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人攻打蘇州氣勢驚人。蘇州知府早就嚇傻了,一面哆哆嗦嗦地向江寧和浙江求救,一面組織防禦。聽說李存真愛錢,打算繳納贖城費,一開口就是一百萬兩,結果遭到拒絕。

對於蘇州城李存真等人早就研究透了。僅僅用了五天,到了十五日,李存真使用城牆爆破法,攻破蘇州。蘇州知府無奈自盡。李存真採取此前張煌言大軍秋毫無犯,爭取民心的政策,使蘇州府全部歸附。

李存真奪取蘇州的目的是引誘清軍江南主力西進爭奪蘇州,自己率水師跳躍式進攻,直抵瓜州,然而郎廷佐等人十分保守打死不出江寧,導致李存真聲東擊西的計謀沒有得逞。根據常琨的情報,清軍此時正朝南京集結。二十日,李存真不顧清軍在江寧集結,回頭率軍東進,攻打松江府,松江府綠營五百人及三千團勇歸降,李軍兵不血刃拿下松江。

二十二日,李存真率領主力北上,越過常州直接攻打瓜州。清軍的長江水師三百多戰船前來阻擋,可惜全是小船,被李軍連轟帶撞擊沉了兩百多艘,其餘逃散。

自從蔣國柱被革職,朱國治成為江南巡撫后就打算重建瓜州水城,用鐵索攔江。正是這個朱國治導致郎廷佐沒有辦法再遵守與李存真之間的協議,當然,他本來也沒打算嚴格遵守。當朱國治繼任巡撫之後,郎廷佐就把協議拋之腦後。朱國治是鐵杆的滿清走狗,靠著撕咬漢人同胞上位,雖然他想重建水城和水師。但是,郎廷佐和蔣國柱已經把錢全花光了,朱國治不得不徵收重稅,特別是搜刮大戶,這樣一來他又被冠以「朱扒皮」的外號。順治十七年的三月份以來,許多工匠都被崇明吸引去做工,導致朱國治人手不足,時間也過於倉促。水城和鐵索沒有建立起來。李存真率領軍艦衝到瓜州城外開炮亂轟,夾板船上的四十八鎊火炮大顯神威。

順治十七年十月二十九日,瓜州投降。十一月五日,李存真率軍兵臨鎮江城下。鎮江在兩年內已經被反覆攻陷多次,這一次不要說鎮江的百姓,就連綠營也大多認為鎮江是守不住的,只有江寧才是安全的。十一月六日,綠營借口增援江寧出逃,鎮江開城投降,鎮江光復。一個月,李軍勢如破竹,連破三府,特別是攻克蘇州當為大事,兵力由最初的十二萬發展到十五萬人。江南再次震動。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首領宰的偵探之路最新章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冰凌雨、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全文閱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txt下載、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免費閱讀、首領宰的偵探之路冰凌雨

冰凌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彭格列十世的日常、千億盛寵,陸總的新婚丑妻、酒廠良心的跳槽之路、首領宰的偵探之路、

