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忙用手擋住!

邁特凱兩眼冒光的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帶着鹹魚刺,看着他。

「卡卡西!!!」

卡卡西:……

卡卡西撓了撓護額,他今天哪裏都累,不想打架了……

鬆了松繃緊的身體,將鳴人傳過來的查克拉散了。

反正他現在是知道了這崽子查克拉居然可以給別人。

一點不心疼了。

以後帶着鳴人做任務,可以讓敵人見識見識什麼才叫木葉拷貝忍者!

然後卡卡西整個人瞬間從鬥士轉化為鹹魚一條。

有氣無力的朝着邁特凱說道:

「凱!今天很累……我……嗯……」

卡卡西抬頭想了想,然後指著木葉醫院的方向繼續說道:

「花玲還在醫院,我得去照看她,對不起啊……」

「卡卡西!!你……你要結婚了?」

邁特凱不可置信大喊一聲,眼淚飛舞,咻一下來到卡卡西面前。

一把摟住他

「那也不要忘了青春啊!!」

卡卡西翻了個死魚眼,無奈的回答道:

「知道了,知道了……凱……」

「叮!!」

邁特凱一把鬆開卡卡西,往後一推,嘴角閃光,伸出大拇指對着卡卡西說道:

「ok!我就等你這句話了!明天早上我來找你挑戰!!那我先走了,再見鳴人~」

卡卡西原地一陣抽搐……

你套我!

擱着你的智商全用在我身上了!

「嘿哈!」

一道綠光消失了……

「呼……」

鳴人擦了擦汗,快樂還是邁特凱快樂……

「那……鳴人我也走了……」

精疲力盡!

卡卡西兩眼無神的打完招呼就準備走了。

「等一等!」

鳴人再次擋在卡卡西面前,他忘了一件事……

要是帶土把白絕放入神威空間,然後自己恰好又不在,那豈不是虧死……

等等……

鳴人又想到一個問題,就算帶土把白絕放到了神威空間!

自己怎麼把白絕偷出來!

日啊……

得想個辦法……

於是在鳴人死纏爛打之下,卡卡西榨乾了最後一點體力。

拖着腳步走了……

望着卡卡西遠去的背影,鳴人忽然有點心疼……

貌似卡卡西的眼睛還不是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也沒有千手柱間細胞的支持。

被自己這麼個折騰會不會瞎啊……

帶土會不會吐血啊!

怎麼折騰的?

首先鳴人在自己身上種下術式……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鳴子體內沒有九喇嘛的意識,在神威空間里,她感應不到術式……

所以他還得先徹底掌握了飛雷神之術。

才能驗證能不能帶人出來。

在這之前鳴人也沒讓鳴子閑着。

反正神威空間已經被炸了一個大坑,帶土遲早會發現有人進來了。

所以帶土會把白絕在放進來嗎?

所以搞了半天,他全都在做無用功!

鳴人當場自閉了……

對於這件事的罪魁禍首。

鳴人把鳴子關到神威空間去,一方面可以隨時盯着裏面的動靜,帶土早晚會進來的,白絕早晚也會有的。

說不定在帶土發現裏面的情況時,自己掌握了飛雷神呢~

然後偷襲一波。

雖然幾率渺茫,那也是機會。

另一方當然是折磨鳴子了~

嘿嘿嘿……

讓你踏馬亂炸!

不過這鳥分身還在他鬥氣,進去就自爆!

大罵鳴人畜生不如!

把她折磨瘋了,本體離瘋了還差幾步?

鳴人點了點頭,有點道理……

於是……

神威空間里,有了一群花式鳴子……

黑絲,白絲,傲嬌,巨,等等……

正在快樂的打牌,打麻將……

嗯?

中間怎麼還摻進去了一個黑皮……

日了狗了,他什麼時候喜歡黑皮了?

不知道帶土會不會噴血而死……

……

再卡卡西走後不久。

鳴人看了看時間,晚上10點了。

於是洗洗上了床,拿出了大捲軸,研究起了封印術了!

自己打鐵還需自身硬,而且九喇嘛越來越不靠譜了。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

這鳥系統什麼時候悄悄開放95級了!

還出了新的團隊副本!

要不是最近九喇嘛安靜的過分了,他還不知道!

來到封印空間里。

鳴人感覺九喇嘛的肝都在顫抖!

封印空間黑網吧,100台電腦,九喇嘛目前同時100開,肝新新裝備。

而它,目前擁有1000個角色!

封印空間里的藥水什麼的都要塞不下了。

虧自己當初死心疼自己那點藥水會用完了。

現在看看用到他孩子長大了都用不完!

九喇嘛牌代刷誰用誰知道!

還有一點,是不是意味着以後還會開100級?

鳴人看了看自己的等級78級……

這日子越來越有盼頭了,再身長個年把,他就能二次覺醒了。

二次覺醒自己怎麼也到了超越影級的級別了。

美滋滋了一會。

退出封印空間,繼續看書。

夜裏十一點,鳴人起來放了放水……

回到放間后,看着空蕩蕩的床……

我老婆呢!!!!

7017k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尷尬地笑了一聲,他知道剛剛那是怎麼回事,他也知道按照自己的水平,想要把那白虎制服,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不過他此刻絕對不能表露出來,至少進入宗門之前不能。

「兄弟,咱們兩個能不能找一個容身之所就靠你了!」

看著二人沒有再繼續介紹下去的意思,林贊緩緩地向後退了兩步,落在了二人的身後,自己便於自己身體當中的克耳開始對起話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通不過這試煉!」

看著林贊一副痛苦的模樣,克耳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知道這一次對二人來說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事情,自己無論如何也得想辦法幫助林贊通過這個進入宗門的考驗。

「可是我對於你的身體強度根本不太清楚,畢竟聽他們兩個的意思,好像不能使用任何的招數,這恐怕很是困難啊!」

思索了片刻之後,克耳也是一籌莫展,無奈之下看了看林贊,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副無可奈何的意思。

「身體強度?你覺得在我們的那個世界講究過這種東西嗎?」

林贊看著克耳也是一籌莫展的樣子,瞬間無話可說了,看起來他這一次是註定沒有辦法找一個歸屬之地了,無奈之下只好跟著二人繼續走了下去,畢竟車到山前必有路,他也只能這麼想了。

一天之後。

「林贊大哥,你看咱們三個就在這裡紮營行嗎?」

看著這周圍山清水秀的樣子,林天不由得緩緩的坐了下來,他知道此行回到自己的宗門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根本沒必要急於一時。

而此刻的林贊巴不得自己的行進速度再漫長一些呢,得到了這個消息,安然的同意了。

「你們的那個宗門在這個世界當中算是幾流宗門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