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佳彤別墅這邊,燕北離開之後,姚佳彤重新換好衣服,準備去龍部基地處理事情。

但才剛剛踏出小院大門,門外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在門口停下,一個穿著牛仔褲的絕美少女作勢就要往別墅裡面沖,「燕北!燕少人現在在哪裡?」

姚佳彤眉頭一皺,伸手一把攔住少女,嘴裡呵斥道,「站住!這裡是我的家,你想進就能進么?再說,你是燕北什麼人?」

少女急的直跺腳,「我……我是……燕北的女朋友巫妙妙!燕北今天有生命危險……快,快告訴我他在哪裡……」

女朋友?

姚佳彤心中一愣,但馬上抓住問題的關鍵是,燕北今日有生命危險?

「你……你在胡說什麼?因為一個朋友賽車輸了,燕北才出發,準備去參加賽車,去就那位朋友,怎麼會有生命危險?」姚佳彤被巫妙妙說的心頭一顫一顫的!

巫妙妙臉色陡然大變,「糟糕!賽車,追殺,樹林……完了完了,和我推演看到的景象完全一致,快……快告訴我位置在哪裡……」

。 從警車上下來的中年男子叫魏大勇,是這附近派出所的所長。

一個民警見魏大勇來了,於是過來把剛才發生的事跟他說了。

魏大勇聽了,心裏不禁咯噔了一下。

因為他不僅認識這個被打的年輕人,還跟他關係很好呢。

這個被打的年輕人叫吳熊,是升天集團的總經理,身價上千萬,是本市的招商引資的重點商人。

「吳熊,你要擼了我啊?」魏大勇說道。

「我開玩笑的。」吳熊說道,他知道自己只能在普通人面前呈呈威風,魏大勇好歹是個官,自己還是給他點面子。

魏大勇笑着走過去,對吳熊說道:「怎麼回事呀?」

「勇哥,怎麼回事你手下不是跟你說了嗎?」吳熊捂著被踢疼了的肚子,有些不爽的說道。

魏大勇知道這件事情比較棘手,自己不能偏袒他的,自己是警察,要秉公辦事啊!

於是魏大勇說道:「那個,你確實是犯法了啊,還是跟我回去接受調查吧。」

「魏大勇,你他媽腦袋被門擠了吧?」吳熊囂張的說道:「你想清楚,我是什麼身份,你應該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魏大勇臉色有些為難,他一方面想伸張正義,另一方面又有些顧忌吳熊的身份。

「這樣吧,你們都跟我回去做個筆錄吧,這事對群眾也有個交代。」魏大勇說道。

「不去,我晚上還有個重要飯局。」說着,吳熊看了一眼手錶,就要上車離開。

魏大勇心想,讓他離開了也好,自己留下來應該能處理。

於是魏大勇沒有制止,讓他離開了。

「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攔住了吳熊。

「開車撞了人,還搶了錢,就這麼想走了?」胡天揪住了吳熊的衣領,冷冷的說道。

吳熊被胡天像是拎小雞一樣的拎在手裏,連大氣都不敢喘,圍觀的人心裏都暗暗覺得解氣。

其實吳熊確實不敢喘大氣,他的身體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裝腔作勢嚇嚇普通人還行,要讓他跟人動手,他壓根就沒有這個勇氣。

這也是他剛才被胡天踹倒在地上,沒有還手的原因。

但是有魏大勇在場,他也不虛,嘴上喊道:「放開我,不然我讓勇哥把你抓進去關起來!你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要抓也是抓你!」胡天有些看不慣這傢伙裝逼,於是抬手在他嘴上打了一巴掌。

只聽見啪的一聲,吳熊的臉的腫了起來。

因為胡天用了一點力,吳熊一下被打懵了。

這個時候,魏大勇出聲了,他說道:「這位兄弟,有話好好說,你不要打人呀,一切都會調查清楚的。」

「事實都擺在眼前,還不夠清楚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說實話,魏大勇看着吳熊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他面子上也有些過不去,畢竟他跟吳熊私底下是好朋友啊。

「你幹什麼!」魏大勇指著胡天,面帶嚴肅的說道。

「你就是派出所的所長吧,你來這麼久了,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和措施,你是不是不敢處理啊?」胡天說道。

「你是在教我做事嗎?你沒有資格指責我。」魏大勇說道:「我只看到了你動手打人!」

「我只是為民除害而已。」胡天冷冷的說道。

「好啊,敢跟我這麼放肆!把他抓起來!」魏大勇對身旁的兩個民警命令道。

兩個民警見所長發話了,於是上前來,準備抓胡天了。

但就在這時候,周小碧站在了胡天身前,神情冷漠對魏大勇說道:「魏大勇,你好大的膽子!」

魏大勇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小子敢直呼自己的名字,當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後,瞬間只感覺到腦袋有些發暈!

「周、周公子!」魏大勇聲音都顫抖了。

隨即,魏大勇換上了一副小心翼翼的面容,輕聲的對周小碧說道:「周公子,我不知道你在啊,真是不好意思啊。」

「你知不知道你要抓的這個人是誰?!」周小碧冷漠的說道。

聽到周小碧這麼說,魏大勇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他小心翼翼的問道:「是誰呀?」

「瞎了你的狗眼了,這是我大哥!」周小碧大聲的說道。

「什麼?」聽到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魏大勇不禁雙腿一軟,媽呀,自己竟然要把周小碧的大哥抓進去!

