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凡轉動了一下方向盤,沿著右側的邊道飛快行駛著,隨意的笑道:「我只知道你發生在大庭廣眾下任誰只要在現場都可以看到的事情,小色,他不承認你是他女朋友。」

喻色默。

陳凡說的不錯,墨靖堯的確是在公眾場合,在阿道面前沒有承認她是他女朋友。

想到這裡,喻色心口一悸,小腦袋也耷拉了下去,對著手指檢討著,她是不是看錯了墨靖堯。

可這會真的離開了,她還是滿腦子的全都是墨靖堯。

拿出手機,劃開屏幕,手機里安安靜靜,她與墨靖堯的對話框里也是安安靜靜。

她沒說話,他亦也沒有說話。

墨靖汐還睡著,所以,在墨靖汐醒前,暫時是不會有人發現她已經離開的。

回想一下墨靖汐每天起床的時間,喻色決定明天早上再發簡訊給墨靖堯。

不論怎麼樣,她不會再象上次那樣說失蹤就失蹤的讓人擔心了。

她長大了。

就算是心有怨念,也不能不辭而別。

至於一定要等到明早才通知墨靖堯,那是想要給自己離開這裡一個緩衝的時間。

不然,如果她現在發簡訊給墨靖堯,就算他不當她是女朋友,她想他也會追蹤過來吧。

喻色收起了手機,放進了背包里。

轉頭看陳凡,「陳凡,讓我跟你走也可以,不過,我只認你是我哥,一路上也是兄妹相稱。」

有些話,她還是說在前面。

畢竟,孤男寡女的,很容易被人誤會。

她可不想還沒有從墨靖堯的傷感中走出來,再被陳凡傷一次。

哪怕是陳凡不會傷她,可是她怕了。 轟!!!

一道無比犀利的藍金色斬擊毫無徵兆的劃破了冒險者工會的大門,並將近十米寬的道路一分為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發生什麼了!魔王軍的幹部攻城了嗎?!」

「救命啊!」

「……」

一時間,小鎮發生了極大的騷亂,路人紛紛落荒而逃。而冒險者們見到如此情況,一傳十,十傳百的紛紛向冒險者工會奔來!

就這樣,短短數十分鐘內,冒險者公會外已經匯聚了上百名冒險者嚴陣以待。

在這個地處偏遠的小鎮上,從未發生過這種事件,更沒有哪個冒險者擁有如此之高的武力,所以自然而然的認為是魔王軍的幹部潛入小鎮內大肆破壞!

「咕嘟……」

「嗯……」

一眾冒險者將冒險者工會團團圍住,但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的,不時可以聽到吞咽唾液和緊張過度的悶聲聲。

在這個沒有任何油水可撈的偏遠小鎮上,不要說魔王軍了,就是王國貴族都沒有一家願意多做管理這片土地……

一貫平靜、安詳的小鎮首次迎來如此大的動蕩,所有人都顯得如此不安!

畢竟,這裏的冒險者們大多都是新手的程度,只有少量的資深冒險者,再往上的早就跑到別的大城市了。

所以,也代表着冒險者們的實力很弱,他們甚至沒有見過魔王軍,更不要說時候什麼魔王軍的幹部了……

而就在眾人精裝到極限的時候,一道身影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冒險者工會。

「陳洛洛前輩!冷靜、冷靜!」佐藤和真一邊跑,一邊顫抖著聲音對後面喊到。

蹭!

一道耀眼的白光宛如流星一般在眾人眼前劃過,最後穩穩的插在了佐藤和真想要逃跑的路徑上。

「你再跑,我絕對會砍死你的。」

緊接着,渾身散發着刺眼金光的陳洛洛也走了出來,聲音很平靜,但卻帶着無比凶利的殺意!

「開……開玩笑的吧?!我不跑才會被你砍死的吧!」這時佐藤和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反駁到。

「你看的真明白啊~反正都是要死的,不妨讓我沒有痛苦的把你砍死吧?」陳洛洛勾唇一笑,幽幽的說到。

那邪魅到足以魅惑眾人,讓佐藤和真臉紅心跳的笑容在佐藤和真眼中沒有了往日的吸引力,反而更像是死神的請帖。

本來陳洛洛只是想嚇唬嚇唬他的,誰曾想佐藤和真逃跑的時候腳一滑,竟然將胖次甩飛了出去!在眾人頭頂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要知道,陳洛的胖次是三角的……

他不可能女裝一輩子啊!這以後還讓他怎麼在這個世界混了?

「這是……神明的使者天使大人在對付魔王軍幹部嗎?」

突然一個路人指著陳洛洛,對眾人說道。

畢竟此刻的陳洛洛周身被金光包裹,顯得整個人都無比的高貴,完全沒有一點魔物的氣息。

在加上那絕美的臉龐,竟然讓那個冒險者認為他是神明的使者「天使」。

而猥瑣之名,遠揚小鎮的佐藤和真自然而然的被認為是壞蛋了!

