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她這麼有錢,就問她多要一點了。」

……原來,他對素雲天絮絮叨叨說的那一堆大道理,竟然只是逢場作戲嗎?

當夜,素雲天在自己的宅邸中休息。

前半夜和林夢追雙修,後半夜則是安安穩穩地睡了一覺。

隔壁邪月和胡列娜的家中,小狐狸輾轉反側,不住地想著吉爾伽美什究竟去了哪裡,她很想翻牆過去看看,但是想到這樣可能會引起吉爾的反感,終於還是忍住衝動。

第二天清晨,素雲天早早地醒來,然後去了早市買早點。

林夢追醒來的時候,見到素雲天就坐在床邊,背對著自己在看書。

這讓她的心裡泛起融融的暖意,即使冬天的風凜冽如刀,她也不覺得寒冷。

「醒了嗎?」素雲天從林夢追床邊站起來,走向外面,「醒了就快起來洗漱,我在餐廳等你一起吃飯。」

「好。」

林夢追俏生生地應了一聲,小臉上已經滿是笑意。

來到餐廳,素雲天的腦子裡開始思考今天的行動。

……大哥說的對,自己不能那麼花心,所以女朋友是不能再多了,一個都不能再多了。

不僅如此,還要好好對待現在的幾個女朋友,讓她們好好感受愛情的甜蜜。

所以,素雲天親自去買來了早餐,打算和林夢追一起吃。

吃完早飯之後,他就會去隔壁找胡列娜串門,陪她聊天談心,然後度過今天一整天的時間。

唯一讓素雲天感到遺憾的,就是他分身乏術,沒辦法去陪天斗帝國境內的五個女朋友。

……下次吧,下次一定。

早餐之後,素雲天帶著林夢追,敲響了隔壁胡列娜家的大門。

見到男朋友來訪,胡列娜很高興,又一次給了素雲天一個火熱的擁抱。

胡列娜拉著素雲天的手,往內庭走去,邊走邊問:「昨晚你去哪兒了,怎麼不留下來陪我吃飯呢?」

「昨晚去看望一位故人了。」素雲天柔聲道,「是提前約好了的,所以不好推脫。」

「為了補償小狐狸的損失,我今天一整天,都會陪著你。」

胡列娜頓時興奮起來:「今天一整天,真的?」

「絕不打折!」

這一對俊男靚女走進內宅,邪月正好迎出來,看到素雲天,忍不住吐槽:「吉爾,你這次打算什麼時候跑路?趁早說清楚啊,別到時候白白浪費我們的感情。」

素雲天哈哈笑道:「那你就放心吧,大舅哥,我今天不走的。」

邪月也是爽朗大笑:「進屋說話。」

素雲天和胡列娜兩人走在前面,林夢追跟在後面。

邪月只是一瞥,就發現這個蒙著臉的妹子實力不弱,只是這武魂城中,又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她蒙著臉做什麼?

「這位女俠,不知你是……」

警惕性極高的邪月,馬上攔在林夢追的前面。

素雲天反應過來,一隻手搭在邪月的肩膀上:「放心,她是我的朋友。」

邪月眉毛一挑:「朋友?」

「絕對值得信任,她只是跟著我行動,不會妨礙我們的。」

胡列娜也在旁邊解釋道:「她叫阿追,算是……吉爾的童養媳吧。」

「行了哥,別難為人家了。」

聽到「童養媳」幾個字,胡列娜以外的三個人表情各異,卻是同時感到了不安。

「小狐狸,不要亂說話啊。」

……這是素雲天說的。

「娜娜,到底怎麼回事?吉爾難道有外遇?」

……這是邪月說的。

然後,林夢追什麼都沒說,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邪月。

邪月本來還對林夢追有些戒備,結果被她這麼一瞪,也不知道怎麼了,就跟著了迷一樣,開始傻笑。

……這妹子好正啊,奶凶奶凶的,我喜歡!

胡列娜還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幾秒鐘的時間裡,就轉變了對林夢追的態度,她只是費心地打圓場,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和哥哥之間,不要發生衝突。

十分鐘后,素雲天陪著胡列娜在房間里聊天,邪月則是圍在林夢追的身側搭訕,費盡唇舌想要讓林夢追摘下面罩。

但不論邪月再怎麼bb,林夢追都是一個字:不理人。

這讓邪月感到十分挫敗。

好不容易見到一個看得上眼的妹子,結果妹子竟然看不上自己嗎?

作為「黃金一代」,難道自己的魅力,竟然比不上妹夫吉爾伽美什嗎?

