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初晨認得安東尼,因為李初晨在白澤建立的資料庫中,看到過安東尼的照片。

但安東尼卻根本不知道李初晨是誰。

安東尼帶著他的十幾個手下,衝進莎莎公主的房間,摘下他的夜視鏡后。

安東尼就一臉得意地看著莎莎公主,「嗨,莎莎公主,我終於見到你了!」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莎莎公主躲在李初晨背後,她不認識安東尼,也猜不到安東尼的目的。

安東尼聳了聳肩,咧嘴笑道:「我是誰,這不重要,我想幹什麼,也不重要。」

「很遺憾,莎莎公主,我也沒有想到,我們是以這種方式見面。」

「但你不用害怕,只要你配合我們,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甚至還會好好招待你。」

「安東尼,是美特斯的老總派你來的嗎?」李初晨冰冷的目光,鎖定在安東尼身上。

李初晨和他,現在只有三步之遙。

如果李初晨想要出手,抓住安東尼,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

安東尼是黑冰雇傭軍的首領。

李初晨只要抓住安東尼,就等於控制了整個黑冰雇傭軍。

但李初晨沒有急著出手。

因為李初晨還想聽聽安東尼的真話。

他想看看,美特斯的老總,是不是開始覬覦拜迪王國豐富的資源了?

安東尼聽到李初晨喊出他的名字,先是一愣,然後就用驚訝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李初晨。

「嘿,你這黃皮猴子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說,你是怎麼認識我的?」

安東尼走上前去,端著槍,槍口指向李初晨的心臟,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槍的意思。

「美特斯黑冰雇傭軍,是美特斯對外戰爭的精銳力量,你作為黑冰雇傭軍的首領,誰不認識?」

李初晨不慌不忙地說道,「安東尼,你應該明白你現在是在做什麼事吧?」

「襲擊公主號,綁架拜迪公主,是你頭腦發熱迷失自我,還是美特斯的老總授權讓你這麼做?」

「該死的黃皮猴子,你知道的太多了!」安東尼說完就要開槍殺掉李初晨。

可是,安東尼壓了幾下扳機,槍聲,卻沒有如期響起。

安東尼還以為是他的槍出問題了。

低頭一看,安東尼頓時驚呆了!只見他右手食指的一截手指已經不見。

鮮血,正從平整的切面,不斷流出。

下一秒,安東尼才感受到劇烈的疼痛傳來。

然而,大驚失色的他,很快又發現,脖子上傳來一陣涼意。

李初晨已經把圓月彎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東尼,把槍扔了,否則,我會割下你的腦袋。不要懷疑我的能力,我一向說到做到。」

李初晨冰冷的聲音,在安東尼的耳邊響起。

安東尼做夢也沒有想到,本來已經受他控制的局面,竟然被李初晨輕鬆改變。

現在,他的性命掌握在李初晨手裡,想要活命,就不得不按照李初晨的吩咐去做。

安東尼乖乖扔下手裡的武器,又按照李初晨的吩咐,下令讓手下都卸下武器。

「安東尼,現在回答我,是不是美特斯的老總授權讓你們來綁架莎莎公主的?」

「不,當然不是,黑冰雇傭軍是獨立的組織,美特斯的老總,憑什麼命令我做事?」

安東尼否認道,「我們來,只是聽說拜迪王國很有錢,想從莎莎公主身上弄點錢花花而已。」 當晚,回到家中的柳席,在告訴了父母,自己已經晉陞斗者的好消息之後。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開始查看玄昊給他準備的禮物。

