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開心。」

「有沒有覺得一時之間不適應?」

宋相念嘴唇緊抿下,眼帘跟著往下落,「怎麼可能,就是突然有人疼有人愛,有些受寵若驚。」

她微笑開,她不該時常去想著阿姨的那些話。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宋相念打開包看眼,是修玉敏打來的。

她來不及接通,手機就被賀執遇拿過去,宋相念忙伸手要搶,「給我。」

「還想回去繼續跟那個人一起用餐嗎?」

「我跟媽媽說一聲,我先回家。」

賀執遇將雙手背到身後,「乾媽肯定還安排了別的活動,你要是真對他有好感,你就去。」

「行,你把手機給我,我這就去。」

宋相念在他邊上轉圈,賀執遇躲開了,「不要在不喜歡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他扣住她的手掌,將她拉向旁邊的商場。

「賀執遇,你幹嘛呀,鬆開我!」

他將宋相念拉到了電梯前,今天是周末,人非常多,賀執遇推著宋相念擠了進去。

電梯直上五樓,整個一層的東區被設置成了電玩城。

賀執遇拉了她去前台,兌了小几千的遊戲幣。

「玩過嗎?」

宋相念搖頭,「我又不喜歡。」

賀執遇知道她從小在那樣的環境下,這種地方肯定一步都沒有踏進過。

「喜歡娃娃嗎?」

他將宋相念拉到娃娃機前,「看著上面的操作抓吧。」

賀執遇將硬幣塞進了機器內,宋相念試著抓了兩把,都不行。

「不抓了。」真是浪費錢。

「不要著急,」賀執遇握住宋相念的手,將遙控器往上輕推,「這樣……」

娃娃還沒夾起來,就掉了,還不如她呢。

宋相念語露嘲笑,「我以為你很厲害呢。」

「我也沒玩過。」

硬幣倒是一把把投了進去,不出一會功夫,小几百沒了。

宋相念按著投幣口,「別投了,有這個錢都能買一堆了。」

賀執遇手指鑽過了宋相念的指縫,「我想把你的童年還給你,雖然最佳的時間已經錯過了,這些玩樂項目你可能會覺得幼稚……」

「但你缺失的那些快樂,我想一點一點還給你。」

宋相念心口猛地緊縮,「我長大了,不需要這些。」

「那你能需要我嗎?我把我給你。」

宋相念耳朵燒起來,用力將手抽回去,「我們玩下一個項目吧。」

「好。」

宋相念往裡走,看到跳舞機前有人正踩著節拍在跳舞,「這個是不是很好玩?」

「想玩嗎?」

「我想看你上去跳。」

賀執遇沉默了下去,宋相念看到一對情侶下來了。

「不想跳嗎?那算了。」宋相念想離開。

「跳。」賀執遇二話沒多說就站了上去。

他節奏感非常強,只是不喜歡被人關注,可賀執遇在哪都能發光,不需要故意張揚,就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過來。

宋相念在下面看著,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就是很奇怪。

哪怕被傷害過,知道那是怎樣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可是只要看到這個人,她就想去親近。

賀執遇跳得滿頭大汗,下來的時候被一堆人圍著。

「小哥哥太厲害了吧!」

他拉過宋相念就走,賀執遇臉上的汗在往下掛,他似乎很煩躁被人圍著。

好不容易找到一處相對安靜的地方,賀執遇才停下來。

「好玩嗎?」

他滿眼期待,宋相念狠了狠心,「我一點都不喜歡這裡。」

她明知,他克服了多大的心理障礙才上去的,宋相念有些不忍心去看他的眼睛。

。 正午時分。

明媚的驕陽散落在大地上,叢林中兩道身影穿梭出來,楚非梵見身旁的溫伯牙臉色蒼白,氣喘吁吁,伸手扶住他的手臂。

「先生,你沒事吧!」

「讓皇上擔心了,臣並無大礙!」

「先生,再堅持下,我們的坐騎就在前方,天降神物迎來發掘兵團,相信其他的很多勢力應該很快也會出現在這裡!」

聽到楚非梵的聲音,溫伯牙咬了咬牙輕輕頷首,起身跟在他的身後快速向前方的拴著疾風烏騅的地方走去。

兩人離開神龍隕石謫落之地大約一盞茶的功夫,數十道身影出現在了山脈之中,一位領頭的黑影看著空無一物的地面,目光停留在地面上的血漬和劍痕上。

「至尊寶物已經被人捷足先登,這裡先前應該發生過一場激戰,所有人分開找一定要將奪取寶物之人找到!」

「門主,這地上的斷刃應該是發掘軍團之物,看來他們已經來過這裡了!」

「又是發掘兵團,每次他們都在我們之前奪走寶物,簡直可惡至極!」

「撤,回去復命!」

………..