果然啊~這是個看臉的時代……

「我認識他!那個變態冒險者,他原來是魔王軍幹部偽裝的嗎?!」

「我們也來幫忙吧!」

「哦哦!」

……

緊接着,一眾冒險者將佐藤和真團團圍住,斷絕了他逃跑的路線。

「呵呵~鬼畜和真,西內!」陳洛洛見狀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着佐藤和真笑了笑。

「洛洛~冷靜下來吧~」

突然,一聲清靈、聖潔的聲音從背後的冒險者工會之中傳來,讓陳洛洛安靜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着便是一首直通心靈的歌聲響起,陳洛洛感覺整個人就像是泡在溫泉之中一樣,溫暖、舒適、且安逸,就連緊握手中的刀都滑落了下去。

「……」

陳洛洛緩緩低下頭,他知道這是阿庫婭身為水之女神的能力,很好用!

雖然他並不是憤怒到非要砍死佐藤和真,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做樣子的,現在正好順坡下驢的結束了。

隨着歌聲的旋律,陳洛洛身上的金光也逐漸消散……

「諸位,都散了吧~這是人家小隊的內部矛盾……」這個時候,冒險者工會走出一個工作人員,正是給他們註冊冒險者卡片的那個波霸級櫃枱小姐,看上去她應該是這個冒險者工會的會長?

隨後,她向眾多圍着佐藤和真不懷好意的冒險者們解釋了來龍去脈,並且特意給佐藤和真的鬼畜行為增添了不少形容詞……

嗯……生活不易,會長打工啊~

「……」

一時間,眾人看着佐藤和真的眼神從包含殺意,變成了包含鄙夷,而男性冒險者們的目光卻帶着些許羨慕與嫉妒的味道?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啊~

「和真,快過來給洛洛道歉。」這時阿庫婭站在陳洛洛身邊,招呼著佐藤和真說到。

「洛洛前輩……好了?她不會再砍我吧?」佐藤和真盯着眾人冰冷且鄙夷的目光,跑了過來,但不敢離得太近。

「放心吧~只要你不再對我使用偷竊一次。」陳洛洛開口說道,此刻他會變成了那個照顧全對的溫柔可靠的大姐姐。

「陳洛洛前輩,對不起!我以後咋也不用偷竊技能了。」佐藤和真直接九十度鞠躬,十分真誠的說到。

「只要不對我用就好了……」陳洛洛扔下這一句話后,直接返回了冒險者工會中。

「佐藤和真!我絕不允許你再這麼做了!以後如果你安耐不住自己那變態的慾望的話……

就直接對我用好了!就讓我用肉體來平息你那噁心到令人髮指的的獸慾吧~呼呼呼!」

這時達克尼斯站了出來,正義感爆棚的說到,但越到後面越不對勁,最終還是暴露了本性,臉色潮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可怕的事情……

「不要……」

佐藤和真直接乾脆利落的拒絕了,他已經下定決心今後都不用偷竊術了,太可怕了!差點把自己命都丟了~

「啊!嗯~」

達克尼斯慘遭拒絕,而過如同高*了一般,渾身一軟,直挺挺的躺了下去,只可惜就算這樣佐藤和真也沒用憐惜她,一直在冷眼旁觀著。

「和真……你看這個……」

這時阿庫婭狗狗祟祟的藏着一個東西,向佐藤和真走了過來。

「你居然還留着?!快扔掉!!」佐藤和真好奇的看了一眼后,立刻神色大變,先是小心翼翼的掃視周圍一圈后,小聲呵斥道。

他剛剛可是差點就因為這個被砍了啊!

沒錯,阿庫婭拿着的真是陳洛洛的胖次!

一條黑色、帶蕾絲邊的三角胖次!

「你剛剛也看到洛洛的戰鬥力了吧?這東西用好了就是一個必殺技啊……」 雪家召開的新聞發佈會,在龍航大酒店二樓最大的一間會議廳召開。

下午三點,各大平台的記者們陸續趕到了酒店,偌大的會議廳人聲嘈雜、人滿為患。

雪少柏在萬眾矚目之下,來到了會議廳的上首處。

「咳咳。」

雪少柏清了清嗓子,試了一下音響與話筒。

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除了場間的一眾記者之外,還有電視機前的諸多業內觀眾。

等到場間逐漸安靜下來,雪少柏這才微微昂首,開始致辭,臉上洋溢着濃濃的得意之色。

「今天我們雪蓮葯業召開這場新聞發佈會,有兩件事情要說。」

「我不是一個喜歡說廢話的人,所以咱們直接進入正題,第一件事……」

雪少柏環顧四下,淡淡地道:「眾所周知,在國內葯業行當,雪蓮葯業和喜氏葯業一直是並駕齊驅的龍頭企業。對於喜氏葯業,我司也一直保持惺惺相惜的心態。可是誰知……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