雙眼火熱的看着手上的納戒,先是將其戴在手上。然後從眉心湧出靈魂力量,進入納戒之中。

納戒裏面的空間大概在五立方左右,裏面整齊碼放了一些書籍,另外和一堆金幣。

金幣先不管,柳席更關注的是那些書里的功法和鬥技。念頭一起,便將它們取出一一查看。

玄階中級功法《天火煉》,玄階初級鬥技《烈焰劍決》,玄階中級身法鬥技《飛鴻步》。

柳席看着這些玄階等級的功法鬥技,興奮的舔了下嘴唇,說道「都是好東西啊。還有幾本更厚的,讓我看看都有些什麼。」

《煉藥師入門草藥大全》、《草藥藥性之相生相剋》、《煉藥術入門初解》……

柳席看着這些書,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道「老師給我準備的,真是周全啊!」

柳席先把關於煉藥術的書收起來,專門把《天火煉》抽出來打開,開始仔細閱讀。

記下了功法的運行經脈以及印決之後,合上書再回想一遍之後。便盤膝坐到床上,捏起印決調動鬥氣開始修練功法。

次日

柳席來到老師玄昊的府邸,見到玄昊先是施禮,說道「拜見老師。」

玄昊見到柳席到來,撫著鬍子,一臉倨傲的臉上露出笑容,說道「乖徒兒來了,來,先坐下。今天我們開始學習煉藥術。」

「我先跟你說一些煉藥術的常識,若要煉藥,首先便要有葯鼎。煉藥師的葯鼎就好比武士的武器一樣,不可或缺。並且品質越好,品質越高的葯鼎對我們的幫助越大,煉成的丹藥品質也越高。」

「除了葯鼎外,我們煉藥的火焰一般是由我們鬥氣催化的火焰,所以要練高品質的丹藥,就需要深厚的鬥氣修為,鬥氣修鍊一定不要落下。」

「當然,其實對於我們煉藥師而言,最好的火焰當然要屬天地間自然孕育的神物異火。它們都是誕生在世間最險惡難行之地,所以可遇而不可求。」說到這裏,玄昊眼中也是流露出了對異火的渴望。看到柳席隨着自己的講述而變得火熱的目光,旋即又自搖了搖頭。

「而在煉藥的過程中,各種藥材對火焰的耐受程度也是不同的。若是想要將其中的精華盡數提煉出來,對於火候的把控至關重要。」

「另外,在成丹過程中,若是藥性相融才能順利成丹。若是藥性相剋,煉出來的不是炸爐,就是丹藥有問題。」

「說一千道一萬,都不如自己感受一遍來的有感覺,走吧,我給你展示一遍。」玄昊站起身對柳席說的。

「煉藥是一個安靜的過程,煉藥過程中,若是被外界打擾的話。煉藥失敗,必受反噬。以後你在煉丹的時候,記着找個安靜的地方。」玄昊一邊走一邊對柳席囑託到。

來到煉丹房,柳席看到一座一米高的三足大鼎。通體赤紅,造型精美,其上刻畫有鳥獸魚蟲。

接下來柳席第一次看到了煉藥師煉藥的過程。鬥氣催化的火焰進入葯鼎,一株一株的藥草在葯鼎中被火焰吞噬,最後留下或粉末或糊狀的藥性精華。最後互相融合成一團翠綠的液體,被玄昊用鬥氣包裹裝入玉瓶。

「老師,這是……」柳席看到老師練葯完成,上前看着這瓶翠綠色的液體,疑惑的問道。

「這叫做補血散,一品丹藥,是外敷用的。對治療刀劍或者魔獸撕咬的傷口效果非凡。」聽到柳席疑惑的聲音,玄昊主動解釋道。

接着玄昊從納戒中取出一張丹方和多份藥材,遞給柳席並說道「這是它的單方,藥材價值不高,正適合你作練習之用。」

「多謝老師」柳席接過單方和藥材,先是對玄昊道謝。然後便開始仔細研讀丹方。

接下來便開始了第一次的煉藥,然後便看到一株株的藥材被自己的火焰吞噬成灰燼,神情略顯尷尬。

「各種藥材對火焰的耐受程度不一樣,一定要把握控好火候。」再一次失敗之後,玄昊開始糾正柳席的問題。

在經歷多次的失敗之後,柳席終於練出了一團略微含有雜質的補血散。

「不錯,這麼快就掌握到了關鍵。」玄昊欣慰的看着柳席練出的補血散。

……

在這之後,柳席的生活就越發變得規律起來。晚上修鍊,白天則修鍊鬥技以及研究煉藥術。 「怎麼了,大嫂,我說的沒錯啊。我知道,我大哥那人每天板著一張臭臉,是有點討厭。而且平時還喜歡端架子,但是我看得出來,他心裏是有你的。可能就是單身狗太久了,不知道哄女孩子開心,以後你好好調教一下,我大哥肯定什麼都聽你的。」

