼的……她離開S.M,那小賢允兒她們不會也離開了吧?

林藝卯有些失落,有點擔心在公司的認識的人都離開了……

晚上再問問李順圭吧,畢竟她是S.M公司的女團成員,說不定她所在的少女時代的成員里就有自己當初認識的女孩也說不定。

林藝卯來到總監辦公室,敲了敲門,裡面沒有反應。他又加了點力敲了敲,依舊沒有反應。

這時,一個戴著眼鏡穿著正裝的男人從後面的一個房間走了出來。

「你是?」

「我是來找李秀滿總監的,我叫林藝卯。」林藝卯自我介紹道。

男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知道你,總監和社長都跟我提到過你,你先進來接待室坐坐吧。」

說著,男人轉頭推開門。

林藝卯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我叫韓勝英,是李秀滿總監的秘書。」韓勝英泡了一杯咖啡,放在林藝卯面前。

坐在接待室的沙發上,林藝卯端起咖啡。

又是美式……

他喝了一口,看著眼前看起來挺斯文的韓勝英道:「勝英哥知道李秀滿總監去哪裡了嗎?」

「你要是找總監的話現在可找不到,他跟社長一同去SBS商談業務了,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回來。」韓勝英無奈的攤手道。

「額……那能麻煩勝英哥幫我給總監打個電話嗎?就說我來了。」林藝卯道,他可不想在這裡乾等著。

韓勝英點了點頭,也沒有怪林藝卯這樣無理的舉動,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在韓國,上下級觀念可是很強的,按理來說,得知上面的領導沒有空,林藝卯應該在這裡等著,而不是打電話打擾。

韓勝英在電話里說了幾句,然後掛斷電話道:「總監讓你下午在公司到處逛一逛,熟悉熟悉,他談完事就回來。」

林藝卯點了點頭問道:「我可以隨便逛嗎?」

「隨意。」韓勝傑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林藝卯毛病又犯了,屁股粘在沙發上拔不下來了,於是他又心安理得的坐了半個小時……

看到林藝卯外出的背影,韓勝傑暗自咋舌:「好傢夥,這個練習生連總監的鴿子都韓放,偏偏李秀滿總監還沒有在意……」

不過根據他查過的關於林藝卯的資料,看得出金敏英和李秀滿對他的重視程度還要超過當時的東方神起和SJ,只是可惜了……

這時,門被推開,林藝卯從門外探出一顆頭:「你知道少女時代在哪兒嗎?」

韓勝傑:…… 江銘亮回到紐約之後沒多久,史蒂文斯,庫里,韋斯特也先後結束了自己的假期,回到了紐約,亞馬遜為籃網隊製作的奪冠專題紀錄片《征服之光》,這幾個人是錄製的主角。

紀錄片採用採訪加回憶錄加拍攝的形式來錄製,四人分別在各自的錄製地點,觀看亞馬遜的工作人員為上賽季的籃網隊剪輯出來的影像,回顧上賽季的點點滴滴,說些漂亮話。而一切的起點,自然是那筆引發巨大爭議的交易,籃網隊用喬治交易庫里,巴恩斯,格林,以及勇士隊2013年的首輪選秀權。

「交易得到庫里的想法在我剛剛來到籃網就已經成型了。我說過很多次,我前前後後三次嘗試得到庫里,一直在第四次才大功告成。但那也是最好的安排,這讓我們首個賽季的合作非常的甜蜜。送走喬治是一件讓人遺憾的事情,但是當有機會得到庫里的時候,任何的犧牲都在所難免。」一段網路上質疑這筆交易的發言從江銘亮眼前閃過,江銘亮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對著鏡頭侃侃而談,當初質疑,攻擊甚至謾罵的人,現在無一不成為庫里的忠實球迷。

交易得到庫里,是籃網隊輝煌的起點,以至於包括格林,巴恩斯這樣出色的球員,在這一個段落中沒有得到太多的重視,不是他們不夠好,而是庫里太耀眼。

對於一支進行了大調整的球隊而言,開賽的四連敗其實意味著球隊夏季調整陣容的失敗,一意孤行的江銘亮在那個時間更是承擔了很多。不管他曾經的工作有多出色,當球隊出現起伏,球迷還是會失去理智的攻擊。

血洗斯台普斯成為籃網隊扭轉頹勢的起點,一波13連勝迅速打消了別人的質疑,但是哪怕到這個時候,絕大多數人也不會想到這只是一個開始,12連勝,17連勝,庫里用MVP級別的表演征服了東盧瑟福的球迷,他給籃網隊帶來的影響,區別只在於籃網隊上賽季沒那麼差,隊史最佳戰績,后78場比賽只輸了10場球,甚至在賽季最後,籃網隊還獲得了九連勝,差一點點就成為了新世紀第一隻單賽季4次10+連勝的球隊。

兩負雷霆,兩負熱火,一直到決戰熱火之前,絕大多數球迷都沒有想過籃網隊會拿下總冠軍,但是在面對攜22連勝的威望而來的邁阿密熱火,籃網隊用表現證明,「我們是來跟你爭這個總冠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