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白完全沒有下車的想法,儘管這裡的厲鬼很多,甚至路邊的那片林子的每棵樹都是一個靈異。

但蘇慕白很清楚,這裡不是他目前可以橫推的。

「古宅里的那老頭目前都不一定死了,畢竟如果按時間算的話,現在他要是死了,楊間他們又怎麼會經歷他的頭七任務呢!」

這處靈異之地很恐怖,附近的厲鬼多的數不勝數,但這些靈異卻被一名馭鬼者鎮壓著。

現在那名老人或許身體已經開始逐漸出現了問題,畢竟乾屍新娘已經開始遊盪了。

「我是一個比較謹慎的鬼,這並不是慫,這叫穩健!」蘇慕白閉上了眼睛,不在關注窗外的詭異之地。

他敢打包票,只要他在這下車,那古宅里的老人大概率就會來找他談心,然後在古宅的後面挖個坑,直接就將他給埋了。

踏踏,踏踏踏!

蓋著紅色頭巾,穿著旗袍的乾屍新娘邁著僵硬的步伐,順著那條林間小路朝著公交車的方向走來。

她的步伐不急不緩,帶著一種古怪的規律,每一步邁出的距離,以及頻率的快慢都是一致的,似乎是經過了精心測量的一般。

從老舊古宅到公交車站台之間的距離,乾屍新娘走了兩分鐘。

隨著乾屍新娘的上車,公交車內的那塊電子顯示屏上的乘客數量,由2變成了3。

這代表了此時車內有三隻厲鬼!

乾屍新娘上車后,並沒有選擇就近入座,而是往前走了好幾步,最後在蘇慕白前面一排的位置坐了下來。

「嗯?」蘇慕白睜眼,看著這乾屍新娘的背影,心中莫名的發怵,心裡湧現出一股不安的預感。

這是一種危險的氣息!

蘇慕白可以肯定,這乾屍新娘的恐怖級別,絕對超過了自己了很多,不止是一星半點的那種。

「嘎吱」一聲。

乾屍新娘入座的同時,公交車的車門也隨之關上了。

公交車繼續啟程,沿著這條道路繼續前進,按照之前的方式行駛著。

………………

大昌市。

醫院三樓的一間急診室內。

馮全手中拿著自己的衛星定位手機,不斷的嘗試著與外界聯繫,但卻失敗了,手機信號被干擾了。

房間里並沒有開燈,昏暗的房間之中散發著一股莫名的陰冷,像是久無人居的老宅重新打開了一樣。

「該死的!」

馮全的心裡暗罵,但卻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出來,甚至就連呼吸也壓制到了最低,保持著屍體一般的寂靜。

三樓外面走道之中有著靈異在徘徊,甚至不止一隻厲鬼。

之前在二樓走道的拐角處,他們遭遇到了厲鬼的襲擊。

雖然襲擊他們的只是餓死鬼的鬼奴,但架不住數量實在太過龐大,再加上醫院裡環境黑暗,慌亂之下的馮全與其他人跑散了。

後來馮全被各個階段的鬼嬰一直追殺到了醫院的三樓。

來到三樓的他遭遇了真正的厲鬼襲擊,那隻厲鬼很恐怖。一個照面,馮全就落入了下風!

最後馮全還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從那隻厲鬼的手中逃脫,躲進了這間急診室內。

此時的他顯得極其狼狽,身上的有著一道道深淺不一的傷口,有些傷口已經深可見骨了。

詭異的是。

馮全身上的那些傷口並沒有鮮血流出來,也看不到血肉,皮膚下面被一層厚厚的污泥給堵住了。

似乎他的體內,已經沒有正常人的血肉了,有的全是那散發著腥臭味的墳土。

房間里那股陰冷的氣息,正是從馮全的身上蔓延開來的。

「我記得郭凡好像也是跟我一起朝著醫院的三樓逃跑的,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馮全心裡暗想著。

