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江宇華告訴她一句,然後自顧自去搬面袋。

其實這些活可以找個人干,沒必要江宇華親自去,但是江宇華去廚房的一路上都有個小傢伙跟在後面,他又想到廳堂里有個人在等着他,似乎瞬間就充滿了幹勁。

於是江宇華找准了一袋面,彎了些腰,這位Alpha為了彰顯一下自己十分能幹,一手拎了一袋麵粉,一使勁,「……」

不會吧,怎麼這麼沉?

江宇華皺着眉頭,又加大了力氣,狠狠一拽,只聽到十分響烈地「刺啦」一聲,白色的煙霧瞬間炸開,整個廚房籠罩在了一片霧茫之中。

剛剛跳進房間里的席月月被蓋了一頭,站在麵粉里眨了眨眼,狠狠咳嗽了幾聲。

江宇華正站在小傢伙的面前和他對視,冷不防地,「不許跟你爸說,聽到沒有。」

「可是……」

「我就把你尿床告訴你爸。」

席月月,「……」這個人怎麼回事!竟然威脅三歲小朋友!他不講武德!

席月月的衣服被麵粉打髒了,於是江宇華只能帶着她去換衣服,而這裏八百年沒有小孩子,怎麼可能有小孩的衣服。

江宇華找了半天,竟然在衣櫃里找到了自己小時候的衣服。

江宇華小時候不怎麼在家裏,陸老太思孫心切,所以把他小時候的衣服都收起來好好保存着了,不僅好好存着,隔段時間還會命人拿出來曬一曬,所以這些衣服都可以直接穿。

找了半天,江宇華終於找了一個不是這麼像男孩子的衣服,給席月月穿上了。

席月月原來那個衣服拿去洗了,等席現抬頭看到江宇華拎着兩袋麵粉,和穿着小豬佩奇小衛衣的席月月的時候,他愣了下。

江宇華把麵粉在桌子上一丟,「她非要換的。」隨手一指。

雖然說席現原來的審美不怎麼樣,但是……他不相信席月月的審美可以穿這麼件小豬佩奇大花襖!

席現擰了擰眉頭,「這該不會是你小時候的衣服吧。」

血緣是種很神奇的東西,比方說席月月過了這麼多年,穿了江宇華小時候的衣服,小朋友的體型沒有太多的差異,所以小時候的衣服穿在小傢伙身上,也正好合身。

這種感覺很奇異,就似乎是,隔了二十多年,在不同的時空裏,有莫名其妙的聯繫中,又重逢了。

席現又細細端詳了一陣,席月月穿着江宇華小時候的衣服,雖然土了點,但是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突兀,更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和諧。

麵粉來了以後,似乎就是包餃子的環節,陸老太七十了也依舊精神,使出了她傳承多年的看家本領,沒幾下和了一塊完美的麵糰。

「和面啊,和完一定要,手上乾淨,盆里乾淨,麵糰乾淨。」陸老太搓着手,拿給席現看。

席現的手指白皙修長,曾經是Beta的緣故,骨節分明,若是學樣樂器一定讓人目不轉睛,可拿着有些不相符的大麵糰,他略微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沒想到陸老太太不會包月餅,卻包了一手好餃子,而席現只是會把月餅倒模,真的要上手包餃子,還是完全不會。

江宇華平靜地從他手裏接過了麵糰,放在了桌子上,Alpha有力的骨指帶着勁道捶在柔軟的面塊上,「要這樣,然後再這樣……」

席現似懂非懂,從他那裏接過原本快要成型的麵糰后,沒兩下,反而散成了亂七八糟的面泥,糊了他一手。

Omega帶着些無辜地求助,江宇華竟然失笑,早該知道小朋友的手工活不好,「等會兒,面和好了你包餃子。」

席現點點頭,聽到「包餃子」的席月月倒是有特別大的興緻,「包餃子!」

他們在家裏逢年過節都是阿姨給包好的,畢竟這一家子的遺傳,就沒一個能把餃子包成個兒。

江宇華教了席現五六遍,席現包的餃子依舊露餡,「算了。」席現放下了東西,還是不要糟蹋食物了,「我在旁邊看好了。」

席現在旁邊認真看了好一陣,也沒有學會怎麼包餃子,但是他倒是把江宇華看清楚了。

江宇華這個人平時有些混蛋,但認真起來,眉眼中都帶着堅定,他本就冰冷的氣場將他和外界隔絕開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認真中,不免讓看他的人,也認真了起來。

江宇華側頭放餃子的時候,正好撞上了席現盯着他的目光,小曇花的目光清淡,但眼睛裏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又是這麼溫柔地像月光一樣,他鬼使神差,沾了面在席現臉上抹了一把。

席現白凈的臉瞬間花了,那抹偽裝的素凈被打散,他漲著臉,半天憋了一句,「洗臉去了。」

等席現走後,席月月加入了戰場,雖然說三歲的小朋友不可能什麼都會,但是……當江宇華看到她包了個和席現一樣的露餡餃子以後……

如果不難看的話,還是挺好看的。

可惡,為什麼這孩子不隨他!

血緣是種神奇的東西……但大部分時候都不是。

。 前少主被拖了下去,孟有房也是心情愉悅了一些,說白了,看人不爽,他怎麼做都是個錯。

不去管前少主怎麼受罰,孟有房盯向了眼前的石碑。

系統的信息也差不多講明了意思,這肯定就是連接到魔族的通路,上面也沒有提示說有危險,也就是說現在打開也無妨。

既然沒有危險,那試一試應該也問題不大。

向著周圍的劍仙們一擺手,孟有房吩咐了兩句:「你們離遠一些,注意魔族的動向,另外,這周圍的房子隨時準備開陣!」

「謹遵宗主法令!」

一個個身形閃動,劍仙們都做好了準備。

孟有房把棍子在地上插起,他的雙手一下子就按在了那塊石碑上。

「起!」

一抹金光衝出,石碑瞬間被激活。

轟!

