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者點了點頭,一溜煙地走掉了。

黃毛哼了一聲,「不報警就對了!警察來了,我們也照打不誤!」

張凡回道:「沒有人會白打我們大華國人的!我先去見米拉小姐,這筆賬暫且記下。」

說罷,轉身便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黃毛叫了一聲,一揮手,一群保鏢衝上來,圍住張凡。

「怎麼?想打?」張凡皺眉道。

「把一億元贓款吐出來,不然的話,你今天就死在這裏!」黃毛吼道。

「住手!」

一個聲音傳來。

只見米拉從遠處跑過來。

她氣喘吁吁,粉面泛紅,跑步時大長腿有如仙鶴,一邊跑一邊喊:「都給我住手!」

黃毛等人顯然是對米拉有所畏懼,一下子從張凡身邊散開。

米拉跑到張凡面前,一把扯住他的手:「跟這些人扯什麼扯!」

張凡還沒來及說話,米拉已經挽住他的胳膊,向二號樓走去。

來到二樓,只見走廊里四條大漢站在那裏警衛,米拉帶張凡走進一間大房間。

房間里坐着一個男人。

他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大大方方地抽煙,見張凡進來,斜了張凡一眼,把后尖尖的鼻子動了一動,沒有說話。

此人長得可以說是英俊高大!

麵皮白晰,灰頭髮,藍眼睛,高眉骨,長劍眉,一雙手很大,但看起來相當柔順,保養得極好。

手上戴着兩顆大大的鑽戒,嘴角叨著一支香腸一般粗細的雪茄。

米拉也沒有理睬他,而是讓張凡坐在椅子上,然後給張凡倒了一杯咖啡。

張凡把咖啡向旁邊一推,神情冷漠:「你的待客之道很有特色呀!在大門口那伙人真是沒禮貌沒教養!」

米拉微微一笑,斜了那個男人一眼,然後拍了拍張凡的手,聲音溫柔:「他們是米奇的人。」

「米奇是誰?老鼠嗎?」張凡皺眉問道。

坐在沙發里的米奇臉色大變,一下子跳起來,手指著張凡,大聲吼起來:「一個大華國人,也敢罵我?」

「我想罵誰就罵誰!」張凡呷了一口咖啡。

米奇怒了,伸手抓起茶几上的杯子,狠狠地向張凡臉上摔過來。

張凡伸手輕輕接住,反手一甩。

杯子「撲」地一聲,砸到米奇的胸口。

「咯!咯!」米奇手捂胸口,連打了兩個膈兒,然後又是「撲」地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裏吐了出來。

張凡站起來,走上前去,揮手給了米奇兩記耳光,罵道:「給臉不要臉的牲畜!馬上從這裏消失!」

說着,用力一推。

米奇有如球一樣,向門外滾去。

張凡走過去,把門關好,回身對米拉道:「你怎麼會有這麼下賤的朋友!」

米拉見張凡身手利索地把米奇趕了出去,滿臉上露出笑容,撲上來,嚶地一聲,伏到張凡懷裏,小聲地笑道:「你不是挺能打嗎?」

張凡被她的身體給塞滿了胸懷,享受得差點飛上天去。雙手輕輕撫摸着她的身體,笑道:「我發現你人前一樣人後一樣。人前像只母老虎,人後像只小貓貓。」

「怎麼?」

「在陽光酒店酒吧里,你是何等威風啊!」

米拉把頭抬起來,雙手勾住張凡脖子,嬌聲道:「那還不是你給氣的!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人,我恨不得殺了她!」

「你敢!你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叫你跪着扶起來!」張凡雙后一用力,將她纖腰攬住。

米拉被這一攬,身體緊緊地與張凡貼在一起,被他雙臂箍得喘氣有些不均勻。

「你……」米拉氣得臉色發紅。

「你要習慣於接受這個現實,否則的話,我們還是不要交往為好!」張凡輕輕道。

「你……真是氣死我了!」米拉咬着下唇,含情脈脈地看着他的眼睛。

「難道你沒有氣我?」張凡伸手揪住她的下巴,往上抬起,「山莊大門口的那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米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拿米奇的保鏢向我示威,還是請來米奇向我挑戰?」

「都不是!知道嗎,都不是!」米拉喊了起來。

「不是?那你給我解釋清楚!」

米拉把雙手又是緊緊地勾在張凡脖子上,尖起腳,在張凡臉上狠狠地吻了一下,「你先解釋解釋你愛不愛我,然後我才解釋。」

「我怎麼解釋?」

「用男性的行動!」

米拉顫聲說着,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房間里的一個小門,小門半敞開着,張凡看見裏面有一張豪華的床。

張凡一笑。

一個小時之後,解釋工作終於結束。

米拉被解釋得相當清楚,半閉着眼睛,伏在張凡懷裏,臉上帶着極度滿意的笑容,沉沉睡去。

張凡輕輕坐起來,披上衣服,點了一支香煙,一邊吸著,一邊欣賞身邊的米拉。

不錯,東西方的女人就是不同。

米拉所表現出來的熱情,絕對是火一樣的烈,使男人在應接不暇中不知不覺被帶起節奏一起飛。

「壞蛋,不要抽煙!」

米拉突然睜開眼睛。

張凡微微一笑,把紅紅的煙頭往她身上湊了湊,「要不要我給你身上留下個永久的記號?」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在這上面烙!」米拉說着,竟然挺起胸。

