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戰沒有絲毫的猶豫,點點頭。

在他單純的心底,這並不只是一個短暫的條件,而是一輩子的承諾。

這輩子,他活著的動力,就是顧小諾。

顧小熙看到這個場景之後,咧嘴一笑,走到了他身邊,用胳膊肘撞了撞顧戰,「爹地都答應你了,你還愣著幹嘛,還不上飛機?」

顧戰二話不說,身形一晃,閃電般的衝到了飛機上。

旁邊幾個保鏢立刻上前,將他們的行李送上了飛機。

墨錦城目送顧小熙上了飛機,放慢了腳步。

「公司那邊情況如何?」

陸行道:「一切正常。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老太太那邊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消息,知道您要出國尋找小顧醫生,正大發雷霆。」

陸行有幾分尷尬的清了清嗓子,「她說打您的電話沒人接,她剛剛已經給我打了十幾通了……讓我一定要攔住您,等她到場。」

墨錦城眼神一閃,似乎早就猜到了這個場景。

現在墨錦安下落不明,自己卻要先去找顧兮兮。

按照墨老太太的性子,怎麼可能不生氣呢?

「你應付。」墨錦城扔下這句話之後,就直接上了飛機。

十幾分鐘之後,一切準備就緒。

機長緩緩的挪動飛機,準備拐上跑到。

可剛剛啟動,飛機剛剛跑出去半個機身,機長突然猛的拉下了剎車。

「轟隆!」

緊急制動,讓飛機發生了巨大的轟鳴。

「嗚哇!」

原本睡的香甜的顧小諾被這巨大的響動吵醒,頓時嚎啕大哭。

「小諾別怕,爹地在這裡。」墨錦城第一時間將顧小諾抱在了懷中。

還沒來得及發怒,就聽到顧小熙狐疑的聲音,「顧戰,你這是怎麼了?」

墨錦城順勢看了過去。

就看到顧戰雙腿發軟,兩眼發黑,根本就站不起來。

顧戰從飛機剛剛啟動開始,就瑟瑟發抖的縮在角落裡。

這會一聽到顧小諾的哭聲,就艱難的想要站起來。

可雙腿似乎根本不聽他的,軟趴趴的。

於是,他幾乎是整個身體都趴在了地上,奮力的想要向顧小諾爬過去。

陸行皺起了眉頭,「真奇怪,他上飛機之前不還是好好的嗎?這是發病了嗎?」

汪正也是一臉疑惑。

倒是墨錦城淡淡的說道,「他怕坐飛機。」

「什麼?」汪正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畢竟,在他們的印象之中,顧戰就等同於狂野猛獸。

那樣嗜血,且戰鬥力極強的猛獸,會怕坐飛機?

顧小熙聽到爹地的話,立刻反應了過來,「爹地,你是說,顧戰原來是在狼群被養大的,把自己也當成了狼。狼是陸地生物,怕高怕飛機的意思嗎?」

汪正這才點點頭,「原來如此。」

陸行感嘆道,「狼的確是大部分都很怕高的,你看顧戰的臉都白了,冷汗直冒。可這麼害怕,還是想要爬過來保護小諾。」

「狼都是很重諾的好嗎?」

這個時候,機長滿頭冷汗,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三少,非常抱歉。」

墨錦城臉色冰冷,「怎麼回事?」

文學網 藍曦若這邊更狠,不僅僅是連葉子都沒有的問題了,而是……你他娘的,把土都給颳走一層是個什麼鬼?!

被藍曦若掃蕩過的地方,明顯比其他地方要低……因為這貨就像是劫匪一樣,見到啥好東西都往空間里收,不對,比劫匪還可怕。

因為這貨……把旁邊的花花草草,樹木啥的……都他娘的收進空間里了!