黑氣衝天而起,在那黑氣的外圍,一層金光不停的延展,它一直把黑氣包在金光之內,沒有讓黑氣泄露出一絲。

黑氣越沖越高,金光也越來越薄,可是它也變得更加鋒利。

一瞬間的功夫,金光突然大盛。

「叮咚!分水劍凝聚完成,是否消耗429萬點功德值斬開寒冰河?」

嗯?!

看着那一眼望不到頭的劍光,孟有房也是頗為震撼,這府主之力果然是好用,連寒冰河水都能斬的開。

有技能不用過期作廢,既然已經都到這了,那還猶豫什麼。

「斬!」

一聲爆喝,孟有房手中閃起了金光,他的手指並劍不由的向前一斬,於此同時,石碑上那道劍光也是迅疾的向著河水斬去。

那情形,就像是他要把寒冰河給斬開一樣。

「轟!」

河水被斬中,兩道巨浪左右躥升,然後重重的砸了下來泛起大片的水花。

「嗡!」

劍光先是一震,一股黑氣驟然噴發。

轟!

又是一聲爆鳴,那黑氣直衝河底,把整個寒冰河給一分為二。

孟有房一直盯着這其中的變化,他的眼神也是隨着那劍光不停的轉移,就在他看到黑氣轟下的時候,他就發現,在那河底居然有着一座石橋。

「石橋?」

他的心中一驚,恐怕這才是真正連通兩界的通路!

果然是如他所想,那黑氣轟在了石橋上,一下了把橋面上的淤泥給沖了個乾乾淨淨,石橋上白光閃起,大地發出了震天的轟鳴。

轟隆隆!

劍嘯內宗開始震動,然後向著整個仙府蔓延,一瞬間的功夫,天地變色,電閃雷鳴。

「嗡嗡!」

石橋晃了兩晃,然後『咻』的一下就橫跨在了兩界之間。

「叮咚!兩界橋搭建完成,請宿主謹慎使用!」

遠處的劍仙們一個個的全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這變化,他們齊刷刷的轉向了孟有房。

「哇塞!那裏出現了一座橋!」

「宗主威武,他真的打通了兩界的通路!」

「宗主太厲害了,連魔族都能連通!」

每一個人都在興奮的喊著,這可是孟宗主一劍斬開的,宗主果然是有大法力的人,宗主就是我們的救世主!

一個個劍仙的眼神中全都是對孟有房的欽佩,他們全然沒有了對魔族的畏懼。

孟有房站在那裏久久不語。

系統的提示信息中『謹慎』這個詞用的很好,也就是說,這橋能用,可要用的話估計得付出一些代價。

至於代價會是什麼,不出意外的話可能就是…

錢!

俗話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平時都可能有人橫跨河水到的了魔族,這要是給了錢,估計會更方便的去到魔族。

果不其然!

當孟有房一隻腳踏上橋面的時候,一聲冰冷的提示音響在了他的耳邊。

「嗯…一塊上品靈石!」

聲音中略有些疑惑,可孟有房聽着沒有多大的區別,他只聽到了需要一塊上品靈石。

「還真是要收錢。」

孟有房把踏出去的腳給收了回來,他向著旁邊的劍仙們招了招手:「你們也試試,看看什麼情況。」

旁邊的劍仙高手飛身上前,他們也是毫不猶豫的跳上了橋面,不一會兒全都喊出了結果。

「宗主,過橋要一塊上品靈石!」

「是啊宗主,我這也是一樣,也要一塊上品靈石,好貴啊!」

每個人的反饋都一樣,只要過橋就得要上交一塊上品靈石。

孟有房點了點頭,一塊上品靈石倒也還行,不算太貴,要說孟有房別的不多,就是這上品靈石礦最多!

「你,你,你,還有你,一起跟我過去。」

孟有房隨手指了幾位劍仙高手,他也是一晃手拿出一塊個頭不大的上品靈石礦,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不過去看看實在是讓人心裏有念想。

果斷的帶着幾個高手向前一踏,孟有房把靈石礦一扔:「夠嗎?」

白色的兩界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隨後一聲回答飛速響起:「夠了,您請。」

果然,給足了錢,誰都會變得客氣。

孟有房向著眾劍仙一擺棍子:「走!」

身形急速向前,一幫劍仙飛速的簇擁著孟有房向著橋的對面走,他們格外的小心,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很是順利的走到了對岸,在那裏有一道光門正在慢慢的開啟。

「我先進!」

一位劍仙挺身而出,他二話不說直接就跳進了光門之中。

唰!

白光一閃,那位劍仙瞬間失去了蹤影。

不大一會兒功夫,就聽裏面一聲爆喝:「宗主,救命啊!!!」

聽到裏面的救命聲,孟有房也是趕緊招呼:「進去救人!」

唰!唰!唰!

白光閃起,眾人也是全都來到了魔族的地盤。

孟有房抬眼一看。

哦豁!

怪不得那位劍仙要喊救命,這好傢夥,就算是劍揚來了估計也得喊救命。

天上地上,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魔物,幾乎每一寸土地上都站滿了,一點空隙都沒有。

孟有房低頭掃了一眼,隨後猛喝一聲:「上!清場!」

咻!咻!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