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神州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相反還把它好好保存在了原地。

這一保存可好,之後便變成了萬家麗最著名的打卡地點,「染血的空氣牆」。

周元沒有意識到,自己當時揮散空氣的時候,下意識的還是想要保護李崇明,於是空氣牆便長存在了這個地方。

B級巔峰實力凝聚的空氣牆,怎麼說也得保存的久一點。

當神州的人帶來醫生過來抬李崇明的時候,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壞了空氣牆。

當然,這些東西正坐在公交上饞著今天午飯的周元毫不知情。

萬家麗沒有關於定位器的線索,有一個可能就是定位器確實放在北面,但是卻因為飛船的降落而被壓壞了。

看似不太可能,卻很有可能,這樣放定位器的人也能少掉很多麻煩。

不是沒有查監控,最近幾天的監控已經被刪了,監控室的保安表示自己並不知情。

看來對方有高人。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萬家麗放兩人常駐,每天巡視。

當然,這些還有待之後神州的會議來討論。

這時候電視台的匆匆趕到,似乎是卡在知道了元籠將事情解決后才出發。

「您好,我們能採訪一下您嗎?」實習記者拿著大話筒,看到龍景耀站在一堆神州人員中間,很有威勢的樣子,直接往龍景耀這邊懟。

「不能!」龍景耀嫌棄的將話筒推向了呂京那邊,然後雙手環胸遠離了攝像地。

「咳,好的,看您受這麼重的傷,一定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吧?」

呂京笑著對著攝像頭,咧了咧嘴,剛準備說話,突然覺得自己這時候的狀態稍微有點毀形象。

「等會,我纏點繃帶,到時候播出的時候記得剪一下嗷。」呂京直接跑著到了醫務區,拿著繃帶把自己破了點相的地方給包住,還在額頭也包了一圈。

那邊的攝像大哥和記者滿臉凌亂…

「這下傷看起來應該挺重的吧?」呂京低聲問了下旁邊的龍景耀。

「快點去給老子接受採訪,別這次又用星城塑普。」龍景耀腳都抬起來,想了想呂京受了傷又收了回來。

呂京笑呵呵的回到了攝像大機的懷抱。

「戰鬥的確很激烈,而且神州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是在元籠和我們的精準配合下,作戰組無一人死亡,重傷人數也極少。」