藍曦若絲毫不自覺,繼續樂滋滋的收取她的東西。一邊收一邊流口水,還大喊著:「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只能說,這傢伙沒救了。

藍曦若憑着自己的「一腔熱血」,硬是像運動會百米跨欄的運動員一樣跳過了沼澤地。沒錯,是跳過去的。

這裏的沼澤比較特殊,是一個個小沼澤連在一起的,中間有一定的縫隙。藍曦若憑藉着自己對水元素的感知和強大的探查能力,硬是直接跳過去了!

沒錯,是跳過去了。

跳過去……

跳……

還沒掉進沼澤!

(劇情需要,請勿模仿)

這樣變態的,估計也就只有藍曦若了。

藍曦若繼續收收收,搶槍搶,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不當劫匪盜賊啥的……都可惜了!

這場單方面的洗劫,一直持續了兩三個時辰才罷休。

兩三個時辰什麼概念?(請時刻記住,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

連續不斷的收取,到最後直接連整個靈藥田一起連根拔起了……

所以,遭受過洗劫的秘境,現在的慘狀,就像是——大洪水沖刷過之後的樣子。毛都不剩,地皮都薄了一層。

「茉微,他們什麼時候能醒過來?」藍曦若望着依舊昏迷不醒的高手們,簡直把冰茉微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冰茉微想了半天:「大概……再來五六個時辰吧……」

噗……

藍曦若倒了。

那可是半天了啊……一日才十二個時辰好嘛?要不要這麼可怕?

藍曦若怕怕的看着冰茉微:「你真兇殘。」

冰茉微咬牙,握緊拳頭:「要不要見識一下我更兇殘的一面?」

藍曦若連忙認慫:「姐,姐……我叫你姐還不行嗎?俗話說的好,君子動口不動手,對不對?」

冰茉微可不會被藍曦若的外表所騙,和她一起這麼久了,要是冰茉微都不知道藍曦若是什麼樣的人的話,估計她就可以去自殺了。

「滾出去!」冰茉微瞪眼。

藍曦若笑嘻嘻的:「這個……恐怕有點困難。」

於是,兩人就掐起來了。

再之後,所有的事情搞定,幾個人大搖大擺的站在空蕩蕩的秘境。真的是空蕩蕩的,藍曦若最後已經喪心病狂到一草一木都要往空間里搬了。她給幾個已經懵逼的人的解釋就是:靈力充足,放在空間里也能增加靈氣。

幾人竟無言以對?

等全部高手快清醒的時候,藍曦若就帶着赤玄、冰茉微和夜華傲閃到了空間里,等著看這群人醒來之後的反應呢。

而在另一邊,中層大陸的家主們已經忍不了了,決定要立刻前往秘境把靈藥採回來。現在的大陸已經完全沒有多餘的靈藥了,四大家族還有一些,但也不敢往外拿,只能偷偷的分給家族的修鍊者們。

但是外面的那群修鍊者也不傻,自然是知道這四大家族有私藏的修鍊資源。這一天撐得住,十天撐得住,那長期呢?誰不眼紅?

像是中層大陸習慣了依靠修鍊資源晉級的人們,就更加如此了。

所以,四大家族已經感覺到了眾人們預謀搶劫的味道了,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於是,就決定組織中層大陸所有在秘境有靈田的家主一起進入秘境。

至於為什麼強大的四大家族會怕普通家族和修鍊者的惦記,有句話叫「狗急跳牆」,就是這個意思。雖然四大家族強大,但是也敵不過已經眼紅了的普通修鍊者們,更何況,人還那麼多。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出發了。

