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沒有別的信息了!」

「沒有了,我只能做到這些了。」

「你敢騙我,我回來就燉你吃了!」林煜道。

「粗俗!非常的粗俗!」還沒說完,林煜一把又將其捏在手裏,和那匣子一併放進葫蘆之中。

「這後山之中我曾去過數次,沒見過有什麼異常啊。普通的草木,那裏都是少之又少,更何談那聚靈液!」林煜依然覺得那小鷹是在騙自己。

林煜懷着遲疑的態度,緩緩的上山而去。途中,還仔細觀察著四周。但好像除了一些普通的石壁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東西。

而到了山頂之上,則是一片空地,和一些普通的草木罷了。

林煜又往深處走了些,發現前方是一石崖,石崖的附近立着一座石碑。

那石碑之上,只是簡單的刻着碧天城三個大字罷了,沒有其他任何異常的東西。

「這小子,怕不是又在騙我!」林煜原想叫那小鷹出來,卻發現那小鷹好像是沒有了其他的反應,怎麼樣的沒有回應。

「這小子,早晚燉了吃了!」林煜繼續在那山頂之上觀望着。

「這碧天城府的後山頂上,為何盡頭是這斷崖。倘若這城府之中遇到難事,想要逃離此處,都是沒有去路。」林煜在心中暗自想到,總覺得有些奇怪。

「……,難不成這裏有着暗道!」林煜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林煜在四周找尋着類似機關的按鈕,卻發現沒有任何異物。

「如果沒有這密道,那不是真的將自己逼上絕路?」林煜越來越覺得這地方有些詭異。

「而且這周圍的石壁如此窄小,定然是特意設計成這樣才對!」

林煜最後終於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最終將自己的視野停留在了那石碑之上。

林煜試着用手按了下那石碑上的字體,卻發現沒有任何反應。

之後又在石碑的背面找尋了許久,卻依然是沒有發現那開啟密道的機關。

「怎麼會……。」林煜有些不敢相信。

而之後又突然想到,「莫不是這機關按鈕在這石碑的底下!「

林煜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便瞬間催動源氣,想要嘗試着將那石碑移開。

但那石碑確實是不一般,林煜用盡了自己的所有力氣,那石碑卻是猶如泰山一般絲毫未動。

「這石碑果然有問題!」林煜雖然沒有移動開那石碑,但還是十分高興。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對的,只要想辦法將這石碑移開,自然是會發現這密道。

「這後山之中,府主並沒有阻止他人進入。難不成這府主也不知道這後山的秘密?」林煜進一步的猜想到。

「既然用蠻力移不開這石碑,那定然是要注入源氣,將其頂開!「這一刻極其的冷靜,同樣在其臉龐之上還流露出自信。

林煜雙掌一抬,將其凝聚在手,向著那石碑的底處注入。

注入了片刻之後,正如林煜所想,那石碑確實是有了反應。

石碑的底部被那源氣所擾,漸漸的也是受其催迫向右直接是橫移了幾米。

而那石碑的下方,則是有着一形似石扭的開關。林煜收起心中的激動,用手對其一按。

只見得那原本荒蕪的空地之上,居然是硬生生的向上彈出一階向下的樓梯。

林煜也是懷着有些遲疑的態度,順着那樓梯走了下去。

那樓梯的深處也是十分的昏暗,林煜順勢拿起剛才在懸崖上撿起的粗樹枝,點起火焰。

林煜發現這密道應該是常年沒有使用過,無論是樓梯還是四周都是被塵土所掩蓋。林煜還覺得四周有些腥味,十分難聞。

階梯的盡頭則是一處石門,林煜打開那石門,發現居然是一處類似倉庫的地方。

而當林煜剛剛踏進這倉庫之中,那葫蘆瞬間便是有了反應。林煜知道,那聚靈液應該就是在此處了。林煜沒有理會那異動的葫蘆,繼續在這倉庫之中探尋着。

林煜發現這倉庫確實是十分之大,同時林煜也在倉庫的深處發現了第二個機關。

「沒猜錯的話,這機關應該是關閉上面的樓梯的按鈕。如果一旦有了災事,藏在此處確實是難以讓人發現。不過這地方,居然會有這樣大的一處倉庫,還有如此精妙的機關,這製造之人倒是十分厲害。」林煜望着四周,心中感嘆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四十二章被冷落

「嗷,明白了!」

陳美麗明白,劉黎明也是個熱血青年,完全可以相信。

於是她和劉黎明道出了實話:「我果然沒有看錯人,能治就好,我跟你說實吧,其實我是市公安局的,我來你們青龍鎮是為了暗地裏調查一個案子,這個罪犯對我們非常重要。」

「你,公安局!」

劉黎明捏了一把汗,難以置信的望着陳美麗問道:「我不信,你是一個醫生,怎麼現在又變成警察,不會是罪犯的親戚吧!」

「這是我的證件!」

陳美麗隨手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證,扔給劉黎明。

「我靠真的!」

劉黎明打開一看,驚訝道:「陳美麗,女,洛川市公安局,刑事偵查處,職務,處長,我的乖乖啊,還是個處長,挺牛逼的啊!」

「信了吧!」

陳美麗白了他一眼,笑道:「你這是伸張正義知道吧!」

"嗷,你放心,這個罪犯包在我身上,就算是到了閻王爺那,我劉黎明也給你奪回來!」

劉黎明一身正氣的拍著胸膛保證,陳美麗一本正經的說道:「那就好,這個案子非同小可,記住,不要和任何人說起,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泄密的後果。」

