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某顆星球外太空

「大主教,三角體退到星球地面了。」

阿塔尼斯看着外面逐漸進入星球大氣層的三角體。

「他們這是恐懼亞頓之矛的火力,想把我們引入大氣層交戰,但他們不知道,這正中了我們的下懷。

傳我命令,打開艙門,所有戰艦起飛。

我們瓮中捉鱉!」一刻鐘多后,楊珍停了下來。

按照往常在水戊峰跑山路的經驗,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出了十里範圍。

只是小崀山開啟了禁空陣法,十里之外和十里之內已很難分清。

他決定先試試。

從空間中取出傳送令牌,手指掐訣,按照十長老傳授的方式輸入法力。

令牌發出一道白光,旋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第一百一十八章傳送令牌,失效! 她最在乎的兩個血親都面臨危險,也難怪她如此害怕不安。

只是譚晚晚不明白,封晏為何生氣?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唐柒柒懷的孩子真的是別人的,封晏也沒資格生氣。

畢竟,是他先出軌,先對不起柒柒的。

封晏的反應,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很快上了岸,她開車回到自己的住處。

唐柒柒在車後座睡著了,到地方譚晚晚叫她醒來,發現她渾身滾燙的厲害。

被嚇出毛病了?

她探手摸了摸額頭,發現滾燙無比。

她心頭一顫,趕緊掉頭前往醫院。

就在這時,唐柒柒的手機響了,陸昭打來的。

他今晚一直在打電話,但唐柒柒都沒接,他有些擔心。

起初是因為封晏在,不讓她接,後面是因為她心裏很亂,也不知道該如何和陸昭交代,所以不敢接。

譚晚晚接了電話。

「柒柒,你沒事吧,你不接電話我很擔心你……」

「陸老師是我,譚晚晚。」

「你和柒柒在一起?」

「我現在回到市區了,柒柒生病了燒得有些厲害,我正在送她去醫院。」

「什麼?我馬上過去。」

「嗯,醫院見。」

唐柒柒深夜住院,是因為心悸害怕引發的高燒,再加上孕婦身體脆弱,現在已經住院治療了。

好在問題不大,應該不會影響到大人和孩子。

「怎麼會這樣?」

陸昭緊緊鎖眉。

譚晚晚沒有隱瞞,把兩人結婚離婚到現在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但並沒有說唐柒柒喜歡封晏。

她希望柒柒能夠和陸昭在一起。

「他生氣?他有什麼資格生氣,難道不是他出軌在先,把柒柒丟在帝都不聞不問一年嗎?因為他的漠不關心,柒柒才會受這樣的苦!」

「既然柒柒說這孩子是我的,我認,我願意照顧柒柒和孩子。」

「陸老師……真的不介意這個孩子嗎?」

「愛屋及烏,聽過嗎?」

他輕聲說道,坐在床邊守着唐柒柒。

……

游輪第二天早上抵達海島,封晏發現唐柒柒不見了,追問之下才知道唐柒柒昨晚連夜坐快艇離去。

他聽到這個消息,狠狠蹙眉。

這是……落荒而逃嗎?

「先生,市醫院有唐小姐最新的住院記錄,似乎高燒住院。」

「她生病了?」

「可能坐快艇回去,吹風着涼了吧。」

封晏聽到這話,心頭一顫。

直接起身拿上外套,吩咐路遙準備快艇。

「先生要去哪裏?」

「去醫院。」

很快快艇安排好了,他正準備離開,身後傳來厲喝聲。

「站住。」

白胭憤怒的看着他。

「你這是要去哪兒?你奶奶還在過八十大壽呢。」

「奶奶的壽辰是昨日,已經過完了。我要去市區,處理點事情。」

「你別以為我沒聽到你和路遙的談話,你要去找唐柒柒。你不能在這兩個女人之間搖擺不定,你已經有時清靈了!而且唐柒柒也有自己的男朋友,你還去幹什麼?」

「她現在是封家的人,是我的妹妹,身為哥哥去看看她,沒什麼吧?」

說完封晏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 送走技術人員,李方和李宏華就開着耕地機來到了承包田。

化肥之前就已經買好送過來了,李方和李宏華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化肥撒在田裏,然後把用多功能耕地機把化肥埋進土裏。