之前逃跑的時候,馮全有注意到隊伍中的郭凡也是跟著他一起朝著醫院的三樓逃跑的。

本來馮全是打算朝著醫院的一樓大廳跑的,然後直接從一樓大廳逃出醫院。

但當時情況危急,馮全朝二樓通往一樓的樓梯瞄了一眼,昏暗的環境之中,他看到了一道恐怖的人影堵在了樓梯口,所以馮全就果斷的朝著樓上跑了。

當時身後一群餓死鬼的鬼奴窮追不捨,而剛上到三樓的馮全就遭遇了遊盪在三樓走道中的厲鬼襲擊。

幾經波折之後,馮全擺脫了厲鬼,但也與郭凡走散了。

與此同時。

在距離馮全所呆的這間急診室不遠處的一間護士值班房,也發生了極其古怪的事情。

「滋~~~滋~~~」

值班室內的燈光並沒有完全熄滅,但卻也彷彿線路接觸不良了一般,電燈閃爍個不停。

在值班室內,有著一張單人床。

此時的床上跪著一名男子。

男子的身體一動不動的,渾身僵硬,彷彿已經死去了很久一般,看上去沒有了生命特徵。

而在男子的懷裡,卻十分突兀的抱著一個木質的靈位,那靈位就像是有人去死之後的牌位,只是上面斑斑駁駁,顯得格外老舊!

……………… 第417章

目送著林壞跟鍾眉離去,趙龍激動地摟著大金牙的肩膀:「表哥,這次多謝了。」

「林壞那小子這麼囂張,我就算扳不倒他,也要讓他掉層皮。」

大金牙擺手笑道:「放心吧,這二十個億,你來花,他來還。」

「一下子讓他還出來二十個億,就算他能還得上,他們唐氏集團的資金鏈也得在一天之類斷掉。」

「這小子害得你爸,我姨父坐牢,必須讓他付出點代價。」

大金牙沒在這裡待多久,也離開了。

那幫合作商連忙圍了過來,紛紛開始恭維趙龍。

「想不到趙老闆跟仁通錢莊的金牙助理,居然是親戚啊。」

「趙老闆,等趕走那個林壞,我們的合作您看……」

天鴻公司可是他們這些人的搖錢樹。

要不是林壞進來橫插一腳,他們也不用演這場戲碼。

中止合作,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不合作了,他們從哪去賺這麼多錢?

趙龍笑道:「這次要多虧了大家的配合,我趙龍一向是賞罰分明的。」

「你們放心好了,等趕走林壞,我們的合作繼續,我加大訂單,保證讓你們賺得盆滿缽滿。」

眾人連聲道謝,興奮不已。

很快,大金牙那邊就把錢打過來了。

趙龍當場結清了所有人的貨款。

還剩下一些錢,他當然不會還給林壞,自然要塞進自己的腰包。

而這邊,林壞和鍾眉正在回唐氏集團的車上。

鍾眉一臉擔憂,忍不住說道:「林先生,我總覺得仁通錢莊在給我們下套。」

「剛才您應該仔細看一下合同的。」

林壞冷笑:「內容還是那些內容,看不看我也知道,你看看吧。」

說著,他把合同扔給鍾眉。

鍾眉迫不及待地翻閱起來,念道:「利息的確不是很高,比銀行多兩個點,其他的倒是沒什麼問題……等等!」

鍾眉臉色大變:「這份合同的期限,只有一周時間!」

「完了完了!他們也太狠了,明顯在給我們下套!」

七天時間,從哪去湊二十個億還給仁通錢莊?

林壞一臉從容:「七天?怎麼這麼久?」

「我還以為最多就一兩天呢。」

鍾眉吸了口氣,著急道:「林先生,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錢肯定已經被趙龍他們分完了,但七天之後,這二十個億是需要我們來還的。」

「這虧大發了!」

「而且地下錢莊的人不好招惹,他們的能量,比地下圈子的能量還恐怖……」

林壞搖頭,安撫道:「放心吧,我另有安排。」

鍾眉鬆了口氣,但同時又有些疑惑。

林壞的另有安排是什麼?

二十個億,可不好安排啊……

只見林壞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駱爺,想你了,什麼時候來天海市喝喝茶?」

「嗯……不是喜歡你,我是想問問你的錢,都存在仁通錢莊是吧?」

「不是,不借錢……就是想跟你聊聊。」

「好,七天之後,我等你。」

紫筆文學 「女兒也想繼承娘親的馴獸體質。」鳳瓔笑了笑:「爹爹女兒一定努力成長,好以後保護你們。」

鳳玄息勾唇一笑:「爹爹不用你太出息,做好自己,自己高興便好。」

鳳瓔嗯了一聲。

她知道鳳玄息不會逼著她修鍊成長,只是突然有了修鍊的資格,他自然會上心點。

不過他還是主打著自由的想法,不去強迫鳳瓔,不然鳳瓔先前一個廢物,又怎麼會被鳳玄息他們如此的寵愛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