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聞言十分震驚,想來自己那邊還在運作著,買通了幾個元老不說,眼看着這些堂口裏就自己的虎堂地盤最大。

難道未來的龍頭不是自己?

閆世晨現在下落不明,按照黑虎原來的算計,等閆世晨坐上龍頭之後,自己就動手把閆世晨給趕下去,卻是沒想到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而這個人,就是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張術!

「哦?張術?是哪根蔥?」黑虎好似調侃一般的聲音響起。

頓時站在黑虎身後的這些人都止不住的笑,「張術?從來沒聽說過,不會是南天林的私生子吧?」

「哈哈哈!」緊接着便傳來一聲聲的哄堂大笑。

黑虎慢悠悠的開口說道:「張術,哦,我想起來,張術不就是那個賣菜的農民嗎?啊?」

又是一陣哄堂大笑,但張術此時卻沒有了笑容。

「農民怎麼?」只看張術的眉毛挑動了一下,「黑虎,我在問你。」

黑虎囂張的看着張術:「農民?農民就改老老實實的去種地,滾回田裏去,來老子這裏裝什麼大尾巴狼!」

只看張術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意,眼神中的殺氣讓黑虎看見也是一愣,這小子,眼神很不錯。

然而最出乎意料的事終於發生了。

「噗!」

張術的拳頭重重的打在了黑虎的臉上,也不知張術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氣,黑虎的眼睛瞬間充血,鼻樑瞬間被張術打斷。

「小子你找死!」黑虎咬着牙,強忍着疼痛,說出這番話來。

。 看着面前的群情激憤的眾人,白少塵的心中也忍不住盪起一陣波瀾,看來這世界上所有的正義都是建立在自身的利益之上的,所謂義氣和豪情都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正如此時面前的這些人,在深知自己實力不足的情況下,慾念才會止於理性。一旦覺得自己的實力無人能夠比敵的時候,立刻連臉都不要了。

「媽的,老子今天就是來搶你們的東西的,人就是老子殺的,我看你們能把我怎麼樣!」白少塵看着面前的眾人挑釁道。

「哈哈,終於承認了吧,我說什麼了,他就是兇手!」

看到白少塵已經放棄抵抗了,楚雲立刻狂笑起來,因為這是他最想看到的結果,雖然他內心根本就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是白少塵做的,不是因為他有證據,而是他覺得白少塵根本不可能有這個實力。

這一下可不得了,眾人一聽到白少塵承認了,立刻就炸開了鍋,一個個手持長刀全部都躍躍欲試起來,畢竟為宗門除害,這可是頭功一件啊。

「我鐵碧團申請出戰!」這時候人群之中突然竄出來一名身材矮胖,皮膚黝黑的男子的青年男子,他瞪滴溜溜驢眼的怒視着白少塵道。

「你鐵碧團算老幾,這裏還輪不到你,有我白馬門在,這等掃黑除惡的事情,自然的由我們一馬當先!」此時一個身材修長,長相俊逸的男子突然站了出來,對着鐵碧團的青年男子說道。

「你們都讓開,我來……」

「我來……」

「我來……」

就在這一剎那,人群之中突然站出來十幾個人,一個個的摩拳擦掌,對着白少塵是怒目而視。

看着面前的幾個人白少塵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對他來着這些人都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倘若他們真有點本事也不至於整天跟在楚雲的屁股後面鞍前馬後了。

「喂!」這時候白少塵雙手一掐腰,看着白馬門的那個俊逸少年,道:「小白臉,我白少塵從來不和無名之輩交手,今天在所有的獐頭鼠輩裏面,就屬你還有點人樣,其他人根本上不了什麼枱面,所以你出來,老子今天就勉為其難,教教你怎麼做人!」

白馬門的那俊逸少年停了白少塵的話,立刻屁顛屁顛的走上前來,但是他仔細琢磨了一下,他沒整明白,眼前的這個傢伙到底是在誇自己還是在罵自己啊。

「臭小子,你敢說我的獐頭鼠輩,上不了枱面!」

然而這時候,那鐵碧團的男子一聽,瞬間暴怒,然突然指著白少塵問道:「好,那今天老子就教訓教訓你這個出口不遜的傢伙,讓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厲害!」

