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餘人連忙跑來,臉上帶著笑容。

「原來你這麼厲害啊。」

餘人吞了一口口水,臉上都帶著震驚,現在他有些害怕葉飛了。

「嘿嘿,老大,您看還行嗎?可不可以升職?」

葉飛瞬間變成了猥瑣男,點頭哈腰的對著餘人說著,餘人看著葉飛和剛才判若兩人,便是感覺有些不真實。

「升職,升職,我現在馬上帶你見我的堂主。」

此時餘人連忙對著葉飛說著,然後開來一輛車,讓葉飛上去。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

葉飛連忙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好像遇到了畢生最好的事情一般。

葉飛在眾多羨慕的目光中之中隨著餘人離開,餘人臉色濃重的開著車子,他竟然招收到了一個高手,並且智商好像還不高的樣子。

想到這裡餘罪便是有些激動,幸虧葉飛這樣的人才沒有入了沈蒼生的局子,被自己招來了,那奉獻給柳驚天,一定很不錯。

很快,餘人便是開著車子到了頭狼武盟的總部,葉飛看到這頭狼武盟的總部,便是有些意外,自己來的時候沒有做足功課。

只見餘人拿出一塊令牌讓看守的人看了一眼,那些人便是開了門。

「哎,老大,沈蒼生和柳驚天是在一個床上睡覺的嗎?」

葉飛忽然問著餘人,餘人額頭上爬出一條黑線,在心裡呼嘯過一萬個草擬嗎,原來還真是個傻子啊。

「沈蒼生和柳驚天不在一個地方,一個在北邊,一個在南邊,我們現在的位置是北邊,柳驚天老大的總部。」

葉飛聽到餘人的話后,便是知道,這裡絕對不是總部,總部在沈蒼生哪裡,也就是說,無數的分舵遍布在東涼城內,而總部應該在沈蒼生手裡掌握著。

「那到底沈蒼生和柳驚天在不在一個床上睡覺啊?」

葉飛又傻乎乎的問著餘人。

「男人是不在一個床上睡覺的。」

餘人忍著葉飛說著。

「不對啊,我和我爸爸就在一個床上睡覺啊?半夜我抱著我爸爸,感覺安全感十足啊,那我今天晚上睡哪裡啊?我跟你一起睡吧?」

葉飛問著餘人。

「閉嘴,男人不許在一起睡!」

餘人額頭上爬出一條黑線,對著葉飛喝斥著。

「那你不讓我抱著你啊?不行,我怕鬼鬼。」

「閉嘴!在說話把你扔下車子去!」

「哦,我閉嘴。」

「那你跟不跟我一起睡啊?」

「閉嘴,閉嘴!閉嘴!」

……

一路上,餘人受不了葉飛這個傻子了,他快崩潰了,葉飛問的各種傻逼問題,讓他刷新了三觀。

很快,車子就到了一個閣樓的面前,好幾個小弟都是巡邏著,一會過來一隊,葉飛認真的觀察著這裡的地形。

「傻子,跟我下車!」

餘人對著葉飛說著,葉飛便是下了車子,餘人口響了門,在外邊恭敬的站著。

「誰啊?」

內部傳來一聲

「分堂主餘人求見。」

餘人恭敬的說著,額頭上有些汗水,這是今年他第一次來見柳驚天,平時沒事他是不敢來的。

「有什麼事啊?」

柳驚天問著餘人,但是依然沒有要餘人進門的意思。

「我帶來了一個超級古武者,但是智商好像是有點問題,很厲害的,我想能給老大帶來一點力量。」

「進來吧。」

餘人說完之後,柳驚天好像心動了,便是對著餘人說著,餘人推開門,便是走了進去。

葉飛看著裡邊坐著五個人,坐在中間的那個人眉毛橫征,雙目有神,頭髮根根硬朗,十分健康,葉飛知道他便是柳驚天,古武也是非常高的。

