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什麼叫,沒看到我正在想嗎,再叫你就給我滾出去!」

「你!」

被華佗指著鼻子罵,呂布先是怒氣上涌,但想到小白后,還是強行忍了下來,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華佗倒也沒有得寸進尺,他知道能罵兩句呂布,而且他還不敢還口已經是極限了,於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小白身上。

「醫家神通,妙手回春。」

一道道充滿生命氣息的綠色能量朝着小白體內涌去。

可小白剛剛吸收了一點點綠色能量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發出一聲哀嚎,華佗連忙停止了神通。

呂布看見小白哀嚎,差點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氣息,無形的威壓四溢而出,幸好他及時收斂起來,不然這永安醫館怕是就要沒了。

「華老頭,你在搞什麼!」

沒有理會呂布的怒吼,華佗喃喃自語,「奇怪,為什麼會拒絕生命能量?這是什麼原因?」

看到華佗專註的樣子,呂布只好強忍着怒火,繼續焦急的等待。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陣陣喧嘩聲。

「華佗先生在嗎?」

「華佗先生!」

「哎哎哎,你怎麼不排隊呀!」

「就是你怎麼不排隊呀,永安醫館也敢亂闖,不知道這是武安侯為我們這些老百姓建的醫館嗎!」

聽到吵鬧聲,呂布轉頭看了一眼外面,下一個呼吸他的眼神微眯了一下,全身氣勢不自覺的調動了起來。

。 倒不是說沉月會去找藍夭澈,而是藍夭澈會主動來找沉月啊。

藍曦若覺得,藍夭澈一定是受刺激了。

其實藍曦若的猜測大致方向還是對的,藍夭澈確實受刺激了,不過是正方向的刺激。他覺得自己要努力修鍊才行,不然都無法在危險的時候保護沉月。

他這次閉關,就是要把以前那顆洗髓丹吃掉,然後繼續修鍊。

「是這樣啊……那就好,那就好……我以為他不願意見我呢……」最後一句是小聲嘀咕出來的,紅舞莫沖著藍曦若笑笑,「謝謝你,那你自己注意安全,青鳶是不會罷休的。」

藍曦若心裡一暖,點頭微笑:「謝謝關心,我會注意的。」

然後,兩人就揮手告別,向不同的方向走去了。

藍曦若是著急著回去的,山下已經鬧了這麼大的動靜,她再不回去,估計就要被人圍攻了。

剛到山上,藍曦若就被沉月攔住了:「小姐,你沒事吧?」一邊說,還一邊晃。

藍曦若被晃的頭昏腦漲:「一開始沒事,你這一晃就有事了。」

冰茉微在旁邊「哧哧」的笑,看著藍曦若笑的歡。

沉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訕訕的開口:「那個……我今早出去的時候聽見他們都在說你,傳言已經滿天飛了,小姐,你出去的時候沒事吧?怎麼這麼久?」

藍曦若撇撇嘴,然後聳聳肩:「還好,沒事了。」

冰茉微冷哼兩聲:「哼,曦若不要理那些人,實在不行,我去替你解決了他們。」

冰茉微算是個比較傲嬌的人,說起來,倒是和青鳶有些相似。不過嘛,冰茉微是藍曦若這邊的,而且實力極高。

在山下,紫月離正提著劍從外面回來,準備去武殿找石遠樓請教些問題,就聽到路上嘰嘰喳喳的聲音。

「哎哎哎,我給你說,就是藍家那廢物,藍曦若……」

「怎麼這麼噁心。」

「還真是膽大,我以為她變好了呢。」

「狗改不了吃屎,你以為呢?」

種種鄙視的聲音傳入紫月離的耳中,他莫名……有些不爽。

「哎哎哎,別說了,紫少爺來了。」

於是,一眾弟子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是眼神中透出來的八卦,紫月離還是能感到的。

以前的紫月離,才不管別人說什麼。他是一個武痴,只對自己手上的劍感興趣。可能以前也有一些流言蜚語,但是都被他直接無視了。現在,不知為何,一聽到藍曦若的名字,紫月離的心裡咯噔一聲。

心裡想的,竟然是那個女人怎麼樣了。

他……莫不是瘋了?

