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珊過來見了苗微。

這會兒的苗微完全沒有那些優越感,整個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沒了銳氣。

但挺激動的。

「雲珊,表嫂,我知道錯了。」說到後面都哭了。

苗微年齡不大,不過是十八九歲的樣子,臉上猶帶著嬰兒肥,從面相談吐中來看,還只是個腦子發育不成熟的少年。

這是最容易受到教唆的年紀,也不會太考慮後果的年紀。

衝動啊。

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得救。

雲珊嘆了口氣,「苗微,你說你好好的為什麼在趟這趟渾水呢?林家這麼多人不出面,竟然找你出面,這難道是因為你特好糊弄?」

林家的成員,雲珊大概知道,林隨安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健在,另外他還有一個叔叔,兩個姑姑,還有一個親大哥,這些人都比苗微親呢他們倒是好放心讓苗微這個還沒出社會的半大孩子來辦這事。

苗微臉色變了變,反駁道,「不是。」

說起來是她要主動幫忙的。

「不是因為你好糊弄,難道是因為你聰明?」

苗微咬著唇,「表嫂,我一時鬼迷心竅才做了這事,你能不能原諒我一次?我再也不敢了,以後我站在你這邊好不好?」

難道她真想離婚嗎?離了她表哥,她去哪裡再找這麼好的人家?

雲珊嗤了聲,「你?那還是算了。說說看吧,這次的行動還有誰參與?你們的計劃是什麼?這是林家一致的態度嗎?」

苗微看著她,「是不是我說了,你就撤案讓我出去?」

「那看你是不是說實話了。」

苗微咬咬牙,為了能出去,就一股腦說了,「是隨安表哥的媽媽,也就是我大舅媽策劃的,她不同意隨安表哥入贅。還有我覺得她想你們離婚的,因為她心中早就有了隨安表哥媳婦的人選。」

「是佟曉玉嗎?」雲珊問。

苗微驚訝地看著她,然後搖頭,「怎麼可能。」

大舅媽怎麼可能看得上佟曉玉,這佟曉玉還不如眼前這個呢。

雲珊也驚訝她認識佟曉玉,「你認識佟曉玉?為什麼說她不是你大舅媽的兒媳婦人選?她們不是很要好嗎?前段時間還給我寄照片,說她們相處得特別愉快呢。」

苗微問,「什麼照片?」

「佟曉玉寄過來的照片,苗微,你說你是同學帶過來豐市的,這個同學不會是佟曉玉吧?」雲珊問這話時候盯著她的神色,果然看到她眸光微閃。

「是,我跟她現在是同學,但是,我大舅媽沒打算找她當兒媳婦,她們也沒認識幾天,怎麼可能找個不知根不知底的兒媳婦?在京城大把領導的女兒,怎麼也輪不到佟曉玉。」

雲珊嘆了口氣,「那就是佟曉玉自作多情了?不過啊,苗微是不是有些自信了?你表哥要是跟我離婚了,他就屬於二婚了?還能娶領導的女兒嗎?」

苗微臉色微紅,梗著脖子道,「以隨安表哥的長相跟職位家境,怎麼不能?」

雲珊點點頭,「也是,那你說的兒媳婦人選就是某領導女兒了?」

苗微想了想,「也算是吧,她爸是舅舅的戰友,不過犧牲了,還是為了救舅舅犧牲了,犧牲承諾過幫戰友好好撫養他這個女兒,因為他戰友不放心,還許下了讓她當自己兒媳婦的承諾。」

雲珊感慨,「原來是童年養媳。」

苗微說完才有些後知後覺,小心地看了眼她的神色,發現她竟然不生氣,就繼續道,「你不知道,我舅媽對晴初姐有多滿意,比親生女兒還要好呢。」

雲珊表示理解,就算養條狗也有感情了,更何況是個人,「那她就策劃了這一出,先把我女兒改姓遷戶口,逼我離婚?」

苗微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是吧。」

她是真的不知道,不過現在兩人這麼一分析,她真覺得舅媽有那個想法。

沒想到啊,舅媽有這麼深的謀算。

要是這次沒有被雲珊撞上,真有可能成功了。

苗微不由有些可惜,但一接到雲珊看過來的目光,她就趕緊反應過來,現在不是可惜的時候,是要怎麼出去才是正經。

「只要,你能撤案,我幫你打消舅媽這個想法。」

。 要問這世上誰最了解隋心。

非白玉莫屬。

他就是那種典型的外冷內熱,嘴上總說著不能多管閑事沾染上因果,可是卻一直都在因果之中。

趙信愛死不死?!

如果趙信真的死了,估計隋心怕是要替他殺了那個仇人。

用他的頭為趙信祭奠。

嘶!

就是不知道,這倆人什麼時候有這麼深的感情了?

基情滿滿?

咦。

男人的友誼,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與隋心分別後的白玉匆匆回到賽區,雖然隋心沒有明說,可是他會有那麼大的反應趙信的右臂肯定情況極糟。

剛回到備戰區,周沐言就撓了撓頭。

「白玉學姐,隋心呢?」

「回酒店了。」

「生氣了?」周沐言咳了一下,「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誒呀,等回去的時候我給他道個歉吧。」

「不用。」

白玉笑著搖頭。

「他就那樣,不用管他。不過……這比賽趙信應該是不能繼續進行了。我了解隋心,他會那樣說明趙信右臂的情況很嚴重。」

「那快退賽啊!」

邱元凱和周沐言都想都沒想就嚷了出來。

「這賽,能輕易退么?」冷楓低語道,「這是校戰,退賽應該會判定咱們學校輸,那江南武校就要被解散了。」

頓時,周沐言和邱元凱都怔住。

對啊!