秘境裏的藍曦若他們已經在空間里等著高手們醒過來了。

「我感覺到了幾股能量波動,估計……中層大陸的家主們也要來了。」夜華傲忽然開口,冰茉微和赤玄也點頭。

藍曦若嘴角一勾,忽然又想到什麼似的,連忙抓住冰茉微的手,一臉緊張:「那啥,那水,水裏還有葯呢!」

冰茉微默默翻白眼:「你忘了?我加快了水域的流動速度,早就凈化掉了,而且現在水域的流速也已經恢復了正常。再說了,我告訴過你了吧,這葯啊,他們是檢測不出來的。」

藍曦若一拍腦袋,笑的有些尷尬:「光顧着緊張了,沒動腦子。」

一群高手,整整一百個人,終於算是清醒了過來。然而全身難受,就像是得了一場大病。有的難受的想吐,有的乾脆全身發軟,有的全身疼,有的像是中毒了一樣……五花八門,情況竟沒有完全相同的。

冰茉微也算是真狠,把三瓶完全不同的葯全部都放在一起融進水裏了,每人喝的量不同,產生的效果也不同。

這些人本來還想看看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然而剛隨意撇了一眼,直接嚇得呆住了:這是什麼情況?他們在做夢?

大部分的高手選擇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直接閉上眼睛再睜開,然而看到的依舊還是這幅鬼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這群高手還沒來得及問,幾聲怒喝就從身後炸開。

高手們全部呆住了。

這……

真趕上了好時機。

他們都不用轉頭,就知道那些聲呵斥是出自誰的口。

本來身體就難受,又緊張,現在再加上害怕,他們已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腦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完蛋了。

可不是嗎,本來好好的靈藥田,在他們「睡」了一覺之後,怎麼什麼都沒了?連一個毛都沒剩下?

「到底怎麼回事!」木家家主先怒了,抓起自己家族派來看守靈藥田的一個守衛就問。那力道大的,就差把人給勒死了。

守衛也是一臉懵逼:「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家主,小的只是睡了一覺,醒來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他已經要哭了,他的主子可是據說殘忍至極的木家家主啊!其他人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但是跟在木家家主手下幹活的,估計一個都活不了了。或者……也死不了。

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了。

木蕭印狠狠的把人扔在地上:「不知道?不知道?還睡了一覺?」他那雙已經充血的眸子盯住另一個人,惡狠狠的開口,「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個人自然也是不知道:「小的,小的也……睡著了。」

木蕭印的耐心已經快要用完了,他咬牙切齒:「好啊,好啊!」然後,他的目光掃過另外八個人,「都一個個給我說,到底怎麼回事!」

得到的答案都是清一色的:睡著了,什麼都不知道。

這下他就要炸了。

「我木家養了一群飯桶?你們膽子也還真大啊,啊?以為這裏面真的就安全了?可以偷懶睡覺了?你們這群無用的廢物!」木蕭印怒髮衝冠,直接拔劍,催動靈力,幾個人就已經喪命在了他的劍下。

剩下的幾個人已經嚇傻了,腿一軟,直接跪下:「家主,家主,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木蕭印哪裏肯聽他們廢話,直接斬了他們。

也包括當時和藍曦若聊天的那個大哥。

藍曦若在空間里看的一清二楚,她望着那大哥瞪得大大的眼睛,顯然是死不瞑目。想起那位大哥說,撐過這段時間他就能出去了,她的心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想要報仇的心,在這一刻有些動搖起來。

「華傲,你說,我是不是已經十惡不赦了?」藍曦若望着十個鮮活的生命在一瞬間都成為了劍下亡魂,心裏難受的很。

夜華傲嘆口氣,沒有說話。

冰茉微和赤玄對視一眼,也沒有說話。

空間本來就很大,因為眾人的沉默,和低沉的氣氛,就變得更壓抑了。

這個問題,要看個人的理解了。

沒錯,這些人確實是因為他們而死,但是,他們來,難道吃得苦就少了嗎?多少次的死裏逃生,誰又知道?

成就大事、站在世界巔峰的人,全部都是踩着無數的屍體一步步爬上去的,哪裏有雙手乾乾淨淨的?

怎麼可能存在?

無數的人,或直接,或間接的因為他們死掉,又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要強大起來,讓自己不再重複和他們一樣的道路?

Leave a comment