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

三人沒有猶豫直接狂奔起來,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幾人腰間都有一條繩子連着,讓幾人在黑暗之中不至於走失。

「吼」

巨大的吼聲出現,緊接着就是幾聲碰撞的聲音。

孫岩幾人已經衝到了通道之中,前面出口的亮光已經能夠看清。

戰技-黑月繁花

幾人衝出通道的一瞬間,孫岩的戰技就已經向後飛出。

轟隆

通道被這一刀轟塌,碎石很快就掩埋了通道口,而在被完全掩埋的一瞬間,一聲帶着無盡憤怒的咆哮聲傳了出來。

「頭兒,這面。」外面的幾人已經看到衝出來的孫岩三人,連忙向幾人喊道。

孫岩和王路揮刀斬開連接着的繩子,向楊力等人跑去。

「動手。」孫岩向幾人大聲喊道。

旁邊準備的李龍和劉雄,立即啟動了手裏的裝置。刺眼的光芒亮起,堅硬的金屬被高溫融化,緊接着幾聲炸響。

商場的金屬牆壁被炸的劇烈的晃動起來,光芒和硝煙散退,幾人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這個牆壁居然沒有被炸開,而這個時候孫岩和王路已經衝到了進前,被堵住的通道口傳出的咆哮越來越清晰。

「握擦」

孫岩也被眼前的一幕給雷住了,什麼情況,剛才那一頓王者般的操作,結果戰力只有五嗎?

一刀猛的劈出,黑月飛出,轟,巨大的聲響,以及那飛出去的牆壁,告訴幾人牆壁被轟開了。

「吼~哈~」

突然一隻突變體的頭從空洞出探了出來,緊接着第二隻,第五隻,第十一隻。

「孫岩,再給個握擦。」旁邊的王路對着孫岩說道。

孫岩沖着他翻了一個白眼,無奈的說道:「我倒是想,到現在只能口頭批評一下它們了。」

「哈哈,那我來吧。」王路發現一聲,緊接着雙手握住砍刀,身上白光熾烈,右腳猛的踏出,刀身上的金龍彷彿活了一般。

「金龍斬」

王路大喊,雙手從下向上將刀斜揮出去,那砍刀彷彿重若千鈞一般,一點一點的揮起,就在整個刀身揮出的那一刻,一頭金龍從刀頭飛出。

一聲龍吟,帶着無匹的氣勢,同飛出的金龍射向遠方。

而王路也無力的晃了一下,被李雪扶住。幾人朝着轟開的牆壁看去,外面已經被這條金龍清出了一條安全的路。

「走」

孫岩低喝一聲率先朝着外面跑去,其他人也緊跟着孫岩。

斜陽似血,寂靜的街道上充斥着無數恐怖的咆哮,旁邊一座高樓的樓頂之上,一行人正緊緊的靠着牆邊,劇烈的喘息著,但是都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下面,好像少了一些。」

「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

樓上的幾人正是孫岩這一群人,他們成功的甩開了後面突變體的追擊。

「走,換個地方吧。」

就在幾人準備換個更加安全的地方休息的時候,突然傳來幾聲槍響,還有人類呼喊的聲音。

不好,有人被下面的突變體圍住了。 半個小時后,葉塵又回到了木屋子。

鄭晴雯和巴松正在談情說愛。

「要不,我再出去一會、」葉塵笑着說道。

「葉塵,我們回皇宮。」鄭晴雯臉色一紅,雖說是叫葉塵出宮是當擋箭牌的,可也不能這麼讓葉塵當電燈泡。

「回皇宮了啊、」葉塵問道。「要不,你們再多聊一會。」好不容易見一次面,不多聊一下,有點對不起這個出宮的手諭啊。

「不了。」

鄭晴雯和巴松告別。

「葉塵,那我就多麻煩你照顧一下晴雯了。」巴松說。

「這個沒問題的。」葉塵點頭,「下次見。」

葉塵啟動車子,載着鄭晴雯離開海邊。

「公主,你還沒有把你的身世背景告訴巴松吧?」葉塵問道。

鄭晴雯沉思片刻:「我本來想告訴他的,可隨後一想,我馬上要和他離開暹羅國了,告訴他徒增負擔,他其實有問過我,我就說我家是做生意的,有一點小錢。」

「這個嘛,行吧。」葉塵也不太想插手鄭晴雯和巴松的愛情,他還要調查一下巴松。

巴松明顯是一個武道高手,這樣的高手隱跡埋名在海邊當一個很普通的漁民?值得懷疑啊。

葉塵是把鄭晴雯當朋友擔心她被騙,萬一,這個巴松是帶着某種目的接近公主呢?騙財騙色,也不是沒這個可能的。

小心為上。

「葉塵,這一次真太感謝你了。」鄭晴雯再一次說道,沒有葉塵去和父王要手諭出宮,她不可能離開皇宮。

「公主,我們是朋友,這小事一樁啊。」

「哎,我現在擔心我父王那邊,他一定要我嫁給你。」鄭晴雯也是一臉煩惱,真是奇怪啊,父王怎麼會想出這麼一出呢?