說着那男子兩步來到白馬門的那俊逸少年旁邊,然後一伸手,直接將他撥到了自己的身後:「這裏沒你的事,他的命今天我要定了!」

那俊逸少年一看,頓時懵逼了,他看了看白少塵,有看了看面前的青年男子,一時竟然不知不知所措了。

「哎呦我擦,我他媽竟然看走眼了,看來還是這位老兄有牌面!」白少塵看着那青年男子大聲嘀咕道。

此時那青年男子一聽白少塵的話,臉上立刻浮現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容。

「你!」嘀咕完之後,白少塵突然用手指著那俊逸少年道:「你是什麼鳥門的來,你滾回去吧,沒用的東西只能跟在人們後面吃屎,這是什麼地方,你他媽出來湊得什麼熱鬧啊!」

此話一出,身後的人群立刻引起一陣鬨笑。

聽到白少塵這麼說,那俊逸男子的臉『騰』地一下就漲紅了起來,白少塵的這一個舉動別說是他了,就連他所在的聯盟頭抬不起頭來,這他那裏受得了。

「你說什麼?」俊逸少年指著白少塵怒道:「你竟然敢羞辱我,老子今天非得把你碎屍萬段!」

俊逸少年的這話一出,青年男子立刻就不同意了,立馬開口道:「你讓開,有我在,這裏就輪不到你,他的命是老子的!」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他死,誰要是攔着我,我就跟他拚命!」俊逸少年絲毫不肯讓步。

「我草!」青年男子看着俊逸少年突然暴喝道:「這麼說來,你是跟老子過不去了?」

俊逸少年一聽,立刻反駁道:「怎麼了,我憑什麼讓着你啊,怎麼,你覺得就你有牌面,我們都是蟑頭鼠輩是不?」

「怎麼了,我憑什麼就不能撐排面啊!」青年男子說完突然看向了白少塵,然後豎起了一根大拇指,道:「小子雖然我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覺得你剛才那句話說得對!」

很明顯青年男子的這句話就是在故意的氣俊逸男子。

「等等!」這時候楚雲突然在旁邊插嘴道:「你們兩個切莫要上了那小子的當,這是他的離間計,大不了你們兩個一起上就是了!」

兩個人一聽,不禁覺得楚雲的話有道理啊,想到這裏兩個人一同看向了白少塵。

白少塵已看不好,立刻大聲感慨道:「好啊,如今我白少塵就是無名小卒,光桿司令一個,今天竟然有幸讓白馬門和鐵碧團鏈大聯盟聯手動手,今天就算是死在你們手上,傳出去也是一段佳話!」

青年男子和俊逸少年一聽,剛剛形成的一點默契,瞬間再次土崩瓦解。

「媽的,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俊逸少年搶先一步直接就奔白少塵沖了過來,然而他剛邁開腿,然被青年男子一把拉住:「滾開,這裏沒你事,看我的!」

「靠,你這是看不起我啊,今天老子就要證明給你看!」

說着兩個人竟然全都止步不前,在原地動起手來。

「你們兩個蠢貨,還不趕緊給我住手,你們上當啦!」這時候楚雲立刻在旁邊勸阻道。

但是此時正在兩個人那厲還聽得進去,各拉把式,大有不分高低死不休的架勢。

然而此時白少塵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入到了面前的爭執當中,根本沒有人在意自己,於是縱身一跳,直接準備開溜。 王玥看了看身邊的箭矢,又看了看地上哭的稀里嘩啦的鈴仙。

雖然覺得這一幕換誰來解釋都沒戲了,但王玥還是想搶救一下,

所以略微退後了兩步先遮住了嘴再解釋了起來,

「額。。。事先說明,我什麼都沒做,是她先動手的。」

「是么?如果是鈴仙的話確實是有這麼個可能。」

對面被稱為師匠的女人微笑的看著王玥,但手上搭著箭的弓卻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

「那麼,你能解釋一下你來迷途之林的目的么?」

「因為有些事情,想找你諮詢一下,八意永琳小姐。」

王玥看著這位扎著一個巨型麻花辮的銀髮女人,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是人之里的稗田阿求和上白澤慧音介紹我來的,我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談談。」

「關於什麼?」

「關於這個空間的真實。」

說著,王玥突然在原地消失,出現在不遠處的地方無奈的看向銀髮女人也就是八意永琳說,

「能好好說話么?你這樣動手會讓我很難辦的,我真的只是來諮詢點事情,況且你也會感興趣才是。」

就在剛剛王玥和八意永琳交談的那會,王玥身旁的箭矢悄無聲息的布置了一個結界把王玥困在了裡面。

在結界布置完成前,就算是王玥都沒有發現什麼空間隔斷的靈力波動,直到整個結界構築完成,王玥已經被關了進去才反應過來。

只不過結界這種東西對王玥來說是無效的,就連最麻煩的空間阻斷都留不下王玥何況這種只是圍困用的?

