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想法紛雜,這一刻的公羊群有些凌亂,遲遲想不出來解決之法,不由得端起已經涼冷的米酒一股腦兒喝下。

冰涼的觸感,讓公羊群變得更加清明,放下酒盅朝著白寒衣:「以郡尉之見,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聞言,白寒衣不假思索:「全力幫助武成侯,三萬大秦銳士在手,這一次任何的力量都擋不住武成侯的決心。」

「雖然《商君書·賞刑》中明言:有功於前,有敗於后,不為損刑。有善於前,有過於后,不為虧法。」

「但是,在這件事上,我等只是瀆職,並沒有觸犯秦法……」

聞言,公羊群沉吟了片刻,朝著宋冉,道:「監御史你怎麼看?」

公羊群心裡清楚,他在隴西郡勢力太過於單薄,只有團結白寒衣與宋冉才能保證隴西郡的控制權。

而且他們不是一時的草台班子,而是將來最少五年之內,都會在一起共事。

所以,彼此團結極為關鍵,他不能因為這件事,讓他在隴西郡之中,成為孤家寡人。

「郡尉所言極是,我也沒有意見!」

宋冉苦澀一笑,語氣之中頗有些無奈,他是監御史,自然希望秦法昭昭,凌駕於任何官署,任何人之上。

但是,宋冉心知肚明,這根本就是空想,面對森然現實,他只能屈從。

公羊群深深的看了一眼宋冉與白寒衣,點了點頭:「既然兩位態度與我一致,那麼這件事就定了,希望我們能夠度過此劫。」

……

三萬大軍浩蕩入隴西,再加上王翦與公羊群有心之下,消息沒有被封鎖,短短一個時辰就傳遍了狄道,傳遍了大半個隴西郡。

各大老世族心下惶恐不安,他們躲過了土地改革,卻不曾想再一次迎來了殺神。

「家主,我暗中調查過,三房一脈與此事有關聯!」

郎氏府邸。

在燈火通明的書房中,家老臉色難看,朝著郎梵,道:「三房中的一個少公子,扶持著幾個青皮,對於一個上造爵的陣亡將士……」

「不僅將對方父母逼死,更是強納妻女……」

……

「混賬東西!」

郎梵大怒。

一個家族大了,什麼樣的蛀蟲都會滋生,而他作為家主,有些事情屬於鞭長莫及,一時疏忽之下,竟然發生了天大的事情。

「阿彌,你帶人將三房一脈全部帶來,有人反抗,打折雙腿直接帶來!」

郎梵心裡清楚,事情鬧大了。

這件事就是紙中包火,根本不可能的,被王翦查清楚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在這之前,就算是家中族人犯事,他也不會太過擔憂。

以郎氏之勢,擺平一些事並不難。

數百年的積累,在狄道之中,郎氏的力量任何人都不能,也不敢忽視。但是這一次踢到了硬茬子,而且是會死人的那種。

在這個時候,郎梵思來想去,只有棄車保帥,斷尾求生了。

他是郎氏的家主,不可能是為了三房一脈,讓整個家族為之陪葬。

。 少府!

九卿之一!