魏大勇是稍微對周小碧的背景有所耳聞的,可以這麼說,周家作為山南第一家族,周小碧作為山南首富周大山的獨子,只要不犯法,在整個山南市壓根就是橫著走,誰敢跟他爭鋒!

就算是市長,都得客客氣氣的請他吃飯啊!

而且他還聽說周家有人在省城做高官,要是自己惹周小碧不開心了,被擼是分分鐘鐘的事。

至於眼前這個什麼升天集團的總經理,那壓根連雞毛都不算一根,只要周小碧願意,明天就能再造十個升天集團出來。

他這時候心裏還想,媽的,升天集團這個名字是誰起的,起的真差勁,看來吳熊這傢伙今天真的要升天了!

於是魏大勇也不顧跟吳熊的私交了,他顧不上抹額頭上的冷汗,對民警說道:「把吳熊抓起來!」

兩個民警上前,從胡天手裏把吳熊押過去了。

「魏大勇,抓我幹嘛,你他媽吃錯藥了?」吳熊沒有聽清楚剛才的對話,他罵道。

「閉嘴!」魏大勇害怕周小碧生氣,他走過來,直接一巴掌啪在吳熊嘴上。

這一下,吳熊徹底閉上了嘴,不是因為不想說了,而是嘴一動就鑽心的疼,他只能顧著疼了。

魏大勇有些惶恐的對周小碧說道:「周公子,今天這件事,您看?」

「讓他給我大哥還有這位老人道歉!」周小碧冷冷的說道。

「好的好的。」

魏大勇小雞啄米的點了點頭,然後把吳熊提了過來。

「道歉!」魏大勇說道。

怕吳熊不願意,魏大勇接着說道:「快點,這可是周家周公子的大哥!」

聽到魏大勇這麼說,吳熊不可置信的看了胡天一眼。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土包子,竟然會是山南第一家族少主的大哥,那他的身份,豈不是……

「慢著!」周小碧說道:「這麼道歉不誠懇。」

魏大勇問道:「那周公子的意思是?」

「還是跪着道歉吧」周小碧淡淡的說道。

「什麼?」吳熊難以接受的看了周小碧一眼。 「你究竟是哪方的勢力派來的?」

魏子越瞪大了瞳孔,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煙頭。

他臉上的神色有着驚慌失措,他很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這個少年的對手。

他在說這話的同時,身子也在不動聲色地後退著。

「咻……」

他的話音剛落,只感覺到一陣冷冽的寒風朝他撲面而來。

正當他反應過來要躲閃之時,脖子上多了一道強有力的束縛。

站在一旁的守衛被庄塵身上的力量,給震驚到了。

他們紛紛舉起自己手中的槍,對準著庄塵。

警告他將自家公子給放開。

魏子越被嚇得渾身控制不住的顫抖,他的雙手抓住庄塵的手臂,哆哆嗦嗦的盯着他。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但是請你放過我。」

魏子越的呼吸變得急促紊亂了起來,他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緩解著自己的不適。

好半晌。

才對庄塵說出這一番話。

庄塵給他的壓迫實在是太過於強烈,他感覺自己此時處於死亡的邊緣。

「在末世之中,做着這樣見不得人的勾當,簡直是該死。」

當庄塵看清他身上的那些信息時,憤怒湧上了他的腦袋。

他咬牙切齒的對他說下這一句話,雙手微微的一個用力。

就看到他的腦袋無力地耷拉在自己的手上,頓時沒有了氣息。

庄塵嫌棄的把他的身子扔向了一邊。

他踏着步子越過了這一群包圍他的黑衣人,身上強大的氣息令他們不敢動彈。

唯有丟下自己手中的槍,紛紛蹲下。

他們群龍無首,現在處於手足無措之中。

庄塵在離開之際,看到那個死去的男人額頭裏面再次飄出了一道亮光。

這樣熟悉的畫面讓他充滿了警惕,他飛身過去就想要抓住。

可奈何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它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這道亮光到底是代表着什麼呢?」

庄塵緊皺着眉頭看着它遠去的身影,嘴裏低低的呢喃著。

他的思緒陷入了沉思之中,回過頭看着蹲下身子的黑衣人,腦袋裏面的思緒萬分。

「看來我不得不變得強大。」

庄塵快速地踏着步子離開了這裏。

窗邊喝茶的老者再次收到了這束光,憤怒的拍桌站起。

「真是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接二連三的碰我身邊的人。」

蒼老的聲音裏面有着怒氣。

他轉身來到了黎秋這裏,讓他們去對剛剛到這個小地方進行收復,發展自己的勢力。

回到農莊裏面,庄塵把自己救回來的女孩兒通通放在前院。

數十個女孩兒只能夠暫時放在院子裏面,這樣的大陣仗引起了其它人的觀望。

「庄大,你這是去拐賣了良家婦女嗎?」

「這是在做什麼?」

「怎麼這麼多漂亮的女子?」

「……」

黃風他們瞪大了自己的瞳孔,言語裏面止不住的驚奇。

趙得口水都快要從嘴角流出來,當他意識到自己的窘態時。

尷尬地伸出手擦拭著自己嘴角口水。

「瞧瞧你這副德性。」

鞠安安撅著嘴巴吐槽著,給趙得翻了一個白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