。 與此同時,設計部里。

慕夏一進門就叫人封好了門,確定沒人闖進來后才開口:「機械臂已經全部到貨了。現在放在我家的倉庫里,很安全。」

聽到這話,一直緊繃着一根弦的設計師們這才長鬆了一口氣。

組長Kimi一個大男人,此刻卻眼睛都紅了。

他揉揉眼睛說:「我看到發佈會沒有推遲,您這邊也沒有動作,心裏嚇得直咯噔。現在好了,我們什麼都不怕了!」

慕夏微微一笑,道:「我答應過你們,幫你們解決生產的事的,答應了的事,我從不食言。」

Kimi用力點了點頭,問:「我們能親眼看一下生產出來的機械臂嗎?」

「當然。」慕夏說着,撥通了西西的視頻電話。

電話響了幾下才被接通。

視頻那頭,西西正指揮着工人搬運機械臂。

由於天氣原因,原定在她從洛城回國那天就往國內寄的機械臂,昨晚才寄出,現在剛剛到。

慕夏直接把視頻連接了會議室的顯示屏,而後才開口:「西西,運送單都匹配貨物點過了嗎?」

西西「嗯」了聲,道:「按照您的吩咐,全都檢查過了。現在已經有一半運進了倉庫里,還有一半正在搬。」

西西說着,把鏡頭往搬運工人們身上探去。

只見工人們一個個都小心翼翼,生怕把機械臂磕了碰了。

眾人雖然只能看到機械臂的外包裝,但這就足夠了。

「好,我知道了,辛苦。」

慕夏說着掛斷電話,看向會議室里的眾人詢問道:「都看清楚了吧?」

眾人一點頭,激動地說:「那我們是不是現在就可以出發去新聞發佈會了?」

慕夏搖頭又點頭,開口道:「的確是要去發佈會,但不是原來的發佈會。」

她沒說,但不等於她不清楚。

胡遙要搞事情,故意讓國內的加工廠不接他們的單子,又不延遲發佈會,這顯然是幫她搭好戲台,等着她上台出醜了。

既然胡遙的如意算盤已經打好,那她怎麼能讓他空手而歸呢?

眾人疑惑地看着慕夏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覺得後背有些發毛,同時意識到:還好他們跟慕夏是同一陣營的。

……

十點。

發佈會現場。

記者們已經到得差不多了。

胡遙也找準時機出發,來到了發佈會現場。

發佈會在五星級酒店舉行,現場佈置得盛況非常。

「直播準備地怎麼樣了?」胡遙開口詢問助理。

助理連忙回答:「機器已經架好,隨時可以開啟直播。」

胡遙一點頭,詢問道:「那死丫頭人呢?來了嗎?」

助理搖搖頭說:「還沒有。設計師們也沒來。」

胡遙哈笑了一聲,道:「連機械臂都沒有,卻開新品發佈會,他們當然沒臉出現。」

助理遲疑了下,開口道:「可是,您這也算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機械臂肯定能給我們公司帶來很多利潤,就這麼攪黃這個項目,您不怕虧了嗎?」

「虧?」胡遙嗤笑一聲,道:「怎麼可能虧?」 但很恰巧的是,虞淼帶著她們那一隊九人也走了進來,兩隊人馬就此遇見,一時間,原本平和的食堂氣氛突變。

「哇~那一組氣勢好強~」麥琪說了一小句,逆著光九人站在一排,都是些人氣高的選手,還有虞淼這位第二名,怎麼看,自己的這一隊怎麼弱啊!

陳樂瞄著對面的C位,啊,是A班的選手,怎麼辦?自己能贏嗎?

隊伍里的人大部分想法和陳樂差不多,她們這群人能贏嗎?

一組安靜的吃飯,另外一組安靜的去打菜打飯,誰都沒說話。

虞淼帶著隊員坐在了食堂靠窗的一邊,距離葉靈她們這一組可以說相隔很遠,中間隔著七八張藍色的餐桌。

「隊長,她們的隊伍也是訓練到剛剛才來吃飯?」隊員疑惑?

「不要小看任何人。」虞淼安靜的吃著飯,第一輪競演輸了,還是大比分輸的,可見,她之前的想法有多不足,如今,寧榮是唱歌的對手,葉靈是跳舞的對手,還有王筱是全面的對手,唐綿綿是rap的對手。

「知道了,隊長。」隊員雖然嘴裡這麼說,可心中卻不是這麼想,在她看來,那支隊伍的配備完全比不過,名氣選手,她們隊伍最高的是虞淼,第二名,對方隊伍是葉靈第19名,A班的實力選手就有三名,而對面一名,剩下的除了那兩名B班的實力還能看,剩下C班D班,還有F班,這樣的蝦兵蟹將,能贏?那她就把話筒吃下去。

不只是一位隊友這麼想,其他隊員也是這麼想的,就是一對一PK,也能完勝。

有中午吃飯的那一茬,下午舞蹈室,隊員練習的越發賣力,沒一個人說累,練完一遍,很快就會有人大喊再來一遍,汗水淚水全部混在一起,從臉頰兩邊滴落,用她們的話說,不想輸,想跟著隊長一起贏。