「在元籠沒有趕來之前,神州八個D級,在H-76星兩個C級,六個D級的情況下,消滅了對方三個D級。」

「元籠趕來之後,順利將剩下三名D級成功消滅。」

說到這,呂京嘴角邊微微翹起,顯然為自己的成績很是得意。

「祝賀神州,再次取得這樣的好成績。」記者的大話筒又懟到了呂京這。

「但是我們也得為北面25-28層第一時間無法逃出來而受難的人群表示默哀,是神州還在統計傷亡人員。」呂京繃帶下的眼睛顯得有些暗淡。

「默哀,希望他們受傷人員能夠快點好起來。」記者也誠摯的在攝像機前默哀。

「好的,我們繼續下一個話題,剛剛聽說元籠很大部分是因為他的所謂的學生組建的粉絲後援會來救援的,對嗎?」

呂京內心暗道:特么的,就知道肯定得問元籠的問題,還不會少。

「想必有這個原因,但是元籠必定總體意義上還是為了星城的人們,這點無可否認。」

「那麼您能不能跟大家談一談和元籠並肩作戰時的感受呢?」

呂京好傷心,沒人問他戰鬥時多麼英勇,但還是得保持微笑。

「元籠是一個心懷蒼生的人,他寧願自己中招都還把對方挾持的四個人質給安全送到了地面,並且之後還專門設置了空氣牆來保護神州重傷人員。」

「他勇猛,自信,能力強大,很能調動我們的氣勢。當然我認為自己雖然實力較差,但是也有著不錯的勇猛,指揮著神州和元籠配合得相當好。」

接著記者又問了幾個關於神州的問題,這些呂京回答得更加官方,之後在呂京的指引下去到了已經集合好準備離開的後援會那兒。

記者記得,呂京讓她找一個叫做於婉君的人,一番詢問后,便開始了採訪。

這時候周元才回了家。

公交上打了幾個噴嚏,明明感覺也不冷。

周浩出去幹活時,會將中午的飯煮好然後回來便可以做好菜就直接吃。

今天則是煮的兩人份。

周元從冰箱拿出菜,切了起來。

切的時候看著刀在青椒上劃過,突然想起了自己刀斬H-76星人。

重傷的李崇明拚死扔刀的時候,周元感覺自己內心中的熱血真的瞬間便被點燃了。

「熱血沖頭后,都會有點小遺憾啊。」

周元發現系統這段時間什麼動靜都沒有,就連一個熟練度都沒加。

「虧大了啊。」切著青椒,周元抬頭看著白色的天花板。

就像現在自己的道具體驗卡一樣白…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本體和分身一個個的進入塑身潭重塑肉身,其餘身體則是被動與其承受同等的痛苦,好處就是可以讓你所有軀體的念力變得一併強化。」

「二、所有的分身及本體一同進入塑身潭重塑肉身!那種痛苦應該是有上限的,可以讓你承受痛苦的時間少一點。」

希雅靜靜地拋出一個選擇題,讓莫情自己選。

如果是收益的話,肯定是第一個更高,只是痛苦持續的時間會更長!

以避幸的三個月為例,本體、雷極、火極、風極(駕風騰雲體),還有一個沒有固定塑身的妖極,最起碼也要十五個月的時間!

十五個月的痛苦,和三個月的痛苦,相比之下,絕對是第二個選項更為划算!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妖極了,避幸沒有固定的軀體,遊走於各個他人的軀體之中。

而希雅給出的方案也是很奇特,就是把妖極的靈魂一分為五,分別寄宿於包括本體在內的五具的軀體之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妖極將是莫情偷雞摸狗,為非作歹的工具,不可能只有一個軀體!

就這樣,莫情將妖極分裂,分別儲蓄在自己的各個身體之中。

之後便是一狠心,一閉眼,莫情拎著殘廢的風極,帶著包括避幸在內的其餘分身躍入了塑身潭之中!

兩極反轉的極致痛苦再次襲來!

不同於希雅所說的痛苦上限,而是成倍增強的、無與倫比的痛苦!

就連塑身潭的潭水都沸騰了起來!

接下來的步驟同之前差不多,塑身潭溶解了莫情及其分身的軀體…

莫情及其分身皆是沒能撐住這極致的痛苦,暈厥了過去…

也許,暈厥對於莫情來說是一件好事…

不過,好景不長,還沒暈上一會兒,莫情就被極致的痛苦給喚醒了。

莫情及其分身就這樣死去活來的撐住了第一個月的溶解期。

以避幸的經驗來說,過了溶解期,痛苦的程度也會有所削弱。

不過這對於塑身潭中的人來說毫無意義,哪怕是痛苦程度削弱了,那也遠遠強於避幸塑身的時候…

莫情及其分身的意志再也承受不住了,徹底的暈厥了過去。

此時的狐葉在一眾狐妖的簇擁下走出了玉扳指的空間門。

這次莫情及其分身都投入了塑身潭,希雅以防止意外為借口讓莫情在岸邊留了一個空間門。

「真是期待啊…」狐葉的眼中春情蕩漾,也不知道是在期待著什麼。

轉眼又是兩個月過去了。

湖中出現了五塊氤氳的血團,分別對應著避幸及其分身。

按理說這個時候已經塑身完成了,而現在也只是凝聚出五塊血團。

又是兩個月過去了,水面上勾勒出了五具成年男性的軀體。

塑身潭邊上聚攏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都是莫情最親信的人,比如小蝶,霍宇峰,谷依兒及其她的兩個小狗腿子,貪嗔痴三姐弟,豬野、獵影,玉瓔珞,狐靜心、玉清泉等人…

畢竟現在的莫情十分的脆弱,絕對不能讓不可控的力量干擾莫情,比如以殷林兩家和穀子煜。

又過去了三個月,莫情及其分身皆是塑身成功,只是他們都沒有恢復意識。

這完全不出希雅所料!