現在是校戰,不是白校爭霸丟個一分那麼簡單。

「瑪德,解散就解散,我支持退賽。」邱元凱大嚷一聲,「總不能讓老五帶傷對戰,要真出了問題怎麼辦。」

旋即,眾人都看向校長丁成禮。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丁成禮眉頭一凝。

「真的那麼嚴重么?」

「從隋心的態度來看,保守估計趙信繼續交手的話,他的右臂傷情增加說不定會丟了這條手臂,嚴重的話……」

「退!」丁成禮咬牙。

「不能退!」

突然間,在備戰區所有人的耳畔都傳來一聲低語。眾人下意識的抬頭,就看到賽場上的趙信正看向他們這裡。

「我的情況我清楚,沒你們想的那麼嚴重。」

「老五!」邱元凱大步向前邁出數步,「你如果不用右臂,對方可是池一時啊!」

「那又如何?」趙信咧嘴笑了笑,還特意看了池一時一眼,「一條手臂而已,算我讓她的。千萬別在跟我提什麼退賽的話,這比賽才剛剛開始就要退賽,太跌士氣了。等下我也不會分出精力去注意你們那裡了,給我加油!」

靈念收回,趙信就又咧嘴朝著池一時聳肩。

「感謝,給了我一點時間。」

他會注意到備戰區那裡,主要是他眼角的餘光看到了隋心好似是負氣而去。他就猜出應該是備戰區那裡發生了爭吵,而且可能是因為他的右臂問題。

探出靈念,果不其然……

他很感動於周沐言和邱元凱不假思索的關心,更感動於丁成禮竟然真的能夠咬牙答應下來退賽這件事。

退賽啊!

他身為校長到底需要承受多大的壓力。

趙信很感動。

他向來是滴水之情,湧泉相報,丁成禮願意考慮他的情況而退賽,那麼趙信就絕對不會讓他,不會讓整個江南武校的師生們失望。

右臂!

出了問題又如何?

他是要踏足山巔的男人,這點小傷小挫折都抗不過去,還何談未來。

「你的右臂有傷?」池一時凝眸,趙信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顫抖的手,「小問題,影響不大。就是我的那些朋友關心的有些太過火了。你可千萬別因為我手臂有傷就對我手下留情,我希望咱們這一戰能夠酣暢淋漓,雙方不留遺憾。還有,剛才我就是哄哄你,接下來我可要動真格的了。」

「能有這種朋友,真讓人羨慕。」

池一時眼眸中流露出羨慕的神色,轉瞬間也目光一寒。

「我也會全力以赴。」

轟!

短暫的休息結束。

賽場之中,又開始了讓人眼花繚亂的殘影,還有激烈的碰撞聲。

不得不說,池一時好似真是說到做到。此番交手,趙信感覺到了比之前更沉重的壓力和負擔。

砰!

就在那斑駁的交手之中,趙信抓住個瞬間左手狠狠的拍在池一時的胸口,而池一時也抬腿狠狠的踹在了趙信的身上。

纏鬥分離。

雙方都倒退數十米才穩住身體,可就在穩住的下一秒又悍然向對方發起衝鋒。

轟轟轟……

振聾發聵的聲響在賽場之中經久不絕。

「崩山!」

陡然間,一道讓所有觀眾都聽的清楚的怒喝聲在賽場中回蕩。旋即,就看到兩道糾纏在一起的殘影,突兀地倒飛出一人轟的一聲撞到賽場,將賽場花崗岩的石壁撞出一個巨大的裂縫。

煙塵漫天。

待到賽場中的煙霧散去,眾人才看到趙信保持著馬步右手出拳的姿勢,而那個撞在牆壁上的人赫然是池一時。

「老五!」

江南備戰區邱元凱第一個激動的跳了起來。

「五哥牛嗶!」周沐言雙手化作喇叭放在嘴前大嚷,其他人也都神情一盪,臉上露出喜色。

直播前,柳言、蘇衾馨等人,還有江南武校的師生們,也都在這一刻高聲歡呼。

「這……是趙信!」

解說席上,煙霧散去後方正高呼。

「不可思議,在雙方無休止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的纏鬥,竟然是被江南武校的選手趙信,以一記直拳分出高下。剛剛,我好似聽到了一聲高昂的怒喝聲,是……」

「崩山!」章程低語。

「沒錯,就是崩山!這難道就是趙信選手招式的名字么?」方正握著麥克,「不得不說,此拳確實有著崩山之姿啊。也不知道現在池一時選手情況如何,從她撞在賽場邊緣的牆壁就一直沒有動靜,難道說這場比賽就要到此結束了么?」

「嘶,咱們賽場的牆壁是以花崗岩鍛造,堅固無比。」

章程低語,「以剛才那麼大的衝擊力,肉身撞在牆壁上,很有可能會受一些內傷。但池一時身為京城四傑,武宗巔峰的選手,我相信她不會那麼輕易的倒下。」

「池一時!」

「池一時學姐!!」

「池一時學姐,站起來啊!」

觀眾席的觀眾們都開始高呼池一時的名字,那些百武高校的學生們也都他喊著池一時學姐,南風緊握著拳頭凝眸望向池一時倒下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