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丹宗也不是好得罪的!等我們會長過來!你們等著!」

幾個煉丹師被氣瘋,紛紛放話。

這場面……若不是帝家主會出現,又放出了威壓,讓幾人根本無法反抗。

這場面只怕會第二次打起來。

當然,這四人最終的結局,若是他們不動陸顏霜還好,動陸顏霜……這四人最終都要喪命在陸顏霜的手中!

人死在了陸顏霜手裡。

那四人被逼走前,也是死活都不肯放過陸顏霜,非要追問出陸顏霜的身份。

「有膽子害死我們師弟,怎麼……你沒膽子報上你的身份?怕我們極丹宗會報復嗎?」

「我極丹宗的報復,絕不是像你這種人能夠承擔起的!但是你們也別想躲過!」

「還有這三個小野種!連他們一起也……」

陸顏霜揮袖,玄氣一招橫掃,她一隻手推開擋在跟前的帝雲卿,身影飛起同時,幾個抬腿橫掃,玄氣攻擊一波接連一波……打到那四人當下疊成了堆倒地!

「啊!」

「賤人!放開!」

「我們絕不會放過你的!」

「滾開!」

場面一時只能聽見四人不停罵罵咧咧。

陸顏霜飛身落下,足尖剛好踩在最上面的人。

她抬袖,指尖拂過鬢邊散發青絲,這時挑眉送給四人一抹肆意的笑,「不放過我嗎?」

她踩著四個疊羅漢的煉丹師,又是一腳狠踹!

彎下腰同時一巴掌直接打到罵她崽的那個煉丹師臉上!

原地只聽清晰「啪!」一聲脆響!

連著陸顏霜毫不客氣的懟罵,「看你這麼大個人了只怕是光長個兒不長心,先是沒皮沒臉的非要賴上帝家也就算了!轉過頭來欺負我一個弱女子沒欺負過,還要罵我兒子?還是說你們極丹宗都是這等貨色?」

「厲害的打不過就欺負弱勢群體?柿子挑喜歡挑軟的捏?」

「你!」

「閉嘴!」陸顏霜一個瞪眼。

這瞬周身玄氣威壓也是直接爆開。

她玄靈中級的修為,氣場全開狀態下,四人再度被壓得四肢虛軟。

越發想要破口大罵。

「你他娘的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打你的是我們師弟又不是我們!得饒人處且饒人!」

陸顏霜直懟,「得饒人處且饒人,可你們算個人嗎?配讓我當人來看?」

四人:「……」

「滾!」陸顏霜乾脆利落一腳踹。

四人原本疊羅漢般,被她踹地上動彈不得,這下又跟潑出去的水……各跑各的,一經脫身都是趕緊的先離陸顏霜遠遠。

「你等著!」

「我們這就去找會長做主!」

那叫一個跑得飛快,連師弟的屍體都不要了。

至於最開始的,讓陸顏霜報上身份,一個勁兒想要追問出陸顏霜的身份……

可惜陸顏霜就是不說。

憑什麼一群手下敗將質問她就得回答?

她就不回答。

她就不告訴他們她的身份。

她倒要看看這四人打算如何?

……當然,最後的結果四人並沒辦法對陸顏霜如何,不光如此,反而還是落荒而逃。

跑的比兔子還快。

帝家主身為一家之主,確實最開始抱著不想跟極丹宗結仇的心思,便是避讓。

這會兒現身,本來打算動手教訓一番,給極丹宗一個警告。

畢竟極丹宗這些人實在是太過欺人太甚!

只是……

帝家主沉默抬眼,看著那四人在陸顏霜的教訓下跑得比兔子還快……

本來這應該是他來做的事。

陸顏霜教訓完人,走向帝小雨去牽自己的三個崽崽。

帝家大門口,此時還有一具屍體躺在那。

出來了卻並沒有什麼卵用的帝家主,這時便是低頭看了眼地上的屍體,目光一凝。

帝家主的眼神當下深了幾分。

「這人確實是毒發而死。而且這毒,瞧著還是剛中了招不久。」帝家主開口。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方才,確實是有人對李期下了毒,本來這毒也不會那麼快讓李期身死……