在大秦帝國之中,少府其實就是一個流水線的工廠,它的存在大多數是為了保證大秦三軍的裝備足夠精良。

但是,尚工坊相當於後世的中科院,嬴政這一次提升了尚工坊的地位,就是為了刺激尚工坊,為的是將尚工坊培養成中科院一樣的存在。

這也將會是大秦帝國未來騰飛的基石。

見到章邯神色凝重點頭答應之後,嬴政朝著老公輸點了點頭:「大秦尚工坊,主要是創新,在於研發。」

「朕聽聞飴糖是一種以米【澱粉】和以麥芽經過糖化熬煮而成的糖,呈粘稠狀,俗稱麥芽糖。」

「但是,這種糖類並非最佳,完全可以改進!」

這一刻,嬴政將他根據記憶畫出來的圖紙遞給公輸仇:「這是朕思謀而出的一種製糖之法,用滴漏法製取白糖。」

「該法用一套漏斗形的陶器,配以瓦缸和其他小設施,將蔗汁熬至相當濃度后倒入瓦溜中,從上淋入黃泥漿,藉助黃泥漿的吸附脫色製取白糖。」

「這種糖,顆粒小,透明,味道遠勝於飴糖,這算是第一次給大秦尚工坊的考驗,在朕的想法之中,製糖出來,當有白砂糖,紅糖等數種。」

「朕只有一個要求,以最快,最低價的價格研發糖類,然後生產出來!」

……

將嬴政遞過來的帛書翻看了一遍,公輸仇點了點頭:「陛下放心,最遲一個月,尚工坊必然會制出糖類。」

「嗯。」

點了點頭,嬴政朝著章邯與公輸仇,道:「從今天起,少府與尚工坊進行改革,推行按勞分配。」

「多勞多得,少勞少得,甚至於在一個月之中,製造出來最多的進行獎勵,以激勵少府與尚工坊之中的工匠。」

「與此同時,鼓勵研發,若是有人研發出對於大秦帝國軍民有利的東西,此物發行於天下,便可以每一件東西,取一錢之利。」

「老公輸你與章邯聯合廷尉府官署進行立法,稱之為知識產權法。」

「知識產權是一種無形財產權。確認或授予必須經過國家專門立法直接規定。其中包括雙重性,專有性,地域性,時間性。」

「法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規定一定的保護期限,知識產權在法定期限內有效。一般產權在二十年之內歸屬於個人,二十年以後,屬於大秦帝國。」

……

說到這裡,嬴政深深的看了一眼公輸仇與章邯,一字一頓,道:「這一點,對於少府與尚工坊極為的重要,務必要儘快完善。」

「諾。」

點頭答應一聲,章邯還好,這一刻,公輸仇卻是激動不已,雙眸泛紅,甚至於有淚珠出現。

士農工商!

而大秦帝國之中,一直以來都是重本抑末,工匠的地位雖然比商賈要好一點,但是依舊苦不堪言。

這一次,嬴政不僅是提升了大秦尚工坊的地位,更是立法保護工匠的權益,這讓公輸仇有一種感覺。

一種工匠地位大幅度提升的感覺,他相信從此以後,工匠的地位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臣代百工,謝過陛下!」

公輸仇執掌大秦尚工坊,不僅是魯班傳人,更是一個大匠,是大秦帝國之中,工匠之中領頭羊。

此刻,他心情激動無比。

「朕給了百工機會,此舉必然會遭受到士農商三大階級的抵觸,所以,朕需要百工一個交代,讓朕相信,提升百工的地位對於大秦有利。」

這一刻,公輸仇對著嬴政深深一躬:「請陛下放心,半個月時間,臣便讓糖類問世。」

「嗯。」

點了點頭,嬴政喝了一口米酒,沉吟了片刻:「兩位下去準備吧,朕有些乏了!」

「臣等告退!」

等到公輸仇與章邯離去,嬴政朝著門廊下的趙高,道:「傳治粟內史官署下經濟十署的人前來!」

「諾。」

點頭答應一聲,趙高轉身離去,只是他心中的震驚太大了。

這一次嬴政提升了工匠的地位,接下來只怕是嬴政要改革商賈了,經濟十署,掌控大秦經濟,一旦提升商賈的地位,大秦帝國必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心中念頭閃爍,趙高的身影不斷遠去。

書房之中,嬴政望著趙高離去,不由得輕輕一嘆,現如今大秦帝國的國庫之中,錢糧雖多,卻消耗很大。

同樣的大秦皇室府庫之中,消耗更大,近乎於空了,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研發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從今以後,少府還好一點,畢竟是流水線作業,收支平衡在所難免,甚至於略有盈餘。