張凡收回香煙,在煙灰缸里摁滅,回身抱住米拉:「我不是不想烙你,怕的是焦糊味兒!」

米拉把頭埋下來,哼了一聲,嗔怪地道:「都是你亂來!說不定已經打上烙印了呢!」

說着,輕輕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部。

。關於席聿衍為什麼會喜歡上她這件事情,不管是對於這座城市中的其他人,還是對她來說,都是一個謎。

畢竟席聿衍那可是堂堂的天之驕子,哪怕失去行走能力,照樣有的是姑娘對他趨之若鶩。

席聿衍卻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這是一個秘密。」

時宜:「……」內心os,席聿衍這倒是越來越狗了。

「老公,」時宜發嗲,「你不告訴我的話,難道你自己會心安理得嗎?這自古以來都是秘密交換秘密的,我告訴了你一個秘密,那麼你理所當然的也應該告……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六百八十二章搬走 幻境輻射而開,範圍極廣,而且是頃刻間便完成了覆蓋,對方根本來不及躲避。

秦楓如今的幻術連高級靈仙都會受到影響,那默凌鬼女根本抵擋不住,瞬間中了幻術,主動現出身來。

她與秦楓之間有些距離,此刻雙目無神,正陷入幻境中而不自知。

秦楓自然不會放棄這絕佳的機會,發起攻擊。

但對方身上有著一件防禦寶物自動護主,卻擋不住秦楓的攻勢,轟然破碎,而這破碎產生的爆炸之力令其受了些傷,卻也令她從幻境中蘇醒過來。

默凌鬼女心驚不已,連忙遁入黑霧之中,隱藏身形。

原來她擁有幽風靈體,對於這蘊含冥元素的黑霧卻是免疫,完全不受影響,甚至還有裨益。

秦楓豈會讓其就此離去,連忙追上前去,凌天劍、魂煞劍相繼殺出。

默凌鬼女遁入黑霧之中,手持黑色短弓,不斷拉弦射擊,一道道暗箭自弓弦之上陡然而生,快速射出,化為一陣箭雨,輾射向秦楓。

秦楓怡然不懼,一邊抵擋一邊前沖,兩柄長劍不斷揮斬而出,試圖將對方徹底擊殺。

此刻,默凌鬼女僅僅是獨自一人,而且暴露了行蹤,根本不是秦楓的對手,雖然也有些手段,卻根本擋不住對方前進的步伐與凌厲的攻勢。

下一刻,秦楓便是出現在默凌鬼女身前,爆發肉體之力,握住兩柄長劍猛然斬殺而去。

「轟咔!」

默凌鬼女全力抵擋,更是施展幽風靈體,試圖化為一道幽風遁走,卻是不行,被秦楓強行擊中胸口,令其遭到重擊,不由吐出一口鮮血,胸前更是顯露出兩道傷口,衣衫碎裂,差點將重要部位暴露。

她的身子向後倒飛而去,強提一口氣保持清醒,竟是再度拉弓射箭,將秦楓籠罩在箭雨之中。

同時,再度藉助幽風靈體,化為一道詭秘的幽風,遁入黑霧之中,準備逃之夭夭。

秦楓冷哼一聲,藉助寶物硬抗箭雨的侵襲,向前殺去,並催動精神力,試圖將對方困住。

但默凌鬼女已經吃過一次虧,這一次卻是勉強擋住了幻術,身後出現黑色漩渦,再次遁入其中。

在其遁走的那一刻,秦楓的精神力凝為一道利刃,再次擊中其胸口,令其傷上加傷。

默凌鬼女狼狽不堪,但她終究還是逃脫了。

這裡充斥著冥元素與世界之力,還有那股強大的威壓,對於秦楓而言是一種極大的阻礙,能夠這般戰鬥已是不易。

而默凌鬼女憑藉著幽風靈體卻是不受冥元素的影響,甚至如魚得水,又是魔族強者,對於那股威壓有著極大的抗性。

故而,秦楓只得搖搖頭,任其她逃脫,但這一次卻是將其徹底重創,恐怕對方已是不敢再偷襲他。

他召回寶物,再次騎坐著控獸離去。

之後的路上沒有再遇到什麼襲擊,而那黑霧也無法阻擋他的腳步,許久之後,終於是達到了山峰之巔。 鹿安然做好這一切,隨即深呼吸幾口氣,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后,便開門準備溜之大吉,而保鏢們將視線落入房內,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后,便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而鹿安然轉身的片刻,卻頓時一顆心提了起來,因為她看到了那個大步邁著朝這裡走來的男人,靳崤寒。