紫月離深吸一口氣,打算忽視他們,腳下生風,快速的走著。但是,這一路下來,他都能聽見議論藍曦若的聲音,那三個字就像是有魔力般,一直縈繞在他耳邊。

藍曦若……

藍曦若……

那個女人……

紫月離忽然就想到了那個眸子里閃著晶亮光芒的像精靈一樣的女子,她一身長裙,透著幾分傲氣,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就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卻一點都不讓人反感。

這樣的女子……

紫月離的心,忽然就跳得飛快。

「真是不要臉,難道她以為自己進了玄靈谷,就上天了不成?廢物永遠都是廢物,何必在自己身上貼金?」

這句話,再次傳入紫月離的耳朵。

紫月離,微微皺眉。

這是在說藍曦若?

廢物……???

「就是就是,藍曦若那種賤人啊,估計也就這樣了,她這次就是運氣好而已,和幾個天才到了同一組。不然,她就算了拼了這條命,也沒法進入前七名的吧?」

這樣的議論聲,一波接一波的傳到紫月離的耳朵。

紫月離的手,微微收緊:他可以確定了,這些人就是在說藍曦若。

可是,藍曦若哪有他們想的那麼不堪?她那麼勤奮,那麼有天賦,那麼聰明……哪裡和廢物沾的上邊?這些人都是瞎了嗎?

紫月離的眼睛,已經帶了幾分寒意。

這是他要發怒的前兆。

「嘖嘖嘖,這種人啊,除了自己的皮相還有什麼?要不是她用下作手段……」

「啊!」

這名女弟子還沒說完,只覺得眼前一花,一道劍光閃過,臉上就已經是多了一條細長的血痕。她摸摸臉,然後摸到了一手的血紅,不由得大叫起來。

「再聽見你們背後亂嚼舌根,定不饒你們!」紫月離冷冷的聲音傳來。

正在議論的弟子們,直接就愣住了。

紫月離!

紫月離是個什麼樣的人物?整個玄靈閣的新弟子們,都奉紫月離為第一天才。不僅修為高,人也長得俊美,除了冷漠之外,不管哪一樣都是高人一等的。

這樣完美的男子,簡直就是這些弟子們心中的神啊!

但是現在,這位神……生氣了?

雖然說紫月離的聲音一直都是冷冷的,但他們從未見過紫月離出手傷人。這是第一次,而且是直接劃到了女弟子的臉上。

紫月離是真的聽不下去了,一聽到他們用下作的話來議論藍曦若,他就一陣難受,而且心裡氣憤不已,這才直接出手的。在他眼裡,男女都一樣,管他是誰,他生氣了一樣打。

這位女弟子一邊捂著臉,一邊眼淚盈盈的看著紫月離:「紫少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紫月離連正眼都沒看這女的一下,只是冷冷的看看站在一周的人。他聽的很清楚,這些人當時都議論了,如果不是怕給藍曦若惹麻煩,他還真想好好收拾收拾他們。

「如果再聽到你們如此聒噪,別怪我不客氣!」紫月離冷哼一聲,直接抽出劍來。

眾人一見紫月離是真生氣了,就全部都不敢說話了。對於他們而言,紫月離就是他們一輩子都不能逾越的高峰。

紫月離改變了要去武殿正廳的念頭,轉頭向回走。他要去看看那女人,現在風言風語這麼厲害,真不知道她有沒有事。

紫月離一周,周圍的弟子們全部都聚在一起,對他突然發脾氣議論紛紛。他到底為什麼生氣了?就因為他們議論了他嗎?這不太可能啊,以前他們也議論過,也沒什麼。

難道……是因為……藍曦若?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眾人掐滅了:開玩笑,他們的紫少爺豈是這麼沒有品味的人?

至於紫月離到底是怎麼想的,就要問他本人了。

剛到華傲殿,紫月離就懷疑……自己根本就是在瞎操心。

因為……

「沉月,哎呀,你去嘛,去嘛。」藍曦若有些甜膩的聲音傳來,還有幾分撒嬌的意思。

沉月被藍曦若追的滿大殿跑,一邊跑一邊回頭看:「小姐,你就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去,你別追了,我說的真的啊,小姐……」她腳底生風,跑的飛快。

藍曦若不依不饒,繼續追著沉月:「沉月,你要再不停下,我就生氣了。」

沉月也異常無奈:「小姐,你就放過我吧……我累死了……」

開玩笑,從藍曦若剛回來沒多久,就開始慫恿她去找藍夭澈。可是,這是為什麼啊?一想起在玄靈谷發生的一切,沉月就覺得自己臉發燒,就像是生病了一樣,死活都不肯。

於是,就上演了一場這樣的戲碼。

整整一個時辰,她們兩個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中途還偶爾夾雜一些打鬥。這鬥智斗勇還鬥武,沉月表示自己真的要撐不住了。

藍曦若壓根就沒意識到還有人在,直接一頭撞了過去。

「哎呦,誰啊!」她正追得起勁,猛地被打斷,心情不是很美麗。

當藍曦若抬頭看向來人的時候,直接就驚呆了:「紫月離?」

紫月離臉色僵硬的點點頭:「嗯。」

嗯?就……這樣?沒下文了?

