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太鐵!

這有些出乎呂方的意料,他原以為這一爪能夠直接爆頭呢,看來是想多了。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呂方卻是沒時間去考慮金錢豹頭骨為什麼這麼硬,小灰攜著巨大的慣性,直接拎起了金錢豹,瞬間升空而起。

金錢豹死命掙扎,但腦子被拿捏,它的攻擊手段就無比欠缺了。

爪子不停地亂抓,身軀胡亂地扭動,可這又怎麼可能對抓著它腦袋的小灰帶來傷害?

轉瞬間,一雕一豹就已經到了高空,金錢豹這下可嚇尿了。

它的智商已經能理解高空的意義。

哪怕它的進化等級達到了LV3,一旦從這麼高的空中掉落,粉身碎骨幾乎是必然的。

它嚇得不敢動彈了。

甚至生怕這大雕松抓……哪怕此刻它那如精鋼一般的利爪讓它痛不欲生。

小灰沒有松爪,因為呂方也擔心這傢伙摔得粉身碎骨不利於自己吸收進化因子。

不過它原本雙爪抓著腦袋,現在改成了一隻爪子。

然後……金錢豹感覺自己頸部一痛,一個鋒利的東西直接刺穿了它的喉嚨。

「呃……嗝……」

咽喉中傳出一陣怪異的聲響,血液汩汩流出,飄灑在下方的叢林中。

不到片刻,金錢豹便停止了掙扎。

它或許怎麼也沒料到,自己剛剛志得意滿地捕獲了最大的一頭獵物,轉眼間自己卻成為了別人的獵物。

……

呂方站在樓頂上,一臉的殷切。

哪怕此刻已經接近黎明時分,可呂方卻還是精神十足。

終於,天際出現一道亮點,轉瞬間便到了自己身前。

小灰到了,它提著金錢豹到了。

鬆開爪子,金錢豹落在樓頂的地面上,呂方迫不及待地上手摸了摸。

皮毛手感不錯,做成皮草的話應該能買個好價錢。

不過要論防禦力,肯定沒法與當初的那條巨蟒相比。

當然,這並不是說這頭金錢豹就遠弱於那巨蟒,相反,如果這金錢豹與巨蟒相遇,最終死掉的大概率是巨蟒。

沒辦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傢伙速度太快,無解。

摸了一陣,呂方終於聽到了悅耳的系統提示音。

「檢測到可吸收進化因子,是否吸收?」

這不廢話嘛,費這麼大的勁,我不吸收,我就是玩?

「恭喜你,吸收結束,共吸取到進化因子61.53份。」

呂方喜上眉梢,大豐收啊!

如果不出意外,這金錢豹各方面都已經完成了LV2進化,實力那是真強。

要不是趁它睡著了,小灰又打了它一個措手不及,呂方還真拿這傢伙沒辦法。

不過有了這61點進化因子,呂方將所有系統進化到LV2已經沒有障礙。

他沒有立即選擇進化,下令小灰迅速吃掉這頭金錢豹。

場面一度很血腥,金錢豹的軀體被迅速肢解,被小灰連吞帶噎地塞進了肚子里。

就金錢豹這小個頭,著實費不了多少時間。

隨後,呂方翻身騎到小灰背上,由它拖著自己直飛剛才戰鬥的地點。

那頭野牛的屍體還躺在那裡呢,說不定也是一筆可觀的進化因子。

呂方本著節約的原則,決定親自過去一趟。

。 暴喝聲落下,一座小山在幾人不遠處顯現出來。

說是一座小山也不準確,出現的人是個老頭,不過是劣化后的老頭。

老頭身子佝僂,身高不足一米五,全身金色,拄著一根金子做的龍頭拐杖。

他背上的駝背處向上突出,形成一個駝峰。駝峰頂端又像一朵花一樣展開,形成一個金色的大鍋。

大鍋的鍋口直徑達到三米,深度估計也有一米五。整隻鍋里裝滿了小山一樣閃閃發光的金子!

周陽眼睛微不可查地收縮了一下。

他心裏高呼:這傢伙,比我還有錢!