葉飛看到那柳驚天後,內心急跳了一下,這傢伙好高深的內力啊,葉飛沒有把握打敗他,在加上屋內的四個人,簡直是太強大了,葉飛要逐一蠶食,靠智取。

其餘的四個人紛紛坐在兩邊,葉飛知道那是柳驚天的高層手下,心腹之子。

「就是他嗎?」

柳驚天深吸一口氣,本來是在開會,但是卻被餘人打擾了,要是是餘人拿不出一個好的高強者,他就讓餘人滾。

「是的,他一個人能夠踹翻一輛小轎車,可厲害了,剛才他一個人踹翻了二十多輛車。」

餘人恭敬的對著柳驚天說著。

「哦?」

「可能嗎?我來試試這小子。」

柳驚天站起來,朝著葉飛走去。

「老大,你別了,你的古武太厲害了,一不小心把這小子弄死了怎麼辦?」

「還是我來吧,我的功力還若一點。」

一個高層站起來,對著柳驚天說著。

「好,你來試試他。」

柳驚天重新坐下,那個堂主走到葉飛面前。

「來,我們對轟一拳,你要盡全力。」

那個堂主對著葉飛說著。

「好,呵呵呵……」

葉飛說了一聲好,然後便是開始傻笑了起來,一遍笑一遍流淌出哈喇子,眼神獃滯。

「我草,這尼瑪的是個傻子!」

在座的都驚呆了,餘人雖然剛才都說了,他的智商不高,但是沒想到智商低到這種程度。

「來!」

那堂主直接一拳朝著葉飛打來,葉飛一拳還擊。

「砰!」

葉飛一拳就和對方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

「啊!」

那堂主瞬間倒飛了出去,柳驚天連忙閃開,那堂主直接被打在了地上。

「李堂主!你怎麼樣了?」

剩下的三個堂主連忙去扶李堂主。

「別動!」

李堂主忽然吃力的喊著,三個堂主都是停下,沒有去扶李堂主。

「斷了!」

「腰斷了……」

李堂主磕磕絆絆的說著,頓時幾個人都是臉色慘白,震驚的看著葉飛,葉飛竟然一拳打斷了李堂主的腰!

這一下,就連柳驚天都覺得震驚,好久沒有碰到這樣的高手了,就是有點智商低。

「好玩,好玩,打架好玩。」

「我要挑戰你!挑戰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葉飛此時像個猴子一樣,跳在桌子上,手舞足蹈的樣子,對著剩下的三個堂主說著。

那三個堂主覺得臉上無光,竟然被一個傻子輕視了。

「看來是很厲害。」

其中一個堂主對著柳驚天說著。

「好啊,妙啊,簡直太好了!」

柳驚天臉上帶著驚喜,這下他有打手了,這下可以完全有把握弄死沈蒼生了。

「來,來,小兄弟,我帶你打架好不好啊?你聽我的,我讓你打誰你打誰,如何?」

柳驚天對著葉飛說著,臉上帶著笑意。

「不行,我要先跟他們三個打,然後在聽你的!」

葉飛傻呵呵的笑著,對著柳驚天說著,柳驚天看葉飛傻逼的利害,要是不同意葉飛的話,那葉飛不會聽他的的。

「那你下手輕點啊,不要把他們打傷了。」

柳驚天對著葉飛說著。

「好!」

葉飛的眼睛眯成了一道月牙形狀,對著柳驚天說著。

此時餘人詫異的看著葉飛,他覺得葉飛比剛才的智商還要低了,有些奇怪,一開始看起來挺機靈的,然後是越來越傻逼,餘人有些詫異,但是這裡沒有他說話的份,他便是沒有說什麼。

「一起上啊!」

葉飛對著他們三個堂主勾勾手指,他們三個紛紛朝著葉飛衝來。

葉飛雙目一寒,徹底冷酷,連續三掌拍出。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