其實李父不知道的是,這些化肥都是李方從系統倉庫里拿出來的,他還以為是李方買來的。

倆人趕在天黑之前把所有的化肥都埋進了土裏,這樣一來李方就可以聯繫裝大棚的明天過來安裝大棚了。

回到家中,倆人洗完澡吃完奶奶和張若梅做好的晚飯。所有人在院子裏坐着吃西瓜乘涼,秦銘突然有感而發:「在魔都的時候,天天吃完晚飯以後不是去泡吧就是去KTV,現在到了這裏,盡然也能待的住,現在除了玩玩遊戲就是被你拉着幹活。方子,你說說我付出大不大。」

「就你,還付出,你這是被我們拉上正途了好嗎,你看看現在多好,沒有那些酒局啊,飯局啊,難道你沒感覺你整個身體都變好了嗎,你現在精氣神比在魔都的時候好多了,不行你問問老四。」

「三哥說的沒錯,你現在的精神狀態真的比之前看到你的時候好多了。」

「是嗎,我還真沒發現,原來待在村裏還能有這樣的效果啊,那要在這多待段時間。」

「那就待着唄,好像誰要趕你走一樣。」

「我也不想走啊,可是我爸媽來電話了,快到月底了,他們還在外面還沒回來,讓我回去收租。」

「老四,你聽聽老大這話,氣人不氣人,回去收租,這理由,說的理直氣壯啊。」

「三哥,這可沒辦法,誰讓我們沒有人家的命好呢。」羅子軒也配合著打趣道。

「你們倆個,就說我吧,怎麼樣,要不要去魔都待兩天。」

「我就不去了,我安排了明天來裝大棚,沒法離開。老四如果想去就去吧,自從來這邊他一直沒出去過。」

「我也不去,魔都怎麼對年都待膩了,等村子裏待膩了我再去魔都來回換著玩。」

「還是你會過日子,不過真讓我一直在村子裏待着我也可能待不住,不過等這邊的民宿建好以後就可以每個月在這邊呆一段時間。」

「其實吧,我也想去魔都轉轉,不過要等我這些事情都做完了才能去,老四,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吃大戶。」

「這個可以有,哈哈。」

三人說笑着,李方電話響起,一看是楚樂的電話,估計是關於野生菌得事情。

「喂,二哥,怎麼樣,叔叔他們怎麼說?」

「你是沒想到啊,這個野生菌很成功啊,今天吃野生菌的很多,有的點了一盤以後吃完又加了一盤,有些人點的晚了都沒吃到。」

「真的嗎,有怎麼誇張嗎。」

「這還真不誇張,我們廚師長也說了,你這批野生菌主要就是新鮮,上午採得晚上就上桌了,所以做出來的菜味道鮮,喜歡這一口的自然而然的就會點第二盤。你沒看新聞嗎,每年到這個時候雲南那邊總有人吃野生菌出事的嗎!」

「這還真沒仔細看,那我知道了,我等會就給舅舅和老獵叔打電話,讓他們開始大量收野生菌。」

「好,對了,他們收上來的價格是多少?」

「我下午的時候問了一下,他今天收上來的價格是雞樅100元一斤,紅菇13元一斤,牛肝菌10元一斤。還有些其他的菌子價格都不一樣,不過相差的都不大。」

「還行,那這樣,每斤雞樅120元一斤,紅菇15一斤,牛肝菌12元一斤,其他的也沒樣高2元收,算是支付給你們的費用,你看可以吧。」

李方計算了一下,也差不多,像雞樅拿到菜市場賣也就130-135元左右一斤。

「行,那從明天開始我就叫我舅舅和老獵叔開始收,每天下午給你託運過去。」

「行,那這事就這樣定了。對了,老大和老四呢,他們幹嘛呢?」

「就在我邊上啊,我們坐院子裏乘涼吃西瓜呢。」

「還是你們舒服啊,我這邊剛忙完,晚飯還沒吃上呢。」

「這我們可沒辦法幫你,這是你這個未來第一接班人該乾的活。」

「什麼第一不第一的,如果不是這些酒店和飯店是我爸我媽一手創立起來的,我還真不稀罕當這總經理。」

「你得了吧,說的好像你能重新找對爸媽過不一樣的生活一樣,老老實實當你的總經理吧。」

「行了,不和你們說了,我爸叫我吃飯了,先吃飯去了,有空了再聊。」

「好,去吧,我們繼續吃西瓜。」李方說完掛斷了電話。

「怎麼,老二說什麼了。」

「還能說什麼,喊累唄,快8點了還沒吃上晚飯呢,剛忙完。」

「其實吧,真要說我們四個裏面誰最辛苦,還真得就是他了,自從畢業以後進了他家酒店,干到現在的總經理,也是用了多少精力下去啊。」

「是啊,整個董事會的人都看着他,他能走到現在的位子可是一步步拼上去的,雖然有他爸在上面幫他頂着,但是還是靠他自己努力才上去的。」

「因為拼,二哥有了現在的地位。因為有想法,所以三哥一個人剛畢業就開了公司,雖然被人收購了,但是畢竟也賺了一筆不是嗎,而且整了怎麼大一攤子事,也算是可以的了。老大,你看看現在就我們倆個還是無所事事。」