慕南笙顯然誤會了宋九月的眨眼,還以為她是不相信自己的話,又加油添醋地說了一番。

「是么,原來我在妹妹心裏,每天都是板著一張臭臉的討厭鬼?」

薄涼的聲音,在慕南笙背後傳來。

不用回頭,慕南笙已經聽出來,說話的人是誰了。

「哥,你怎麼來了?我正和嫂子,說你的好話呢。」

慕南笙努力擠出一絲微笑,回頭看向慕斯爵。

「你確定你那些,是好話?」

慕斯爵面無表情地看着慕南笙,他是真沒想到,這才多久,自家小妹的胳膊,就已經完全偏向宋九月了。

還記得剛知道他要娶宋九月的時候,慕南笙在家裏大吵大鬧,非常嫌棄宋九月的出身,說她肯定是看上慕斯爵的錢。

要是宋九月真的圖他的錢,慕斯爵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忐忑。

今天是約定地第三天。

在那晚說了那些話以後,慕斯爵就真的沒有再來打擾宋九月。

至少明面上,他確實沒有再打擾宋九月,而是安安靜靜地等到了約定時間。

「嘿嘿,當然了,大哥,對了,等等,你肚子餓不餓?姑姑帶你去買好吃的。」

慕南笙一邊說,一邊拉住旁邊「慕等等」的小手。

此刻扮作慕等等的宋可人,十分不滿地朝慕斯爵瞪了過去。

她不知道那天晚上,混蛋爹地到底和媽咪說了什麼,反正後來三叔和媽咪還吵了一架。

宋可人從小就跟着宋九月身邊,又是三個叔叔的寵愛下長大的,比起混蛋爹地,她更偏心是哪個叔叔。

不管大叔叔,二叔叔,三叔叔,誰做她爹地,肯定都比混蛋爹地要好一百倍,不對,要好一千倍的。

「姑姑帶你去吃炸雞,最近姑姑發現醫院附近,開了一家特別好吃的炸雞店。」

看到「慕等等」似乎有點不樂意的樣子,慕南笙低聲哄道。

一聽這話,原本還遲疑地宋可人,邁著輕快地步伐,朝門口走去。

她才不是想吃炸雞,只是看着姑姑被混蛋爹地嚇得可憐,才勉為其難,陪姑姑出去的。

兩人一走,病房裏,就剩下宋九月和慕斯爵大眼瞪小眼。

宋九月臉上還貼著紗布,二哥回來的時候,已經第一時間,給她換了他自己配的藥膏,傷口早就開始結疤,不過擔心這個天氣傷口會被感染,還是讓她貼著紗布,不過氣色已經比之前好了很多。

「傷口還疼么?」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裏冒出,不同於剛才的冷漠,明顯多了幾分關心在裏面。

「還好,已經恢復了差不多了。」

宋九月看着慕斯爵,一想到他那天的話,眼神有些凝重。

慕斯爵期待着宋九月的答案,偏偏又有些害怕聽到她又提離婚。 「看了大結局,孩子人都傻了。」

「卧槽卧槽卧槽,沈大毒瘤是不是有毒?最後一集還挖坑?」

「不懂就問,有沒有第二部?」

「要是沒有的話,老子就平推了他的哈哈樂!」

「我願稱之為沈鴿王。」

觀眾們完全沒有意料到,期盼已久的大結局竟然不是個結局!

就在他們奔走相告,一起怒罵沈城不當人的行為的時候,沈城在哈哈樂官網上更新了一條消息。

【你還相信光嗎】:「喜訊!喜訊!哈哈樂影視攜手多家出版社,正式推出《刑天後傳搶先本》,想要了解接下來的故事嗎?想要知道更多不為人知的隱秘嗎?點擊下面這個鏈接,一起搶購吧!」

「呸!我王某澤就算無聊死,從這裏跳下去,也絕對不會買這勞什子的搶先本的!」

「沒錯!我們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表達對沈大毒瘤的強烈譴責之情。」

「樓上老語文課代表了。」

「誰買誰傻子,沈大毒瘤真以為我們的錢這麼好騙嗎?」

······

「廠長,這是我們這次的財務報表。」

看着眼前的財務,沈城欲言又止。

「廠長,您有什麼事兒嗎?」財務被沈城的目光看的渾身不自在,訕訕笑着說道。

「我發現你好久沒喊:『廠長,我們發財了,哇哈哈哈······』了。」沈城說道。

「呃,不是您說,不讓我大驚小怪的嗎?」財務懵逼,隨即有些委屈的說道。

「是這個理兒,但總感覺少了些東西。」沈城咂了咂嘴,伸手接過財務報表。

最新發行的《刑天後傳搶先本》第一批印製了50萬冊,還沒出庫就被各大平台搶售一空,緊急加印50萬冊,再次清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