藍曦若就等著她說呢,結果……咳咳,毛也沒等到。

「那個……抱歉抱歉,我沒看到。」藍曦若有些尷尬的撓頭,然後沖著沉月做個鬼臉,「你等著,一會再找你算賬。」

沉月……哭了。

我說小姐啊,你能不對我的事情這麼上心嗎?找誰都行啊,但是能不找藍夭澈嗎?

「你……」紫月離本想問問她有沒有事,但是看她活蹦亂跳的樣子,以及她滿臉的笑,硬生生的收了回去,然後冷漠的搖搖頭,「沒事。」就轉身……走掉了。

就這樣走了?

藍曦若一頭霧水:這是在搞什麼啊?

沉月也是搞不清狀況,搖搖頭。

「對了,這幾日你就別出去了。」就在她們兩個面對面一臉懵逼的時候,紫月離再次返回來,說了這句話就……又走了。

別出去了?

藍曦若眨眨眼,沖著紫月離的背影喊道:「喂,為什麼啊?你倒是說清楚啊。」

紫月離的背影有一瞬間的僵硬,然後緩緩轉身,聲音依舊清冷:「你好好記著就行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嘖嘖嘖,瞧瞧,瞧瞧,這才叫霸氣啊!藍曦若在心裡感嘆,雖然不知道紫月離到底為什麼這麼說,但還是點點頭。天才的腦迴路,她這種庸才不懂啊!

。 現實世界中,任媛媛她們看著不遠處,上千隻怪物不斷地對人群進行屠殺,就這樣一幕幕的悲劇就在他們眼中不斷地發生,這令他們感到無比的心痛。

而最令人心痛不已的是那些天真可憐的孩子,他們才來到這個世間不久,更沒好好地體驗這個世界便迎來了末日,此時此刻更是被邪惡醜陋的怪物無情的屠戮。

任媛媛用手遮住莉莉的雙眼不讓她看到這副殘冷的畫面,而一旁的沈淑琴、唐浩然和她的女伴李婭則看著混亂的人群不由陷入沉默。

「接下來怎麼?怪物越來越多,後勤這邊明顯失守了」,李婭率先打破沉默道。

聽到女伴的話,唐浩然皺起了眉頭:「有一點目前很明確的是我們絕對不能跟這些倖存者走在一起,一方面人數多的地方很容易吸引更多的怪物,另一方面人數越多,食物問題越難解決,到時候因為食物問題會出現更多的問題」,說完唐浩然向沈淑琴看過去。

感受到唐浩然的目光,沈淑琴仍然直視前方的人群道:「不錯,但是前方的仍然有炮火不斷響起,可以知道前線沒有失守,而後勤這邊也沒看到之前他們所說的龍蛇,相比對抗龍蛇的那隻隊伍應該還在堅持,至於這邊會失守完全是因為這些倖存者」

「如果怪物當前他們都能保持鎮定的話,雖然守衛力量不足,但是局部的怪物突破,這些守衛已然能夠很快的將這些突圍的怪物擊殺,只不過現在人群混亂,這些守衛不方便開槍,所以才會導致全面失守」

「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在這裡靜靜地等待前方那隻部隊與龍蛇作戰的結果,如果人類這一方面勝利了,那麼他們很快就會回來增援這裡,秩序很快就能再次恢復,如果人類一方失敗了…那麼前線必將也會不久失守,而我們只能另尋他路,自行前往寧城」

聽到沈淑琴的話,唐浩然有些意外,他知道沈淑琴是一個聰明的人,但是沒想到她想的比他還要周到,不由多看了沈淑琴幾眼,心中不由對沈淑琴更加感興趣。

而李婭看到唐浩然的神色,心裡有些吃味,不過眼下的形勢,她也沒有說些什麼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而是靜靜地看向遠處混亂的人群,心裡在不斷地祈禱。

另一邊,張穎懷裡的嬰兒一直在哭,可能是因為剛剛被拋在空中而受到了驚嚇,為了不讓他的哭喊聲引起怪物的注意,張穎無奈又心疼地用手用力地捂住他的嘴巴,盡量不讓他發出聲音。

此時的張穎眼睛有些紅腫,時不時地看向宋江,如果他現在清醒的話,自己的孩子就不用想現在一樣的痛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