但是,大秦尚工坊之中,進行研發,必然是一隻吞金獸,他必須要賺錢,所以,這一刻,他沒有推出粗鹽提純術,也沒有提及冶鐵技術改革,而是推出了日用品。

他要一次又一次的收割天下人,特別是老世族,大秦勛貴,六國遺族,商賈等口袋裡的錢糧。

畢竟在未來,他需要花費的地方太多了,甚至於一想起未來大秦尚工坊,以及各種工程的開銷,他恨不得立即開挖礦脈。

甚至於不惜一切代價,東渡瀛州,將其中的礦脈開採,他可是記得,在瀛州之上有一座很大的礦脈。

在瀛州的九州南部,卻有著一個世界級金礦床!

菱刈金礦!

它開採方便,不需要大型機械就可以開採,對於大秦帝國而言,極為的重要。只是大秦樓船士尚未練成,他不得不推遲這一計劃。

……

「臣等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正在嬴政思緒滿天飛的時候,經濟十署的人,紛紛趕到了書房之中。

撇了一眼以李勝為首的十人,嬴政點了點頭:「經濟十署,從今天起,對於大秦帝國之中的商賈進行統計與摸底。」

「同時從經濟十署之中抽調人手,組建大秦商號,負責售賣大秦尚工坊之中研發產品。」

「同時經濟十署對於大秦帝國之中經濟情況進行評估,朕要清楚大秦帝國各地貧富情況,以及商賈之中最為富庶的家族。」

……

。 走出白杉杉的房間,醫生把錄音文件傳給白坤。

「白小姐的情況很嚴重,但是好在小姐非常配合治療,所以還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很大。」

白坤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於辛苦了,改天請你吃飯!」

心理醫生點頭,沉默的走出去。

作為一個父親,白坤有些挫敗,他以為自己已經做的很好的,沒想到女兒現在已經變成了這樣。

「宿主,你身體里的毒素已經完全排除了,現在可以去洗個澡試一試哦~」208說道。

這時候,坐在床上的女孩兒終於動了。

現在的她完全沒有在別人面前的那麼沉默,反而笑着扒了扒自己的衣服。

發現自己身上有很多黑色的淤泥,當然這個不是皴,是剛剛排出來的毒素。

在衣櫃里拿了一套睡衣,女孩兒輕輕哼著歌走進浴室。

花灑噴射出密集的水花,沖洗掉身上的髒東西,同時溫暖的水流也讓人放鬆下來。

客廳里,藥品檢驗報告很快就出來了,白坤正拿在手裏翻看。

管家站在他身後,餘光一樣在仔細的閱讀那份報告。

治療風寒的中藥,但是經常吃會讓人不受控制的發胖。

老管家眉頭一皺,不受控制的發胖?

那不就是小姐的癥狀嗎?

夫人就喜歡給小姐吃東西,但是夫人不在家的時候,其實小姐吃得不多。

當初還以為是小姐吃得多才會發胖,直到有一次夫人出門旅行,三個月的時間裏,他發現小姐的食量和正常人差不多,甚至比正常人還要小。

但是那三個月,減少食量的小姐不但沒瘦,還胖了兩斤。

當時就覺得很奇怪,現在看到夫人一直給小姐喝的減肥藥居然是這種作用,只覺得眼前一白。

原來十幾年來,小姐的暴躁自卑,來自親生母親。

可是……

夫人為什麼會這樣做呢?

白坤放下手裏的東西,坐在沙發上單手捂住了臉。

他不知道此時自己的心情該怎麼形容,就是感覺自己的孩子被蛇叼走,隨時都想吃掉,最後慢慢的把食物養肥,讓她更容易毀掉整個食物。

為什麼?

他大概能猜測到。

他們的婚姻,是因為女兒,他們相敬如賓是因為女兒,甚至家裏的傭人對她那麼用心,是因為她對女兒好。

相比於她這個母親,女兒天生有讓人喜歡的力量。

這就是她嫉妒的原因。

但同是也讓白坤感覺到無盡的懊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