男人像是心情不耐的模樣,整個人壓迫性極強,氣場壓得自己幾乎邁不開步子,可她心底極強的求生欲在此刻發生作用,女人機械性的抬腿,將頭死死垂下,擔心男人認出自己,連眼神都不敢再亂瞟一個。

而在男人與自己擦肩而過時,鹿安然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都快溢出來了,但是男人並沒有停頓的步伐,讓她知道自己逃過了一劫,或許……靳崤寒根本就沒將自己放在眼裡罷了。

在轉彎之際,她還是沒忍住心裡強烈的嫉妒,回頭看了一眼那男人,靳崤寒站在房門口,顯然是在調整自己的狀態,在開門時,已經甩掉了自己看到他時的冷漠無情,她注意到男人在開門的瞬間眼底閃過的溫情。

是看了鹿喬兒了嗎?

鹿安然想著,心底有一絲刺痛,而後溢出來的是強烈的嫉妒,說實話,自己在靳家的那段時間,男人可從來沒有對自己有過好臉色。

他僅僅就是因為以為自己是那兩個孩子的母親,才會允許自己出現在他的範圍內的,想到當初,她也是抱著想跟靳崤寒過一輩的念頭去的靳家。

畢竟靳崤寒不僅是擁有靳家無上的勢力,光是他那優秀的外表和極好的身材,已經是夠讓她心動的,只可惜這個男人如高嶺之花,對自己不屑一顧。

可是,憑什麼偏偏是鹿喬兒呢?

鹿安然知道自己該走了,畢竟男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對那女人做的一切,她選擇了安全通道,飛速地下樓,就像是後面有什麼豺狼虎豹。

女人在心底里對鹿喬兒的憤恨越發濃烈,她沒有在任何一刻有著比現在更希望鹿喬兒就死在今天的念頭。

病房內的靳崤寒在進門前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即使是女人在沉睡當中,他也不想在她的面前有著不好的情緒,但是男人在剛一進入病房時就微微皺眉,靳崤寒的嗅覺向來敏銳,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他想到剛剛與自己擦肩而過的那個護士,向來是那人剛剛給鹿喬兒處理了傷口,會不會是傷口裂開了?

男人的眉頭緊皺,他大步邁向女人的病床,可是在這一刻,他看到了女人突然下垂的手臂,而她的鮮血正順著那白嫩的臂膀往下留著,大片的紅色被大面積的白色床單所襯托,他注意到醫生之前擔心鹿喬兒缺氧所給女人準備的氧氣罩也在此刻消失不見。

靳崤寒的眼眸中全是暴露,額頭的青筋在此刻十分明顯,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抱起鹿喬兒大步朝醫生診斷室走去,注意到女人的傷口沒有在要害處,他微微鬆口氣,但是看到門外見狀慌亂的保鏢時,男人目光狠厲地說道:「去把剛剛那個護士抓住,要活的。」

保鏢們此刻終於明白老闆娘為什麼會成這幅模樣了,保鏢的首領簡直雙腿發軟,他看著吩咐完他們便大步朝前跑著的靳崤寒,只覺得自己小命不保。

靳崤寒預估了鹿喬兒的傷勢,暗道不好,而醫生在看到這幅場面也是大吃一驚,全體醫療人員迅速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而那些曾經羨慕過靳崤寒對鹿喬兒如此好的小護士們,此刻也是大氣不敢出,看來作為總裁太太,還是有生命危險的。

男人坐在手術室外,眉頭緊皺,雙唇緊閉,整個人都板著張臉,手臂上的青筋凸起,顯示著男人此刻狠狠壓制住自己的怒氣。

他恨不得將剛剛那護士碎屍萬段,而自己也確實有這個打算,男人的眼眸漆黑,顯然自己的打算並不是空想,他是真的想實施。

但是他現在不想離開鹿喬兒半步,他還沒有確定鹿喬兒的生命安全,女人剛剛流了這麼多血,病床上都是大片的紅,想來,很可能會出現缺血的狀態。

想到這裡,有個護士就慌張的從手術室出來,朝著血庫跑去,可是小姑娘卻哭哭啼啼的跑了回來,另一個醫生看到她空手的狀態,眉頭緊皺,雙雙看向了門外的靳崤寒。

那醫生頂著男人極具壓迫性的眼神,走到了靳崤寒的面前,可是眼前的狀況,顯然由不得他唯唯諾諾,他鼓起勇氣向男人彙報了這個不好的消息:「靳總,我們血庫不夠給太太使用。」

靳崤寒的眼神瞬間更加具有壓迫力,周身溫度下降,男人嘶啞的聲音開口:「你們是怎麼回事?」

「太太是熊貓血,現在血庫狀況不夠,需要再找。」醫生蹙眉,對著靳崤寒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他相信以這個男人的本事,找熊貓血肯定不在話下。

靳崤寒確實覺得這不是太大的困難,他拿出手機利用自己的人脈,在五分鐘之內,讓全城都知道了靳家的太太此刻需要熊貓血,而巨大的酬金,讓本還在猶豫的熊貓血擁有者們瞬間拋棄了自己的顧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