晚餐,草草的在食堂吃了一頓,九人有進去了舞蹈室練習。

晚上11點,葉靈瞧著累慘了八人,把音響關掉,開口:「我們今天就練習到這兒,辛苦了,大家回去后好好休息,記得用冰冰敷全身肌肉,解散。」

麥琪:「會的,隊長。」

陳樂:「今天隊長也辛苦了。」

趙倩倩:「隊長回去也記得要冰敷哦,你可比我們累多了。」

許悠:「明天見。」

……

從舞蹈室里出來,她們不是練習得最晚的,有的房間裡面還亮著燈,依稀能聽到歌聲,此時要是停電,節目可以變成午夜凶鈴。

宿舍,唐綿綿穿著睡衣從廁所出來,瞧著門口的人,說了一聲:「你回來了?」

葉靈疲憊的點頭,目光轉向兩邊,沒有人,她問:「寧榮和宋柔呢?」

唐綿綿張嘴打哈欠,說:「還沒回來呢,兩支隊伍隊員現在在較勁,寧榮王筱也控制不住,只能隨波逐流,等她們練累了,自然就會回來。唉~~我們老大那是無妄之災!」

「的確是。」葉靈無語的扯了扯嘴角,連笑的力氣都沒了。

「你的隊伍怎麼樣?舞蹈壓力挺大的吧!」唐綿綿敷著面膜,給手和腳也在做保養。

葉靈拿出睡衣,繼續閑聊:「還行,主要是隊友都很努力,沒有人偷懶,就好練了許多,動作學了三分之二,明天就能把剩下的三分之一搞定,後面就是練隊形,練整齊度,還有表情,要練的很多。」

「那也比我好啊,我隊伍里會說rap的只有我和媛媛,其他人……額,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教她們打節奏吧,節奏掌握得挺好,一用嘴說出來,就成了念經,葉靈靈你說,觀眾會喜歡我們念經嗎?」

「呵~呵呵~~你說呢?」

「唉~~我就知道不行,我們隊伍這首歌,還需要大家創作出自己的rap歌詞,你知道的,rap歌詞是有韻律的,可我今天看了眼她們創作的東西,不能說真話,我還得要一邊說很好了,一邊鼓勵她們做得更好,隊長這個位置真的好累啊!!」

「誰不累呢!」

葉靈這句話說完,閑聊結束,唐綿綿敷著面膜的人躺在床上睡著了,葉靈洗完澡,也拿出冰塊放在後背、腰部、手臂、大腿等等,消除肌肉疲勞。

一個小時過去,葉靈躺在床上睡著了。

宿舍門被打開,寧榮和宋柔兩人回來,臉色都不太好。

「我說這兩人有這麼累嗎?一個敷著面膜睡著了,一個敷著冰塊睡著了,一點也不把年輕的身體當回事啊!」

宋柔無奈,爬上兩人的床,把冰袋取下來,面膜也扔進了垃圾袋裡。

做完這一切,轉身又看到對面的寧榮趴在桌上就要入睡,宋柔面露無奈的笑容,還是讓她這位寢室長來吧。

把人從椅子扶起來,輕聲說道:「寧榮,快去洗澡,我知道你很累,但是也要先去洗完澡再睡,睡前喝一杯保護嗓子的茶,知道嗎?快醒來!」

寧榮迷糊糊的睜開眼,半夢半醒間,接過宋柔給她的睡衣,被推進了廁所,水流沖在臉上,人終於清醒不少,洗漱完,她走出來,「謝了,你也快去洗澡睡吧,明天估計還有的鬧,晚安。」