但王玥也沒有被關起來的愛好,離開了結界以後雖然還是在交涉,但態度就不像一開始那麼友好了。

「不是不能理解你這種給自己徒弟出氣的想法,但是好聲好氣又不是低聲下氣什麼的,況且還是你徒弟搞出的事端,你找我麻煩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王玥有些不滿的看著八意永琳,

「如果你真的對這件事沒興趣就當我沒來過,大不了麻煩點找罷了,真要打起我也不是怕事的人。」

八意永琳看著王玥微微一笑把弓收起來,淡定的說,

「看來你確實是昨天那場異變的妖怪了,那麼我對你的問題還是很有興趣的。」

王玥看著已經完全沒有打的意思的八意永琳,也只不滿的吐槽了一句,

「。。。。為什麼非要測試一下才能確定我是誰?你這個徒弟剛剛撩撥那一下我應該泄露了不少氣息才是。」

「只有親眼見證過才能完全確定,這似乎沒有什麼不對的吧?異變先生?」

面對八意永琳理所應當的解釋,王玥想了想后好像確實沒什麼毛病,但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一時間有點轉不過彎來的王玥只能無奈的跳過了這個話題,

「那麼我們能好好談一下了么?就在這裡?」

「就在這吧,很抱歉我的居所不適合外人進入。」

八意永琳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帶王玥去永遠亭的意思,而王玥也沒有什麼意外,畢竟就這麼直愣愣的把自己這種危險的存在帶到她家公主面前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況且王玥也沒有什麼特別糾結的,只是掏出了東方幻想鄉的漫畫丟給八意永琳說,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

八意永琳接過漫畫略為掃了一眼封面,臉上的興趣意味就更加濃了。

。。。。。。。。。。。。。。。。。。。。。。。。。。。。。。。。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八意永琳就這麼站在那一點一點翻看王玥的那本漫畫。

而王玥也沒有催促的意思隨意的找了個竹子靠著等她。

至於那個受兔嘛,就在確定沒什麼事情后就被八意永琳驅趕去做自己的事了,今天是她去人之里賣葯的日子,這也是王玥為什麼會順著味道沒有找到永遠亭而是找到她的原因。

等八意永琳完全翻看完所有內容后,她合上書微笑的看著王玥說,

「我大概能猜到你來找我的目的了,這本書是八雲紫搞出來的小玩意吧?」

「據我估計應該是她沒錯了,但是我不知道她這樣做的目的。」

王玥聳了聳肩說,

「你也知道昨天我一來就和風見幽香打了一場,雖然還不想說,但這中間也有她在搞鬼才導致的。」

「原來如此,所以你想知道的事她到底想做什麼?」

八意永琳微笑的得出了答案,但是搖了搖頭說,

「很遺憾,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麼。」

「連你也不知道?」

王玥挑了挑眉頭,

「我還以為作為相愛相殺了這麼多年的存在,她動動手指你都知道她在想什麼呢。」

「雖然不知道你是聽誰說的這種奇怪說法,但我們的關係可沒有好到那種地步。」

面對王玥的吐槽八意永琳也沒有惱怒的意思,只是繼續說,

「況且只是一本漫畫並不能知道她到底想做什麼,但大概率是和妖怪跟人類之間的關係有關吧?」

聽著八意永琳的話王玥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自己可沒說這件事,這個女人就能依靠一本漫畫猜測出來,看來也是對這件事有所懷疑的了。

既然八意永琳確實如同傳說中那樣厲害,王玥就乾脆直說了,

「那麼我就直說了,在外界雖然確實人類對妖精的存在有所影響,但是和所謂的認知無關,所以我想搞清楚這個空間到底是什麼情況。」

「哦~明白了。」

八意永琳聽了王玥的話眉頭挑了挑,

「你的目的看來不是八雲紫,而是那個龍神啊。」

面對八意永琳瞬間猜出自己的目標,王玥也無語了一下,

自己這什麼都沒說對方就能猜得出來,一時間王玥也摸不透她說不知道八雲紫在搞什麼是真的還是假的了。

但話都說道這個份上王玥當然就繼續說,

「。。。。跟你這種聰明的人說話真討厭,那麼。。。」

還沒等王玥說完,八意永琳就直接決絕的拒絕了王玥的請求,

「我對於這個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沒興趣,只要它還安穩的存在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