老人背着一大鍋金子慢慢走來,在三人面前停下腳步。

「爹!」陳雪、陳爽、方白先後喊道,他們眼裏驚疑不定。

「不用猜了,確實是我。」老頭杵了杵拐杖,「今天的事情背後,都是我算計的。」

「爹,為什麼?我可是你女兒啊!」陳雪震驚道。

「爹,你不是最疼我么,你怎麼?」陳爽說着竟然抹起眼淚來。

「爹,我可是你唯一的女婿啊,你不是還跟我說想要抱孫子么?」方白嘴裏說着,眼裏卻盯着老頭的鍋。

「女兒?女婿?哈哈哈~」老頭子哈哈大笑,眼淚都笑了出來,一直到喘不過氣,這才安靜下來。

老頭緩緩抬起頭,面露恨意,厲聲質問:「你們真的是我女兒,我女婿么?」

「那為什麼我在家裏死了半年,你們還不知道!」

「半年時間你們連個電話都不打給我!」

「半年時間你們連個消息都不發給我!」

「半年時間你們倒是回家一趟啊!」

「你們說這算什麼?這還算是我的女兒女婿么!」

聲聲質問,句句瀝血。

「那,那是你把我氣走的呀!」陳爽忍不住反駁道。

「你都多大的人了,你還天天問我要錢,你羞不羞!」老頭狠狠地用拐杖敲着地。

「還有你倆,你們夫妻兩!」他指著陳雪和方白,「結婚了還不收心,一天到晚各自混各自的,你以為我不知道!」

「呵,你還說我?」陳雪也來氣了,懷抱雙手,不屑道,「你老不修還不是和隔壁的劉嫂不三不四!」

「我不三不四還有個名堂!」老頭說道,「劉嫂死了,她的家產都歸我了!」

「切!劉嫂是你殺的吧?」陳雪顯然很懂她父親的脾性。

「你!你瞎猜什麼!」老頭氣急。

「呵,瞧瞧,生氣了。你這老頭什麼尿性誰不知道?」

「別扯淡了,我們都是你的種,我們貪財的性子不就是跟你學的么?」

「瞧瞧,死後還鍍了金身,咱豬頭不笑豬尾巴,什麼德行!」

陳雪這番話說得老頭啞口無言。

「對!」老頭爭不過,索性承認了,「我是貪財。」

「那又怎樣!」

「我養你們這麼大,你們給過我什麼?一天天惦記我口袋裏的錢!」

「既然盼着我死,為什麼不打個電話問問我咽氣了沒有?」

「你精神頭這麼好,誰知道你這麼早會咽氣。」方白在一旁嘟囔了一句。

「什麼?你說什麼?」老頭指著方白似乎要斷氣一樣,劇烈喘息,「好你們的,我養你們這麼久,現在是收你們利息的時候了!」

老頭一把抓起身邊跌坐在地上還渾渾噩噩的華博,肚子上直接裂開一張大嘴巴,一口將華博吞了。

嘎吱嘎吱~

咀嚼聲傳出。

「你!你這老頭……」陳雪三人紛紛後退。

「我生你們養你們,現在讓你們還我怎麼了!」老頭說着,一隻手直接變長變大,抓向三人。

叮鈴鈴~

金幣落地聲響起,陳雪開始反攻。

呵呵呵~

方白兩隻空洞洞的眼眶射出兩道黑霧,直接纏繞住老頭。

陳爽眼珠子一轉,卻要逃跑。怎料老頭的手直接繞過陳雪和方白的攻擊,一把抓住陳爽。

咯吱一聲,捏爛之後抓回去塞進自己肚子裏。

嘎吱嘎吱~

接下來,老頭三下五除二,又把陳雪和方白吃了。

在老頭面前,他們就像嬰兒一樣弱小。因為老頭是S級的偽劣,或者說是七級的偽劣。

呃~

打了個飽嗝,老頭背上背着的鍋竟然變大了一圈,裏面裝着的金子壘高了一層。

周陽恍然,老頭的剛才估計是將同類吞噬了成長,哪一種同類呢?應該就是這群掉進錢眼裏劣化的偽劣了。

不過,這應該是偽劣的本能,而不是對方真正的能力。

老頭吃完四人之後,開始把目光投向馬玲。

「咳咳~你就這麼目中無人么?」周陽以宗人的模樣出現。此時,所有人都能看到他。

周陽看着老頭,感慨道,「我真沒想到,出來逛一下,幾分鐘的時間,就看了一場可以拍成五十多集的家庭倫-理懸疑劇。」

「你們這一家子,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確實,周陽捋了捋整個過程,加一點腦補,大致可以這樣概括這出家庭倫-理懸疑劇:

小姨和姐夫合謀算計家產。計劃讓愛着小姨的華博與姐姐有一腿。然後找機會抓個正著,最好出點事,就這樣侵吞了家產。

當然,也有可能,根據方白的劣化的形象和異能,估計小姨是被方白蠱惑的,後來這人又藉此蠱惑了馬玲。

實際情況是,他們不知道暗地裏還有一個老頭盯着。

老頭約好大家,讓姐姐陳雪撞上方白和馬玲的事。陳雪遇見后打死了馬玲,也想趁此機會離婚傾吞家產。沒料到方白會異能,擔憂之下,實行緩兵之計試探方白,並且一旁觀看的華博也被小姨安排上來從旁協助。

之後,陳雪弄清方白情況后就翻臉不認人。不過,馬玲被陳爽趕了回來,告知了方白真相(估計陳爽想讓馬玲殺死方白,獨吞家產)。方白假裝氣憤讓陳雪殺了華博,不料華博劣化透露了他和陳爽的謀划。

說到底,方白想獨吞家產,陳爽想獨吞家產,陳雪亦然。華博貪心和痴情作祟致死。

而出乎他們所有人意料的是,其實他們老爹已經死半年了,那個他們以為身體還很好的老頭已經死了半年,並且劣化來算賬了。

作為女兒女婿,他們卻不知道。

這個老頭也不是什麼好人,為了錢還害死隔壁的劉嫂。

周陽在想,要是這個劇情放地球上,少說也要五十集。

老太婆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的電視劇,走的不就是這個套路么?

而且VIP+超前點播,吃相一個比一個難看。

現在幾分鐘就看了一場免費的。

「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為財作惡之人。」周陽嘆了口氣,「可真厲害啊!」

「宗人!」老頭認出了周陽假扮的模樣,「放了我,我不跟你為敵。」

「你覺得,你這樣絕情絕義,內心如墨,惡貫滿盈的偽劣,我能允許你繼續存在?」周陽搖搖頭,笑道,「你做夢呢你!」

「信不信我屠了這座城!」老頭眼中厲色閃過。

「你沒這本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