塑身成功是必然的,不會有生命危險,只有有效塑身和無效塑身的區別。

見莫情等人塑身成功,塑身潭邊上的男人們還好說,大家長得基本都差不多,沒啥感覺,而那些女生就不一樣了。

各個面帶羞色,或是滿目春光…

這可是念尊大人啊!

天賦極強的無上天才!

若是能與他誕下子嗣,且不說和莫情的關係,哪怕是子憑母貴也足以一步登天!

因為這個孩子絕對是橫掃天上地下絕頂天才!

狐葉此時再也按耐不住,經過一番辨別之後,將莫情的本體從塑身潭中攝了出來。

其餘四具分身皆是被其身後的眾狐妖給攝了出來。

除卻避幸就在外面之外,莫情其餘的身體皆是被運送到了玉扳指的空間門之中。

避幸還要繼續闖蕩三階淵,不能讓他進入玉扳指。萬一把他判定為新的外來者的話,他這些年的努力將會付之東流。

——

狐葉將莫情帶到了念尊府,這裡是莫情的專屬之地,玉扳指中的最大最恢宏最氣派的地方。

只是莫情不喜歡這裡,沒有在這裡住過。

而今時不同往日了!

狐葉帶莫情來到這裡自然是要做一些特殊的事情…

雖然日出之國的狐妖一族生性有些浪蕩,但狐葉此時也有些猶豫,若是踏出了這一步可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一日之後…

狐葉撫摸著小腹,邁著莊重的步伐走出了念尊府…

待得狐葉走出念尊府之後,玉瓔珞便虔誠的走了進去…

等玉瓔珞走出來之後,狐葉強行帶著激烈反抗的谷依兒踏入了念尊府…

當狐葉再次走出念尊府的時候,玉瓔珞帶著四名分別屬於殷家和林家的少女步入了念尊府。

之後狐葉更是帶著三名美艷的少女步入了念尊府。

這三名少女分別是來自鳥山的孔雀,美人魚小美,還有怨獰…

孔雀是在玉扳指之中孵化出來的禽類後起之秀,小美則是玉扳指中最美、最有天賦的水族,而怨獰也是最有天賦的鬼族。

其實狐葉對小美還有怨獰擁有這種資格的意見很大!

這兩個曾經都是奴隸!而且都只是莫情的寵物,身份最為卑微,雖然莫情對她們還不錯,但寵物就是寵物!

唯一能讓狐葉接受的就是這二人皆是完璧之身,當初為了把她們賣出個好價錢,她們並沒有被奴隸主玷污。

以上這些人選都是希雅定下來的,這是給狐葉這個機會的條件!

原本的名單中還有貪和嗔,而貪和嗔也十分迫切的想為莫情孕育子嗣!

而她們二人的天賦在玉扳指之中也是最有資格的!

只是莫情一直把貪嗔痴當自己孩子養,希雅怕莫情醒后徹底翻臉,旁人莫情還算是能勉強接受,要是把他閨女也給…

後果絕對嚴重的超乎想象!

況且,十日的時間足以一次性榨乾莫情的身體,不能再增加人選了。

這次大費周章的計劃和謀算,只是為了讓莫情能留下子嗣,僅此而已。

為了確保那十人能絕對懷上孩子,也不至於讓她們一人佔有莫情一天。

為此,希雅還讓狐妖一族準備了大量的易孕藥物,可謂是準備充足機關算盡! 「當然是關啊!」

柳聽雯在電話里暴吼,多少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