壞就壞在陸顏霜玄氣修為高出他太多,以至於讓他在與陸顏霜的對戰過程中,拼盡全力催動玄氣,反倒是加速了那毒的揮發。

「但這毒到底是什麼……」就連帝家主,竟也是一時間沒有瞧出,到底是什麼毒。

只覺很熟悉。

那感覺就像是,這毒很多年前最開始接觸藥材的時候就該認識了。

但是正因為時間太過久遠,又太過微不足道,反倒是讓帝家主沉思。

帝雲卿隨著帝家主的話,目光只朝地上掃了眼。

便變了臉色。

語氣震驚接話道:「這毒!這毒是熾蜂骨!小寶!你……」

「這毒是小寶下的?」聽見這話的陸顏霜也是驚訝極了,第一時間垂眸去看小寶,「小寶,你剛剛是什麼時候下手的?不對,這真是你?」

一時間,陸顏霜又是驚訝又是好笑。

小寶性子一向內斂,這會兒見眾人的視線都齊刷刷朝著他的方向看來,不由紅了小臉。

小奶音很小聲的強調,「壞人欺負娘親,正好用他來試小寶的熾蜂骨。」

陸顏霜眼底笑意更甚。

該怎麼說……不愧是她的崽!

帝雲卿袖中此時還有一瓶熾蜂骨,聞言也是眼神複雜極了,「師祖這邊,答應過了為你試毒。」

只不過這熾蜂骨還沒有解藥。

陸顏霜教三個小寶貝,光教了如何下毒,中毒了以毒攻毒,卻沒有正兒八經的解法。

帝雲卿對此顧慮更多。

他便想著,先將解藥煉製出來,然後再……

只是誰也沒想到的。

小丫頭帝小雨忍不住雙手鼓掌,「小寶好厲害啊!練毒有一手下毒更是聰明!那個李期竟然到死都還未反應過來,哈哈哈哈!」

帝小雨只想比大拇指。

這時算是得知了事情經過的帝家主,見此也是震驚,「這孩子!這孩子不過才五歲的模樣,竟然就會煉製這麼複雜的毒了嗎?是他自己煉製的嗎?」

帝家主不信。

那這用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了!

肯定是假的!瑪德,換班真的太忙了,616估計得半夜了。

_(□`」∠)_

《最終診斷》我討厭值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湯森臉上帶著莫名的笑容,「既然你不願意,那就只能等三天以後了!」

「等就等!」

江天笑憤然起身,轉身離去!

葉臨天無奈,只能跟著離開!

很快,一行人離開了娛樂城,來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包廂里,江天笑憤怒地一拍桌子,「混蛋湯森,他竟敢算計我!」

葉臨天皺了皺眉頭,「江先生,難道沒就有其他嚮導了嗎?」

江天笑眸子一沉,「有是有,不過那傢伙性格古怪,而且還有暴力傾向,所以大家都不願意和他做交易。」

想了想,葉臨天道:「帶我去見他!」

江天笑一愣,隨即道:「好。」

很快,幾人來到一家搏擊館!

江天笑直接帶著葉臨天,走進了至尊格鬥間!

擂台上,一個渾身肌肉的白人男子,正一拳將對手從台上打飛!

那對手倒在地上,渾身是血,而後直接被人拖了出去!

江天笑拍了拍手,笑著說道:「不愧是小鎮的第一高手雷蒙特!」

擂台上,雷蒙特冷冷地看著江天笑,「不知江先生,有何貴幹?」

江天笑笑了笑道:「雷蒙特,我就開門見山了,我今天來,是想和你談一筆生意。」

雷蒙特眸子一沉,露出幾分興趣,「什麼生意?」

「請你做嚮導,去監牢!」江天笑直接道!

雷蒙特想都沒想就拒絕了,「抱歉,江先生我最近沒有出海的打算,你還是去找湯森吧。」

江天笑搖搖頭,無奈道:「我們剛見過他。」

「哦?」

雷蒙特露齣戲謔的笑容,「怎麼,是他的傭金要得太高?」

江天笑聳了聳肩,不置可否,而後指著葉臨天道:「這位就是這次的僱主,葉臨天,他可是位高手!」

這時,葉臨天抬頭看向擂台上的雷蒙特,神色淡然!

雷蒙特也在打量著葉臨天,看到對方瘦弱的身軀,頓時露出不屑的神情,「呵,華國人。」

赤裸裸的鄙夷!

葉臨天的眼中驟然迸發出衝天的寒意,但還是忍住了內心的怒火!

江天笑連忙上前,斡旋道:「雷蒙特,葉先生可不是普通人!他曾是華國的北境王!」

聞言,雷蒙特眼前一亮,眼中帶著好戰的光芒,「你是北境王?」

葉臨天雙手插兜,神色傲然:「正是!」

哈哈哈哈!

雷蒙特不屑地笑了,對著葉臨天揮了揮拳頭,「我看他也不過如此,華國病夫,你敢和我一戰嗎?」

拳頭在空中,劃出幾道破空之聲!

葉臨天嘴角微勾,「我是來談生意的,不是來打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