「晚安!」

宋柔洗去一身的疲倦,爬上床,閉眼五秒,立馬入睡,太累了,夢裡的自己居然還在練習唱歌,那些音符變成怪物追著她跑……

「早上好!」葉靈神清氣爽的下床,看到了宋柔迷茫的面孔,還有兩根豎起來的頭髮,她笑了笑:「怎麼了?昨晚沒睡好?」

宋柔點頭:「被音符追殺了一晚上,你說我能睡得好?」

「哈哈哈~~~哈哈~~」

大清早的,葉靈心情好多了,笑的很爽朗,宋柔一直不喜歡唱歌跳舞這些,可沒想到會到這個地步,人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看來是昨天的壓力太大。

「你別壓力太大。」唐綿綿一副我懂的樣子安慰。她其實昨晚也做了一晚上的夢,夢裡她被抓起來,在一間小房子里,不停的被逼著寫rap歌詞,不寫還不給吃飯,那日子過得太苦了…… 打開字條看了一眼,臉色微微一變,轉身看了看床上那陷入了昏迷的勾魂。

揭開燈罩,把字條在火上燃燒殆盡。

隨即,把地上所有帶血的軟巾以及屋內帶有遺留痕迹的物品全部收拾好,投入火籠中燒毀。

然後起身,抱起昏迷的勾魂,走到屋子的一處牆壁邊上,一隻手在牆壁上摸索了一下。

隨着咯吱咯吱的響動,原本看着方方正正的一堵牆,頃刻間傾斜出了一方洞門。

輕塵抱着勾魂,低頭鑽入了洞門內,不一會兒的功夫,洞門從里又緩緩關上,隨着嚴絲合縫的響動停止,屋內的那堵牆依舊讓人看不出有任何不妥。

至於那洞門通向何處,日出后的京郊城外一處墳地里,一氣質淡雅,纖塵不染的白衣男子,懷裏抱着一昏迷的侏儒小人,緩步走向了絳雲山的方向。

小年將至,太陽升起的時候,京城裏的大街小巷又開始熱鬧了起來。

喝早茶的,吃早點的,置辦年貨的,靠着牆根曬太陽的,聚在一起議論家長里短的,一切看起來都和昨天如故。

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並不知道,一夜的時間,整個京城早在不知不覺中有了些許緊張的氣氛。

空白很久很久的佈告榜上,又被貼上了一張緝捕令,是畫着畫像的一女子,名喚春花,下有賞銀,凡是抓到春花並送予兵馬司者,賞銀一百兩。

而此時,佈告欄前,一臉上遮著紗巾的女子一看到那佈告榜上春花的容貌,眸色一驚,低下頭,快步轉身離開。

在她離開途經過一處巷子時,一雙手把她拉進了巷子裏。

她潛意識裏想要呼喊,卻被人捂住嘴。

「大人讓我來救你。」

只這一句,讓她立刻便安靜了下來。

而此時,逸王府里。

雖然什方逸臨吩咐府里眾人,不要去正院打擾王妃休息,但今日也不知怎得,歷來睡眠質量很好的顏幽幽竟破天荒的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眼看着窗外漸亮,眼看着太陽升起,可她滿腦子都亂鬨哄的,也不知自己到底都在想些什麼,擔心些什麼。

按理說,王馨昨晚的表現,絕不是做給他們看的,王掌院和掌院夫人用心良苦,到底讓自己的女兒迷途知返了。

要說真正的擔心,就是勾魂和春花吧。

勾魂是不確定性因素,她甚至都不知道勾魂長什麼樣子,甚至勾魂這次出黑市,進京城,到底是聽了誰的調遣?是太子?還是皇后?是丞相府?還是

還有松樹林里那兩個像高蹺一樣的玩意兒,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勾魂被炸傷?需要服藥,需要治療,這京城裏現在已經加強巡防,王爺肯定也會派人搜查各處藥店,醫館,在這種高壓下,勾魂現在又藏匿在何處?

還有那春花,那樣一個其貌不揚的丫鬟,怎麼就和勾魂認識了。

她口口聲聲叫勾魂『大人』,這稱呼又是隨了誰?現下,兵馬司通緝春花的佈告應該已經發佈了吧,那春花不能回王家,又會藏在哪兒。

何況,春花身上還有勾魂給她的毒和葯,這才是現下最危險的定時炸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