……好像,還真的比不上啊。

恰檸檬!邪月苦惱極了。

反觀素雲天與胡列娜,這對久別的小情侶,再一次見面,彷彿有說不完的話。

胡列娜雖然是狐妖的武魂,但是性格高潔,一向是武魂殿魂師學院中的高嶺之花,對待男生,從來不假辭色,就連一直追求著她的焱,胡列娜也從來沒讓他碰過自己的手。

然後……這隻性情高潔的小狐狸,此刻正倚在素雲天的懷裡撒嬌。

素雲天正在給她講「吉爾伽美什」的故事。

「我的名字,是取自一位傳說故事中的大英雄,他是人王與女神結合所生的子嗣,被諸神寄予厚望,被稱為『天之楔』。」

「然而,吉爾伽美什並沒有順從諸神的意志,反而試圖帶領人類,脫離諸神的掌控。」

「為了教訓吉爾伽美什,諸神製造了兵器『天之鎖』,去限制和束縛吉爾伽美什……」

素雲天很認真地講另一個世界的故事,胡列娜則是很認真地聽,時不時插上一句「諸神真壞」。

聽到「吉爾伽美什和恩奇都合力,降服天之公牛」時,胡列娜舒了口氣,用小手撫著胸口問:「故事到這裡應該結束了吧?吉爾伽美什從此以後,就和恩奇都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

話才出口,胡列娜就趕緊搖了搖頭……等等,這裡好像有點不對勁? 秦玄倆人回到鴻恩寺已是深夜,老和尚給倆人各自安排了一間廂房休息,秦玄躺在床上不由自主的想起孟婆說的話。

「小夥子,你雖不是天命之人,卻有人為你逆天改命,今日有緣老婆子送你一番造化。」秦玄腦海中浮現當時的情景。

「天命之人,逆天改命,這是什麼意思呢?」秦玄嘀咕著說道。

「此乃摩柯劍法,專刻鬼魂。」秦玄想起孟婆說的話,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練劍的身法。

「這…….好牛逼的劍法,用來裝逼不錯,哈哈哈….」秦玄開始意淫起來。

胡秀英回到廂房后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於是坐起來閉上眼睛開始琢磨孟婆傳授的『千機變陣法』,胡秀英本就修行之人,只是平時打扮得很隨意,再加上現在這個社會誰會相信世上會有修行之人,你要是說出去,肯定以為你小說看多了。

『千機變』乃是上古陣法,其中蘊含世間法則,胡秀英從小就聽師傅說起過,但是從沒見過,天機老人告訴他此陣法早已失傳,未曾想過自己會有奇遇得到此法,於是便抓緊時間開始修鍊,畢竟距離泉眼打開的日子越來越近。

「啊……今天天氣不錯。」秦玄起床走出房間打著哈欠說道。

「咕….咕…咕….」

「誒…肚子好餓啊。」秦玄摸了摸肚子說道。

「大師,早啊。」秦玄抬頭看見大師正在打掃庭院。

「小施主,昨晚睡得可好?」老和尚問道。

「挺好,挺好。」秦玄笑著說道。

「咕…咕…..咕….」

「這……」這時秦玄的肚子又叫了起來,尷尬的摸了摸頭說道。

「廚房裡面有饅頭,如果不夠那裡有麵條自己煮一下。」老和尚說道。

「好的,謝謝大師,您先忙。」秦玄說完轉身就走。

「那個….大師…..廚房在哪兒?」秦玄往前走了幾步轉過身問道。

「前院左手邊。」老和尚說道。

「哦,知道了。」秦玄朝著前院走去。

「早啊,大師。」胡秀英打開廂房門看見庭院的大師問候道。

「施主昨晚睡得可還好?」老和尚問道。

「挺好的,自從進入警隊好久都沒這麼放鬆過了。」胡秀英說道。

「去吃早餐吧,就在前院左手邊。」老和尚說道。

「好勒,那我去了啊。」胡秀英說完朝著前院走去。

秦玄來到廚房發現就只有三個饅頭,拿起一個吃了后感覺肚子還是空空的,準備拿起第二個饅頭吃又放下了,心想大師估計也就準備的一人一個饅頭,自己還是煮麵吃吧。

胡秀英來到廚房看到正在生火的秦玄問道:「你生火幹嘛?」

「沒吃飽,煮點麵條吃。」秦玄說道。

「哦,這樣啊,要不要我來幫忙。」胡秀英問道。

「你是不是也想吃麵條?」秦玄問道。

「怎麼會,我可不像你…..」胡秀英看著盤子里兩個小小的饅頭硬生生把話憋了回去。

「像我什麼?」秦玄添了把柴火問道。

「沒什麼。」胡秀英說道。

「喂,你看看水開了沒?」秦玄喊道。

「開了,開了。」胡秀英揭開鍋蓋看了看說道。

「開了你把麵條放下去唄。」秦玄說道。

不一會兒,倆人各自端著一碗面吃了起來,秦玄狼吞虎咽的樣子胡秀英看得目瞪口呆,心想這是多久沒吃飯才能餓成這樣。

「嗝……舒服….終於吃飽了。」秦玄打嗝后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