官道之上。

楚非梵和溫伯牙兩人策馬揚鞭向風陽城中奔襲而去,疾風烏騅腳踏飛燕快速向前奔襲而去,楚非梵緊緊抓著韁繩目光直視著前方朦朧的城池輪廓,眼眸中騰起濃烈的興奮之色。

「滴!」

「系統漏洞修復成功,補償宿主一次抽獎的機會!」

「滴!」

「恭喜宿主斬殺偽血脈將士一名,獲得神秘紅包一個!」

「請問宿主現在是否使用抽獎機會!」

「當然使用,這可是系統第一次補償給我的抽獎機會,小賤開始抽獎吧!」

「宿主已經開始開啟抽獎,請耐心等候!」

小賤的聲音傳來,楚非梵內視系統頁面,定神注視著一直旋轉的指針,心中激動不已。

「滴!」

「恭喜宿主抽獎成功獲得歷史女將召喚卡一張,現在是否召喚?」

「等等,小賤你說什麼獲得歷史女將召喚卡?」

楚非梵腦海中不斷回想著歷史中出現過的女將,可他卻只知道替父從軍的花木蘭,其他的一概不知。

「滴,宿主是否開始召喚?」

「開始召喚!」

「滴,恭喜宿主成功召喚歷史女將,花木蘭。此時她已經在前往風陽城的路上,一盞茶的功夫應該出現在宿主的身邊!」

「真的是花木蘭?」

「花木蘭代父從軍擊敗入侵民族的故事流傳千古,當真是巾幗英雄!」

楚非梵沒想到系統出現漏洞自己獲得一名猛將,別提心中又多開心了,他不禁希望系統多出現幾次漏洞,那樣自己便可以召喚更多的強者出現在身邊。

抽獎已經結束,楚非梵當即開始了神秘紅包的開啟,不知自己殊死斬殺偽血脈戰士,發掘兵團那位首領系統會獎勵自己什麼。

「小賤,幫我開啟神秘紅包獎勵!」

「滴,恭喜宿主成功開啟神秘紅包!」

「叮,恭喜宿主獲得謀士召喚卡一張,可隨機召喚一名歷史謀士前來,為宿主出謀劃策,一統江山!」

「叮,恭喜宿主獲得江湖高手召喚卡一張,可召喚出一名武藝超群的江湖之人,幫助宿主掌管天下江湖之事!」

「叮,恭喜宿主獲得紅包特有香水一瓶!」

楚非梵聽到神識中傳來的三道聲響,神情激動不已:「終於可以召喚歷史謀士了,竟然還有一張江湖高手召喚卡,以後就可以組建江湖勢力,到時什麼發掘兵團,什麼戰爭玄閣,都要向寡人臣服!」

…………..

一道雷鳴般的長嘶之聲響起,楚非梵這次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乍然抬首,遙看眼前的風陽城,周身上騰起濃厚的霸道之氣,側身看了眼身後的溫伯牙。

「先生,如此銅牆鐵壁、堅如磐石的風陽城都已經落入寡人之手,現在我紫楚又得到天降祥瑞的庇護,怕是未來國運通達,更加的強盛。」

「是呀,這一切都是皇上之功,戰亂之世,群雄並起,大好河山無時無刻都在遭受鞭撻,如畫江山鮮血蔓延。皇上帝星入凡,將會給天下百姓帶來無限的福祉。」

溫伯牙並沒有有意的恭維楚非梵,從虎牙庄到鳳陽鳳一路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看在眼中,自認自己飽肚詩書,雖說不上博古通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可識人之眼他還是非常相信自己,不然他也不會離開虎牙庄一路追隨楚非梵來到風陽城。

「先生,此番你可立了大功,待返回城中寡人定好好封賞於你!」

「皇上,微臣惶恐,此番前往神光謫落之地臣並未半點功勞可言,一切都是皇上的機緣,臣不敢奢求皇上封賞!」

「先生不必多言,寡人心中自有定計,我們還是先進城吧!」

言畢。

楚非梵和溫伯牙兩人駕馬快速向風陽城中駛去,良久,兩人身影出現在進入郡守府的大街上,楚非梵策馬前行,老遠就看到郡守府外一名女將頭戴發簪,身著素衣,肩披戰袍,高乘戰馬,腰橫秋水雁翎刀,手持雁翎槍,英氣勃發。

「此人定是寡人的女將花木蘭,單單身影上散發的氣勢足以震撼三軍,這花木蘭不愧是一代奇女子!」

楚非梵喃喃自語著,身下的疾風烏騅已經來到了郡守府門口,花木蘭見身後傳來馬蹄之聲,驟然轉身凌厲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郡守府門口的侍衛見楚非梵和溫伯牙回來,四人人疾步向前來兩人接過楚非梵和溫伯牙手中的韁繩,兩名侍衛跪地施禮:「皇上,這女子聲稱是投靠皇上,一直待在這裡不走,還請皇上定奪!」

「行了,你們都退下吧!」

花木蘭聽到侍衛的聲音,神情一凝,快速扔掉手中韁繩,縱身從馬背之上躍下,手執馬鞭單腿跪地抱拳行禮,「末將花木蘭,參見皇上!」

聞聲。

楚非梵這次近距離注視著花木蘭,心中暗語:「真沒想到不愛紅裝,喜戰袍的花木蘭將生的如此漂亮!」

楚非梵輕笑一聲,快速向腦海中關於花木蘭的所有信息看了一邊,眼眸中騰起一抹驚愕之色。

「姓名:花木蘭!」

「年齡:十七歲!」

「地址:風陽城虞城縣人士!」

「修為:武士下品!」

「等級:可突破武武聖級的高手!」

「忠誠度:八十點!」

「稱號:無!」

「軍功:無!」

「神兵:秋水雁翎刀,雁翎槍,!」

「系統測評:此人足智多謀,忠孝節義,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少有的巾幗英雄,可助宿主征戰天下,如果宿主願意也可將其收入後宮之中。」 崇山峻岭間,那一抹玉白煞是亮眼。

陳玄看向小龍女,只見她並不如往常那般遮遮掩掩…上次小龍女來找陳玄,身著一身時尚的休閑裙裝,腦門上帶著一頂棒球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