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蘇晨長出一口氣。

一切剛剛好。

自蘇晨按下表的瞬間,一股力量綻放,席捲世界,天地變為黑白色。

在毫秒的瞬間,天地再次恢復彩色。

這變化被蘇晨清晰感知到。

神級反應力不再是普通人類能夠到達的領域。

在精神極度敏感、超速的情況下,時間這種三維生物無法超脫的領域,在蘇晨感知中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蘇晨掙脫開懷錶力量的束縛,在空中轉體平穩落地。

大腦中一片冰涼,思維清晰、冷靜。

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轉體動作,在蘇晨感知中彷彿度過了很久。

「不對,我的狀況不對!」蘇晨瞬間就意識到了問題。

他的反應力太快,精神超速,肉體跟不上精神的反應。

或者說,從大師級升級到神級,這個跨度太大,蘇晨無法適應。

神級,單單一個神字便說明了許多。

神,意味著解除人類提升的上限,逐步走向「非人」境界。

蘇晨收斂心神,控制著精神,嘗試將自身的反應力降下來。

使其和身體的速度同步、同頻。

大腦中那股冰涼感漸漸退去,思維超速的感覺也隨之降下。

在直播間觀眾眼中,蘇晨只是從定格的空中轉體躍下,調息幾秒。

在蘇晨的精神感知中卻過去了一分多鐘。

恢復正常狀態,蘇晨眼中多了道明悟。

他隨時都可以將腦海中那股冰涼感召喚出來,再次進入超感狀態。

他的反應力已經超越人類,半步踏入神之領域。

蘇晨有預感,他的反應力升到神級只是個開始,和身體素質一樣,他身為人的局限打破了。

只要給他時間,他的身體能夠跟上精神反應,徒手接子彈、躲激光什麼的應該能很簡單的做到……

「神……是這個意思嗎?」蘇晨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

一剎那,他想到了許多。

「有趣。」蘇晨微微一笑。

神級身體素質、神級反應力恐怕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兩者都需要探索、感受,才能讓蘇晨變得更強,繼續迎戰更危險、更困難的挑戰!

蘇晨伸了伸腰,活動身體,一頭細碎的黑髮微微搖動。

他看向周圍被定格住的世界,灰白色的颶風席捲的汽車殘骸、房屋碎片、黑人小哥全部定在空中,形成一道奇特的景象。

蘇晨胸口的攝像頭將這一切記錄下來。

直播間也將蘇晨現在經歷的一切轉播。

千萬觀眾直接看呆。

「S級道具啊!整個挑戰都沒幾個吧!」

「說話嚴謹點,這是我第一次見到S級道具!」

「真強啊!整個劇本世界都被暫停了!」

「快看,風圈裡飄著一頭豬哎!」

「卧槽,好幾棵大樹定格在空中,這也太神奇了吧!」

颶風外圍風圈波及範圍極廣,空中夾雜著各種各樣的事物,在懷錶效果下皆定在空中。

一種世界定格,唯吾獨醒的感覺透過直播畫面進入到了每一名觀眾心中。

世界的另一邊,一片死寂,安靜無比。

屏幕外,樓下傳來汽車的喧囂聲、行人的交談聲不絕……

僅通過一塊屏幕,便感受到了兩方世界不同的景象。

不少人失神,心情激蕩。

蘇晨拿出懷錶,銀白色的表面反射一道白光。

暫停的時間還剩3分多鐘。

「時間足夠了。」蘇晨淡淡道,他眼中帶著一股淡漠與冷意。

直播間中的部分觀眾猜到了蘇晨要做什麼。

「蘇哥,要復仇了!」有人發出一條彈幕。

【傘兵一號盧偉偉】:「蘇哥用的降落傘背包應該是軍用特製,最低開傘距離是100米。」

「我估算了一下那個班達克現在的位置,他應該距離地面200米左右。」

「蘇哥想復仇有些難度。」

「畢竟時間短,蘇哥手裡還沒有武器。」

「而且,班達克距離蘇哥至少三公里遠。」

「蘇哥說的時間夠了,應該是想干別的事情。」

盧偉偉的彈幕從直播間劃過,得到了部分網友的認同。

「不錯,蘇哥就算跑的再快也不可能跑到班達克的下面等著他。」

「哎,好氣啊!那個小人!」

「蘇哥沒準會魔法呢,遠程把班達克弄死!」

「別硬吹,蘇哥也是人,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蘇晨看不到直播間的彈幕,他也不在意彈幕發什麼。