「什麼叫我們倆個無所事事啊,我可是要回去收租了啊。現在沒事幹的就剩你了,你自己不抓緊點民宿的事,要知道你也是投了錢的啊,玩一天開業到時候虧的可是你啊。」

「得,我知道了,說來說去還是繞到這裏了,民宿的事我看着還不行嗎,明天我就打電話給小離問問設計圖的情況。」

一聽羅子軒要和小離聯繫,秦銘馬上接了過去:「不用,不用,我會和她聯繫的,你就聯繫好工程隊的事情吧。」

「老大,你怎麼着急幹嘛,該不會對人家有想法吧。」

「有想法怎麼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那你怎麼不選諾諾啊,她不是更漂亮。」

「選她,還是算了吧,我可比不上有的人在人家那裏的形象,還是拉倒吧,小離也是挺好的。」。 第六十一節黑暗

李景隆一行到達燕軍的龍潭大營之時,已是戌時將盡。燕王的官員以時間過晚燕王已經休息為由拒絕馬上通傳,先將他們安置到了別院之中休息。就在茹瑺和王佐等人睡着以後,李景隆卻被人指引著悄悄的出了門,來到了燕王朱棣的面前。

李景隆一見燕王,便連忙上前行禮問安,燕王伸手相扶道:「多謝曹國公在南京為本王多方綢繆,本王感激不盡,日後自當厚報曹國公。」李景隆連忙辭謝道:「臣並不圖什麼厚報,只是覺得殿下更適合執掌天下做着大明之主,臣這也是為大明另選明主啊!」

燕王滿意的笑笑問道:「不知如今那南京城中情形如何了?」李景隆躬身回道:「先前的情形,臣已在密信中詳盡告知,如今那建文帝也不過是希冀拖延時間,以期黃觀等人的援軍能早日到達而已。」

燕王還是笑笑道:「那該殺的黃觀也是自不量力,他還不知道他所找的援軍,已經全都給本王來了書信示好,這些牆頭草,本王若是戰敗,他們自會全力勤王,可本王若是戰勝,這些人如何還會再助他勤王。」

李景隆連忙說道:「殿下運籌帷幄,自是一切皆在掌握之中,如今那南京城中的勛貴,也被臣說動了大半,連那魏國公徐輝祖的弟弟徐增壽都已經表示願意迎殿下進入南京。」燕王點點頭道:「我那妻弟的書信我已收到了,其心可嘉,只是那徐輝祖至今還率眾死守浦口,甚是可惡!」

李景隆試探的問道:「殿下是怕那建文帝棄城之後去往浦口逃竄?」燕王點點頭道:「正是!他一旦逃走,後患無窮!」李景隆湊上前神秘的說道:「殿下毋憂,臣已經找到了一個江湖上新晉崛起的頂尖殺手,只要殿下允許,臣可以讓他在合適的時機潛入皇宮殺了建文帝,然後毀屍滅跡,絕不讓殿下沾上弒殺親侄的罵名。」

燕王聞言眉頭一挑道:「哦?你找的是什麼人?可不可靠?還有事後······」燕王沒有繼續說下去,李景隆自然是明白的,連忙欠身說道:「殿下放心,此人自稱黑煞,武功奇高,卻只認錢不認人,這一年來已經犯下多起大案,絕對可靠,臣也會在付他賞錢時請他喝下慶功酒送他歸西,保證絕無後患!」

燕王點點頭道:「好,那此事就交給曹國公了,絕不能讓那朱允炆活着離開南京。」李景隆起身施禮道:「殿下放心,此事包在臣的身上,殿下且在此暫緩幾日,等到時機成熟之時,臣會派人送來密信。」燕王也施禮道:「那一切就都拜託曹國公了,你也千萬小心保重。」

第二天,燕王朱棣高坐帥案之上接見了李景隆一行人,李景隆將建文帝和議的承諾說了一遍,燕王佯裝大怒的一拍桌案道:「本王無罪,卻被奸臣陷害必要致我於死地,無奈之下只得尋求自保,如今本王也只是要清除陛下身邊的奸臣而已,什麼割地加封就不必說了,那不是本王想要的,陛下若真想議和,便將本王奸臣榜上的奸臣都送來,本王自會罷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