「知道!」

劉黎明點點頭,他當然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要不然公安局也不會派一個大處長,到窮山溝里長期潛伏調查。

「嗯,還有,我知道你和張濤所長關係不錯,他也不能說,知道嗎!」陳美麗嚴肅的提醒道。

「行,不過張濤人挺好的,不像是壞人,他又是所長,還當過兵!」

「傻逼,壞人臉上還刻着字,好人壞人與你無關,知道多了對你不好,張濤還在調查之中!」陳美麗冷聲訓斥道。

劉黎明滿口答應后,眼眸中掠過一抹狐疑的眼神。

「好好,有我什麼事,我給你的罪犯救活就是了,哎,對了,我救活了有什麼報酬沒有啊?」

陳美麗一聽喝道:「臭小子,你金錢,地位你都不要,你要啥,你不會……要我?

說到最後陳美麗才想起自己,劉黎明嘿嘿一笑「陳警官,聰明!」

陳美麗平靜了一下呼吸,眉目瞪瞪劉黎明,說道:「行,只要你讓罪犯開口說話,我答應你!

「好嘞!

看着陳美麗,劉黎明認不住暗笑。

很快兩人便到了洛川市人民醫院,停好車,來到住院部,兩人乘坐電梯,直接到醫院的貴賓病區。

電梯門打開,整個病區都是荷槍實彈的武裝特警,可見這名犯人是多麽的重要。

「陳處好!」

「辛苦了!」

「陳處好!」

「辛苦了!」

「嘿、嘿、嘿……這真牛叉!」

劉黎明暗暗感嘆,他一個草根,第一次遭遇這種場面,頓時誠惶誠恐。

陳美麗和武警相互敬禮問好,看上去英姿颯爽,威風凜凜。

劉黎明在後面狐假虎威也挺起胸膛,感覺和陳美麗走在一起很威風。

兩人走到病房門口,陳美麗立正行了個軍禮,同時喊道:「報告!」

「進來!」

隨後一個口令喊出,兩人推門輕輕的坐了進去。

進入病房,一位滿頭銀髮的老警察坐在病床旁邊,滿臉惆悵,但相貌威嚴莊重,有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他穿的警服和一般警察的不一樣,上身白色,下身藍色,從肩上的警銜可以看出,應該是公安局局長的警銜。

病床上躺着一個男子,頭上裹着白色的繃帶,全身是琳琅滿目的醫療設備,面目難以看清。

「魯局,犯人現在情況怎樣?」陳美麗來到魯局長跟前問道。

魯局長站起來,長嘆了一口氣:「還是那樣啊,這可咋辦,我們就這樣功虧一簣,太可惜了啊!」

說着,他發現病房裏還有一個人,臉色一變,沉聲問道:「他是誰?」

陳美麗慌忙介紹:「魯局,他是一名中醫,叫劉黎明,我專門請他過來,有可能他有辦法!」

「中醫?」

魯局長眉頭微皺,說道:「美麗,你怎麼想到找個中醫過來幫忙,你這不是胡鬧嗎?」

陳美麗神情一黯,勉強擠出笑容道:「魯局,我不是沒有辦法!」

「那你就找個中醫」魯局長不悅的喝道:「讓他走,這不是在添亂嗎?」

陳美麗低聲勸說道:「魯局,他可不是一般的中醫,你就讓他試試,萬一救活了,我們不就有線索!」

「這……」

魯局長猶豫了許久,嘆聲說道:「哎,那好吧,不過先等等,曹院長的兒子曹玉豪今天從京城回來,他是腦外科專家,馬上也會過來,看他有沒有辦法再說。」

「曹玉豪!」

聽到曹玉豪這個名字,陳美麗的臉沉了下來,不悅的答應道:「嗯!」

魯局長看着陳美麗,說道:「你曹叔和你爸爸關係不錯,曹玉豪年輕才俊,雖然人有點高傲,可論身世背景都配得上你,你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了!」

「魯局,我們正在談工作,你怎麼往這上面扯,我還不想結婚!」陳美麗柔聲說道。

魯局長無奈,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往下面說。

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體型微胖,一身白大褂,眼睛眯著,面帶微笑,他身後跟着一個身穿休閑裝的年輕人,三十歲左右,相貌英俊,但給人一種難以相處的感覺,兩人表情恰恰相反。

「曹叔好!」陳美麗慌忙上前打招呼。

曹院長滿臉笑容:「美麗啊,多日不見,原來漂亮,現在比原來更漂亮了啊!」

「曹叔,你這個大院長真會夸人!」陳美麗淺淺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