找到班達克所在的位置,蘇晨低頭看向地面。

地上有一塊拳頭大小的堅硬石塊,看上去十分堅硬。

蘇晨拿了起來,表情平靜無比。

放在手中輕掂兩下,石塊不輕,很符合蘇晨的要求。

「現在,就要看看大師級給不給力了。」蘇晨喃喃道。

他凝視地面,一行藍色小字浮現。

【震驚值數量:1732萬】

短短的一會,又漲了好幾百萬震驚值。

「系統,升級投擲專長為大師級!」

【叮!】

【預計消耗1150萬震驚值……】

【恭喜升級專長:投擲(初級→大師級)】

一行藍色小字閃過,蘇晨腦海中憑空出現大量知識、技巧。

有關投擲的知識、技巧瞬間被他掌控。

大師級的投擲奧義浮現在蘇晨腦海中。

蘇晨眼中閃過几絲明悟。

所謂大師級投擲奧義即為融入自然,隨手擲出便能命中目標。

自然界中的風速、阻力、重力……等等一切因素,都能在大師手中綻放光彩。

蘇晨握緊手中的石塊,深吸一口氣,全速奔跑起來。

奔跑者之魂技能觸發,蘇晨腳下生風,整個人化作一道黑影疾衝出去。

看的一眾奧運冠軍們心裡發苦。

看著定格在空中的那道身影,蘇晨心中默默道:「鎖定獵物——班達克!」

【叮!】

【新獵物鎖定!】

班達克所在的位置、高度信息被蘇晨掌握。

蘇晨面色平淡,眼神淡漠。

或許,班達克有什麼原因要殺他……

但重要嗎?

三師兄?

抱歉……

蘇晨試著回憶他的名字,細想一番,沒有想起來。

像他這種無關緊要的人物,還不配被蘇晨記住。

蘇晨疾馳在大地上,速度快到極致,突然,他手中一松。

神級身體素質、速度、慣性、技巧……種種因素疊加,那塊堅硬的石塊劃破天空飛向班達克。 第二天一早約翰就直奔碼頭然後搭乘了前往聖丹尼斯城的商船。

現在是四月底了,天氣開始逐漸變得暖和起來,但約翰還是一套暗色大衣配一身偏暗的衣服套裝,加上腰間的槍套讓他整體看上去就不太好惹,很有個性。

深棕色的英倫紳士帽戴在他頭上和這身衣服很搭,加上頂配的身材外貌,讓這艘船上的一些年輕女性都喜歡往約翰身上看,然後竊竊私語。

約翰站在船頭俯視著整個河道,因為啟程的很早,河面的風帶著霧氣和冰涼。

就在約翰點燃香煙開始抽的時候,一道普通中正的聲音從身旁響起。

「先生?」

約翰側頭望去,是個看起來很難去的女性,不過看她裝束應該是個僕人。

「有什麼能夠幫你的嗎?女士?」約翰夾走嘴邊的香煙問道。

約翰好聽溫柔的聲音讓這位女士精神有點振奮。

「先生,我們小姐想請你一起喝茶點,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約翰順著她的聲音看去,這位女士口中的小姐讓約翰看的一愣。

因為這位小姐非常好看,在約翰見過的女人中也就海瑟薇與奧菲娜能和她一比。

她金髮藍眼,皮膚相當白皙,而且很年輕,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模樣。她臉上帶著前兩者沒有的天真和知性,她就是那種你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大家閨秀,學識豐富的富人家小姐。

「當然。」約翰單手摘下紳士帽對著這位大家閨秀微微鞠了一躬。

然後這位女僕人就帶著約翰前往了這位小姐所在地。

「約翰.威克,很高興見到你,美麗的小姐,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助你的嗎?」約翰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就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是來著布雷斯韋特家族的佩涅洛佩,很高興見到你威克先生。」佩涅洛佩站起身很淑女的像約翰自我介紹起來。

「啊~羅茲鎮的兩大家族之一,布雷斯韋特家族,我很有印象。」約翰記得上次去拯救威廉的時候還和這個家族的現任族長,凱特琳.布雷斯維特有過交集。

那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

「威克先生去過羅茲鎮嗎?」佩涅洛佩邀請約翰入座后驚訝的問道。

「上次去還是一個月前,我和貴家族族長凱特琳女士見過一面,相處的還算愉快。一個很有威望和權勢的女性。她令人印象深刻。」約翰笑著說到。

「對的,祖母的確是個很有個性的奇女子,我以她為榜樣。」佩涅洛佩聽到自家的祖母被誇讚當然也很高興。

「不知佩涅洛佩小姐,為什麼出現在這艘船上?是來這邊購買什麼東西的嗎?」約翰隨意的問起了她的行程。

「啊~因為前兩天我在羅茲鎮收到了黑水鎮的劫案風聲,我擔心我的好朋友,所以在昨天就跟著我叔叔來到了這邊看望一下。」佩涅洛佩很自然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