「小事,我會幫你說服他收回成命的。」葉塵自信滿滿,鄭明義這老狐狸不就是想要公主來套住自己嘛,想得美。

···

海邊。

巴松拿出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那邊就傳來一個男子聲音:「不是說過,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我這個電話?」

「剛才,鄭晴雯帶了一個道士來我這裏,我覺得葉塵可能看出我是武道者了。」巴松回道。

「什麼?晴雯帶葉塵出宮了,你們還碰上面了。」男子震驚問道。

「是,所以我不得已我才給你打電話彙報這個情況。」巴松道,「殿下,只怕,我們的計劃不能順利下去了。」

「麻的,這個葉塵真是攪屎棍,到哪裏都有他。」男子罵道,「你先等我電話,具體要做什麼,我再給你電話。」

「是,殿下。」

葉塵開車回到皇宮。

「葉塵。」

下車后,鄭晴雯擁抱葉塵:「你這個朋友,真好。」

「哇,公主,你這是把我利用完畢了,就開始說我的好話,」葉塵故意生氣道,「你叫我一聲葉帥哥也可以吧。」

鄭晴雯嘻嘻笑着;「好,葉帥哥,那我先回宮殿了。」

「好嘞,有事情給我電話。」葉塵招手。

葉塵看着鄭晴雯公主離開的背影,笑了笑,這公主性格確實好,交這個朋友值得。

希望那個巴松沒有問題吧,否則,公主一定會很傷心的。

「葉塵。」

一個女子黃鸝般的聲音。

葉塵回頭一看,薩娜手上拿着一束蘭花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

「薩娜?」

葉塵愣了下,前腳剛送走公主,後腳薩娜就出現了,還有她手上的鮮花啥回事?

「送給你的。」

薩娜微笑道,雙手捧著鮮花遞給葉塵。

葉塵有些驚訝,長這麼大,第一次得到女孩子送的鮮花,一般而言,都是男人送的,現在角色對換了。

「薩娜小姐,謝謝啊。」葉塵受寵若驚的說道。「第一次得到美女的鮮花,高興。」

「是吧,你要是喜歡的話,我以後多送給你。」薩娜溫熱的眼神。

葉塵:「那不至於天天送,對吧。」

「你找我有事吧、」葉塵問,之前馬里奧撮合他和薩娜成為一對,薩娜好像對自己不是那個啥,當然,葉塵也沒放在心上。

薩娜人長得漂亮,年輕,青春又活力,交的男朋友肯定是有錢人,他葉塵就一個道士,明顯不搭配。

「今晚上,皇宮要舉行一場晚會,我希望到時候,你可以邀請我和一起跳舞。」薩娜說道。

今晚有晚會啊?葉塵也是剛聽說,「薩娜,如果是別的男人肯定樂意邀請你,問題是我不會跳舞。」

葉塵尷尬一笑,這是實話。

「沒事,我可以教你啊,就扭動你的身體,我相信你很快可以學會的。」薩娜說道。

「這樣啊。」葉塵點頭,「那好吧,你要是不怕出醜的話,我沒問題。」人家大美女都親自這麼說,要再拒絕那說不過去。

「你知道,在我們暹羅國,女孩子送給男孩子蘭花意味什麼嗎、」薩娜問道。

葉塵瞬間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意味什麼?」

「當一個女人送男子蘭花的時候,表示女子很喜歡他。」薩娜明亮的眸子充滿了溫柔。

葉塵瞪眼,啥玩意?還有這個說法,這不是扯淡嗎?就見一次面,就成男女關係了啊、

「你這是坑我的吧、」葉塵問道,之前薩娜對自己壓根就沒所謂的情意,現在送蘭花說看上自己,誰信呢?

葉塵知道自己長得挺帥的,可這不是理由。

「我沒坑你啊,你現在是我的男朋友了。」薩娜主動上前挽著葉塵的臂彎。「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叫蔡悅,對吧,我剛才和她見一面了,她是一個善解人意又優雅的女人。」

「你和蔡悅見過面了?」

「是啊。」薩娜說,「雖然才交流了十幾分鐘,我覺得她是一個知識淵博,非常有內涵優雅女子,我很佩服她。」

葉塵腦子有點懵,合著是說蔡悅知道薩娜給自己送花,還要當男朋友的事情,悅姐這大方過度了吧?

「薩娜,其實我是一個很傳統的男人,你懂吧。」葉塵嚴肅的說道,「在我心裏,蔡悅是第一位,誰都不能替代她的。」

「我知道啊。」薩娜說,「所以,我先去徵求她的意見,她說沒問題,我也知道我們才剛認識,彼此有點熟悉,我們需要一點時間。」

「諾,這是我的筆記本。」薩娜把一本筆記本遞給了葉塵,「裏面是我的私密日記,從我高中到大學,然後到太醫院,可以幫助你了解,我是一個什麼樣性格的女子。」

葉塵拿着筆記本。

「那今晚上,我們不見不散哦。」

薩娜上前,在葉塵的臉上留下一個吻,飛快的跑走了。

「這叫什麼事啊。」

葉塵摸著被親的臉,又看手中的筆記本和蘭花,覺得跟做夢似的。

「有陰謀,我作為一個男孩子出門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不能隨便讓女孩子亂來。」

葉塵一臉嚴肅,先回去問一下蔡悅姐。

葉塵人未到,聲音先到了。

「悅姐,悅姐。」

蔡悅正在宮廷的的大院子,坐着吃西瓜呢。

「大老遠的就聽到你叫我,帶公主回來了?」蔡悅揶揄笑道,「我以為你讓公主和別的男人私奔呢。」

葉塵嘿嘿一笑,公主目前階段還不能私奔吧,估計還要等幾天。

「悅姐。」

葉塵屁顛的來到蔡悅前面坐下,也拿着一片西瓜大口的啃著;「剛才我見到薩娜,就太醫院那個馬里奧院長的孫女,她來找你了。」

蔡悅點頭:「嗯,薩娜是一個很有青春活力的姑娘。」

葉塵一聽,薩娜果然沒騙自己啊,真來找蔡悅了,「悅姐,你不會真答應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